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实的心声

我多么期望有一天,我们的民族能够把自由、民主和人权大写在自己的旗帜上,从而以崭新的面貌,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博文

半瓶醋:U-2高空侦察机与中国(ZT) 五十年前的1967年9月8日上午,国民党空军的一架U-2高空侦察机进入中国大陆后不久,被驻扎在浙江嘉兴的解放军空军地空导弹十四营发射的一枚国产红旗2号地空导弹击落,飞行员黄荣北中弹,未能跳伞随机身亡。9月16日,毛泽东主席去长沙,武汉视察途中路经杭州,在笕桥机场的619专用线上驻车休息后,亲自前往空军笕桥机场机库参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怡光:这就是我们来美国的原因(转载) 那时候,这批人正值芳华岁月,朝气蓬勃,前途无限。在首次对人生的路有选择机会的时候,他们选择了来美国。 他们被“文革”启蒙了。那是一种全方位的,政治理念,人生哲学,道德观点,学术抱负,彻底的更新。像一个重获生命的人,站在一潭污泥浊水中,幻想着天晴后的故事。说“文革”是他们的老师,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4-25 15:17:37)

我与《外国名歌200首》 从小就爱唱歌,回忆年轻时会唱的歌,大致分为四类。一是音乐老师教的歌,如《让我们荡起双桨》和《劳动最光荣》,大多是儿童歌曲。二是当时的流行歌曲,如《我们走在大路上》和《一条大河》,听多了自然会唱。三是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歌曲,如《大海航行靠舵手》和《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还有数不胜数的《毛主席语录歌》,开大会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0-04-16 06:59:32)

居家避疫忙起来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迅速席卷全球。两个月前,我们还在通过电视关注东半球的疫情,如今病毒已经大举侵入美国。全美进入紧急状态,纽约州要求非必需行业的员工居家工作。老年人是对病毒抵抗力较差的弱势群体,更应该居家避疫。在此非常时期,老年人要保护好自己,不让病毒有可乘之机。不给社会增加医疗负担,就是老年人对国家的最大贡献。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3-21 09:33:59)

从小就喜欢唱歌,而且以为我唱歌的声音,就是自己耳朵听到的声音。上小学时,音乐老师告诉我,这是不对的。也就是说,我听自己唱歌的声音,跟别人听我唱歌的声音是不一样的。从那时起我就有个疑问:这是为什么呢?上中学时,学了物理学才明白,别人听我唱歌的声音,是经过空气传到他耳朵里的声波。而我听自己唱歌的声音,一部分是经过空气传到我耳朵里的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02-22 17:29:36)

写在前面 “自然科学中的真伪,只能依靠科学界自己判别,切忌由长官意志裁定或由新闻媒体吹捧。科学骗局必须由科学评论和科学实验来揭穿,绝不能为了政治需要不准揭穿骗局。”这是我写于六年前一篇文章中的一段话。与今日正在武汉、湖北、中国乃至全世界肆孽的新冠病毒造成的重大生命损失相比,这篇文章所述的金凤汉事件并未造成生命损失。虽然二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2-21 07:19:02)

老年旅游“短平快” 前些时听到一则不幸消息。有位老年女士同先生一起,参团去非洲旅游。某日乘船游览大河风光,她不小心把手机掉在甲板上,就弯腰去拾。这样一个平常动作,竟使她身体前倾,重重扑倒不省人事。船上医疗条件有限,等到靠岸就医,已经错过最佳抢救时间,无力回天了。医生认为她的去世与旅游过度劳累有关,直接原因则是心肌梗塞,导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2-19 06:59:26)
我是4250部队的 文化大革命高潮期间的1968年,我从南京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有江苏西伯利亚之称的穷乡僻壤滨海县。刚分配到那里的大学生们,都住在招待所里。某日我们接到通知去县革命委员会的会计室,领取第一个月工资。回到招待所,来自不同高校的臭老九们聚在一起,各自把紧紧攥在手里的人民币42.50元,数了一遍又一遍。生平第一次领到工资,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0-01-31 06:46:42)
送猪骨与送钟 一位老美在晨练时不慎跌倒骨裂,就医后在家休养。几位同练的老中去看望,还送他一袋特地从中国城买来的猪骨头。老美吃惊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老中答道:“这是猪骨头啊,送给你熬汤喝。”老美不解:“为什么要喝这种汤?”老中解释道:“你不是骨裂了吗,喝骨头汤可以帮你快些恢复呀。”老美更糊涂了:“这是为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01-27 07:34:38)

杜骏飞:乌尔班尼的牺牲十七年了。2002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在中国广东顺德爆发,此后SARS危害全国,席卷全球。SARS疫情与舆情之危重,中国公共卫生与信息治理观念变革之艰难,我们都曾亲历。SARS距今,已整整十五年。有太多的感触和浩叹,有太多的人和事不能遗忘。而我今天要转述的这个故事,则属于乌尔班尼。卡洛·乌尔班尼是一名意大利医生,是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首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