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踪

本人有残疾,退休后回忆一生平凡,记下来以打发无聊,并望与网友共享。
博文
(2016-03-09 10:59:36)
家庭莉的肚子越来越明显。多亏同事梅孃把她当自己的女儿般照看。梅孃五七年曾被划为右派,做人小心翼翼;老伴因历史问题,在成都拉板车为生;长子大学毕业后在广州重机厂工作,六八年曾到同春哥家看他;小儿子高中毕业当知青。文革初期批判牛鬼蛇神,有次几个单位合着开会,人人表态。他揭发梅志清资产阶级温情主义,逢年过节经常一个人流泪。记得梅孃满脸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9 10:58:32)
婚姻他自惭形象给人的观感,从来不敢与年轻女性对视。在红格,有个单位的出纳,样子虽然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爽朗笑声和支言片语却没有一般女性的浮华矜持和故作娇羞。听起来是那么悦耳,看上去是那么有气质。他巴不得她天天来营业所,而人家来了他又不敢抬头直视。只是在日记中写道:窈窕一娟来动心,日行夜寐影随身。巫山云雨愁天远,世故人情怕地惊。聊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4 04:01:51)
益门他被调到位于县城北面60里的益门营业所当会计。那里有银行的两个机构。另一个是益门矿区办事处,下辖益门街储蓄所。营业所只负责益门和六华区的农业贷款和两区农村信用社的管理。而当时的集体农贷少之又少,个户贷款多为成年老账,一部分已成死亡绝户尚未报损而已,因此只设了主任和会计。他的工作无非是接电话和打电话,在支行与信用社之间上传下达,待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3 15:13:34)
红格红格位于北纬26度多,属于金沙江河谷地带,典型的亚热带气候,夏季酷热又多风沙,一阵狂风过后,床上桌上都是一层灰。他到营业所后碰到的第一个问题是生存问题。也许是他的形象太差,不但脚?,穿着也土,当家的就一件蓝色卡叽布中山服,其余和裤子全是手工缝制的;也许是他的前任和营业所的同事给各单位的映像不好(确实,哪象现在钱能买到一切,那时不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3 15:12:25)
阿咩这家人的先祖来自广东番禺,是所谓“湖广填四川”迁进来的。民间传说张献忠早年经商到四川,曾上当受骗,蚀了盘缠。有天在野外拉便,顺手扯了张树叶揩屁股,那手和屁眼立即火辣辣地难受。心想这地方不但人可恶,连树叶子也这么霸道。那是一种叫藿麻的植物,一沾着人的皮肤就会过敏起疙瘩又痛又痒,“土改”时用它的树条抽打地主,也是酷刑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3 15:10:58)
幺姑婆比起阿公,幺姑婆是这家人中最卑微最少人提起的。谁也不知道幺姑婆叫什么名字,只晓得她是阿公的远房本家妹妹,因为矮小,比他长辈的人无论老少都喊她小幺姑。他家搬到会理,她便随着一起来了,其实是帮工(佣人)。自他记事,幺姑婆就是瞎子。大人们尤其是阿公教育孩子要敬惜字纸,总是把幺姑婆作为例子,说她用字纸揩屁股,得罪神灵才导致眼瞎。家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3 15:09:33)
阿公阿公既是他见过的刘家的始祖,也是迄今值得骄傲的刘家最受尊敬的人。其生平事迹在《会理文史》及档案中有所记载。他眼中的阿公始终是一个着蓝灰偏襟长衫,留齐胸白须,头戴黒色瓜皮小帽,五尺长的墨竹烟杆从不离手的老人。他二哥就是因为常常跟随老人而被同伴起外号“老烟杆”。阿公是孙子们的活字典。尽管老眼昏花,只要你用手指在他掌中写出笔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3 15:07:08)
Baiber楔子这是一篇给女儿的交代材料,意在感谢同情、爱护、帮助过他的人。为了还原历史事实,个别涉及者可能不爽。他没有丝毫怨怼或嘲諷之意。因为大家都是罪人,只有上帝才能判定对错。倘若有所冒犯,也敬请多多原谅罢了!1943年农历三月初七,一个生命呱呱落地.此前一天他家才搬入新居.这是当地有名的商号“云泰祥”家三老爷新建别墅“黎庐”北边一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3-02 16:26:45)
电大到支行上班,先是在营业室搞“清分”。第一天业务不多,他集中精力,倒很顺利,心中暗喜,似乎有些得意。殊不知第二天业务翻番,各柜组的传票分至沓来,他手忙脚乱,不但人家等他的结单轧帐,拿回去的结单也常常打错----他在基层闲散惯了,又不练算盘,哪见过如此阵仗?此后也是时好时坏,被他看不起的“简单劳动”不只他伤脑筋,领导同样伤脑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16]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