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塔塔的妈妈

佛塔塔是个小胖叽叽,超级无敌可爱
博文

离家驱车五小时的大城市的华人超市里卖一种广式烧鸭,前段时间偶有机会托人带回一只。加热后给佛塔塔尝个鲜。没想到他那个馋,左右开工地往嘴里塞,然后用仅会不多的词中的两个表达自己的喜爱:“妈妈,吃。”看着他那个馋样,既好笑又心疼。卖烧鸭的大城市离那么远,妈妈怎么能经常给你吃呢? 我一直没想过这种脆皮烧鸭是能在家里做出来的。因为曾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佛塔塔是个小胖叽叽,从出生到现在身高体重都没有跌下过95%,除了前段时间刚去幼儿园感染了stomachbug掉了点秤。其实他一开始是一个很不喜欢吃辅食的宝宝,基本不吃外面买的那种一盒一盒的辅食,没长牙的时候吃糊糊面条小软饼,喂的也是很痛苦。后来牙长的差不多,我们试着让他尝试了一下我们吃的饭菜,没想到,给他开启了干饭人的新世界。 因为要上班没有时间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仔父从高中至今日的好基友一家居住在大德州,家中有一五岁小女芊芊很是可爱伶俐,寥寥数面,和我关系十分融洽。上个周末他们邀请我们远赴(真的很远)上德州去参加芊芊五岁生日party,我和仔父看了看由于疫情蹲家一年多的佛塔塔,就索性答应了。 芊妈知道我爱好烘焙,就问问我可不可以烤一些小饼干放在treatbag里送给小朋友并且告诉我芊芊最近迷上了unicorn,她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自从仔出生之后,我家一直处于二无状态:无老人,无保姆;疫情一年处于三无状态,因为无送daycare。我和仔父都是全职上班,两个人带着仔穷开心。虽然作为妈妈我和仔有天然的亲近,但是不得不承认,仔父确实是我们家的带娃一把手。 仔出生后的三个月,几乎是我们最累的时候。黑白颠倒,是仔父一己之力完成夜里带娃的壮举;让我可以从十一点睡到七点接早班,他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貌似自从成年之后,我觉得我一直在减肥的路上奔走。 我有一个特别特别好的妈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喂我,不断开发新产品,而且做什么都很好吃。所以我一直都胖,上小学的时候胖,体育最后一名;上中学的时候,因为胖,只有暗恋,没有早恋;还被班里的男生取外号叫我“杨殿霞”什么的;还说刘欢是我大哥,韩红是我二姐,孙楠是我三哥。。。。而我居然成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上一次(也是第一次)找摄影师拍照片还是很多很多年前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叫“拍写真”(暴露年龄),哈哈,现在听着好土。辗转了几个电脑,那套图居然留了下来,虽然现在看着也真的好土(一丝不苟齐刘海,鬼魅烟熏妆,老佛爷指甲壳儿),但毕竟年轻且瘦,所以还是美好的回忆。 和仔父结婚的时候,什么照片都没有拍,因为不喜欢摆拍+重度修图的婚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