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P

行动出灵感,灵感不出行动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20-12-25 08:53:19)
1980年,我读高二。一天,收到父亲从打工的地方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首府六库寄来的邮件,打开看,是一本英汉小词典。当年高中学习书籍稀少,新华书店里一有这类图书,立即会引发疯抢。英汉词典就像英语老师,更是非常稀缺,高中三年,我们有过三位老师,其中一位是七十多岁已经退休的老先生,被学校聘请回来应急。 收到书,我很高兴。原来书是父亲千方百计从图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20-12-02 07:51:52)
同一天,那边厢稳健的嫦娥飘然登月,立即取宝,即将回归。这边厢,老迈的天文重器阿雷西博射电望远镜,终于再也支撑不了一毫克重量,九百吨庞然大物从天而降,轰然崩塌,竟然这么巧合!或许,连这只时时关注宇宙星辰亿万年生死演化的人间巨眼也实在看不下当今美国政坛和社会的乱像,忧病交加,愤然离去。 衷心呼吁一句:"别闹了!尊敬的总统和各位川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0-11-23 13:38:35)
蟑螂,这个名字,无论中文英文,都令人十分不舒服,这虫子的外形也极其不美,看上去非常可怖。然而,小时候,童心无忌,我对此完全没有厌恶。大人们说,这是灶王爷的兵马(类似龙王爷的虾兵蟹将),不能打的。好家伙,我也信了。于是,一到晚上,厨房里人退虫出,灶台上千军万马,密密麻麻…….每次回想起从前的这一幕,我都极其惊叹。 顺便说一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年奇了,栀子花已经第三次开花。 四五月份的时候,一波接一波,一棵树上,总共开出近三百朵之多。过了一阵,第二次开花,天太热,零星开了十朵不到。进入九月,突然又看见开出了几朵。嘿,快成月季花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20-08-30 14:26:07)
每隔一段时间,我都要自己做辣椒面。买来干辣椒,用咖啡豆粉碎机磨成粉。
每次都被呛得不停地打喷嚏,用了毛巾围在脸上,也完全不顶事。
今天正准备围毛巾,突然看见边上的口罩,试试这个?能管用吗?
如果连微米级的辣椒粉都挡不住,对付病毒那就免谈了。戴上口罩,干活。
嘿嘿,这一回,全程一个喷嚏都没打,看见那恐怖的辣椒粉在眼前飘过,仍然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今晚在后院捆扎修剪下来的草木,突然想起小时候用过的绳子。
那时上山砍柴,下地收割,都要用绳子捆绑。最奇特的是打结的方式:
绳子一端系着一个木制的扣,很像梭子,柴禾或稻谷捆紧之后,把绳子在这个扣上一绕,好了,自己紧固住了。要松开更容易,拉着绳子多余的那一端,一拉,松绑了。 这件简简单单的物件,实在是劳动人民智慧的体现。我特地画了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个题目,是我有时在南方闻到香味浓郁的花卉,想起在北方的那些日子而产生的感叹。 到底什么花这么奇特香美,能够让我发出这么大的感慨?其实也很普通,在天热的地方就不难看到。话不啰嗦,还是贴照片,斗胆来个抛砖引玉。 1.姜花(ButterflyGingerLily)。气味馥郁香甜,百闻不厌。通体洁白,细长的花蕊犹如不媚世俗的操守。2.栀子花。也是白色的,怪了,好闻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0-08-02 13:27:41)
阅读 ()评论 (0)
(2020-07-31 22:53:24)

最近几年,给国内的亲人寄过一些包裹,美国邮政局的Priority邮件,一般两周能寄到。今年因为航班稀少,路上花的时间翻了倍不止。更可怕的是,以前从未交过关税,现在每件都交了,而且手续还不太简单。 首先,在邮局寄包裹,一定要在收件地址那里写上电话号码。这样,邮件如果被国内海关拦下,他们会发信息。好了,现在就开始跟踪包裹: 六月13号寄出(第一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以前以为蜂鸟只是传说中的精灵,无缘得见。没想到,今年在家上班,居然看到了。 今年的蝴蝶兰开放之后,我把它放在窗外,干活时一抬头就能看见。每天黄昏前,太阳斜照过来,穿透一片片花叶,像电流传过LED,立刻把它们都点亮,放射出耀眼的靓丽。看蝴蝶兰,此法最妙。 有一天,就在这样一个灿烂的时刻,突然看见蜂鸟在绕着花朵。老天,这小精灵是从哪里飞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