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3-04 17:20:26)
今日早餐有粥有酱蛋有牛奶,喝半杯咖啡,配苹果派,是周一小胡妈妈给我的一块,一只手大小,共两块,女儿吃了一块,我的省着准备吃一周,用小刀切大拇指大小一条,慢慢咬一点点,竟然吃了十来口,像小孩子办家家一样,掉在案板上的一颗白糖粒,也吃,有点那拍出桌缝里芝麻的小气。 记得看过老照片,二战伦敦被大轰炸之后,图书馆的断垣残壁旁,仍有读书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0-02-11 15:15:00)
最近在美术馆,学到一个艺术评论方面的词“malegaze”-男性凝视。讲解员从伦勃朗的那幅新娘画开始。回家后,我上网查,男性凝视是一种社会现象,其实体现了一种男性权力,女性的从属地位。 昨晚读到一句评论调侃,用了“商女不知亡国恨”。我无意扩大化,而是纯粹从诗句分析,我觉得这句是典型的男性凝视了。自然也有女性凝视,包括女性如何看待女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2-03 07:14:53)
一 昨晚散步,踩着化开的冰雪上,想到从前课堂上背过的词,对丈夫说,我们也是“走泥丸”。我绝不是博闻强记的人,明明记得读到过1910-1911年前后的东北鼠疫,哪一本书,好像是那本香港出版的,不敢确定了。只记得当时对着书,暗叹我们的教科书为什么没有一些生动的真实历史。丈夫一心关心武汉肺炎,责备我事不关己的样子,连我洗碗,他把电脑架到水池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1-10 08:06:07)
一 天气预报早上有零下十一度,十点半后我出门。一月沉迷,你还是要爱上它,执迷不悔。要在路上发现什么新奇的事,比如过了跋涉誓地铁站,有一家电影院,廊下海报上骑在自行车上的穿蓝色上衣的男人侧身转过来,拿着相机,想起来,他是纽约Times的摄影师,多年前看过纪录片。名字忘记了,天冷,懒得拿出笔来记下海报上名字。摄影师专门拍纽约街头时尚,自己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
(2019-07-22 08:37:57)

(2020年5月12日上午,喝咖啡读一本薄薄书,重读自己的旧博文,想到宅家即是小隐。) (2021年1月9日周六,这两日要读完莱辛的小说,做笔记。) ~~~ (此文写于2018年六月,此刻读来,慰抚自己。真觉得关闭博客何尝于我不是一件极好的事。因为读书,才更能丰富我对生活的敏感度。梅妩上午来,我说昨日我写你流泪,我也流泪,连一个读者读了跟着流泪,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6-23 05:04:10)
(此文为从龄妈博客搬回觉晓博客。请勿上首页。) 龄爸一开门,嚷,怎么没有人欢迎? 我赶紧从椅子上起立鼓掌,三大步五小步从太阳房走到他跟前,欢迎他到厨房视察前线备战情况。砧板上有几根洗净的葱,同样洗过的芹菜在一边。今年初开始,多伦多芹菜忽然身价大涨,基本五元一棵,周二我给住美术馆旁的小汤哥上完中文课,走去唐人街,遇到二元一棵的,两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9-05 06:39:21)

《旧约》的文学性极好,我抄写喜欢的词句,比如“细如灰尘”,我要写的游记也是细如灰尘,于我自己,它是冬日阳光进房间,光束成筒,纤细的灰尘浮动游弋,像梦里的不真实。留下文字,不刻意存留于世,恰是为将来的回溯。 胡适给张爱玲信里提到《秧歌》题目大可改作“饿”字,巴黎回来之后读此书,我竟绵绵延延有饿的感觉。加了一把糯米,淘米做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6-09-25 05:22:04)

我希望自己是向善向暖,这几年一直用书本电影来充盈自己。 关注侯孝贤电影,仅仅是最近五年。十多年前,我在看Will时,和两岁的他一起坐在一台十四寸电视机前,用录像带看了五十年代的法国黑白电影《TheRedBallon》,没有对白旁白有音乐,Katherine小时候看过。夏天前,我找到法国电影界请侯孝贤拍了同名的电影。之前,日本的电影公司请侯孝贤拍了《咖啡时光》,为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3]
[4]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