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博文

PTA的作品都有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他的电影应该放个五年,十年之后再拿出来欣赏,这是他可以留给自己作品发酵的时间。别人都希望自己拍的电影上映后立刻大卖,得奖,引起轰动。PTA不会这样期待,甚至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反会让他对自己产生怀疑。
丹Sir也是一个极有耐心的人。在息影之前留下这部电影应该是给自己一个很好的交代了,演技已臻化境。至于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到了这一步我们已经不知该何去何从了,只有跟随着贾德尔*(Gardel)的建议继续向北进发。阿班克(Abancay)是这段路的最后一站了,因为在这里汽车就都转回到了万可拉玛(Huancarama)
,那个小镇是通往万博麻风病治疗中心之前到最后一站。我俩还是循着惯用的老办法来求宿,或是去民防部门或是奔医院。不过这两个地方都没有交通工具——我是说可以让我们搭用的顺风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如果可以把装扮库斯科城的一些外在的东西从地球上抹掉,让它原有的那些小村庄以原始面貌展现给世人,它也仍然有一些值得称道的东西。它如同一杯混合的鸡尾酒,让我们可以把所有的对它印象投入到一起。在这俩个星期里,我们一直保持着贯彻整个旅途中的流浪汉形象。那封写给赫莫萨医生(Dr.Hermosa)的介绍信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尽管他看起来并不是那种会轻易相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3-13 12:53:49)


过蔡锷将军墓
都说民初豪杰多,风流最是蔡松坡 讨袁护国兴衰事,四万万众争人格 天下己任非己有,独夫失心亦失德 百年已随将军去,何人再挽覆辙车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离开古国的北方后,伊索下一站去了中原的一个城市。第一次坐高铁让伊索非常开心。他发信息给我说,当时他坐在火车上两只眼睛一直紧盯着显示火车速度的电子屏,每一次火车跑过了300公里,伊索就开始兴奋,用他的话说:“一切都是太美妙了,好像童话一样!”我反正一直搞不清楚童话和寓言有什么区别。
中原城市的风采也让伊索非常着迷,很多事情很多东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伊索自从上一次去到了我的古国游历,就一下子爱上了我的古国。在游历的日子里,他总喜欢给我发信息,告诉我他看到了什么,吃到了什么,遇到哪些有趣的人,哪些有趣的事情。在伊索的眼里,我的古国一切都是那么新鲜那么有趣。我保证伊索所说的新鲜有趣绝对是发自内心的。昨天晚上,伊索给我发信息,说他现在正在我的古国北方的一个小城里游历。目前暂时住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2-21 12:01:41)
留园的芳华
有很久没有去留园了,自从留园的影版输了侵权的官司后,就再没有新片可看了,都是一些老掉牙的电影电视剧,苦苦支撑了一段时间后,就不再有兴趣去留园了。留园也有自己的芳华,而且芳华在持续绽放。今晚上也还是在留园复活的影版里看到了议论纷纷的芳华。
陈道明的饭局
昨天看到关于陈道明饭局的那段新闻,感觉挺逗的,尤其是画面里大宅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作为曾经无比奢华的印加帝国的国都,库斯科在简单平淡的外表之下掩藏着炫目的光华。过去有过一些人来到这里去窥探她丰富的资源,那些自古就有的矿藏。也有过那么一段时间,人们汇集在这里过度的开采金矿和银矿。那个时候的库斯科不再是过去人们眼中的“世界的中心”,而只是一个让人眼热的淘金之地。她的宝藏被源源不断的运到国外,跨过大洋,变成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2-10 14:59:31)
一早起来和大姐去打电话。姐昨晚给我发信息,告诉我妈已经住院一个星期了,下周三做手术。妈辛苦一辈子了,要强的人,还是躲不过命里的这一关。“你别担心了,你那么远也帮不了什么。马上手术,等过完年你再找时间回来吧。”大姐在电话里尽可能的平静的说话。“嗯,妈知道她的病吗?”“没和她说,她也没问。不过我想她心里知道。”姐在电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库斯科大教堂的玛丽亚·安哥拉大钟在大地震之后发出了第一次的洪响。传说中这口钟是世界上所有的大钟里面最著名的一个,装饰这口大钟共用了27公斤的黄金。据说这口钟是一位叫做玛丽亚·安哥鲁的女士捐赠的。但是最后大钟的名字稍微做了一点改变,因为这位女士的姓氏的最后一个音节发音于一个不太上得了台面的西班牙俚语过于相似。
大教堂的钟楼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