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前天是我“官方”被“解雇”的一日,昨日是我应小D妈妈要求再多做三小时,好给她整理打包的时间,他们下周一离开多伦多,绕道温哥华旅游回去。 昨天早上,我安排了最后值得纪念的是—我带小D去多伦多地标之一的EatonCenter,吃冰淇淋。她很兴奋,因为我从来不在外面买什么给她吃,何况是冰淇淋,平时她爸爸妈妈三餐都要计算营养成分,都是自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趁着回忆的黄河被炸了一个花园口决堤,泛滥成灾,就写下这篇故事。在我以往的博文里,绝然不会写到,因为它是一件丑闻。现在能够写出来,大概是读Munro小说多了,觉得东西方的伦理也是有相似的,叙述者不必做鞭挞。如果我不把外婆告诉我的这个故事写出来,它可能就真的湮灭了,像弹格路面的南市老街永远消失了。 外婆家在北石皮弄11弄是从河南南路走进北石皮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今天多伦多热浪滚滚,冲到35摄氏度,是我带小D的最后一日。我到她家,她已经换好无袖绿色底上花花草草的T与配的绿色短裤。我们去公园,躲在树荫下玩。昨天她叫玩水太冷,今天不带游泳衣了。于是我说走去美术馆,吃你的Bagel,孵冷气。 我们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大热天去电影院也是孵冷气。印象最深的是在提篮桥的东海电影院看美国电影《虎!虎!虎!》,这是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0年七月,我与女儿在静安寺的一茶一坐餐厅见到金小华母女。那几年国内盛行假期中小学学生出国游学,只在初二暑假的小华女儿刚才英国回来了,打算去美国留学。我耳闻当年几位年轻同事的孩子都在走同样的路,尽管这几位前同事都升职,不在本校就被调去区里其他学校担任副校长或校长级别的职位。 哪里想到这是我与小华的最后一面,她大概不到两年去世。女儿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昨晚与厨师长散步,按照我们像康德一样严谨的路线,这总路线是左撇子厨师长指定。基本先是顺时针绕小公园走,决定回家是从小公园中轴线绿荫道对面的人行道走到Bloor大街,我们要停驻一下,街口是上世纪新艺术风格的Paradise电影院,全新改建过右翼的餐厅。如天气好,三边的玻璃窗全部拉开,半露天样,昨天是因风大拉上了,里面长桌上玉色的花插在玻璃瓶,伴着蜡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我不是张迷,身边没有她的一本书。我也不是杨绛迷,身边倒是有她的两本书。她们的书不是全部读过,但基本读过。我喜欢张爱玲文字的感性多些,欣赏杨绛文字的理性多些。 年初读了两本张爱玲的书信集,台湾出版的。一本是台湾出版他人与张爱玲通信的合集《鱼往雁返》,主要是来自台湾与美国的,不一定是友人。庄信正的《张爱玲来信笺注》是第二次读了,从一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2022-06-17 05:31:51)
网管编辑 问好! 因为写博多年经历,想必你们看得一清二楚。我之前有不得不关闭评论,为了清净,其实为了不受干扰,继续写博。 说起来,也是支持文学城。 现在我开放了评论。告知一下。 中文网站延续不容易,祝你们好运! 觉晓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上次读到城里博主提到地税大涨,留言我家也是,还前后留了两条,没有想到第一条是对的,我家地税是比2006年搬入时上涨,从不到二千到了四千过。第二条留言是我搞错,没有对照税单,而是听掌柜的说六千多,真掌柜的是厨师长,我是甩手的,码字的呀。六千多,其实也没有错,加上了出租的小公寓。 生活在市区,房子一向是压力,不论租房还是买房。这些年租金上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2-06-12 10:47:39)

谢谢你们。 刚从校友家回来,迁移几枝黑眼睛苏珊,种在前院。校友妈妈叫我剪几朵芍药。不想多剪,拿回三朵,其中两朵白色,一朵淡粉红色。插在一只法国玻璃瓶,很早捡来的。一朵红色插在小瓶的是我家前院的,上周盛开,本周开始凋零。 粉红色的低头去耳语,像在说悄悄话呢。她是赶来问候的朋友。 摘抄本上有几点油渍,于是用女儿小时候的黏贴纸,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不是第一次,我家的前院会出现旧镀银调羹。其实是我埋入果皮残渣食,从厨房柜面带入的。要到第二年春天,翻地时。像农民发现了金银财宝,找到了。不过可能又会遗失,下一轮不见了,不再出现。虽然都是旧镀银调羹,可是我喜欢的。前雇主有次捐了一套真银全新的调羹,我倒不为所动去截留。我喜欢老物件被使用过的手泽感。 去年请友邻来后院小聚,使用了几个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