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不小心得了两件清代瓷盘,如获至宝,好不得意。清代的东西,古物呀,通常都是躺在博物馆里,或者传承在这里的殷实人家。一个穷留学生,当年只身渡洋,手提一只箱子,兜里几片美刀,都是为了眼前过日子的,生活像浮萍一样,漂来漂去,连根底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古董继承下来?如今淘得比祖母年龄都大的宝物,自然是乐呵呵,喜洋洋。在国内,祖上留下的古物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华盛顿邮报》是美国著名的报纸,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落杉矶时报》、《今日美国》等一道誉为影响美国的大报。《纽约时报》对普通新闻和国际报道有独特的建树,《华尔街日报》主攻财经新闻,《华盛顿邮报》则对白宫、国会、国务院等政治首脑部门有深入的发掘报道,是具有政治影响的大报。在水门事件的报道中,名躁一时,任何媒体都不能与其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7-15 14:23:54)

小女儿要做中文作业,造句,其中她要用到“红”字,问我红字怎么写。我告诉她,纽丝旁加个工就是。她说:“这中文就是难学,为什么不是R-E-D呢。”中文的红跟英文里的Red的差别何止在拼法上。尽管英译汉或汉译英的时候,红与Red是百分之百的对应,意思是一样的,但是他们的含义却可以非常不同,因为它们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有着不一样或者说完全不同的文化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收到几本从国内来的中文读物,是给国内的儿童看的。因文字浅显,我把它们用来给孩子们学中文用。这本读物里的故事采用动物的拟人手法,把可爱的小动物比作小朋友,教育小朋友们要做好孩子,要做好事。抄录两则故事,如下:小黑羊和妈妈上了公共汽车……车到站了!车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位满面胡须的山羊公公上了车。它手里那着电子月票卡,朝“检卡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07-06-14 05:42:09)

上下班的通勤火车沉闷而单调,车外是不变的风景,车内也都是早已熟悉的面孔。通勤的人或许讨厌下雪或下雨,可是我偏偏喜欢从车里看雪花飘飞和大雨瓢泼,只因那与平时不一样的景致,那银装、那涟漪,美。车厢内,多是腰圆胖壮的大叔大妈,时间长了,互相间都能叫出个名字来。那个叫汤姆的黑人,胖得需要坐两个人位置,可是他特别喜欢坐到我的邻位,跟我唠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7-06-08 05:53:27)
几年前刚搬到我们这旮瘩的时候,只有寥寥几家小规模的东方食品店,破旧而且品种单一,很是羡慕和向往有中国城的大都市,那里有琳琅满目华人独好的商品。韩国人首先打破了这里的寂静,两年间开了三家大型食品超市,除了一家的生意稍微清淡外,每到周末韩国店里都是熙熙攘攘、比肩接踵,火红得不得了。有时候我都眼红,这里的华人不比韩国人少,咋就开不出这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出门,没有想象那么难在我居住的城市里,有几家大学时期的同学,闲时,相互走动一下,或喝瓶酒,或品壶茶,是一份情谊,也是一番乐趣。这天,又在饭后聊上了,聊天下风云变幻,聊体坛阴不盛阳还衰,又聊人间沧桑、世态炎凉,再聊到美酒加咖啡、何日君再来,不觉生出许多感慨。生活这杯淡水呀,甘苦甘苦的,有时候需要加点葫椒放点盐。同学的老婆这时插进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夜渐深,喧闹了一天的街道终于安静了下来,偶尔才能看到从附近的酒吧里走出几个人,“汤姆今天不会来买啤酒了”,我一边打烊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移民到加拿大后,我就一直没有找到一个正式的工作,权且之计,只好在这家小杂货店里打工,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出头的日子。汤姆是附近的一个乞丐。他乞讨的地点并不固定,根据街上的人流,有时候站在我们店的门前,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献给为子女作出默默牺牲的家长们
当大李夫妇驱车把他们唯一的女儿送进大学,回到那幢典型的美国中产阶层的独立屋时,感觉到家里从未有过的空荡和冷清。多少年来,女儿一直是这个家庭的核心。大李早上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摸索着戴上他的深度眼镜,看清床头柜上的数字时钟,考虑是否该叫女儿起床了,然后提醒老婆该去为孩子准备早餐了,昨天女儿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07-03-08 09:47:11)
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朋友中,与美国妹妹结成连理的不多。中国哥哥们喜欢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这固然是一种美德,但也未必总是符合真实的原因,甚至可能在不知不觉中矮化了自己。与美国相比,法国妹妹与中国哥哥谈清说爱的比例则要高得多,而且定下终身的数量也不少,究其原委与法美两国妹妹的爱情观的差异有很大关系。本文的主人公法国妹妹伊莎贝尔出生在法国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