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3-08 04:26:08)
阅读 ()评论 (0)
(2021-03-07 11:47:13)

一 2018年的电影《罗马》,是我第一次看墨西哥裔卡隆导演的作品,135分钟,黑白摄影。但这一部就足以让我信服卡隆,看了三遍。并不是一次看一遍,而是晚上临睡前看,午睡前后看,早上醒来继续看。既按顺序,又有倒叙重返,像碎片化重组,这是这几年我看电影的方式,令我想到诺兰的电影。 我不是在罗马睡去,就是在罗马醒来。不是凯撒、奥古斯都和文艺皇帝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3-04 14:10:07)

一 我记得读到过上海从孤岛到了沦陷,出了一本杂志《古今》,其中谈吃很是热门。文人雅士,放下架子,谈谈茄子,六七种吃。文学城在海外华人圈久负盛名,“文学”是黄浦江的浦西,“吃喝玩乐”是二十一世纪的浦东,早就是滨江公园的热盘。疫情一来,文学城也是孤岛,疫情让谈死亡成为城头热点,写吃喝岂止是“五十年不变”,那是千年中国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此读书笔记写于2018年3月11日。今日发在博客。我写读书笔记,爱记下读时的思绪。 隔了三年重读笔记,稍作文字修改。记得读过之后,2019年夏,读了《老残游记》。这本《回望》并不比《繁花》逊色,因为胜在材料翔实。有这样的父母,才有金宇澄这支写出《繁花》的妙笔。我每次回去,都会几次经过上海作协的巨鹿路,想到会不会和金宇澄迎面遇上。或者看见那幢洋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
(2017-04-25 07:38:25)

还是多年前,龄龄二胡启蒙老师的女儿从上海过来,她是一个留日博士。我家请她和父母来吃饭,家常便饭。他们吃的开心,她说现在国内都很少被请到家里吃饭,都是在外面吃,所以难得。 我回国探亲,都是和朋友在外面吃饭,亲戚间也是。他们是好心,想让我多品尝不同的风味。我心里却越来越希望是在家里面吃饭,这是比任何外面的菜都来的亲,真正的私房菜,因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7)

我爱去博物馆附庸风雅,但不爱回来写作文。博物馆的介绍网上都有,每个人想看的内容都不同。苏博新馆是由贝聿铭设计,据说是他“金盆洗手”之作,2006年10月开放,新馆连在苏博的老宅忠王府,太平天国李秀全的王府,是太平军从拙政园分出来的。 吃完一碗苏州人做的面,我沿着街往前走,在苏州的老街区看不见一幢高楼,和小学五年级来苏州一样了。早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03-01 22:28:19)

回国醒来的第一天,去浦东婆婆家报到,吃过午饭,看着窗外蓝天澄明,传说中的雾霾遇见我回来都退避三尺。我决定不辜负二月春光,走掉一条路,选择了绍兴路。如果以淮海中路为中轴,它沿线覆盖着多少值得一走再走的街道,而绍兴路横在瑞金二路与陕西南路间,我却没有好好走过。出国前,就想去汉源书店坐,一拖再拖,是年轻的做派,现在明白,人生短暂,珍惜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