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4--晓薇公寓里的派对)(都市爱情小说)

(2022-08-05 15:18:24) 下一个

4. 晓薇公寓里的派对

三周时间一晃而过。何建没有像晓薇想像的一样联系她,反而就像消失了一样。

晓薇上课,考试,和朋友吃饭看电影。艾瑞克有约她,还有一个大一的美国男孩也来约过她。他们一起去吃晚饭。艾瑞克温润有礼,关于工业,学术,高科技,他都懂得很多。艾瑞克也很会照顾人。每次吃了晚饭9点准时送她回家。告别的时候还会正式地握一下手。他俩约会的时候,晓薇很放松,她会大说大笑,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菜,她还会喝酒。艾瑞克在她面前很拘谨,动不动就脸红。

有一天,他们去一家美国餐厅吃饭。艾瑞克点了一盘炸鸡。晓薇点了两杯酒。一杯粉红色鸡尾酒是自己的,一杯白色的龙舌兰酒,是艾瑞克的.

酒上来,晓薇照了相,先是两张酒一起照,一红一白,再单独照自己的酒,煞是好看。晓薇指挥着艾瑞克给自己照相。晓薇长发飘逸,妆容精致,双眼魅惑,配着桌前的红色的酒,很美。艾瑞克照了20张,总算照出了晓薇喜欢的照片。

他们碰了杯,晓薇说:“要一口干啊。”

艾瑞克酒量不行,龙舌兰酒很烈。他有点尴尬。

晓薇一仰头喝干,对艾瑞克说:“喝掉。”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有一秒的时间想起了那个人对她说话的语气:“下车。”心里一动。

艾瑞克微皱着眉,咬牙一口喝干。他的脸变得很红。

晓薇得意地品味着艾瑞克的窘态。她又有一秒的时间想起了那个人戏谑的表情。晓薇暗骂自己一句。

吃完饭,艾瑞克送晓薇回家,握了握手,两人告别。

晓薇回到家,发了朋友圈,配文:“周五。“

配了三张图:鸽子红鸡尾酒,喝空了的鸡尾酒杯,艾瑞克给自己拍的照片。

想了想,把第三张照片删掉,只剩了两张酒的照片。

把配文也删了。

没有配文,只有两张酒的照片,红色的鸡尾酒像春天的大红杜鹃花一样娇艳,而空的酒杯挂着滴滴猩红的酒珠,流到酒杯底,划过一道浅红色的酒痕。两张照片一红一空,对比强烈,有一种妖魅的感觉。

很性感。

这个朋友圈,付钱请吃饭,帮照相,还被迫一口干烈酒的艾瑞克完全不见踪影,感觉是晓薇自己一个人出去喝酒。

年轻漂亮的女孩都这么残忍。

晓薇很满意,发出去。呆坐着想了一会儿。

这段时间,何建都没有联系她,没有聊天,没有点赞。何建的微信头像是一张湖水的风景照,晓薇点进去看过,他几乎不发朋友圈。

晓薇也没有联系过何建。

很快,晓薇的朋友圈就有很多人点赞评论了。

艾瑞克第一个点赞。丽萨评论:喝酒不找我。王子强评论:美女酒量不错。

晓薇仔细地看谁在点赞评论,一个个回复。

晓薇天天发各种朋友圈,各种自拍。何建从来没有点赞评论过。晓薇想也许他不看微信,那找我加微信干什么?

过了几秒,晓薇看到了一条私信,是何建发过来的。晓薇一下子就呼吸急促起来。她点进去看,就是一个简单的点赞的大拇指的图片。

没有评论,没有别的图片,没有调侃,什么都没有。

是私信不是朋友圈点赞。

他们没有私聊过,所以聊天栏是空的。但是现在有了一个大大的竖起来的大拇指。

晓薇向前扑倒。她的脸埋在沙发的枕头上。她脑子很乱,心在咚咚地跳。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

