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40,大结局,不是结局的结局)--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9-20 09:04:22) 下一个

晓薇看见何建发给她的微信:

“晓薇,我去见他们。总是要见面的。说开了也好。“

“厨房里有早饭。“

晓薇躺在床上回:“你不要担心。最多我把他们的信用卡还给他们。你养我。你说过的。“

白天的时候,何建回晓薇的微信一般都很慢。他们的习惯,如果有急事,晓薇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给何建。

但是今天,何建立刻回了:“他们是你的父母。如果为了我让你们决裂,我们也不会幸福。我不能让你做这样的事。”

“反正你不能离开我。”

“你不走,我就在。”

看到这条,晓薇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

晓薇通知何建这个周六晚上他们一起去贝尔维尤吃饭。她父母要正式见他。

当何建看到这条微信的时候,他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他的眼前浮现出他故去的父母的脸。他想,他们在天上一定很慈爱地看着他。他鼻子有点酸。

晓薇一再告诉他,她的父母不会为难他的。

“因为他们怕我。“晓薇说。

何建心想,可是我怕他们啊。

周六何建向他打工的餐馆请了假。晓薇陪他去西雅图市中心的商场买了一套新衣服。卡其色的板裤和黑色的衬衣。花了两百美元。何建不想买太贵的。晓薇也同意。现在没有必要装了。

他们又买了一瓶法国产的红酒和一盒法式糕点。

何建和晓薇提着大包小包在西雅图市中心的马路上,两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

晓薇不紧张。她其实很高兴。在她心里,何建是最棒的。爸爸妈妈要见这个人了。这说明他们的关系又进了一步。

何建忐忑不安。他不知道晓薇的父母心里是怎么想的。

何建清楚晓薇那种“不行就私奔”的态度是行不通的。如果晓薇的父母坚决反对的话,他不知道他俩该怎么办。

何建心里明白他不可能看着晓薇与她的父母决裂。

他不能看着自己爱的人,尤其天真单纯如晓薇的这样一个女孩,为了自己失去爱她的父母。

何建在晓薇的公寓穿上了那套款式简单大方的新衣服。他很少穿得这么正式。他有点腼腆地回头看看晓薇。

晓薇含笑端详着何建。她凑上去,轻轻亲了何建的脸颊一下,说:“你好帅。一定会闪瞎我爸妈的眼。”

何建看着晓薇那明亮的双眼,突然心里一阵酸楚。

下午4点半,他俩出门了。

马路地上坐着一个亚裔无家可归者。他很瘦,穿着一件脏兮兮的大棉袄,满脸皱纹,看上去有70岁。

美国的无家可归者中亚裔很少。晓薇满眼的同情。

晓薇这种悲悯的眼神总会触动何建心里最柔软的那一个角落。

他最喜欢晓薇的善良。

顺着晓薇的目光看过去,何建突然觉得这个无家可归者有点面熟。何建走近仔细一看,原来是他以前的邻居,老赵。就是那个两年前因为四个月没有缴纳房租,被警察驱逐的老赵。

老赵更瘦更老了。他脸上的皱纹深得好像是用刀刻上去的。他的双眼更浑浊了,暗淡无光,没有焦距。他满脸的愁苦麻木。那是一张苍老绝望的脸。

老赵坐在马路边上。他身边堆了两个黑色肮脏的大包。混着一股浑浊的臭味。

何建半蹲下。他充满同情地看着老赵,说:“你还认识我吗?我是何建。”

老赵茫然的抬眼看他。

“两年前我们在比肯山是邻居。你后来搬走了。“

老赵的眼睛亮了,他伸手指着何建。他的手指甲黑黑的。

他张嘴笑道:“哦。是你啊。何建。你爸好吗?你们还住在那里?”何建看到他缺了几颗牙。

听到他问爸爸,何建的心划过一丝疼。他说:“我还住在那里。你现在?”

