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相遇

East by East West —来自于 我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North by Northwest),做为英文名称吧,记录我生活的点点滴滴
个人资料
博文

二个星期后,我们终于结束'自行隔离',我原来的咳嗽也好了。 回到墨尔本的第一个周末,正好小孩同学和家长来墨尔本度假。小朋友们久别重逢,在乐园里玩的开心样子,真让人欣慰。大人们在草地上席地而坐,谈到正在中国发生的疫情,我们回来的经过和打算,我说:“我们这次算是提前回澳洲过个假期,到7、8月份中国的暑假我们就不再回澳洲过啦。”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飞机降落在悉尼机场后,全体乘客被告知不能马上离开各自的座位,需等待对我们的这架飞机进行消毒,等了许久,一个澳洲防疫部门的人员进到机舱内发放澳洲的防疫政策的宣传单,可她发到一半,就发完了,又让我们等待,她出去取宣传册。前前后后,大概让我们在飞机上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然后,我们才陆续从户外悬梯下了飞机。 因为中国疫情的原因,我们被要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早上乔打电话给他的父亲,告知我们马上回澳洲的决定,问我们可以住哪个房子来用作我们一家的‘自我隔离’场所?乔的父母平时在墨尔本市区和海边度假屋二边住。当时澳洲政府有建议从中国回澳州的人在家作‘自行隔离’2周,但不是强制性的。 经历这一个月来所发生的事情,这个未知的病毒所带给我们的恐惧,使我们觉得回澳洲后,作‘自行隔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从广州回上海坐的是火车,一路上全程戴着口罩,已然没有心情欣赏窗外的风景了。突起的疫情,让我相当后悔当初在上海预先购买了回程的火车票,而不是飞机票。
出上海火车站时,出口处多出了一块大型的电子体温测试屏,一位白色防护服包裹的人站在旁边,周围气氛一片紧张,这和我们一个多星期前离开上海的情景是完全不同了。测试屏幕上不断跳动着的一个个红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在香港停留的最后一天,几天来有关“武汉疫情”又有了更确切的消息,一夜之间,街上有近小一半的行人戴起了口罩。此时我的感冒也因为香港较热的气候,好了很多,只是偶尔咳一下。在犹豫要不要戴口罩之间,我们准备离开香港了。2020年的春节正好在一月下旬,为了赶在除夕前能和家人一起在上海吃年夜饭,我们此行安排匆匆,这多少有些无奈,想着就等到春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这次,我们住的宾馆在香港的九龙,上一次在香港是住在香港岛。九龙给我的印象有些乱,居住环境方面的。不过,我还是喜欢香港的,比上海方便的地方是上网的自由,就像回到了澳洲。还有就是可以品尝美味,小孩心念念的‘叉烧包’。 宾馆附近有很多饭店,晚上,我们找了一家烧腊店,有微信支付的标识,但被告知不可用,这样我们就要找自动取款机去取些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20年的中国寒假注定是出乎寻常的和纷乱的,参加完小孩学校家长会的第二天,我们就踏上了从上海去香港的火车,一路南行,开始回到国内后的第一次长途旅行。 一星期前,乔已经先行飞去香港参加一个项目,他会在那里等我们。我也刚好在那时才搞清楚从上海有二趟火车去香港,一个是高铁,一个是从97年就开通的到香港红磡的动车,并且这趟动车车票在网上无法购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去年(2019),想到经常要海内外搬家,处理掉一些长久不用的东西,便放到了日程上来了。我有一个藤编的箱子,里面放着我以前从上海海运过来的一些玩偶,这些娃娃并不是我小时候玩的,而是我刚工作的时候给自己买的。它们陪伴了我好些年头,一直留在身边,之后,更是把它们带到了澳洲,还特意买了一个好看的箱子来安顿它们。就这样过去了好多年,都没有拿出来玩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80年代后期,从学校毕业到厂里报到的第一天,接待我们的人事科科长就说:厂里来了太多的专科毕业生,科室已满,暂时没有位置,所以大家先要到车间去实习至少一年以上。 我们的工厂大楼坐落在上海的市中心,是30年代的老建筑,有漂亮的外立面,我当时就幻想过这个大楼改用做宾馆也会不错的。那时还是计划经济,每天,实际每个工人的工作量也就几个小时,虽然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80年代末,苏州河还是有股难闻的气味的,河两岸基本还是保留着49年以前的风貌,特别是在市中心段--上海大厦,外白渡桥周围。 当时工作的单位正好坐落在市中心,靠近苏州河,附近又有繁华的商业街。每天中午休息时间去逛街,或者去外滩,都很方便。 那时上海的住房还是福利分房,时装只刚刚兴起。有一份工作的话,做工人和厂长的收入也没有很大的差距。对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