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四十五. 这个奇怪的二十世纪

(2018-07-20 13:55:24) 下一个
我的哮喘病逐渐好转,现在我感觉几乎正常了。当然这是借助于我新得到的法国喷雾剂的功效。我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阿尔伯特的离开对我的影响。就好像是我的侧翼在假想中的攻击下失去了保护。每当我遇到什么有趣的东西想和他分享的时候,转过身之后才发现身边空空,他已经离开了。

阿尔伯特确实和我分开了。当然我现在的状况也真的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一切都被安排得很好,吃住都不错,而且在回家的企盼中,等着我到家后继续我的学业,毕业后可以真正的开始行医。当然一想到和阿尔伯特分道扬镳了,确实让我心里不好受。毕竟我们俩肩并肩的在一起渡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在相同的处境下做着同样的梦,这已经把我们俩无限的拉近在一起了。就这样一边回忆着过去的旅途,不知不觉的我已经走离了卡拉卡斯市中心。郊区的房子空间比较大,间距也比较大。卡拉卡斯是沿着山谷建造的,城市的两边就是陡峭的山壁,因此如果想要爬山的话,走不了多远就可以了。等到了山顶,城市就一览无遗的展露在你的眼前,我也可以欣赏到这个城市不同的面目。当地的黑人仍然保持着他们来自遥远非洲的种族特性,这都要感谢他们不爱洗澡的习惯。他们也曾亲眼看到自己的领地被另外一伙奴隶所侵犯。这伙奴隶就是葡萄牙人。两个古老的民族就这样被迫在一起开始新的生活,其间充满了争吵和纠纷。种族歧视和贫困让他们团结在一起为生存而战,当然私下里两个种族的生活却是截然不同的。来自非洲的黑人基本上是懒惰的,整日游手好闲,把他们可怜的工资用在无聊的事情和酗酒上。欧洲人就比较喜欢工作和注意积蓄,于是他们就可以不断的超越自我,也使他们的足迹遍布到美洲的各个角落,达到了一种超越他们个人志愿的一种境界。

在这个海拔基本上看不到混泥土建筑了,到处都是土坯房。我特意找到一间进去看了一下。房间里用隔断间隔成两部分,一个壁炉,一张桌子。地上有一堆草,看起来像是睡觉的“床”。有几只瘦骨嶙峋的猫和一条癞皮狗正在陪着三个一丝不挂的小黑孩在玩。一头乱发的黑人妈妈,胸前两只空瘪的乳房,正在做饭。一个大概15岁的女孩子在帮着做饭,女孩子穿着衣服。我靠在门口和他们聊天,过了一会我提议能不能站在那里让我拍一张照片?结果他们立刻拒绝了。黑人妈妈说照相可以,但是必须立刻把照片给他们。我解释说,这不可能,因为我还要拿回去冲洗之后才能把照片给他们。她却不同意这样,要么立即给她照片,那么就别想拍照。最后我同意拍照之后立刻冲洗出来交给她,这时候她却怀疑我说的话是不是可行,总之是不愿意配合我来拍照。就在我和他们闲聊的时候,一个孩子偷偷跑出去和他的朋友去玩了。我守在门口,端着相机假装在给每一个露头的孩子拍照片。就这样我们玩了一会儿“捉迷藏”的游戏,直到我看见一个孩子无忧无虑的骑着一辆新的自行车回家。于是我立刻捕捉到这个镜头,没想到这次拍照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那个孩子为了躲避拍照,猛地掉头一下子栽倒了地上开始哇哇大哭。这时候其他的孩子忘记了对相机的恐惧,一窝蜂的向我冲了过来,不住的推搡我。抵挡不住的我只好败退下来,因为这帮孩子个个都是扔石头的好手!他们一边追着我,一边极度蔑视的叫着:该死的葡萄牙人!

道路的两旁散乱的排放着一些用来运输汽车的集装箱,这些箱子被葡萄牙人利用做了栖身的房子。我偷摸看了一间这样的房子,里面有一个崭新的电冰箱。震耳欲聋的音乐从很多这样的“房子” 里飘出。周围停着很多的新车。天空中不时地飞过各种各样的飞机,留给空中的是噪音和银色的反光。我的脚下就是卡拉卡斯,这个四季如春的城市,市中心布满者红瓦屋顶的建筑,并与平顶的现代楼房交互着装点这座城市。还有一些属于殖民时代的淡黄色依然存在。它们仿佛就是卡拉卡斯的灵魂。尽管在城市的地图上已经消失,但是他们依然存在着,不会被来自北方的生活方式所侵入,依然顽固的保有着殖民时代落后的半畜牧化的生活状态。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卡拉卡斯(加拉加斯)在委内瑞拉。委内瑞拉曾经是西班牙的殖民地,也是黑奴市场的主要城市之一。不清楚为什么切认为生活在卡拉卡斯的葡萄牙人也是一种等同于奴隶的身份?了解这一段历史恐怕就需要更多的阅读了。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读糊涂了,葡萄牙人? 谢到了巴西?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