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博文
回到巴黎。Petain由于战绩显赫,在众人心目中是Joffre当然的继任者,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发生——晋级的,是Petain的部下Nivelle,原因很简单,他一向跟各级将领交好。太阳底下人类故事,不过重演再重演,如同幻灯片,只需要换掉背景里的人物时间地点。高就的Nivelle迫切希望能尽快证明自己,面对Petain和多位将军的极力反对,仍旧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对德进攻——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一向以来,Petain被视为同事里的heretic。什么是heretic?我偷懒,直接把这个词的翻译从字典抄过来,省了这一段的解释——“someonewhosebeliefsoractionsareconsideredwrongbymostpeople,becausetheydisagreewithbeliefsthataregenerallyaccepted”。这个词,真是让我笑出来。话说我年轻的时候也做过小文青的,什么“佛前求500年”的酸词儿没少整,不过30岁以后基本是non-fiction。不再看纯文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这个话题是跟土豆说起来的。 他说,贝当元帅,我说,不知道。他说,维希政府,我说,不知道。 下来去查网上的翻译,啊哈,原来指的是Petain和VichyRegime。这个貌似也听说过一点点,只是很模糊很含混,忍不住随手找两本书细看一下。 (这是贝当元帅) Petain的生卒日期,分别是1856年4月24和1951年7月23,是的,整整活了95岁——看到的一个评价是,Petain一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我从去年接了同事的一个烂尾项目。怎么说呢,就好比他造了一部车吧,路况好风和日丽的时候能开,但凡有个坑洼或者打雷下雨就会熄火,一熄火就有人夺命连环CALL找我,烦得我恨不能撞墙。跟老板商量,老板说,你现在是PRODUCTMANAGER,你说了算——要不你就给人修修凑合用,要不你就干脆砸了按你的想法重新造一部。我想啊想啊想啊想,重新造了一部,为了省点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大家讨论癌症,想起来一个关于癌症的故事。这本书,当时是跟着孩子们买的。 我们本地最大的网上书店(不是亚麻),连的是我的银行卡,我允许孩子们随便用我的账号登录挑自己喜欢的书——而且预算没有上限。当然我一般会交代一句,买了跟妈妈说啊! 其实不说,我也会收到自动确认邮件,不过不想她们太UNRESTRICTED而已。另外一个目的,是希望孩子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我印象里,从JohnNash开始,经济学就有明显的和心理学结合的趋势了。相比LudwigvonMises和FriedrichvonHayek这种传统的维也纳经院派(或者更早一点的先驱AdamSmith)包括下面颤音提到的Friedman,似乎经济学的重点已经偏离了经济,而变成社会学和心理学方面的实验和讨论。我很喜欢Nash,贴个他年轻时候的照片。不完全是因为这个哦,我10几,20年前跟我们孩子爸爸一起看这个电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2年的EurovionSongContest(ESC)在意大利Turin举行,评审结果参考专家和观众两队打分综合,最后获奖歌手,是来自乌克兰的乐队KaluschOrchestra。他们最终得到专家评委的192分和观众席的439分。相较于第二名来自英国的SamRyder(专家283分,观众183分),其间缘由,不言自明。按规矩,下一次(2023年)的SongContest,应该在乌克兰举办,然而,6月17号ESC委员会透露的最新消息是,举办方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曾经在网上吹牛,说我痛下决心,以后改写爱情小说了——结果,老键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说,我才不想看你写的爱情小说! 老键属于以打击我(的鸿鹄大志)为乐趣的网络第一人,我当然可以不理。其实呢,就算他不打击,我也不能不老实承认,写不出来。 爱情小说写不出来,聊聊爱情还是可以的。不过不是我的,我的脱不了家长里短,柴米油盐,属于闻了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贴了原油的第一部分之后,老键和土豆都问,你写了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老键呢,是一向对我要求特别严格的惯犯,当然可以不理,土豆的意见,多少要参考一下——我想他的意思是,他努力特别指出俄罗斯的历史和现实优势,是为了让大家警惕,而不是整天哼哼唧唧,盲目乐观,用正义战胜邪恶这种空洞虚伪的抽掉逻辑只甩给你结论的方式骗人骗己。他没明说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如果我运气特别好,每星期一能有机会去桑拿。而我的运气,取决于我们三儿的脾气——那就是,她得不哼哼唧唧,抱怨学校作业多,这儿疼那儿痒痒,痛快答应去参加俱乐部的游泳训练。把她送进去,我才可以长出一口气,去楼上的桑拿馆。想想俩大的像她这个年纪,早都作为悍将征战南北到处比赛了,到了这个小的,突然变得心软,什么都不舍得逼她,仅仅游泳学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