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with the wind

随心而飘, 随意而写。 我自流连随风笑,凡人痴梦各不同。
个人资料
心雨烟尘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05-29 14:50:26)


在疫情横行下,有谁又能逃避墨菲定律呢?
-题记 我在网上一眼看到了这张照片,人性与爱的光芒,直击泪点。 在伊拉克,一个没有妈妈的小女孩,在孤儿院的水泥地面上,画了一个妈妈。她小心翼翼地脱下鞋子,然后在妈妈的怀抱里睡着了。。。 请把你的脚步放轻
莫将孩子惊醒
一个充满阳光的梦境
抚慰着孤寂的心灵
地面的冰冷
世界的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们的诗歌:巜美丽同行》
作者:心雨烟尘
朗诵:云儿
编辑:心雨烟尘 微风细雨
迷失在2020的三月
新冠病毒封杀了世界 习惯了阻塞的交通
一路直行的恐慌
变了样的世界
迷惑了我的方向 颤颤巍巍地走进病房
呼吸机的啪哒声
警示着又一个生命
在死亡线上挣扎 无奈似蔓藤攀延
搅乱了心绪
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5-23 09:40:41)


昨天,离开病房时我的同事Janet悄悄地对我说,要我为她做件事。前段时间,我在文学城云霞姐姐Vancouver爱心姐妹捐给我们Strokeunit近四百多个口罩时,做过一贴《收到网友大礼我心突突直跳》并在我们同事中分享。 当然,她们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懂中文,却感受到了所有的关怀和温暖。Janet也是不懂中文的工作中很得力的护士。我们工作在一起,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9)

题记:当你徘徊在十字路口,你要告诉自己,下个路口应该直走! —王辛博
一股道上跑的两种车,一个病房住着二类病人。 夜已经黑了,连天上的星星都藏不住探头出来了。金发弱小的女人,使尽浑身解数,抱起床上浮肿圆滚滚的瞎丈夫,摇摇晃晃放进轮椅中几乎踉跄跌倒。
“赶快去帮一把。”我对边上站着的lifttech(医院搬运工)说道,心里却很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每次我的车子一启动“maintenancerequired”就呲牙咧嘴地对着我跳了出来,这不就是提醒我要换机油吗?一边是全民严格执行“stayathome”,一边想着反正就家里医院一直线,能熬就熬着吧,车能动,换机油还是见机行事吧。 又过了一个起起伏伏、悲悲戚戚病房里的周未。周一早上,秘书来上班告诉大家,“现在对医护人员有免费换机油。”对周一来上班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5-05 16:17:03)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见《若我归来》,一首献给战斗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的诗歌,不就是写给我的吗,于是情不自禁吟来。 《若我归来》 作者:诗人左远庆
修改:医生周元平
朗诵:心雨烟尘 若我归来,
请不要为我做什么接待。
只想回家好好地睡上一觉,
睁开眼睛,
自己还在。 若我归来,
请不要为我做什么安排。
只想在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他并不壮实,甚至有些纤瘦的身子总是套着敞开牛仔夹克;亮铮铮坚硬的皮鞋,可以把水门汀踩得铿锵声响;一双蓝眼睛任何时候圆睁着,你要与他怼上了,会直达心底;那翘起的嘴角永远有话要说;他昂首挺胸穿过医院长长的前庭,头上四角扬起的牛仔帽,似乎更方便为了看见熟人,三个手指一捏,帽子似离不离发际线,头则向前微微前倾35度,算是与人打招呼了。一身经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2020-04-22 15:00:08)
个子修长、清秀的雅俪在洛杉矶一个行业内最多的五星好评的医院内-中风病区工作。护士12小时的工作制,每隔一个周末要轮到班上。这个周末正好轮到晚班的雅俪在schedule上。 周五,刚跨进病房,医院的术后观察室传来callcodeblue,28岁身强力壮会走会跳的小伙子腹泻便血,以克隆氏症入院,半小时后,病人已经再也没有呼吸心跳,上帝把他接走了。他,从来没有做过cov[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周二,ICU三个callcodeblue,一个都没有Iseeyou.这场瘟疫的泛滥、恐惧、悲情,众人仰首问天,“什么时候会出现疫情的拐点?”医生不知道,总统不知道,病毒没办法自己回答。经济不景气人们怕丢了工作,继续宅在家里牢骚连天,可不得不上班的人们自有另一番苦衷。 医院的防护用品捉襟見肘已是人尽皆知。医院关于covid-19Policy每天update比翻书还快。先是口罩可以重复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0)

此文是“云霞姐姐”《疫情中的口罩》姐妹篇,献给这些爱心的神友们。
题记 洛杉矶的四月,天空阴沉,时不时飘洒几滴雨花,难掩沮丧。昨天早晨出了病房,回家我又在近二小时的电话会议上,突然门铃叮咚,我家的汪星人拖着我的袖子,嘛嘛,嘛嘛不要讲了,快去拿礼物啊。 一个小提琴大小的盒子,Prioritymail出现在我面前,真是这几天魂牵梦绕的盼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