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3-02 18:21:44)

我觉得文字很奇特,组成诗句更为奇妙。比如上周日上午,慢读狄金森的这首 LetUsplayYesterday-,(舒啸中译)。我一周之前抄写,此番再读了四十分钟,笔记本上写读后感,就像磨擦鸟蛋卵壳,放慢我的咖啡时间。艾略特《荒原》第一章的句子“喝咖啡,闲谈了一个小时。(Anddrankcoffee,andtalkedforanhour)”疫情爆发一年来,我没有去咖啡馆坐过,幸好,没有闲谈,阅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3-01 15:34:44)

我们三口之家是2000年3月2日离开上海,登陆多伦多,也是3月2日。明天是21周年了。我不记得什么名家的生辰,不是孝顺女儿,我妈妈的生日我仅记得她户口簿上的日子,后来据说是阴历的。前几年被我爸爸拨乱反正,查出阳历。想起上海滑稽戏里说的“阴历阳历两差差”,我仍记得阴历了。我阿娘在世时,记得我的阴历生日。我家女儿为了照顾脑子糊涂的妈妈,拖至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2021-02-27 16:40:24)

我一般不馋吃,倒不是因为丈夫是厨师长。他是做西餐,上海的家常菜做不过我这边的朋友。厨师长觉得做中餐累,我又不求上进,有什么吃什么。今晚厨师长做菜饭,烂糟糟,我只敢轻轻投诉。我想起了大学时去无锡,在小店铺里吃一碗米粒儿晶莹青菜碧绿的菜饭。也记得回上海时,我的前同事夫妇请我吃的一顿饭,里面有高级版菜饭。他们都是重点中学的副校长了。我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此读书笔记写于2018年3月11日。今日发在博客。我写读书笔记,爱记下读时的思绪。 隔了三年重读笔记,稍作文字修改。记得读过之后,2019年夏,读了《老残游记》。这本《回望》并不比《繁花》逊色,因为胜在材料翔实。有这样的父母,才有金宇澄这支写出《繁花》的妙笔。我每次回去,都会几次经过上海作协的巨鹿路,想到会不会和金宇澄迎面遇上。或者看见那幢洋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