Gone with the wind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个人资料
心雨烟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每次我的车子一启动“maintenancerequired”就呲牙咧嘴地对着我跳了出来,这不就是提醒我要换机油吗?一边是全民严格执行“stayathome”,一边想着反正就家里医院一直线,能熬就熬着吧,车能动,换机油还是见机行事吧。 又过了一个起起伏伏、悲悲戚戚病房里的周未。周一早上,秘书来上班告诉大家,“现在对医护人员有免费换机油。”对周一来上班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5-05 16:17:03)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见《若我归来》,一首献给战斗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的诗歌,不就是写给我的吗,于是情不自禁吟来。 《若我归来》 作者:诗人左远庆
修改:医生周元平
朗诵:心雨烟尘 若我归来,
请不要为我做什么接待。
只想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
睁开眼睛,
自己还在。 若我归来,
请不要为我做什么安排。
只想在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并不壮实,甚至有些纤瘦的身子总是套着敞开牛仔夹克;亮铮铮坚硬的皮鞋,可以把水门汀踩得铿锵声响;一双蓝眼睛任何时候圆睁着,你要与他怼上了,会直达心底;那翘起的嘴角永远有话要说;他昂首挺胸穿过医院长长的前庭,头上四角扬起的牛仔帽,似乎更方便为了看见熟人,三个手指一捏,帽子似离不离发际线,头则向前微微前倾35度,算是与人打招呼了。一身经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2020-04-22 15:00:08)
个子修长、清秀的雅俪在洛杉矶一个行业内最多的五星好评的医院内-中风病区工作。护士12小时的工作制,每隔一个周末要轮到班上。这个周末正好轮到晚班的雅俪在schedule上。 周五,刚跨进病房,医院的术后观察室传来callcodeblue,28岁身强力壮会走会跳的小伙子腹泻便血,以克隆氏症入院,半小时后,病人已经再也没有呼吸心跳,上帝把他接走了。他,从来没有做过cov[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周二,ICU三个callcodeblue,一个都没有Iseeyou.这场瘟疫的泛滥、恐惧、悲情,众人仰首问天,“什么时候会出现疫情的拐点?”医生不知道,总统不知道,病毒没办法自己回答。经济不景气人们怕丢了工作,继续宅在家里牢骚连天,可不得不上班的人们自有另一番苦衷。 医院的防护用品捉襟見肘已是人尽皆知。医院关于covid-19Policy每天update比翻书还快。先是口罩可以重复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0)

此文是“云霞姐姐”《疫情中的口罩》姐妹篇,献给这些爱心的神友们。
题记 洛杉矶的四月,天空阴沉,时不时飘洒几滴雨花,难掩沮丧。昨天早晨出了病房,回家我又在近二小时的电话会议上,突然门铃叮咚,我家的汪星人拖着我的袖子,嘛嘛,嘛嘛不要讲了,快去拿礼物啊。 一个小提琴大小的盒子,Prioritymail出现在我面前,真是这几天魂牵梦绕的盼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7)
(2020-04-04 14:00:14)

【写在前面的话】 我写了一篇《美国病房:扛不住了》,大家肯定要问,发在哪儿?没看见啊。是的,我没发这里,我用美文发给了极少数的好朋友,且是用了code.摘段网上的文字:“医护人员在一线作战屡屡因为防护不足而被感染。当他们想要自己保护自己的时候,却被上级惩罚…”大家心知肚明,我为什么不发了。有朋友看了这篇文章,让我以“报告博文&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8)

早晨离开病房,一缕瑰丽的朝霞射在我的头顶上,我情不自禁抿嘴偷偷地笑了,“我富有了,我变成富人了,我有N95口罩了。”疫情袭来,医护人员缺口罩,缺医疗防护用品已不是什么秘密了。自上周五,医院答应大家可以用自备的口罩,我们group的姐妹们还真雷厉风行,群策群力通过朋友,第一时间买到了为数不多的N95Mask,虽然有点贵,但没人在乎。接着有朋友在教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题记:“离开时,以我喜欢的样子”此篇为纪念我逝去的中学同学-云 云,生性豪爽,开朗健谈。如果说博览群书成就了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才高八斗,成了我们同学中“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的牛人,而财大气粗的他更是撑起了一次次大型豪华的同学聚会。云是一个非常喜欢热闹的人,我们中学群的同学聚会,一场场根本就停不下来。每年我回沪都会受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题记:“离开时,以我喜欢的样子”此篇为纪念我逝去的中学同学-云
“闺蜜”,云艰难地蠕动着双唇,弥留之际含糊地吐出了两个字,原本苍白的脸似乎泛起了一丝微光。 萍,已经几天几夜没敢合眼了,她知道,云的病情每况愈下,也许这一合眼就是天人之隔。此刻,听到了这一声叫唤却鬼使神差地合上了眼,睡着了。拂晓时分,萍突然惊醒,在睡眼朦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