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1-04-19 13:44:05)

今日下班,走路回家,单程大约六公里。(晚饭后,厨师长教我使用手机显示,已经走了七公里。)经过TrinityBellwoods公园,小坐休息片刻。樱花开了,栏干拍遍,还是局外人。 1,靠近QueenWest街,也在“白松鼠咖啡馆”对面,我直接过马路。 2,往年樱花树下有拍照的人,今年很少。把手机插进围栏空隙。然后想,两年前坐的是哪张长椅,我装模作样读谷崎润一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4-18 06:52:43)

出国二十多年,发现人情与国内有了天壤之别。我有时借厨师长微信发几张我们这边人情往来的照片,国内人几乎不点赞。他们是不会明白收到几只青团或几只手工月饼都要“炫耀”一番。 去国多年,我们回去,也有不习惯他们之处,既便与父母。十几年前,我好朋友甜甜父母来访,说起我与甜甜当年的友情。写到此时,我莫名眼框湿,人生就是《单行道》。甜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2021-04-17 07:52:28)

我经过旧书店看见橱窗里这本,苦笑,我们根本不用变,我们已经遮住脸,简直是“不要脸”了。 我的生日是在四月上旬,从去年开始,我把今年的生日当作一根标杆,因为是我的本命年,更添一层疫情里的“迷信”。去年秋,我上班经过Queen街上漂亮的水晶吊灯糕饼店,自我激励,挨到圣诞节,去买一个奖励自己。过了圣诞节,又想,挨到生日吧。为自己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3-26 19:10:06)

有些日常小事太细微,就如太阳底下的金色尘粒。我是一粒蓝色钮扣,在朗朗晴空里。 我今日五点半下班坐地铁,在座位上读日记本里抄的《空心人》。我选择那两人座位的才坐,流浪汉会选择三人座位躺下,这是我观察得来。可是,我还是想坐一个座位,哪怕闭目养神都好。上班累了。 去年三月,此时,我还为厨师长上班应该骑车不乘地铁吵过,那时乘地铁不强制戴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21-03-20 11:49:25)

一 很多电影,看过之后,仅留下一两个镜头,如小时候坐在浦江游览轮渡,到了吴淞口返回。若干年后,重看,反复看,恰如出吴淞口,领略海阔天空。 TheRemainsoftheDay,1993年出品,电影里处处充满着二战结束后的大英帝国落幕时的落寞。好像原著石黑一雄把这付长日将尽的扁担两头重重地压在了霍普斯金与汤普森两个男女主角肩上,令他们双眸相视,此时无声胜有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21-03-07 11:47:13)

一 2018年的电影《罗马》,是我第一次看墨西哥裔卡隆导演的作品,135分钟,黑白摄影。但这一部就足以让我信服卡隆,看了三遍。并不是一次看一遍,而是晚上临睡前看,午睡前后看,早上醒来继续看。既按顺序,又有倒叙重返,像碎片化重组,这是这几年我看电影的方式,令我想到诺兰的电影。 我不是在罗马睡去,就是在罗马醒来。不是凯撒、奥古斯都和文艺皇帝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9-09-15 08:11:32)

二十多年前,朋友在粘贴纸上的便笺,重读时发现,格外惊喜,那种手写的静美,让我忍不住用手指轻抚。 这是根据TheMordenLibrary,NewYork1937年版译出,上海译文出版社重版纪念徐迟,一九九七年第一版,那时她在译文出版社工作,我托她买,可以打折,她寄到我学校办公室。 我的真学生小洁(这本书寄到学校时,你也在学校)要我推荐充实心灵的书,我第一本想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