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 狄金森篇什众多的诗作中,主题丰富多彩,也包括像《疯痴多是最神圣的理智》这样的社会评论。不管读者认为这是抨击“多数暴政”,还是注目于集体与个体的对立,狄金森对个人自由的肯定与坚持是再明显不过的。 狄金森在生活上的特立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 这首诗今人很可以做”色情“解读。 而在1890年时,该诗通过了身为清教徒的编辑们的审查,作为描写自然的作品,收录在狄金森的第一部诗集内出版。可见那时人们的”无邪“。 (对比一下,《狂野之夜,狂野之夜!》却因为可能被&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 一首轻灵欢快的狄金森。独自一人(漫步?闲坐?静卧?)时,听到风从辽远的天空送来鸟儿的欢鸣,顿感舒畅,心灵也觉得净化甚而圣化了。 (记得读到过基于莎剧《暴风雨》的解读。觉得牵强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9-10-13 03:05:09)

昨日得悉丁校长去世后,匆匆发文。待再要补充时,被告知推荐到博客首页不能修改。早就知道丁校长近年身体欠安,因而对先生去世并不是很惊愕。然对先生几十年高山仰止的崇敬之情,一时难以尽意,几近语塞。 首先谢谢诸位朋友在那篇主要是转发的文字驻足。有些朋友们也特地讲到对那一代知识分子的崇敬。 那一代士人之中,德昭千秋、可为我辈及后世读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得悉丁石孙校长去世,转发一篇文章以为纪念。) 另外,我曾在一首致敬燕园的诗中写下这样一节: 另一年的新年 雕梁的办公楼前 飘动的雪花 和老校长的白发 于是,不再顽皮地自称“丁石” 后来更有“老丁,英雄啊” 这当然就是那时的老校长丁石孙。 “另一年的新年”是1987年元旦。在办公楼前,丁校长的关切而沉着的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 狄金森以这首诗向诗歌致敬。 诗人开篇说道,她居住在“可能性”之中。那么“可能性”是什么呢?接下来,狄金森以房屋为喻,把“可能性”和散文进行比较。和散文相对相比的,自然就是诗歌了。比起散文来,诗歌更加美妙,有着更多观望世界的窗口,更方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 狄金森故居二楼西南角是她的房间。站在那里时,我不禁记起了这首诗(还有“在我窗前能看到的风景”,Fr849)。当时还在想,狄金森写的是哪个窗子,朝南还是朝西?左边还是右边?哪个窗外是这首诗里的苹果树,哪个窗外是那另一首诗里的松树? 该诗前三节描绘了一个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继续和狄金森一起在十月告别夏天。 诗人说夏天有两个起点,即六月时热闹地开始到来,和十月时优雅地开始离去。 随后断言夏天离去时或许比到来时更加美好(这几乎就要隔了一个地球和千年时光去响应诗豪的“我言秋日胜春朝”)。 最后一节内连用了三个“永远&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VictorHugo,1802-1885) ------------------------------------------------ 译记: 第二次拜访狄金森故居后,重读了一些她的诗作以及我的翻译尝试,也重温了读狄金森时经常遇到的词句歧义、多种解读之妙趣。 今天偶然翻读到这首维克多·雨果的情诗,如歌谣般起兴咏叹,平易明白,无需解读。轻松地欣赏原诗优美的韵律,倒也是读诗的另一种愉快。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与富春江南博友漫聊另一首狄金森时,想到了这首小诗,就把译文找了出来。) (EmilyDickinson,1830–1886) ------------------------------------------------ 译记:这是狄金森的一首“说理”小诗。 第一节是一个普通的观察:有时我们很平常的一句话会激怒交流的对方。注意狄金森在导火索和火花的比喻中,我们的话是导火索,而对方是那点火花。 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