老赵一挥手说:“我很好。你看我现在,一身轻。我在这里晒晒太阳。舒服啊。每个人自由最重要。我现在就是有自由。”

老赵看着晓薇的目光落在他的大黑包上,又说:“人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东西。这两个包,哪天我也要扔掉。”

何建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回头看晓薇。

他从钱包里拿出一张20美元的钞票,又从带去给晓薇父母的法式点心盒子里拿了一块蛋糕。晓薇从袋子里拿出几张餐巾纸,递给何建。

何建把这些东西递给老赵,说:“我还住在原来的地方。你有空来找我。我的电话号码也没有变。你还有吧?”

老赵接过东西,连声说:“谢谢!你爸有福气啊,养了你这么个好儿子。没几个人有他那么好的福气。”

晓薇看见何建眼里的悲伤。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餐巾纸和一只笔,刷刷写下何建的名字和电话号码。递给何建。

何建抬头看着晓薇,感激地接过那张写着他的电话号码的纸。塞到老赵的手里,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随时给我打电话发短信。”

老赵接过,点点头。他突然用他那枯树枝一样的手抹了一把自己的眼睛。

他撇撇嘴,没有说话。他浑浊的双眼红红的。

何建站起身,和晓薇一起离开了。

在车里他们没有说话。晓薇看着何建那张俊美的侧脸,伸手握住了何建的右手。

何建转头对着晓薇微笑了一下,说:“晓薇,你真好。我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善事,让我这辈子遇到你。不管怎样,我永远都会感激你。”

晓薇说:“我最讨厌你说这样的话。我要使唤你一辈子的。我要花你的钱,吃你做的饭,让你带我去这里去那里。你先别谢我。”

何建呵呵笑了。他的大手捏了捏晓薇的小手。

他们到了姨妈家。

晓薇的妈妈是一身白色镶银线的香奈儿套装,栗色的半长微卷的头发亮亮的,发质很好。淡妆,浅浅的眼线口红,皮肤细腻白嫩,身材苗条,看不太出实际年龄的中年美妇的感觉。

晓薇的爸爸穿着熨烫平整的板裤衬衣。略凸顶,肚子微微凸起,目光凌厉坚毅。他虽然只是中等身材,但是气场十足。

他们几个在姨妈家的客厅略坐了几分钟,寒暄几句,就起身一起去餐厅吃饭。

他们一行六人去了贝尔维尤市中心林肯大楼顶层的西餐厅。这家餐厅的名字翻译成中文是霸气的“升天”西餐厅。

他们坐电梯到了41层的顶楼。

何建有了穿越到王子强的大平层公寓的感觉。

一样的270度美景,整个餐厅的装饰都是深色色调,屋顶的大吊灯是一个像麋鹿鹿角的巨大的木质雕塑,像八抓鱼一样伸着弯弯曲曲的触手,每只触手有三米长,配着黑色的餐桌地板,有一种奇特的震撼的感觉。

一整面蜿蜒的从地板到屋顶的玻璃墙外面是蓝天,白云,雪山,华盛顿湖和湖上的像一个个小玩具一样的白色帆船。

餐厅里都是穿着讲究的俊男美女。

他们被一位苗条漂亮的金发小姐领到了一个靠窗的座位。那个窗户给远处那个圆圆的白色雷尼儿雪山套了一个框。

何建主动走到大窗户前面的座位背靠着窗户坐下。晓薇跟着坐到他的身旁。姨妈坐到了晓薇的隔壁座位。

他们三个的座位面对餐厅内部。

晓薇的父母和姨夫面对着窗外的延绵到天边的无限美景。

西装革履的服务员给每个人发了一个菜单。

晓薇看看菜单,每一个菜都很贵,好像又涨价了。她偷看一下何建。何建在认真看菜单。晓薇的手肘微碰一下何建,低低地说:“你点牛排吧。挺好的。“

何建转头对晓薇微微一笑,说:“好。你帮我点。“

晓薇快速地看看桌子对面的父母。

何建坚持道:“我没有来这里吃过。我不知道该点什么。你帮我点吧。”

晓薇的姨妈接口说:“哎,我也不知道该点什么。晓薇,你也帮我点吧。“又对着对面的老公说:“我看你也不知道该点什么。都让晓薇点吧。”

姨父笑呵呵地说:“好。”

