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个人资料
加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11-30 07:51:21)
文化大革命高潮期间的1968年,我从南京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有江苏西伯利亚之称的穷乡僻壤滨海县。刚分配到那里的大学生们,都住在招待所里。某日我们接到通知去县革命委员会的会计室,领取第一个月工资。回到招待所,来自不同高校的臭老九们聚在一起,各自把紧紧攥在手里的人民币42.50元,数了一遍又一遍。生平第一次领到工资,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有个大学生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15 17:55:59)

疫中人狗情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荼毒世界,一百八十多个国家约二十亿人深受其害。以每二十个人拥有一条狗来估计,就有一亿条狗狗,与人类同命运共患难。有了狗狗的陪伴,人类在疫情中才不至于孤独。我家的小狗露西,就是我们的忠实伴侣,给我们安慰并疏解精神压力。 露西是小管家婆,让我们的生活规律化。居家避疫中不少人晚上迟迟不睡觉,早晨迟迟不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11 09:58:44)

时隔三十年的照片 左面这张照片,摄于1990年9月我刚来哥伦比亚大学留学时。初次迈出国门,谁不想拍些照片留念?然而拍照不但要买相机,还要买胶卷、冲洗及放大,不是我这个穷留学生能负担的。来美国的单程机票几乎花光了我的全部积蓄,怀里仅有出国前按规定兑换的五十美元,根本没有闲钱照相。某日研究组秘书对我说:“我相机的胶卷还能拍一张照片,今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2020-10-25 07:58:45)

(这是写于四年前的一篇文章,现在自己读来仍颇为感慨。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开始,重发于此。)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尘埃落定。我们全家11月8日都投了票,我更是在夜里守着电视,直到结果出来。当我看到精确到个位数的投票人数,其中包括了自己这一票,神圣的参与感油然而生。我在美国这些年,曾经四次选举总统,选举地方官员及民意代表则难计其数。 反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0-11 07:50:09)

近日读到中国古籍的一句话:“万物皆生于春,长于夏,收于秋,藏于冬,人亦应之。”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我过去了的岁月,竟明晰地对应着人生的春、夏、秋、冬四季。 我人生的春季,是在中国度过的。天真无邪的童年、充满幻想的少年、刻苦用功的青年,占去了二十二个年头。人生的春季是嫩绿色的,我真想插上翅膀,飞向蓝天,飞向宇宙。我像干海绵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9-16 06:49:00)

何时再一起唱歌? 前几天遛狗时遇到一位老友,虽然住在同一社区,但因居家避疫,已经半年未见面了。我俩都戴着口罩遮住大半个脸,我没认出他来,他却由我的狗狗认出了我。我们隔着社交距离相互问好,他忽然说了句:“真希望大家能再在一起唱歌。”这句话一下子把我的思绪带回疫情前,想起那些并不遥远、感觉上却已经很遥远的往事。 疫情之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9-04 14:08:18)

怀念伯伯 八岁时第一次见到伯伯,爸爸说:“这是我唯一的姐姐,快叫伯伯。”我想,伯伯应该是父亲的哥哥啊?后来才知道,在我家乡上海郊区,伯伯就是对父亲姐姐的称呼。 伯伯与我相处半个世纪,留给我的深刻印象是她的坚强。她与民国同年诞生,一生就是中国现代史的见证。民国26年日寇从金山嘴登陆,伯伯把锅底灰涂在脸上,躲进芦苇丛中才逃过劫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0-07-31 09:24:34)
父亲哼唱过的歌 1950年代初,父亲在大连医学院任教。他并没有音乐天赋,可是我常常听到他在家里,轻轻哼唱一首英文歌曲。我当时只有五、六岁,不懂他在唱什么,只觉得这首歌非常优美;听得多了,其旋律深深地印入了我的脑海。不过后来,不知为什么,父亲就再也不唱这首歌曲了。 我在中国大陆时,一直不知道这是首什么歌曲,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喜欢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20-06-29 13:38:37)

公鸡下天? 中国书法博大精深,单单是从左向右读,还是从右向左读,就没有一定之规。别说是老外,老中自己有时也会混淆。 南京中山陵有个石匾上的题词,是孙中山的手迹。我亲戚家一个孩子,十岁时到那里玩,竟把上面的题词读成了“公鸡下天”! 不怪孩子,他既不知道该从那边读起,又把孙先生书法里的“爲”误以为是简体字的“鸡”。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6-27 06:37:18)
从“吃啥补啥”说开去 前些日子我在《世界日报》家园版讲述一件事:一位老美在晨练时不慎跌倒骨裂,就医后在家休养。几位同练的老中去看望,送他一袋特地从中国城买来的猪骨头。老美吃惊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老中答道:“这是猪骨头啊,送给你熬汤喝。”老美不解:“为什么要喝这种汤?”老中解释道:“你不是骨裂了吗,喝骨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