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博文
这一段有惊无险的旅程让雄一深感乏味,吐着无聊的粗气。而我俩却是疲惫已极。在碎石路上驾驶摩托车是件辛苦的事。经过一整天的交替驾驶,我们确实累坏了。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我们只想好好的睡一觉,再也无力赶到乔艾莱乔艾尔(ChoeleChloe),尽管那是一个大城市,我们有可能在那里蹭到免费的住宿。我们在本杰明祖瑞拉(BenjaminZorrilla)落脚打尖儿,在火车站找了一个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李商隐的诗句大多晦涩难度,不过“无题”诗里的这一句,我坚持认为说的是当今朝韩的两位风云人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离开米拉玛,下一站是尼可奇亚(Necochea阿根廷南部的一个海港城市)阿尔伯特有一个大学的老友在那里行医。我们用了一个上午就轻松的开到了那里。阿尔伯特的朋友招待我们吃了一顿牛排午餐。老友的热情好客与他太太的相对冷淡的态度有着鲜明的对比。她在质疑我们的这种波西米亚式的另类举动,并指出了危险所在。
“在你还有一年就获得医生执业资格时,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一篇日记并不仅仅是想简单复述我们在米拉玛停留的那几天。康百在这里找到它的新家,新家的主人就是它的名字里意有所指的那个人(这里是指切的女友琪琪娜,康百的名字含有“回来”的意思)。不得不承认,我们的旅行在此处陷入了迟疑的漩涡,我需要用爱情的誓言来争取我们可以再次的启程。
阿尔伯特已经觉察出情况的不妙了,尽管他没有直说,不过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01 11:14:16)
就在唐人街的一个拐角那里,不起眼的店面,厚厚的陈旧感的招牌,在这寒冬的早上,屋子里的暖意全部的粘贴在了玻璃外窗上。每次到唐人街来,都想坐在这里吃一碗馄饨面,甭管饿不饿,或是像今天这样,看到了它,想着想着就饿了。
推门进去,呼啦啦的热气先给我的眼睛戴上了雾罩。十二三张不大的小桌子,大一点的桌子可以坐四个人,小一点的仅是靠墙的坐着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满月投影在海面,用它的银色光芒拢住波浪。我们坐在沙丘上,注视着接连不断的海潮,各怀心事。对于我来讲,海阔天空永远都是我的知己。一个很好的倾述对象,它永远不会泄露你的心声。它还会给你最好的建议——你总会在神奇的海浪声中找到你想要的答案。对于阿尔伯特来说,我猜想大海展现给他却是一种陌生的,令人不安的景象。他的眼睛紧盯着一波波海浪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是1951年10月的一个早上,我利用17号的公共假期去了一趟科尔多瓦。(注:这里的公共假期是指纪念阿根廷总统胡安·贝隆在1945年10月17日被释放出狱的日子)。我们坐在阿尔伯特·格兰纳多(AlbertoGranado)家的藤蔓下,喝着梅特甜茶,聊着最近发生的一些热门事件,顺便修理一下阿尔伯特的那辆“诺顿500”摩托车(我们给它起个名字叫“雄一”)。阿尔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想声明这里所记述的并不是一个有关英雄主义的故事,当然也不是哪个喜欢抱怨的人的无病呻吟,至少我本人并不认为是这样。它应该是记录了怀有相似的希望和汇聚的梦想的两个人在生命旅途中并驾齐驱的一瞬间。
一个人在九个月的时间中,应该会思考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包括有关哲学问题的最深切的探究,同时也包括在饥渴的时候对一碗热汤的祈盼(完全是一个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8-25 14:17:21)

真的很久以前就想记下来那天的情景,否则越来越老,说不一定哪一天就真的忘记了,呵呵...收到来信的那一天下午,我的心就已经在不停的计算,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是在恍惚中度过的。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非常的顺利。我翻出了十年前的那个背包,背包的挎带上还绑着那个你从天水买来的黄绦巾。这个背包放在柜子里那么久了,这条丝巾的颜色竟然还是那样的鲜艳,我把它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21 12:56:23)
一部描述冲绳海战的历史战争片。2005年在日本公映,为了纪念大和号战列舰被美军击沉60周年。我是两年前在一家二手音像社翻到的这张DVD,是当年香港发行的。电影拍的很不错,故事情节和电影特效都很好,演员阵容也很强大。中村狮童和反町隆史饰演的两种不同风格的二等兵曹。中村的表演夸张一些,与小时候看的抗战电影里的日本兵很接近。那种极度情绪化的,打起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
[6]
[7]
[8]
[9]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