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2-12-08 14:28:16)
读了二遍巫宁坤的《一滴泪》,台北允晨文化出版,在之前的英文版基础上修订,竖版繁体字。余英时作代序“国家不幸诗家幸”。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2-12-06 06:29:09)

“周一阴阴,寒风凛凛,骑警矜矜,铁轨直直,咖啡馨馨,重读精精,笔记蝇蝇,针脚齐齐。”这是我昨日微信句。照片放进八张,包括周日补过的袜子了。 我请七十二岁的校友妈妈去Junction三角地的Jimmy's咖啡店。我走去接她,说大概十分钟可以走到,其实走了二十分钟,因为我以自己的步速估算,不准确。也就是我简直是骗她一样,把她带去咖啡馆。我总是鼓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2-12-01 11:27:05)

今天我从图书馆回家吃午饭,昨夜下过小雪,人行道上有滑的薄冰。我穿一双系带黑Boots,四年了,龄不穿,却防滑,里面也暖和。我早上先去Mall买了一瓶醋,龄要,托朋友带去。一袋红糖,Walmart打折便宜一元多,厨师长说家里没有红糖了。我看见,买了。这样的天气,去买一次东西是为了走路锻炼,来回也有三千多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2-11-19 17:58:37)
我关闭博客的时候,读书多些,不过主要的是中文书,英文原著很少,翻译版不少。记得读过一本薄薄的余英时写胡适,完全是学术评论。与网友交流时,她惊讶我会去读,比较枯燥。我读得下来因为不是古文就行,我是不怕白话文的。 为什么会去读余英时,因为那时读到一篇香港杂志对他的采访,壹周刊。我记得壹周刊的采访是记者特别去美国拜访他,好像是普林斯顿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12月4日 多伦多大学东亚图书馆借的。我的小朋友小C帮忙。这本中文版比之前的英文版要详全。 今早等友邻在Tim家小聚,终于读完了这本,无限感叹。对比所有读过的此类作品里,最为动情的部分,是文学的陪伴铸成一位归国学者在困境里的一道坚不可摧的隔离高墙,保持了内心的宁静,是哈姆雷特、杜甫、狄兰·托马斯(DylanThomas)。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十一月,重看了《肖申克的救赎》。 TheOnlyCafe在Danforth972号,乘到Pape地铁站往Danforth东走。所以,它不算是小希腊内,而是出圈一点点。然而被我注意到是因为玻璃墙内挂着各种旧镜框,有读书人。进去大开眼界,每一面墙都有镜框,最多的是名画印刷品,不少AGO特展时展出过。有书架,老旧木桌子。这家咖啡店连着旁边的酒吧,一样波希米亚风格。回家上网查,是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2-10-15 04:43:07)
今天下午搭车去参加一个集体Hike,不能来参加这次讨论。请原谅。我家没有车,很少有机会去郊外,这样的Hike接近自然,是安省的自然,Munro笔下的自然。去年冬天,我还查Munro现在住的小镇Cliton房价,看见有一个离镇不远的小平房25万5千,心里一阵激动,很想养老于此。只是,那里火车不到,我恐怕要等家里买了特斯拉了。 今年我读完四本Munro的小说,英文版。加上之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22-10-04 06:26:27)

读Munro小说,想到我以前的雇主Chris,他父母离异时,他两岁,妹妹一岁,他母亲是高中老师,父亲是医生,六十年代。我从来不会问为什么,还是从书里寻找加拿大人的故事。 读Munro小说一定要读完一篇结尾,再回头看看,才发现,为什么开头是这么写,她的布局构思匠心。比如前文谈到的《Wigtime》,开头写Anita回到家乡小镇,受高中时代闺蜜Margot邀请去她家,描述后者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22-10-03 07:32:13)
读Munro小说,我基本两遍,第一遍后,回头,边做笔记摘抄边梳理。Munro的小说不只是安省故事,横跨东西部,BC省虽在每部小说集里占据一篇,但是它的根扎实在休仑湖。鲁迅在《我怎么做起小说来》里写,深恶称小说为“闲书”。我先前有几年近乎舍弃读小说,但仍然拾起来,因为原先是自己眼浅手低。优秀的小说,不是为了填补有闲的风花雪月,而是有智慧,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一部欲说不言的文艺电影,适合一个人安静看。不透露剧情,我开始冲着朋友介绍,国内中产的她看了“凄冷悲悯”,我明白不一定是人物结局,而是深一层的大环境。倪妮、张鲁一、辛柏青主演,我看中的是张鲁一,文艺,又是在日本柳川取景,北京。 开场北京日本居酒屋是中国人老板,穿日式衣,后面墙上是浮世绘神奈川冲浪里。 看后,去接下班买菜回家的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