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博文
就我所知,在智利没有专门的消防队。即便如此,当地的消防工作还是开展的不错,因为能够领导一个消防队,对于本地区的那些个有能力的强人来说还是一份很受欢迎的工作的。而且千万别以为这里的消防队只是摆摆样子,至少在这个国家南部地区,火灾是频繁发生的。
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火灾频繁发生。也许是当地的建筑都是木质的吧?也许是当地人的文化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二天早上我们很早就起身,最后再检查了一下摩托车,然后就逃离了这个已经不再友好的地方了。但仍然有一个邻居邀请我们到他家里午餐,我们欣然接受。
由于有些不祥之兆,阿尔伯特拒绝驾驶摩托车,于是就有我来掌舵。结果没开几公里,就不得不停下来修理脱落的变速箱。又向前开了一小段路,正好是一个急转弯的地方,摩托车后闸板的螺丝脱落了,与此同时一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离开泰莫蔻的时候一切正常,等到出了小镇之后我们发现后轮胎被扎破了,于是不得不停下来修理它。三下五除二的把备胎给换上了,结果不久后备胎也被划破开始漏气。看来我们不得不再一次的露宿荒野,因为这个点儿根本就不可能再找地方把车修好了。可是我们现在“非比寻常”了,我们是“专家”了。很快我们就找到了一个修路工,他把我们带到了他家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26 13:07:24)
你好,你是华人吗?你是还是不是?你觉得你是?我觉得你不是.... 谁是华人?什么时候开始有华人的?我就不做考证了,太麻烦了。 我知道秦人,强弩硬弓横扫六合,最后手执长戟被制成陶,没在土下。那些说话一套一套,合辙押韵,毛笔字棒极了,但是超喜欢乱涂乱画的是唐人。还有那些酷爱建牌坊,逮谁和谁说理,满嘴知乎者也,从北说到南,说到口渴跳河的,是宋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会不厌其烦的说,智利人的热情好客是我们能够尽情享受在这个近邻国家旅行的重要原因之一,并且我们把这种享受发挥到了极致。我一觉睡到自然醒,回味着一场美梦的无价(不是春宵也值千金)以及昨夜那顿美餐的卡路里数。脑子里回忆着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一次次的爆胎让我们无助的站在大雨里无处躲避;劳尔提供给我们慷慨的帮助,劳尔就是我们现在正在酣睡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9-25 07:25:11)
(一)
在ET工作快五年了。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适应,再从适应到一点点的松懈。于是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地方了。连带着这个城市也让我有了家乡的感觉。很多时候我都会比较警惕这种感觉,因为当自己真的感觉到放松的时候也许就是要换一个环境的时刻了。我知道这种感觉很拧巴,但是从我上学开始,到工作,再到移民,所有的经历都是这样的。当我逐渐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9-22 06:41:55)
读扬雄的《逐贫赋》,喜欢扬子的自我剖析,自我安慰,自我娱乐的精神。整篇文章叙事明了,论述清晰,行文通畅,真的是一篇难得的好文,叹为观止,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闲人止步.......文章的开头是扬子在讲述自己是如何嫌贫爱富的故事,很像佟湘玉对待丐帮小米的态度一样(滚我远一点,再远一点)。扬子同时也在纠结自己为什么混的那么惨,而别人都是风生水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湖水从载着我们摩托车的老旧拖船的孔洞中不断的涌入。我在不停的按照排水泵的节奏拼命的往外淘水,可我的思想却载着我在高空翱翔。(我绝对喜欢切的这种苦中作乐的态度,就像我在多伦多汽车配件厂打工的时候,一边超作机床,一边不停的思想溜号)一个乘坐往返于埃斯莫瑞达湖的摆渡船从佩拉(Puella)返回的医生经过了这个装载着我们的摩托车拖船的时候不禁皱起了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躲在警局的厨房里,我们得以免遭被外面的暴雨所肆虐。我一遍又一遍的读着那封远方来信。我梦里的家园,以及那双在米玛拉注视我离开的泪眼交织在一起让现在我做的一切变得毫无意义。(这也让我想起以前一个人去黄河壶口瀑布的路上,中途在一个群山环绕的小村子里过夜,爬上一座小山丘,看着眼前的万家灯火,那种对家,对亲人的思念)深深的疲惫笼罩着我,让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决定沿着七湖路去到巴瑞落切,这条路是根据沿途的七个湖泊来命名的。在开始的几公里路,雄一表现的一直挺正常的,基本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机械故障,就这样我们一直开到黄昏降临。于是我们故技重施,把那盏坏掉的车大灯拿出来装可怜,以便可以在筑路人的工棚里借宿一晚,因为那天晚上确实是不同寻常的冷。以致于竟然有一对在湖边宿营的夫妇熬不住寒冷到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10]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