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回陶钧

选一处可以自由粘贴文字的地方终老
正文

切.格瓦拉《摩托日记》四十四. 在去往加拉加斯的路上

(2018-07-17 11:14:49) 下一个
在经历了一大堆有用没用的盘问,以及翻来覆去的检查之后,在审判官一样的警惕的目光注视下,我俩终于通过了哥伦比亚边防警察的审查,准许放行。护照上被印了一个大大的处境日期:7月14日。于是我们走过了连接着,同时也是分割着两个国家的小桥,来到了委内瑞拉。迎接我们的又是一模一样的仔细盘查。也许这是所有军警的统一脾性。他们起劲的翻检着我俩的行李,试着查处一些蛛丝马迹好有理由进一步折磨我们。让我俩知道知道什么是权威人士!我们在圣安妮奥边检等了很长时间,其实不过就是一些繁文缛节,然后我俩搭乘一辆卡车继续上路,向圣克里斯托堡进发。走到一半的时候又遇到一个海关检查站,从头到脚,所有行李,又是一番检查。对于这一次的检查,那把在波哥大给我带来很多麻烦的小刀再一次成为了主角。我们拿出最大的耐心去同警察解释,这种耐心是我们在这一路旅行中培养出来的。相反那把左轮手枪却没有给我们惹麻烦,因为我把它装在了皮夹克的兜里,而那件夹克在经历了多重的水深火热之后散发着臭气,让警察闻而生畏。那把小刀在费尽口舌之后终于还给了我们,这回可要把它藏好,因为这一路上还不知道会遇到多少的检查站,谁敢保证每个检查站的警官都会认真地听我俩胡扯?连接两座边防小镇的道路铺砌的非常整齐。特别是通向委内瑞拉的一边,这让我想起了科尔瓦多周围的山区。看起来委内瑞拉要比哥伦比亚繁荣些。

在快到圣克里斯托瓦尔的时候,我们同交通公司的老板干了一仗。我们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以最便宜的方式继续我们的旅行。但是在这里我们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交通公司提出他们可以提供卡车服务,这样的话旅程时间可以由过去的三天缩减为两天,当然这要付出额外的票价。争论了半天,还是他们赢了。我们现在只想尽快解决眼前的事情,而且能给我的哮喘病找到恰当的治疗,因此我们同意支付额外的20玻利瓦尔,这一切都是为了加拉加斯。我们在傍晚之前一直在附近闲逛,并在一家图书馆里读了一些关于这个国家的书籍。

晚上11点钟我们出发向北走,车轮一路带着沥青的痕迹。车里很拥挤,已经有三个人坐在一个座位上睡着了,我们上来之后,他们不得不为我们挤出来一个位置,可想而知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睡觉了。更糟糕的是,路上又爆了一次胎,耽误了一小时。我的哮喘病一直折磨着我。卡车费尽力气才爬到了山顶,这里的植被稀薄,尽管在山谷里的庄稼看起来和哥伦比亚的是一样的。道路的状况非常糟糕,爆胎的事情越来越频繁了,第二天我们就遇上了很多次。沿途路过的检查站需要重新检查每一件行李。多亏了同路上的一位妇女,她带着一封介绍信可以免予检查行李,而司机就把所有的行李都算在了她身上,就这样我们蒙混过关。路上的食物越来越贵了,一开始大概是每个人一块玻利瓦尔,到后来渐渐涨到3块半。为了节约,我们在蓬塔德尔阿吉拉站开始就不再吃东西了。不过司机是个好人,知道我们穷困交加,于是就自己出钱给我们买饭。蓬塔德尔阿吉拉是委内瑞拉境内安第斯山的最高峰,海拔4108米。我把手里剩下的最后两片药吃掉了才勉强撑过夜。大约黎明左右,司机停车一个小时自己睡了一会。他已经连续驾驶了两天了。本来我们期待在当天晚上可以到达加拉加斯,结果路上又遇到爆胎,而且线路板也出了问题,电池无法工作,于是我们又被耽误了。气候又回到了热带,路的两边满是香蕉,当然蚊子也越来越多了。最后一段路我实在无法支撑,昏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中感觉又回到了沥青路面,而且路况不错。到了目的地的时候,天亮了。我已经完全不省人事了,阿尔伯特给我注射了一针肾上腺素,于是我就在花了半块玻璃瓦尔租来的床上继续昏睡,好像一头老虎一样。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周回陶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每天一讲' 的评论 : 嗯,原文就是这样写的: Adrenalin
我还真不知道肾上腺素是干吗的?记得电影《低俗小说》有个情节,女主角OD了,就是靠肾上腺素救活的。
每天一讲 回复 悄悄话 阿尔伯特给我注射了一针肾上腺素
=========================
这针剂可是救濒临死亡边缘的人的。
这段故事是我想起了《围城》5个倒霉蛋去三闾大学的路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