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闲人

几方田亩,耕耘不辍,乐在其中
个人资料
乐闲人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9-04-17 06:41:06)
六进入伊尼菲特休闲中心,黄蒂戴上事先准备好的面具。迎接她的不是黄特,而是一成熟饱满且秀色欲滴的妇女——瞿姐。她知道这儿是夫妻店,想必瞿姐就是黄夫人。因此就问:“老板怎么不在?”瞿姐说:“太小瞧自己了,女的难道就不能当老板?”黄蒂呵呵笑了,“小女子只想过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小日子,不想操心的。”瞿姐说:“想过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7 06:37:00)
二“我非唐州人,和詹老一样出生在北京。不同的是,七四年我们那个五七干校撤销,詹老荣归故里,我后来却被发配到唐州。杜振华是省里后来从北京挖来的。”“人,贵在自知自明。我给自己评判一下,四个字,内臭外香。不知道杜振华看重我身上的臭还是香,我揣测,他看重的还应当是香的一面,电视台是喉舌,不能有口臭。”他挠挠额头,“不过,这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6 00:38:41)
一唐州电视台新开一名人专访节目,首播当然非常重要。总编告诉黄蒂,我们是地方台,应当首先采访地方名人,我们这个地方的名人不少,你要捡能叫得响的人采访,争取一炮走红。总编建议黄蒂不妨先去采访一个叫赵云的人,这个人本身就是一座富矿,说不定能在他身上挖掘出珍贵的“矿产”来。从总编室出来,黄蒂有些纳闷,既然是名人专访,那就应当首先采访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赏心乐事八月十二日,李延祚带着钮美莲来到南章村看望钮根旺一家。行前,李延祚只是说要去看望一位来自黑龙江山区的一户人家,因意外的车祸而相识,见他们生活困苦,动了恻隐之心,从而资助他们。钮老太非常热情,忙着给他们泡茶,“我听说青城的龙井好喝,就让根旺买了一两摆在家,等你来的时候泡。”她边说边取来二只玻璃杯,一两茶叶都倒了进去。钮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梦幻与现实2008年8月8日晚7时许,在29届奥运会主场馆鸟巢里,李延祚正在和家人坐在一起,准备观看即将展现的开幕式文艺演出。他左边坐着钮美莲,钮美莲的旁边是他们的儿子毛毛,毛毛的旁边是童雅琴。这是一个椭圆形的体育场,气势恢宏,场内光亮如昼,三层看台上密密麻麻地坐满十万观众,如同墙角半截砖下的蚁穴。这是李延祚有生以来所见的最大场面,心灵也受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牧神之午后二十二日中午,李延祚再次来到端木昌的家中。事前,在九点多钟的时候,他通知了端木葳蕤,说要去她家。端木葳蕤说要派车去曼哈顿接他,他说自己从33街宾夕法尼亚车站乘火车去,你派车到车站接就行了。聪明的端木由此已经证实自己的判断,在告知父母后,她坐在梳妆台前精心地梳理装扮。端木昌和竺恒生在门口迎接了李延祚。在李延祚的眼里,端木昌虽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等待钮美莲是充满必胜的信心前来美国的,她自认了解李延祚,了解他的人品,了解他的行为方式,了解他心底里渴望父爱的特殊经历。她认为,一旦她说出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可爱的孩子的事实,李延祚会立马跟她走,更何况父亲钮运鸿还是他的恩人,同时他们毕竟是相爱了七八年的恋人啊!她认为这三重保证像大山一样坚固,经得起任何风雨考验。把李延祚召唤回来,就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养息自然界中,暴风雨后的山原回复到平静状态,被狂风摧毁的草木得以休生养息,很快又会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但那些被折断的枝干却不能复原,伤口的汁水流淌不止,成为永远的疤痕。人类也是一样,遭受重大变故的人们,也会在沉静中舔舐伤口,思考应变的策略。昨天,当牧师说着那程序的话语时,李延祚的手已经伸向口袋,准备把一枚象征永恒的钻戒戴在端木葳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突变端木家族联谊会于美国东部时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十时在爱迪生市一家宾馆的宴会厅举行。前来参加联谊会的有七八十人,他们来自世界各地,有各种不同的肤色,有各种不同的生活背景。但是,所有的来人都有一个共同点:富有。像他们的智商和文化水平都在中等水平以上一样,他们在各自国家的生活水平也都在中产阶级以上,天才、勤奋加敏锐的头脑,是端木家的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融合的慈祥端木来到他的房间,见面就扑到他怀里,半是诉苦半是呢喃:“想死我了。昨天晚上就想来,怕妈妈说话,熬了一夜,像等了一个世纪。”他拼命地吻她,她极力应对,恨不得要把对方的舌头都裹了去。吻着吻着,二人就势滚到床上,鱼水一番。事毕,李延祚把头埋在枕头里,憨声憨气地说:“昨晚我看见你了。”端木漫不经意,“那时我正在想念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