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6-03 04:24:04)

墙面一盏灯~10月26日周一 昨晚开了暖气,身体舒适。想来没有暖气的冬天是苦寒,人娇贵了承受能力弱。前几年一直是冬天在厨房读书写字外,去图书馆。头像上坐在图书馆角落的照片恍若前世。今年迷上了无线电台ClassicMusic,插播的本地新闻,点播的电话里沙沙声音,我不忍它被隔绝。无线电体积大了,厨房不能放,也不想让它粘上油腻。 厨师长昨天发了委座口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
(2017-10-28 17:12:11)
我前几天梦见阿娘,不奇怪,出国后梦见她的次数颇多,慈俭的老太太。这次我是英雄,在一个体育场看什么演出,然后枪声忽响人群大乱,我反应敏捷抱住阿娘,是我扑在她身上的抱住,她瘦小么。醒之后,我想,到底是新闻闹的,梦里枪声知多少。下次一定换场景,还是梦见阿娘住的仁庆坊弄堂安全。 阿娘福大,怎么要我保护?她连江亚轮沉没那次,都安然擦肩而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