整个桌子的气氛轻松下来。晓薇帮何建和自己点了半熟的牛排,配蔬菜,土豆泥。给姨妈和姨夫点了三文鱼。

听到晓薇说这里的鳕鱼做的不错,晓薇的妈妈点了鳕鱼,晓薇的爸爸也点了牛排。

晓薇点了几份吞拿鱼三文鱼螃蟹生鱼片做前菜。晓薇爸爸看到服务员送到隔壁桌的龙虾汤不错,又给每人点了一份龙虾浓汤和一份螃蟹色拉。

服务员推荐了加州纳帕山谷的红酒。晓薇爸爸点了一瓶。

四五位穿着黑色西装的服务员鱼贯而出。头盘,汤,色拉,主菜一个个送上来。

晓薇时不时看何建。何建慢慢吃着,看不出一点紧张。

晓薇的姨妈先开口,说:“何建,谢谢你带晓薇去看医生。晓薇说你对他很好。”

何建说:“不用谢。我也没做什么。晓薇自己很能干的。”他转头对晓薇眨眨眼,眼角带着笑。

晓薇的脸红了。她瞪了何建一眼。

晓薇的爸爸看着桌子对面的两个年轻人。

晓薇的妈妈说:“何建,你爸妈都过世了。那你在美国还有什么亲人?”

何建摇摇头:“我有一些家人在国内。我在美国没有亲人了。“

晓薇的姨妈和妈妈的心里都一阵叹息。

晓薇悄悄地在桌下伸手抓住何建的一只手。何建一动不动,只是伸手捏了一下那只温热的小手。

晓薇的妈妈又问:“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何建说:“我在社区大学选课,争取秋天转去华盛顿大学读书。我的计划是一年内毕业,考完申请法学院要求的标准化考试。然后申请法学院。”

晓薇的爸爸问道:“你会去外地读法学院吗?“

”我首选是西雅图的大学的法学院。如果都没有录取,我会申请西岸的学校。这样离晓薇近一些。“

晓薇接话说:“他如果去加州上学,我可以转去我们公司在加州的办公室。“

桌上的四个长辈都看了晓薇一眼。

何建说:“晓薇不转也可以。看哪里的发展机会对她最好。我会争取假期来西雅图实习。她也可以一部分时间在加州远程上班。”

晓薇爸爸的声音很冷峻:“所以我家这个傻女儿会愿意跟着你走,你其实无所谓。“

何建一愣,他说:“我不是无所谓,但是我不希望晓薇为我做很大的牺牲。“

”为什么?因为你会觉得欠她的,还不起?“听到这话,晓薇的妈妈不易察觉地轻碰了一下自己咄咄逼人的丈夫。

晓薇看着何建,等着他的回答。

何建说:“我们之间没有什么欠不欠。只是我知道工作让她快乐,事业对她很重要。我相信我们的感情。”

晓薇的眼里都是温柔。

桌上的几个人都沉默了。

姨妈开口:“这个餐厅真漂亮。”

姨夫接口:“就是装修全是黑色。”

晓薇的妈妈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晓薇和何建的脸上都浮现出笑意。晓薇说:“我去超市买东西,没带钱,他借钱给我。这样认识的。“说完有点傻呵呵地看着何建。

何建微笑着没说话。他突然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晓薇肉嘟嘟的脸。捏完惊觉自己的失态,有点惊慌地扫了一眼对面的长辈。

晓薇满脸放光。

晓薇的父母看着自己的女儿,对视一眼,心里都暗自叹了口气。

他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何建话不多,偶尔插一句,都很得体礼貌。

吃完正餐以后,服务员送上了甜品菜单。

晓薇点了五份甜点。

晓薇的妈妈问:“为什么不点六份?”

晓薇说:“五份够了。”

甜点上来,晓薇只吃了两口,就把盘子推到何建面前。

何建把她盘子里剩下的甜点几口吃光。

晓薇的父母又对视一眼。

账单来了,晓薇的姨夫扫了一眼,忍不住小声惊叫:“两千美元。”连连摇头:“真是宰人啊。这吃的什么,我都没吃饱。两千!”

