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10-21 13:40:58)

(这张是校友妈妈拍,我裁剪,发现杯子上绿色与我的衬衫和真丝丝巾绿,巧遇。) 在博友文章里读到漱石枕流,留言说起上海的枕流公寓。博友去查,枕流公寓的英文是BrooksideApartment。我哪里记得Brookside,但印象里先有英文,再有中文译名。 今天早上约好了校友妈妈去一家有现炒咖啡豆的咖啡馆,在我工作过的Will家旁边Dundas街上。我先走去校友家,接她一起走。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0 17:27:05)

刚散步回家,发了一张给我妈。 1993年11月香港女孩寄来一个包裹,我随高二学生学农从南汇回到学校,办公室里见到同事替我领回来的包裹。里面有它,黑色披肩,不是羊绒,晴纶Acrylic,不过我喜欢。一直用到现在。 穿了七年的二手绒线衫。补过的Zara牛仔裤,ecco鞋,麂皮意大利包是我新淘来的,一元,因为夏天那个小包太小,去AGO,要放进小笔记本,现在还要塞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20 15:30:17)

今天有十八度,喜乐。我一早开洗衣机洗床单被套等,但秋阳在后院照的少了,隔壁大树阻挡。我不时移动晾衣杆,拿出几双鞋,寸地的阳光都不得浪费,还晒一点橘子皮呢。 九点后素打电话来,与安妮妈路上。我们一起去喝咖啡,经过我家邻居,有一箱纸板书,我们昨晚回家时看不清书目,此刻,素挑了三本,有一本薄薄的罗琳的,不是哈利波特,冲着她的名字,也是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10-19 20:19:53)
我们每年会去春秋两季去城中北面Yonge街一端,那是龄龄小时候参加过合唱团附近。后来成为龄爸与我一个秘密场所。 今天天气太好,好到我们走在那段Yonge上,我看着人行道落叶说,像不像上海,像那些年的上海秋天。龄爸说,上海,我们回不去。 九点四十分,没有风,我们站着,万里无云,蓝色晴空。我紧看着一棵高高的枫树,树顶红了。半个稀白的月亮还在高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6-23 05:04:10)

此文为从龄妈博客搬回觉晓博客。请勿上首页。 龄爸一开门,嚷,怎么没有人欢迎? 我赶紧从椅子上起立鼓掌,三大步五小步从太阳房走到他跟前,欢迎他到厨房视察前线备战情况。砧板上有几根洗净的葱,同样洗过的芹菜在一边。今年初开始,多伦多芹菜忽然身价大涨,基本五元一棵,周二我给住美术馆旁的小汤哥上完中文课,走去唐人街,遇到二元一棵的,两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8 17:12:11)
我前几天梦见阿娘,不奇怪,出国后梦见她的次数颇多,慈俭的老太太。这次我是英雄,在一个体育场看什么演出,然后枪声忽响人群大乱,我反应敏捷抱住阿娘,是我扑在她身上的抱住,她瘦小么。醒之后,我想,到底是新闻闹的,梦里枪声知多少。下次一定换场景,还是梦见阿娘住的仁庆坊弄堂安全。 阿娘福大,怎么要我保护?她连江亚轮沉没那次,都安然擦肩而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