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我们只请了两天假去龄龄就读的城市S(写个字母代号,好像鲁迅先生有S城,或者取龄龄出生在上海的S)。周二夜晚回到多伦多。周六早上,东请我与素去咖啡店吃早餐,收到凌晨龄龄发来的短信,下午搭车回家。 人生这趟列车,上上下下,依依散散。我们咖啡小聚倒是继续,即便一周来我很累,平均每天万步。素回学校上班,调在办公室接电话。疫情让很多家长焦虑,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厨师长在龄龄离家第一周,说,“这次我真的想她了。以前她去旅游我一点都不想。现在想她吃得好睡得好吗,就像我妈想我一样。”临走前两天,爸爸问龄龄会烧米饭吗?龄龄说不会。爸爸说把家里的电饭煲带去吧。我说不可以。我家的电饭煲旧了,我都想换一个新的,必须在年底前换一个质量好的。如果龄龄要买,也要买一个有音乐铃声提醒你饭烧好了。 我不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劳动节的周一下午,距离龄龄八月最后一个周日离家去学校所在的城市一周后,我搭地铁送龄龄去UnionStaion,准备坐火车返回。我们并排坐在熟悉的地铁里,对面是四个青少年男孩。龄龄说她前日搭车回多伦多的同班女生是伊朗人,富家女孩,开一辆新买的名车。女生家住YorkMill附近,带泳池。她本科在另一所外地大学,也是每周开车回多伦多。她独租学校附近公寓,有名牌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今日我七点到小D家上班,晨曦未明。秋凉添衣,穿着龄龄的TommyHilfiger黑色短风衣,三年前的秋天,我借来穿去上海,到过重庆歌乐山。这次她离家前整理衣服,送给我,同时给我的一条破洞牛仔裤,她多大的粉红色卫衣。 疫情一年半,龄龄买的衣服几乎都是Lululemon瑜伽衣裤,她仍然是多大某运动队一员,拿半折价。她不随便买衣了,凡事都有过程。但那条疫情前去温哥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21-05-05 13:40:45)

第一次知道这个单词是厨师长说的,厨师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上海五星级酒店工作,比较而言是西方文化的“前沿”阵地。酒店大堂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外来英文新名词,比如“gay”。现在大家都知道它的特意,与彩虹旗连在一起。 最近在读LOLITA,纳博科夫《洛丽塔》,初版一九五五年。有英文词gay两次,书里还是它原本俏丽的意思。 十九世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