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觉晓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3-01-29 09:43:39)

下雪天,与友邻喝完平常的Tim家咖啡回去,见街对面旧书店排队。它家借隔壁酒吧搞一年一度的“阁楼卖”,特价旧书。淘书去。里面有不少年轻人,真好,带着布袋,有备而来。我付款后把书留下,说回家拿布袋,随身的布袋装不下(我去Tim家自带杯子又带了日记本,等候时可以写几句)。外面雪密密,心里想,它们像跳跃的字母纷纷扬扬。我竟有激动心情,或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懒得更新博文,好像用脑过度,腹中文字的胎儿会动气。这如何对得住我家的“breadmaker”厨师长呢?他昨天在“小会”时说不买龙虾,我说你想吃就买呀。他笑着说坚决不,就为我本月记账,我摇身一变成了如来,他本来就属猴。 昨儿厨师长下班去唐人街。最近他想找一家可以打印他照片的印刷店。货比三家,与买菜一样。去年厨师长化悲痛为力量,寻找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4)
(2023-01-23 12:32:57)
2022年年底,文学城一边是哀伤,为国内的疫情,一边仍有争论。这样的阴郁气压下,苏桥的短篇《国王街上的公主》出场了。惊喜远远多于惊讶。很明显,在他之前按照时间顺序写作的方式被打破了。这不是打破颜料罐,而是诺兰风格的碎片化重组。 读着的过程也是自我头脑风暴的过程。但在第一第二篇之后,看不见一个男主角出场,只是淑贞回忆里的旧底片,乃至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老人可畏,后生汗颜。刚还了黄永玉的《朱雀城》三册,共1187页。最后一页写2012年9月5日,“惊闻黄裳兄去世”,6日,他写毕。 《朱雀城》是黄永玉“无愁河上浪荡子”的第一部,写他二岁至十二岁,书里朱雀城,实为故乡凤凰城的故事。三册里第二册出现过“凤凰”代替“朱雀”,写到幼稚园时。可是待我做笔记,却翻不到那个“凤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一 翻年初《南渡北归》笔记,曾国藩“士人读书,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吴晗的经验,“抄书这一关很重要。要眼勤手勤,否则要吃亏。”我不是“士人”,一个微不足道的博主,远离中国的读者。 现在流行听书,我不盲从。不过如果听诗,有助于理解诗歌的韵律。黄永玉说“一个人不会做诗不要紧,要时常想到诗。”(摘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一 手边有一本美国女诗人JaneHirshfied的书《十扇窗》中文版,“艺术作品不是从树枝上摘下的果实,而是艺术家、接受者和世界的成熟合作。”(杨东伟译)我读到时,停顿,想读书的过程,是不是读者与一本书作者的合作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22-12-08 14:28:16)
读了二遍巫宁坤的《一滴泪》,台北允晨文化出版,在之前的英文版基础上修订,竖版繁体字。余英时作代序“国家不幸诗家幸”。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2022-12-06 06:29:09)

12月20日 香岛咖啡(有合影,没有出现杯子,是纸杯。)(我发现自己是那种在有限里活出要求的人。并没有真正随遇而安。当我写出下面才发觉。) 周一我去看望Lucy,送冷冻饺子和CheeseCake(借花献佛,是素周日送来的。)周二,Lucy请我去唐人街龙城饮茶。她说一不二,我只有顺从。她要自己搭地铁,我赶紧出门,抢先到达,怕她等我不礼貌。龙城从来不是我喜欢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2-12-01 11:27:05)

今天我从图书馆回家吃午饭,昨夜下过小雪,人行道上有滑的薄冰。我穿一双系带黑Boots,四年了,龄不穿,却防滑,里面也暖和。我早上先去Mall买了一瓶醋,龄要,托朋友带去。一袋红糖,Walmart打折便宜一元多,厨师长说家里没有红糖了。我看见,买了。这样的天气,去买一次东西是为了走路锻炼,来回也有三千多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12月30日 12月21日 还一套《朱雀城》。搭地铁去参考图书馆借了两本书,萧军《延安日记》,香港牛津出版社,品质保证。《鲁迅全集》13,书信集。翻此书第二封信是写给萧军萧红,那是一九三年五年一月四日,那天鲁迅写了六封信,长长短短。回想我上周六写了两张贺卡上的信,便觉得累。翻萧军《延安日记》也是佩服日记之勤,日记与摘抄在一起,一本写真话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