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2-01-13 13:25:22)

在寒冷的日子里宅家,也是很好的。 (小金送的烤红薯) 16日周日 Lucy把自制的过年的糖年糕与圣诞节未能见面送我的饼干礼盒放在门口,还拉响音乐盒,我听见铃儿响叮当开门。看见她的背影走向车。她八十岁。之前没有透露,但又怕她接不到我的电话担心,故前日告诉她。 我的朋友素,两次匀出珍稀的快速检测剂给我家人。我是通过医院途径,贡献了安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2-01-13 08:34:57)

我很想每年年底好好的总结一篇,但是厨师长一直敲打我用脑过度。这令我的确不敢多写多费神,况且我越发随着年纪上涨发现自己不知悔改,多写多错是常有的。 我写这篇,对自己的要求是随意,不求写好。 2021年,工作之余,读了二十八本书,英文十本。《JANEEYRE》是最后一本,最后几页,是拖到今年元旦完成的。为写方便,我下面就以简爱代之。 我在上海的玻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1-12-25 09:31:31)

两年前的寒冬,我去多大的“香港”图书馆做一枚小小的图钉,看完董桥的所有架上书,记得九九消寒图,记得《鲁拜集》精美的封面,记得爱读书的蓝袜子~~我穿着补丁袜子~~~ 26日小小的消寒图 小D的小手指,她画的小岛,我的小石子被她玩的逃之夭夭找不到了。图中提及的两家咖啡店(价格与时间)我路过想着假装与朋友在里面聊天。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12-21 17:26:07)

这是一个渣子四溅的时代,一粒比一粒更小李飞刀飞抵我们日渐加深的老花眼镜,一股非破玻璃窗户戳瞎心灵的狠劲。 岁月神偷,我打开回忆的井口,只记得父亲熬过的猪油渣。 昨晚在小公园散步,我们很用功加班夜自修复习如何加固婚姻的城墙。小公园四周的人行道上布满了雪后被踩结实的冰-平平坦坦却暗藏危险。持续两年的疫情让生活蒙上一层如履薄冰的紧张,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21-12-20 11:44:45)

我上楼打开壁橱,在一只多年前捡来的宝蓝色木盒子里找我积攒的卡与信封,里面还有明信片。上午去商场看见了一排排新贺卡,它们一张张是蜡像的脸庞,木然。我喜欢历年来在YardSale或教会义卖里掏来的陈年贺卡,带着压箱底后的沉静,一张张像圣经里闪现的金句,是平安夜的雪花轻轻匀匀聚在教堂的台阶等候子夜弥撒。 疫情两年减少了我的旧年贺卡,我把它们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早闻马尔克斯在《百年孤独》里摆出了名字的迷宫,不过,这次阅读体验根本没有被小石子绊倒。我是见缝插针读完这本名著,是读英文书读的黄油太足想舒缓一下,犒赏自己几页中文暖胃;是吃了晚饭后累得不想洗碗,得厨师长一声赦免令赶紧滑到小桌前写不动日记就拿文字养眼;是临睡前在卫生间用喜马拉雅山粉红色粗盐泡脚暖身,在湿气氤氲里营造出回到寝室里用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12-12 12:09:45)

整整有两个月,终于把Munro的短篇小说集《Hateship,Friendship,Courtship,Loveship,Marriage》,台湾译者王敏雯的中文版《相爱或是相守》,原版与译版都读了两遍,其中一共有九篇,第八篇《Queenie》至少读了三遍。这是我读的第五本Munro的小说集。 Munro的小说极具个人写作风格,如果单单读中译版是很难窥见她的文字魅力与写作技巧。追忆2002年八月后的一年里,我在Dovercourt街近Dun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12-03 06:54:17)

(四年前我重读了梭罗名著《WALDEN》的上海译文出版社中文版,徐迟译。今年八月初至十一月底,我对照了徐迟的译文,读完原版。我摘抄英文附加中文的笔记,再按照摘抄理出线索写这篇读后感。我肯定会有不少浅薄感想流于篇幅,然而,愿意分享等待指教。) 如果喜欢阅读,或观察鸟,或热爱小动物,或钟情钓鱼,或木工造房子,或种植,或徒步,或野营,或滑冰,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5-05 13:40:45)

第一次知道这个单词是厨师长说的,厨师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上海五星级酒店工作,比较而言是西方文化的“前沿”阵地。酒店大堂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外来英文新名词,比如“gay”。现在大家都知道它的特意,与彩虹旗连在一起。 最近在读LOLITA,纳博科夫《洛丽塔》,初版一九五五年。有英文词gay两次,书里还是它原本俏丽的意思。 十九世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