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四十六. 写在页边上的字

(2018-07-27 13:47:33) 下一个
夜空中的星星将光芒洒在了这个山区里的小村子上,四野的寂静与寒冷让无边的夜变得更加得漆黑。讲不清楚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切固态的东西都慢慢的融在了以太里,所有的个体都在消失掉了,并不断用力的吸收着周边的一切,使之溶化在漫无边际的夜里。天空中没有一丝的云彩可以为大地遮挡星光,路灯的光芒是那样的虚弱,照不到几米之外就完全消失在黑暗中了。

黑暗中,那个人脸庞是那样的模糊。我仅能分辨出他眼中射出的光芒和四颗门牙反射出的光亮。

到现在我仍然说不出到底是当时的谈话气氛还是那个人的个人气质让我对那晚的谈话有了一种恍然大悟的觉醒。因为类似的谈话或是抱怨我已经和不同的人经历过很多次了,在此之前还没有一次给我留下过印象。那个人确实是挺有趣的,他来自欧洲,年轻时代从教条主义的教育下逃脱出来,他知道什么是恐惧(这一点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很重要)。在这之后他开始在不同的国家流浪,经历了很多的冒险,直到最后来到这个相对封闭的地方,耐心的等待着,等着那伟大的复兴降临。在谈话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像平常一样相互客套,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废话,后来谈兴减弱,我们都准备着各走各路了。这个时候他古怪的笑了一下,像一个孩子一样露出他那四颗并不整齐的门牙:

“最重要的是人民需要接受教育。可是在人民掌权之前却无法获得这样的教育,只能在掌权之后才可以。现在人民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在跌倒中逐渐学习。而这样的学习过程是非常危险,有时候需要牺牲无辜的生命。当然或许这些牺牲掉的生命并不是无辜的,因为他们有着反抗“自然”的原罪。或者说无法很好的适应自然的选择。所有那些无法适应这样环境的人,例如说你和我,都会以死来诅咒曾经服务过的权力,并争取以巨大的牺牲来创造一种新的权力。我的原罪要大一些,或是说我更精明一些经验更多一些吧,随便你怎么理解了。因为在我看来我所作的牺牲都是试图挽救我们腐化的正在崩溃中的现代文明。当然我的所作所为不会改变历史的进程也不会改变你对我的看法。而你将带着握紧的拳头和要紧的牙关死去,因为你并不是一个无生命的符号,相反地你是一个即将被毁灭的社会的一个普通成员。分工合作的蜂巢式的社会教育了你的言行,规范了你的思维。你同我的能力是一样,只是你本身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整个社会的贡献。”

黑暗中我再一次看到了他的牙齿,他那调皮的笑容,以及他预言的历史进程。他同我握手道别,好像是在远处轻言细语的述说。那一晚的情景与他的讲话折叠在一起留存在我的记忆中,占据了我思想,把我包围其中。但即便抛开他讲的话,我现在知道,我清楚的知道如果有一天人类社会被蛮力劈成两个截然不同的部分,我会选择与人民站在一起。我明白无误地认识到这一点,如同我看到它被印在了夜空中一样。我将作为一个战士同时与教条主义和信仰两方面作战,我会像着了魔一样冲向街垒与战壕,拿着沾染血迹的武器狂暴的消灭落在我手里的敌人。我是一个在努力压抑住内心热望的疲惫的人。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位在革命中牺牲自我来平衡每个人志愿的伟大的人,并拼尽全力喊着:我有罪!我的鼻翼在扩张,贪婪的吮吸着空气中弥漫着的火药,血和死亡的味道。我将坚固我的躯体准备去战斗。时刻准备牺牲自己让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号角满含着新的希望与力量在我身体里不断回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我将坚固我的躯体准备去战斗。时刻准备牺牲自己让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号角满含着新的希望与力量在我身体里不断回响。
===================================================
向为无产阶级而战斗并最后牺牲的谢格瓦拉致敬!

同时感谢兄弟花了大量时间从事了翻译工作,让我们分享了谢的日记。祝周末好!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这一部《摩托日记》翻译完成了。完成了我个人对切格瓦拉的致敬。现在距离切的那一次旅行过去了68年,距离切的牺牲有51年。如果说希望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本身就是荒谬的,那么我希望荒谬的希望本就不可能被希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