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以忘忧

古稀之年,知足常乐,助人为乐,自寻其乐!
个人资料
正文

闲话人生(八) 评职称

(2018-03-25 06:51:42) 下一个

闲话人生(八)

评职称

1987年华师一附中开始评职称。学校成立了职评领导小组,李校长任组长,组员包括各教研组组长。华中师范大学邓副校长负责分管两个附中的职称评定工作。邓副校长还亲自到一附中传达了中央文件,宣讲了这次评定职称的有关细则及具体实施办法,最后还特别强调了破格评定高级教师的相关政策及华师大领导的意见。他说,华师一附中教学教研成果显著,在全省、全国都有很大的影响,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教师,可以而且必须破格评为高级教师。

众所周知,当年开始的评职称工作,是文革结束后的第一次,多年积累的许多具有大学本科学历的教师,一直没有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因此,就有一种“还债”的说法,就是说这次评职称,凡是文革前毕业的大学生,原则上都要评为高级教师。这对于一般中学也许问题不大,但是,像华师一附中这样的省重点中学,几乎全都是文革前后大学本科毕业的,而高级教师的指标是有明确比例的。一句话,僧多粥少,人人都想赶头班车,都担心下一班车不知何时发车。可以想见,当时竞争之激烈。所以,像我这样只有高中文凭的,虽然奢望能破格,但是感觉希望渺茫。因为那一点点高级教师指标,分给有本科文凭的都远远不够,而在母校,我和我的高中同班同学游丽昭还没有本科学历。

游丽昭比我早一年调回母校,她从1981年开始,执教的是教育部普教司浦处长和中国数学所直接领导的“项武义数学实验教材”试验班。六年后,试验班高考平均总分湖北省第一,数学单科有八个满分120分的,九个119分,实验班有三个学生15岁考取了少年班,初三时一个学生获全省数学竞赛第一名,多个学生参加全国数学竞赛获奖,这样的成绩在全国实验班也是数一数二的。因此,在1987年7月被教育部评为全国数学实验一等奖。

我执教的人民教育出版社重点中学语文教材改革实验班,也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教学成果。而且,我们两人在学校还承担了许多对外接待任务,那几年,只要来华师一附中听语文课,就是李培永的;听数学课,就是游丽昭的。另外,我们还在省内外语文和数学界比较有影响,评职称工作逐步展开以后,我们两个也成了学校议论的焦点。当一次又一次破格无望时,还真的感觉像朋友们说的那样,“他们两个就是一附中的‘两碟菜’,客人来了就端出来,客人走了就放到冰箱冰起来。”

中国的许多事情,特别是像评职称这样牵涉面比较广、涉及个人利益的事情,尽管领导以组织的名义要求,甚至严格要求参与评审的委员一定要保密。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是当有的评审委员自己都没有评上时,他们开会讨论的一些内容就会在群众中不胫而走。

我和游丽昭听说,华师大职评委员会给我们两个的破格指标被李校长挪作他用了。传说不可尽信,但又不能不信,据说,学校已经确定的名单中没有我们两个。为此,我们去找邓校长了。

邓校长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他说:“我非常了解你们两个老师的情况。我一辈子都在搞数学,因此,我知道游老师用项武义的数学实验教材取得的成果非常了不起。你是符合破格条件的!李老师的语文教改实验成果显著,是人民教育出版社和湖北省教研室充分肯定了的,你还应邀参加了人民教育出版社实验教材的修订工作,就凭你在人民教育出版社的这一本教材,在我们大学就可以评为副教授了。我们大学都没有几个人能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出书啊!你们两个放心吧!给你们两个的破格指标是带帽下达的,李校长不会也不能挪作他用的。”

我们感谢邓校长与我们推心置腹的谈话,解除了我们的思想负担。当看到学校最后公布的高级教师名单中有我们的名字时,虽然高兴,但是也有些许遗憾!如果没有邓校长深入了解实际情况,严格执行政策,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