过了两天是周末。周六晚上晓薇的公寓楼在开派对。还是常见的那种大学生派对。吵闹的音乐,昏暗的灯光,穿着时髦的年轻男女拿着酒杯喝酒跳舞聊天。

晓薇一直喜欢参加这种派对,但是今晚好像她的兴致没有那么高。可能最近学习太忙了。

晓薇跳了一会儿舞,有一个美国男孩一直跟着她。她喜欢被人关注,但也有点烦。

晓薇跳舞出汗了,她一屁股坐在一个高凳子上,把高跟鞋甩到一边,揉揉自己的脚,抱怨道:“这个新的Jimmy Choo 的鞋怎么这么硬,我的脚好痛。“

艾瑞克一看到晓薇坐下,马上也跟过来,关切地问:“你还好吗?你脚怎么了?“

晓薇说:“脚疼。”

艾瑞克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个一直跟着她的美国男孩直接蹲下来,开始按晓薇的脚,问:“好点吗?”

艾瑞克脸红了。

晓薇把脚收回:“我自己捏。”对着艾瑞克说:“你去给我倒杯水。”

艾瑞克立刻脚不沾地的去倒了一杯水。

晓薇不耐烦地说:“我要冰水。我好热。“

那个美国男孩立刻去倒了一杯加冰的水。

王子强一直在旁边晃悠着和不同的女孩聊天,这时看见晓薇坐在那里揉脚,也去倒了一杯水过来。

转眼,晓薇的面前放了三杯水,站了三个男孩。

晓薇一瞪眼,说:“这么多水,我怎么喝得下?”她心里突然有点烦。都倒水,为什么不倒果汁?我现在想喝带冰的橙汁。

她说:“你们都站在这里,挡着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

三个男孩又都闪在一边。

晓薇说:“我脚疼,我要休息一会儿,你们别都站在这里。你们去跳舞,等会儿我去找你们。“

三个男孩都没动。

晓薇提高音调说:“走啊。“晓薇今晚有点莫名烦躁。

三个男孩散了。

这个过程,晓薇一直觉得有个眼睛在盯着她看。等到剩她一个人的时候,她四下看看,舞池里大家群魔乱舞,丽萨站在右边的角落,和一个男孩聊得很热闹,他们贴得很近。左边有一个大转角沙发,有人在看球赛。

晓薇转过身,在她背后靠墙的沙发上,她看到一张模糊的脸带着笑意,好像在博物馆里欣赏一幅名画一样在端详她。他的眼睛很亮。

灯光昏暗,她看不清是谁。

这时候那个男的站起来。他很高。他拿着一瓶啤酒,慢慢朝着晓薇走过来。

晓薇看清了,是何建。

晓薇一时不知道自己的感觉是什么。但是胸中的那个闷气像清晨的浓雾一样散了。

何建已经走到了她面前,笑着说:“这么多水?他们不是要灌醉你,是要灌饱你。”

晓薇低头看了看面前的三杯水,很快地笑了一下,问到:“你怎么会在这里?“

何建干脆地说:“我想见你。“

晓薇的脸一下子红了,眼睛看着别处,说:“见到了,你可以走了。“

何建说:“总这么多男人围着你吗?“

晓薇的脸更红了。她掩饰地继续揉自己的脚。她手脚不知道放哪里,只好揉脚。

何建说:“你的脚还在疼吗?”

“有一点。“

昏暗的房间里,一个彩灯照过来,照亮了何建半边脸。晓薇看到他深邃的眼眸定在她的脸上。

何建说:“这个凳子太高了,坐到沙发上去,你的脚会舒服一点。”

晓薇摇摇头:“不用了。”

何建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坐到沙发上去。”

晓薇又鬼使神差地跟着何建坐到了沙发上。何建从那三杯水里随便拿了一杯,放到晓薇面前,说:“喝点水。”

晓薇喝了半杯。

晓薇说:“你怎么知道今晚有派对?”

