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外信

性情中人,分享真性情。看似古舊書,說的是千秋話。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前记:远去的小南兄(2)—敞亮人 小南继承了家族的聪慧,也因父亲的“革命关系”,有不少“红二代”朋友,回北京之后常参加这类聚会。 他在二十岁之前也激进过,文革中因反对江青等人,被关进过监狱。不过小南也从父兄辈的境遇中,深知“政治斗争”的风险。他骨子里的傲气,不是骄横的傲慢,而是一种看透众生相的“明白”。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记:远去的小南兄(1)—家世 这一段经历中,有小南兄相伴。本想放在后面的附记中,又觉得小南兄是一个值得介绍的人物,就放在前面,分三次简单介绍。 小南是我的云南农场“插友”。最后一次见他,是2019年回北京,在饭局上他说自己查出了癌症。我们当场和他一起祷告,他内心已经接受耶稣基督。后来听说他病重、逝世的消息。我们可惜没有机会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类文明走过了几千年,妇女的命运往往“不能自己”,生儿育女的事,也被放到政治的祭坛上。不管在东方还是西方,是强迫生育还是强迫不生育。西方伦理与堕胎生育问题被政治化,似乎是男性社会的偏执爱好。三十多年前,我先生在德州一所著名的“南方浸信会”大学做“博士后”。当时有一条新闻令我很震惊:学校的一位女生“未婚先孕”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几大关”,都和生存与医疗条件密切相关。当“缺医少药”成为常态,人们也只能保持着“生死有命”的生活态度。 “赤脚医生”,在这种落后环境中,还是有正面作用的。 赤脚医生的实习 我是在初冬季节到了插队的地方。北方冬天地里没啥活,我就去公社医院参加“赤脚医生”培训实习,主要是实践针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不同的地点和时代,人们对“好男好女”的标准都不尽相同。记得当年有部轰动一时的电影《我们村里的年轻人》,其中的插曲《人说山西好风光》唱响了几代。中间有一句“男儿不怕千般苦,女子能绣万朵花”;堪称是点睛之笔。 好女子要“丰硕” 山西历史悠久,很多地方虽然交通不便,人却都活得很有底气。在我看来,山西男子的相貌,普遍比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国有个成语“约定俗成”,有很多习俗是由当地的自然和人文、历史所决定的。当外在的条件改善,与外界的交流更多,很多“乡俗”自然也改变了。 方言与食物 我曾在晋东南的沁源县插队。当地方言中的许多词句都很古雅。比如称家里为“居舍”,称“结伴”为“厮跟”,称“遛弯”为“徜徉”,称“可怜”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听老骑兵讲故事,都说马有“灵性”,能和人沟通,甚至愿意牺牲自己,保护主人。 我想,能“沟通”和愿意牺牲的前提:是双方为生死挚友,如果马只是受奴役的苦力,就很难指望牠在危机中,会为你舍命。 交通小马车 西南地区到处高山深谷,马车是重要的交通工具。“云南十八怪”就包括“马车比汽车跑得快,汽车比火车跑得快”。上世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与人相处不易,我更“宠爱”动物。那时的我,年轻又顢憨,虽然爱动物,对动物的观察却很粗糙,越年长越觉得:应该给动物“恢复名誉”。 当年没有“宠物”的概念,为了生活,人自己都得要“做牛做马”,牛马牲畜,更是常被用到精疲力竭、死而后已。 美帅疯马 小时候,住在北京西郊。那一带本是八旗的驻防地,旗人“马上得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我们年轻时,正逢文革,感觉没有出路,天真地想抓住任何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却很少想到,这个改变也可能是变得更坏。去边疆时就是抱着如此幻想…… 打开回忆闸门:为什么会去云南农场? 为什么会主动去边疆?是命中注定,也是受骗上当。1969年云南农垦局来北京招知青,说在边疆农场,人们“头顶香蕉、脚踩菠萝”(其实都要花钱买),一棵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美国人评价两党政治说“如果年轻时不支持民主党,那叫没良心;如果到老了还支持民主党,那叫没脑子”。这句话用到中国就是“如果年轻时不支持上山下乡,那叫没激情;如果到老了还吹捧上山下乡,那叫没脑子”。 跳跃记忆与时空错位 人在年轻的时候,记忆是线性的,这条线就是时间线。年轻人的时间走得慢,每一段记忆都很清晰很生动,很紧密。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