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一程水一程

拾起搁置多年的笔,写下人生的感悟。
博文
据说布市最贵的地价是瑞克列塔墓园(RecoletaCemetery)它坐落在布市繁华的贵族区。当你看到那质朴凝重的围墙,希腊式的圆柱和黑色镂花的三扇铸铁大门———那永不打开的大门,你会相信这是墓地吗?喜欢西方建筑的人一定会感到惊诧,这里整齐的街道纵横交错,一座座的墓室毗邻而建,如迷你型的宫殿。新古典主义、歌德式、法国式,真是包罗万象,跨越时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凡大城市总是少不了流浪汉,在美国纽约、费城、芝加哥、旧金山这样的城里逛上一整天,或多或少都会碰上无家可归的人,我也早已见怪不怪了。可像布市这样无处不见的流浪汉,其数目之多还是令我嘬舌。街心公园、广场空地、火车站前、名胜景点,流浪汉或躺或卧,安营扎寨,不仅是一个超市的手推车承载着全部家当,而竟然有床垫、桌椅七零八落地摆放着。更有甚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在西班牙文中,阿根廷和拉普拉塔都是白银之意,十六世纪初,西班牙的探险者看到当地的印第安人多佩戴银饰物,误以为当地盛产白银,即命名这条南美的大河为拉普拉塔河,把这一地区称为拉普拉塔区,后来又改为省。1916年7月9日,拉普拉塔省宣布独立,并将国名正式定为阿根廷。阿根廷一词源于拉丁文,不仅是指具体意义上的白银,同时寓意“货币”、“财富&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前言相隔10年,又要去阿根廷了,翻出了当时的游记,忆起淡忘的情景......红酒-布宜诺斯艾利斯印象之一2010年圣诞节的前一天早晨,飞机抖动着翅膀,平稳地降落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国际机场。经历了13个多小时的飞行,加上4个多小时转机的等待时间,终于来到了距南极州最近的国度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Aires)。从机场到旅馆的路上,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周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一向不关心医保,上班时有工作单位提供医保,选择不多,所以也不用操心,选个家庭医生就行了。因没什么病,只是一年一次体检,不在意选什么医生,就找了个离家近的。退休了,对65岁以上联邦医保Medicare更不了解,懒得看那些厚厚的说明。只知道A(住院计划–免费)、B(医疗保险–要花钱买)是必有的,否则有罚款。又听人都说B只报80%,自己还要买个Supplement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19-02-10 19:18:52)
最近在微信里有人发了个小品的视频连接“发小”,看完想起我曾写过的一篇文章。 发小儿 “发小儿”是地道的北京话。可我却是近年才听说的。发小儿的定义众说不一,我觉得最好是十岁以前的伙伴,不谙世事的童真,才能成就发小儿;再大以后的友谊,只能算哥们儿。也有的说发小儿是指男孩,若一男一女叫青梅竹马,可这让人觉得有些粉脂气,故人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30 10:22:51)
我们是1949年出生的共和国的同龄人,曾非常骄傲地在人民大会堂庆祝建国十年我十岁;曾参加了无数次的夹道欢迎亚非拉首脑的活动;在历次十一游行中,作为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手举纸花,最后涌向天安门,高呼领袖万岁万岁万万岁……1966年文革动乱,一切曾经的美好、骄傲都被颠覆了,学校教育被彻底粉碎,老三届(本该66年、67年和68年毕业的三届初中生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4-04 18:56:52)
写父亲太难,因为我不敢说我有多了解他。说他是知识分子,他没有著书立说,说他是干部,他又没有傲人的枪林弹雨的革命经历。可满书柜的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书籍,满书柜的马恩列斯全集,满是圈圈点点及评注,这又该怎么解释呢? 寥寥记忆 这一代人都该记得,从小学加入少先队起,就要填家庭成分。毛时代创造了两种独特的成分“革干”、“革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4-04 17:20:30)
写过几篇悼念先人的文章,有我初中的语文老师、我的姨夫和母亲一生的好友,却没有写过一篇关于母亲的文章。 (一) 自从母亲1996年去世以后,我一直在记忆中扑捉母亲的形象,试图重新认识、理解她。她是一个极普通的人,却又是一个极有个性的人。她是一个大学没有毕业的知识分子,一个要强的职业妇女,一个博览群书的才女,一个从没有入党的党外积极分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3-22 08:06:39)

奥地利哈尔斯塔特、月亮湖、圣吉尔根 世界遗产:哈尔斯塔特(Hallstatt) 哈镇是仅有千人左右小村庄,依山傍水,碧波荡漾,坐拥色彩斑斓的湖光山色。优雅的天鹅骄傲地在湖中游来游去,根本不把游客看在眼里。水中倒影映出了山峦的青翠,民居的五彩,教堂的肃穆,恍若天上人间。 村里的基督教堂虽小,却成为这里地标性建筑。由于建在湖边,其哥特式塔尖,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