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博文
(2017-09-25 07:25:11)
(一)
在ET工作快五年了。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适应,再从适应到一点点的松懈。于是我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这个地方了。连带着这个城市也让我有了家乡的感觉。很多时候我都会比较警惕这种感觉,因为当自己真的感觉到放松的时候也许就是要换一个环境的时刻了。我知道这种感觉很拧巴,但是从我上学开始,到工作,再到移民,所有的经历都是这样的。当我逐渐在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9-22 06:41:55)
读扬雄的《逐贫赋》,喜欢扬子的自我剖析,自我安慰,自我娱乐的精神。整篇文章叙事明了,论述清晰,行文通畅,真的是一篇难得的好文,叹为观止,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闲人止步.......文章的开头是扬子在讲述自己是如何嫌贫爱富的故事,很像佟湘玉对待丐帮小米的态度一样(滚我远一点,再远一点)。扬子同时也在纠结自己为什么混的那么惨,而别人都是风生水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湖水从载着我们摩托车的老旧拖船的孔洞中不断的涌入。我在不停的按照排水泵的节奏拼命的往外淘水,可我的思想却载着我在高空翱翔。(我绝对喜欢切的这种苦中作乐的态度,就像我在多伦多汽车配件厂打工的时候,一边超作机床,一边不停的思想溜号)一个乘坐往返于埃斯莫瑞达湖的摆渡船从佩拉(Puella)返回的医生经过了这个装载着我们的摩托车拖船的时候不禁皱起了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躲在警局的厨房里,我们得以免遭被外面的暴雨所肆虐。我一遍又一遍的读着那封远方来信。我梦里的家园,以及那双在米玛拉注视我离开的泪眼交织在一起让现在我做的一切变得毫无意义。(这也让我想起以前一个人去黄河壶口瀑布的路上,中途在一个群山环绕的小村子里过夜,爬上一座小山丘,看着眼前的万家灯火,那种对家,对亲人的思念)深深的疲惫笼罩着我,让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决定沿着七湖路去到巴瑞落切,这条路是根据沿途的七个湖泊来命名的。在开始的几公里路,雄一表现的一直挺正常的,基本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机械故障,就这样我们一直开到黄昏降临。于是我们故技重施,把那盏坏掉的车大灯拿出来装可怜,以便可以在筑路人的工棚里借宿一晚,因为那天晚上确实是不同寻常的冷。以致于竟然有一对在湖边宿营的夫妇熬不住寒冷到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5 08:16:21)
世界上的人都是不同的。不同的种族、肤色、宗教、地域、文化、教育、贫穷与富有、开放与封闭。从种族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挑起矛盾是最野蛮最落后也是最残酷的。我听到过一个朋友对于历史上种性之间战乱的评述以及他对人类种性之争几乎绝望的预测。虽然我没有那样悲观,不过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在现代社会依然如故的发生着,而且愈演愈烈。甚至种族的争论也被披上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3 13:15:27)


在你诞生的那一天 就选定血红的颜色 映着你把路易送上断头台 然后又寻找更多的路易 直到罗兰也站在了上面,说 “自由,有多少人以你的名义胡来?” 长大后你变身成各种主义 为不同的阶级操心着未来 你声嘶力竭的喊: 前进的脚步不能停止 时代的命运需要修改 把镰刀斧头换成枪炮 打碎一切重头再来 如今你也成了教父 坐上摇摇晃晃的高台 忘记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952年1月,在通往巴瑞落切(Bariloche)的路上..... 亲爱的妈妈, 如同你没有收到我的任何消息一样,我也没有收到你的一点信息,我很担心。请你原谅我用这短短的几行字来匆忙的告诉你我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我们离开比亚布兰卡后的第二天我就开始发烧,40度,然后不得不卧床一天。第二天早上,我试着爬起来坚持着一路到了乔艾莱乔艾尔,住进了当地的一家医院。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库念这个小镇可没有湖对面的圣马丁那样的热闹。整座小镇就孤独的存在于被文明遗忘的角落里。即便是试着建造一些营房(这就是我们的那些朋友正在干的活)来刺激小镇的发展,也无法摆脱停滞的生活所带来的单调乏味。我这里说“我们的朋友”,因为没过多久,阿尔伯特的这些朋友就也变成了我的朋友了。(切伟大的人格魅力让他周围的人可以很自然的愿意与他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道路蜿蜒于低矮的山麓之间,而这里正是雄伟的安第斯山脉的起端。接下来我们一头向下扎到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小镇上。这个小镇是那样的不起眼儿,尤其在布满森林的大山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可怜无助。圣马丁坐落在一段间杂着黄绿色的山坡上,山坡延缓向下直到融进蓝色的勒卡尔湖(LakeLacar勒卡尔湖在阿根廷西南部的纽昆省,是一个冰川湖,大约海拔630米,被安第斯山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