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2-04-06 11:33:00)
前日我出唐人街广州移民夫妇开的二十多年新艺发后,走在Dundas街上,竟生一股意气风发。轻风拂面,也吹拂在后颈上,新鲜清凉像是迎着地中海的和风Zephyr。然又觉得自己很阿Q了,但不会唱阿Q的“悔不该”,也不会哼几句四季歌。总之,我搭不上南腔北调,也就毫无腔调了。 然而鲁迅先生是很有腔调的,所以有《南腔北调集》。鲁迅不像海明威租个工作间或去咖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我之前一直认为在上海听不见“包子”的喧嚣,从小到大只有“馒头”,不管有没有馅。连“生煎馒头”如果要换个叫法,只能是“生煎包”。如果谁主动加个字,凑成“生煎包子”,是“洋盘”了。我甚至根据读到的书写“包子”或“馒头”区分写作背景。鲁迅小说《示众》,开场第一页有“热的包子”的叫卖声,再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2-03-29 17:48:42)

加缪在冬天看见巴黎贫民窟的惨淡,认为穷居在气温热的地区好过寒冷地区。 我坐在牙医诊所的淡绿色椅子上,嘴半边上着麻药,刚补完洞。太阳甚好,窗外的蓝天给高楼做了背景。华裔医生让我休息片刻再来例行检查牙床。我打电话给厨师长,他在我带小D中午离开家前问什么时候会结束。疫情两年来厨师长第一次拿连着四天的休假。 小D都知道我的牙医诊所在123Edward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2-03-07 18:31:53)
夏志清在他专业的文学评论里不但给予张爱玲小说文学地位,让其脱离原本归类为通俗文学。他所给予萧红的评价同样不低,我读的《夏志清文学评论集》里,几处提到萧红,在一篇谈论台湾小说里也提到萧红作品给予“硬性儿的”(hard-core)写实,真是有力得多,令人兴奋得多。“因为它们披露了全然不懂哲学思考或政治辩论的谦卑小人物之赤裸裸的原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22-02-08 17:37:54)
第一次赞文学城良心所在。 我很少去点开城头的标题热文,很多事只有在反复出现在上面时,才好奇去点开。 开始我以为是西方社会的一个变态案件。接着我希望是一个假新闻,网络炒作。 我看见了“徐州丰县”时,我还想徐州离上海不算太远,“徐州”大名鼎鼎被写进历史教科书的恐怕是淮海战役。但我没有去过,只是火车路过,那年我们从青岛回上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2022-01-13 08:34:57)

我很想每年年底好好的总结一篇,但是厨师长一直敲打我用脑过度。这令我的确不敢多写多费神,况且我越发随着年纪上涨发现自己不知悔改,多写多错是常有的。 我写这篇,对自己的要求是随意,不求写好。 2021年,工作之余,读了二十八本书,英文十本。《JANEEYRE》是最后一本,最后几页,是拖到今年元旦完成的。为写方便,我下面就以简爱代之。 我在上海的玻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早闻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摆出了名字的迷宫,不过,这次阅读体验根本没有被小石子绊倒。我是见缝插针读完这本名著,是读英文书读的黄油太足想舒缓一下,犒赏自己几页中文暖胃;是吃了晚饭后累得不想洗碗,得厨师长一声赦免令赶紧滑到小桌前写不动日记就拿文字养眼;是临睡前在卫生间用喜马拉雅山粉红色粗盐泡脚暖身,在湿气氤氲里营造出回到寝室里用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整整有两个月,终于把Munro的短篇小说集《Hateship,Friendship,Courtship,Loveship,Marriage》,台湾译者王敏雯的中文版《相爱或是相守》,原版与译版都读了两遍,其中一共有九篇,第八篇《Queenie》至少读了三遍。这是我读的第五本Munro的小说集。 Munro的小说极具个人写作风格,如果单单读中译版是很难窥见她的文字魅力与写作技巧。追忆2002年八月后的一年里,我在Dovercourt街近Dun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12-03 06:54:17)

(四年前我重读了梭罗名著《WALDEN》的上海译文出版社中文版,徐迟译。今年八月初至十一月底,我对照了徐迟的译文,读完原版。我摘抄英文附加中文的笔记,再按照摘抄理出线索写这篇读后感。我肯定会有不少浅薄感想流于篇幅,然而,愿意分享等待指教。) 如果喜欢阅读,或观察鸟,或热爱小动物,或钟情钓鱼,或木工造房子,或种植,或徒步,或野营,或滑冰,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5-05 13:40:45)

第一次知道这个单词是厨师长说的,厨师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上海五星级酒店工作,比较而言是西方文化的“前沿”阵地。酒店大堂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外来英文新名词,比如“gay”。现在大家都知道它的特意,与彩虹旗连在一起。 最近在读LOLITA,纳博科夫《洛丽塔》,初版一九五五年。有英文词gay两次,书里还是它原本俏丽的意思。 十九世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4]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