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9-23 15:50:26)

自家言论—人有审美差异,审美差异先有时空铺垫,例如日本古时女人漂黑牙齿为美,中国女人的三寸金莲至上,穿越过来,消受不起。 我喜欢在美术馆呆白,呆着白白打发时间是乐趣。这“呆白”不是张岱笔下西湖或龙江的雪,这乐趣就像梭罗说的—Iloveabroadmargintomylife.(我爱给我的生命留有更多的余地。徐迟译)。这样一个设计感强的建筑空间,除了展示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1-09-22 08:21:19)

周一龄龄下午回S城,我上午见了殷妈妈,请她喝咖啡,她带了一瓶热豆浆给我,自家做的,里面还添加了磨碎的坚果等。中午给龄龄包了小馄饨,又煎了饺子、馄饨给她带。我与龄龄午后去投票。周二是中秋节。我要有休假的感觉,上午计划步行走去Dundas街上的美术馆AGO。在龄龄的帮助下,我第一次学会网上预约。疫情爆发后,美术馆关闭,重开之后,有年票也需预约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9-20 13:33:21)

“即便是被逼到角落,”对此,Coco很有感悟想发言。 我之前写过,Coco是孤儿,她小小年纪经历过“浪迹”,第一次被德州人家收养,受尽主人的老猫欺凌,吃不饱外,低头苦吟血染的风采。她面对生存险境,学会躲藏,阁楼角落,阴暗处是首选。 现在Coco已经被代号“猫小三”,如此得宠,仍不忘前车之鉴,角落心态铭记。但从避难,像爱丝梅拉达进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1-09-19 09:51:29)

昨天九月十八日,下午厨师长与我坐在小公园的一棵枝叶茂盛的枫树下,野餐长桌凳。我读王鼎钧的回忆录,正在抗战时山东流亡学生在安徽求学,弦歌不辍,他看手机。手机上的一条小视频是发哥生日,谢贤去祝寿,两人手舞足蹈逗引。我说发哥现在的状态又有许文强的影子了,他减肥健身很成功。视频下面文字显示穿着牛仔夹克的谢贤84岁。记得我读高中或大学,周末回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1-05-05 13:40:45)

第一次知道这个单词是厨师长说的,厨师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上海五星级酒店工作,比较而言是西方文化的“前沿”阵地。酒店大堂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外来英文新名词,比如“gay”。现在大家都知道它的特意,与彩虹旗连在一起。 最近在读LOLITA,纳博科夫《洛丽塔》,初版一九五五年。有英文词gay两次,书里还是它原本俏丽的意思。 十九世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