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一只蚊子落在我的脸上,被我一掌击毙

(2018-09-11 13:34:21) 下一个

这是自今年夏天以来,我亲手打死的第一只蚊子。说是落在我脸上,更像是被风刮到了我脸上,至少也是迫降,我相信蚊子自己并没有要侵犯我的恶意。另外,说是被我一掌击毙,也更像是被我的掌风扫落。因为它并没有粉身碎骨,也没有开肠破肚,甚至都没有一点点血迹。

我仔细看着倒在我手掌心的蚊子,它是那样的虚弱,六只纤细的腿蜷曲着,干瘪的肚皮,翅膀也是无力的下垂。它一定是经历了一个不太愉快的夏天,没有吸到有良好品质的新鲜的血液,所以才混到今天的地步。可是现而今那还有那么多良好品质的血液呢?作为一个蚊子,就不应该过于挑剔。想到这里,我就可怜起它来了。

我不是昆虫学家,甚至不知道蚊子是不是属于昆虫,我更没有办法通过生物学的理论来求证它为什么会这样的虚弱。我现在更加肯定它是被我的掌风扫到才毙命的,我没有真的杀掉它。它没有吸到足够的血液,因此还要在风天里继续寻找。它体力不够了,所以被风吹倒了我的脸上,最后莫名其妙的又被我的掌风扫到,死掉了。我相信上帝或是佛祖能够正确的理解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我只有一口气吹掉掌心的蚊子,匆匆忙忙的洗了手,好像要消灭掌心里证据。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兄弟,一只蚊子也写出一大堆文字,看来这只蚊子死得其所 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