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博文
(2019-07-12 17:44:24)
我们这前后几代人从小被教导只能从一个角度看世界,只能按一个思路说话,只能按一个模式生活。 60年代不少苏联电影,“柯楚别依”“夏伯阳”“斯大林格勒”“攻克柏林”“海军上将乌沙可夫”,直到苏联光荣地被授予“修正主义”的勋衔为止,那每一部电影都可以让我们手舞足蹈,口水四溅地在课间休息里侃上好几天。特别是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3 20:32:14)

几年前跟一国内团去越南旅游,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跳着,那个很机灵的越南导游不失时机地给颠得七荤八素的团员戴高帽子,说要好好学中国的经验,“要致富,先修路”。果然车上的大叔大妈的先富起来的自豪感让人撩了起来,减少了不少原先要维权的意愿。我还好,让车颠得瞌睡都没了。心里琢磨这国家富裕起来的秘密怎么就这么轻易地泄漏给越南鬼子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8 13:11:34)
星期六看电影在童年时是很令人期待的娱乐。那时上学和工作都是每周六天,星期五就会有电影预告出来,男孩子最急切想知道的就是“有打的没有?”也就是那时称“战争故事片”。星期六会早点放学,然后我们就提着两张给父母坐的大椅子和自己坐的小板凳和邻居家的同年一起去大礼堂前的露天放映场里“霸位”。每家都有习惯坐的位置,也不会有人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12-22 22:03:16)
80年代初读书那阵,一房间四张上下铺床住8人,三层楼的学生宿舍,三,四百号人也住得熙熙攘攘的。那时整幢楼就只有一个設在二楼一端的楼梯旁的一个公用电话。想给谁打电话,首先得让总机的值机员转接到外线才再拨对方的号码,要打非本市的号码就得上长途电话局里排队付钱再等叫号,等多久才接通就不好说了,能睡上一阵或把报纸的所有版面通读一遍是常有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08 12:45:24)
现在的孩子都会背诵骆宾王的“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我有时却会想起童年光脚丫的旧事。夏天,同学清一色的“红掌”,踏遍校园的每个角落。有的跟父母刚从北方调回广州的孩子,刚开始还不习惯赤脚,没过一阵就顶不住那些频繁的夏雨,潮热的日照和同学的嘲笑,也把鞋子甩在身后。更有一个原因,那时社会意识就把所有的评判标准一概和“阶级&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各位读者,对不起,错手发了还没附加图片的原文,只好删了重发) 倘佯在杜布罗夫尼克,远离了滚滚红尘的所有喧嚣,若有隔世之感。 晨起,和风轻抚碧波,涛声与海岩细语。转身走开,难免带一份难以释怀的惆怅。 从科罗地亚-世界杯亚军的老家,进入波斯尼亚(Bosnia)。导游想捞点外快,拐进路边一小镇(MaliSton),说带去乘船吃生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从阿尔巴尼亚入黑山共和国(Montenegro)。 黑山共和国(Montenegro)是在六个前南加盟共和国中唯一加入欧盟的。人口60余万,拥有美丽的亚得里亚海岸风景线和巴尔干的第一大湖:斯卡达尔湖(SkadarLake)。据说那种"接天莲叶无穷碧"的季节已过,当看到眼前飞鸟从莲叶中掠飞而过,大片芦苇环绕水道时,依稀唤起曾经熟悉的江南水乡印象。
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保加利亚向西进入马其顿(Macedonia),前南斯拉夫解体后独立出来的一个只有两百万人口的内陆国。
独立后和希腊为国名争吵了27年,重压下妥协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皆因他们想把自己当成是那位公元前四世纪,带着他的马其顿方阵纵横欧亚非大陆的亚历山大大帝的传人。所以建国后马其顿人急急忙忙地立起亚历山大(图七)和他父亲(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布加勒斯特南下,护照里添了个保加利亚的入境章。 进一小村庄,雅班拿斯(Arbanassi),这村子因保有避过中世纪宗教战乱的教堂并具古老特色而知名。图二是为避穆斯林军队在十四世纪建的平房款的教堂,里面保存了当年的手绘的圣经故事。图三为有三,四百年历史的当地土豪的门庭。全世界都一样,人们总是为了五花八门愿望去祈求无论天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巴尔干(Balkan)半岛素有“世界的火药桶”的标签,点燃第一次世界大战导火索的火种就在这里闪起。马其顿王国,罗马帝国和奥斯曼帝国都曾以此为支点挥洒着它们跨越欧亚非大陆的威权。后来的奥匈帝国和第三帝国也剑及履及地把这片土地纳入它们的版图。上世纪九十年代,像是不愿被遗忘似的,这里的民族,宗教激烈冲撞把二十几个国家再次裹进一场以种族屠戮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