“你的事我都知道。“

晓薇一向都伶牙俐齿,尤其在男孩面前有什么说什么。现在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何建看着前面的舞池,喝了一口啤酒。晓薇看着何建的侧影,高挺的鼻子,深邃的眼窝。晓薇觉得何建的侧脸特别好看。

他们的余光看到角落的丽萨和那个男孩已经拥吻在一起。

何建说:“我们出去吃点东西。”

派对上有各种吃的。

晓薇没回答。

“走吧。我先出去,你过两分钟再出来,我在车里等你。黑色的凯美瑞。“

晓薇疑惑地看着他。

何建眨眨眼:“我打不过三个人。”

晓薇咬着嘴唇笑了。

晓薇走到门口的时候,一股冷风吹过,她打了一个激灵,西雅图刚下过雨,清冷的空气好舒服。

马路的对面停了一辆黑色的小车,车灯闪了闪。晓薇走过去,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车里很干净,有一股淡淡的香气。晓薇的宝马520车里很脏。王子强的保时捷跑车更脏。

晓薇问:“我们去哪里?“

”你想吃什么?“

”我不饿。“

“奶茶?“

“我减肥,奶茶太肥了。“

何建皱眉道:“为什么每个女的都在减肥?“

晓薇觉得这话颇不中听:“你认识多少个在减肥的女孩?”

何建歪头含笑看着晓薇:“今晚是谁的面前摆了三杯水?”

看晓薇脸色不好,何建说:“以前我工作的餐厅的厨子常说她需要减肥。她是该减,她有200磅。“

晓薇笑了。

何建说:“我知道一个地方。我带你去。”

他们从西雅图大学街开到了贝尔维尤北面的一个酸奶店。有点远,周末晚上还有点堵车,路上要开30分钟。晓薇没想到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大学街附近就有很多好吃的。

晓薇觉得何建是故意的。

那个酸奶店门上写着“无米酸奶“,门口站着几个年轻人。

晓薇知道这个店。他们的酸奶都是有机食物制作的,以低糖低脂出名。

晓薇很高兴:“我一直想来这家店。“

何建停好车,说:“下车吗?还是你在车里等?“

晓薇穿得少,一下车就觉得冷,她娇声说:“我不想下车。你去买。“

何建的喉结上下蠕动了一下,眯了眯眼,说:“我喝蓝莓的。你要喝什么?“

”我在网上看到有一种牛油果酸奶很特别。我喝那个。“

何建进去排队买酸奶。

过了一会儿,何建端着两杯酸奶出来了。他坐进车里,把一杯绿茵茵的酸奶递给晓薇。

晓薇喝了一口,皱眉道:“真难喝。“

何建用吸管吸着自己的蓝莓酸奶,说:“我就知道不会好喝。“

晓薇瞪他一眼,说:“那你还给我买。“

”你自己选的。“

晓薇把他的酸奶抢过来,把绿色的牛油果酸奶塞到他手里,说:“我不管。我们换。我要喝你的。“

何建没说话,开始喝晓薇强塞给他的牛油果酸奶。

晓薇说:“还是蓝莓的好喝多了。”

何建继续喝着牛油果酸奶。

晓薇有点心虚,说:“你觉得好喝吗?网上好多人说味道很好。但是我不喜欢。”

何建把一杯酸奶喝光,擦擦嘴,然后说:“难喝死了。一股怪味儿。”

晓薇问:“你最近在忙什么?你不在超市干了?”

”我爸爸刚开了一家小餐厅。我在帮他。很忙,现在好一些了。“

”什么餐厅?“

”中餐外卖。“

”在哪儿了。“

”离你的公寓不远。“

晓薇真诚地说:“祝贺你。”

何建微笑着说:“开餐厅是爸爸的梦想。他很高兴。”

“你高兴吗?“

“我也高兴。比打工强。就是刚开始压力大。“

晓薇热切地说:“没关系。大学路上都是学生,生意会好的。”

何建有点感动:“我把地址发给你,欢迎你来吃。你过来之前告诉我一声。“

”好。“

他们聊了一会儿。何建说:“我们回去吗?你还去派对吗?“

晓薇摇摇头:“不去了。我累了。”晓薇觉得这样坐车里聊聊天挺舒服的。

“那我送你回家?“

晓薇还想这样在车里坐一会儿,但是好像没什么理由再继续坐下去。

她低头没有说话。

何建开始开车,说:“周末餐厅很忙。周一你来店里吃晚饭?”

晓薇抬起头,说:“好。”

何建把晓薇送回了公寓,游戏室传来音乐声。晓薇偷偷地回房间睡觉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谢谢鼓励!:) 请继续读啊。后来他们感情发展,一层层推进,互相爱恋互相伤害。挺虐挺甜的。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博主是不是比较年轻?写的很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