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晓

生活是可以缓缓的,即便看上去是在浪费时间,我情愿在慢慢里被时光雕刻,而不是急急地消耗生命的元气。
博文
早几年我喜欢去豆瓣网站看看,后来豆瓣网使用不方便了,要重新注册登陆,这就少去了。但是偶尔仍然去看看热门话题,看看各种与生活有关的小组。极简主义我做不到,降级消费也是常态,看见国内年轻人讨论如何节省、抠门等,虽不懂如何技术操作,都需要手机网络,有些字眼都极其陌生。可是,我仍然有好奇心,会被触动,那些能够坚持的自律。而且,觉得这是良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上海的朋友的一个朋友在等待移民,有魄心,卖了房子。自媒体发达的当下,这边的各种声音画面,国内及时更新。朋友转来一个小视频说加拿大生存不易,有印度小哥回流。我懒得看小视频,单查显示是今年年初。现在满大街的印度小哥快递外卖,唐人街帝国银行门口扎堆儿的印度小哥靠着粗轮胎自行车。我恍惚间,以为跟着福斯特的《APassagetoIndia》,从文字里抵达孟买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昨天梦醒是要笑出来的,梦见好几个信封里都是钱。前几年厨师长嫌我太会做梦,梦里也在消耗他的粮食,人就胖不起来。他有些吃不消了,于是给了功课,梦见钱。梦见钱又不等于拥有钱,我纳闷他脑子是不是进水。厨师长的语文向来是体育老师教的。比如,有人赞他皮肤好,他得意地说自己的皮肤是“天生丽质”。我听见连鸡皮疙瘩都熨平了,只是想象蒙娜丽莎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6-14 13:58:16)

之前一位老读者问我可有探新咖啡馆。今年没有刻意去寻。本周却是进了两家经常路过没有进去过的“新店”,也算是加拿大国民咖啡Tim家与美式咖啡标配Starbucks的PK。 论环境与卫生,当然后者胜于前者。市区的Tim家已经沦落为无家可归者的集散地,印度裔店员的聚集村。相对而言,在Mall的Tim店铺反而有了优势。我常与校友妈妈老规矩喝Mall的Tim咖啡,现在特大杯是$2.5[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读《印度之行》与看电影《印度之行》完全不同的体会。观照当下,更觉得E.M.Forster的确无愧是剑桥国王学院毕业生,有卓见的作家。书里中学校长菲尔丁尊重友情,站在不偏见立场,不得已选择了与当地主流英国人完全不同的队伍,与印度人一起,极力为蒙冤的印度医生洗脱罪名。小说出版整整一百年了,现在不还是要政治正确和战队吗? 书里那个婆罗门长者对菲尔丁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3-10 17:47:10)

2022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千里江山图》,孙甘露长篇小说,2023年茅盾文学奖,一九三三年共产党地下党与国民党的一次较量,上海的前世“繁花”。小说《繁花》地下党那部分描写,电视剧里是没有呈现一点点“桃花赋在,风萧谁续”。我找来这部小说读,写这个书评,不是为了做一次“大外宣”小广播。而是我翻翻豆瓣网站的评论,觉得评论很泛泛,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4-02-16 15:11:29)

(五八年版来自老邻居家,带函套,八一版来自图书馆,铅笔字是图书馆写的。) 我看小D时,在我们美术馆后面的公园遇见带侄子荡秋千的法国厨师。我问他,最伟大的法国作家是谁?毫无悬念,他答波德莱尔。其实,我心底还给他选择雨果。那日回家,我倒要考考厨师长,最伟大的中国作家是谁?同样毫无悬念是鲁迅。 我想,他这个选择是有被动接受的,来自从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整整有两个月,终于把Munro的短篇小说集《Hateship,Friendship,Courtship,Loveship,Marriage》,台湾译者王敏雯的中文版《相爱或是相守》,原版与译版都读了两遍,其中一共有九篇,第八篇《Queenie》至少读了三遍。这是我读的第五本Munro的小说集。 Munro的小说极具个人写作风格,如果单单读中译版是很难窥见她的文字魅力与写作技巧。追忆2002年八月后的一年里,我在Dovercourt街近Dun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3-20 11:49:25)

(五月六日上午前院的Bluebell蓝铃花,令我想到电影里的蓝铃花。) 一 很多电影,看过之后,仅留下一两个镜头,如小时候坐在浦江游览轮渡,到了吴淞口返回。若干年后,重看,反复看,恰如出吴淞口,领略海阔天空。 TheRemainsoftheDay,1993年出品,电影里处处充满着二战结束后的大英帝国落幕时的落寞。好像原著石黑一雄把这付长日将尽的扁担两头重重地压在了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此读书笔记写于2018年3月11日。今日发在博客。我写读书笔记,爱记下读时的思绪。 隔了三年重读笔记,稍作文字修改。记得读过之后,2019年夏,读了《老残游记》。这本《回望》并不比《繁花》逊色,因为胜在材料翔实。有这样的父母,才有金宇澄这支写出《繁花》的妙笔。我每次回去,都会几次经过上海作协的巨鹿路,想到会不会和金宇澄迎面遇上。或者看见那幢洋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