姨妈拉一下自己丈夫的胳膊。姨夫闭了嘴。

他们一行人回到姨妈家。

晓薇的爸爸说:“何建,你到书房来。我们单独聊聊。”

晓薇一脸紧张。何建捏一下晓薇的手,无声地告诉她没关系。

他随着晓薇父母走进了书房,回身关上门。

晓薇的父母坐在宽大的书桌后面。何建坐在他们对面。

晓薇的爸爸开口了:“你们的事我们大概知道。我家那个傻女任性得很,我们也没什么办法。我们想了解你的真实想法。”

晓薇的妈妈插口道:“希望你理解我们做父母的心。”她的声音透着一丝软弱。

何建看着面前穿金戴银的精致美妇。在她没有一丝皱纹的脸上,何建看到了一位母亲的忧愁。

何建点点头说:“我知道你们担心晓薇。但是我对她是真心的。”

“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我会让晓薇做决定。不过她永远都是你们的女儿。失去父母是我这一生最痛苦的事。我绝不会让晓薇承受这样的痛苦。”

晓薇爸爸的神情既有点恼怒,又有点无可奈何。他说:“你知道晓薇死心塌地对你。你这话毫无意义。”

“要是以前,我会告诉你们,我不愿意晓薇为了我失去爱她的父母,所以我会走。但是现在我知道我的离开会给晓薇带来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我不忍心这样对她。所以只要晓薇没有改变心意,我是不会离开她的。”

”我们知道你离开过晓薇。“

“是的。”

“为什么走?”

晓薇的父母都紧盯着何建,仿佛屏住气在等着他的答案。

“因为我想忘了晓薇。我想她找一个好男人,我希望她幸福。”

“为什么又回来找她?”

“我听说她生病了。我想照顾她。还有,我忘不了她。”

“你知道晓薇有多娇气。你能照顾她?她的吃穿用度,她可是享受惯了的。”

“我知道。我只能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如果晓薇想离开我,那一定是我不能让她幸福。我没有怨言。”

晓薇爸爸的声音很冷:“爱是很空洞的一个词。你觉得你爱她也许只是自己的想象,也许不是真的。”

他加了一句:“你怎么知道你真的爱我们的女儿?”

何建的眼中一丝苦涩,他说:“为了她,我曾经可以忍受离开她的痛苦。”

何建顿了一下,说:“离开她我很难过。但是我当时以为只有这样她才会幸福。那时候我就知道为了这个人,我愿意忍痛付出一切。”

何建坦率真诚地看着晓薇的父母,说:“我真心爱晓薇。我为了她会努力奋斗。我希望你们能给我一个机会来向你们证明我的爱。”

晓薇的父母沉默了。

何建走出书房,对晓薇说:“你爸妈要和你谈谈。”

过了半个小时,何建看到晓薇从书房出来。她的双眼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哭过。

何建的心揪了一下。

晓薇的父母也走出来。再加上姨妈姨夫何建,他们六个人都站在客厅里。

何建说:“我先走了。谢谢你们请我吃饭。我很高兴见到你们。”

他对晓薇点点头。他不知道该对晓薇说什么。他想晓薇今晚会住这里吧。

晓薇说:“等一下,我跟你走。”她转头对她爸妈说:“我明天要加班。我回去了。”

晓薇的父母脸色一变。她爸爸要开口说什么,晓薇的妈妈拉了一下自己丈夫的手。

姨妈看看两边,开口:“那也好。反正很近,过两天再过来。你爸妈也可以去你的公司参观一下。”

说到这里,姨妈温柔地看着晓薇,说:“你爸妈很为你骄傲。”

晓薇点头:“姨妈,我知道。”

晓薇走出门去,何建跟上来。

他们坐进车里。好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5月底的西雅图已经有了夏天的感觉。晚上8点了,还是黄昏的天色。

今天是个好天,他们开车在520桥上,远处的雷尼尔雪山像一个冰淇淋一样伫立在天边,粉的天空,洁白的雪山,如诗似梦。

晓薇看着车窗外的美景。她的魂又好像漂浮到另外一个时空中去了。

何建开着车,说:“晓薇,没事的,怎样都行。你开心就好。你不要为难。”

晓薇突然满面怒容。她转过头对何建嚷道:“我最讨厌你说这种话!什么叫怎样都行?”

何建吓一跳,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一眼晓薇。晓薇小脸通红,眉毛立着,两只圆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要喷火一样。

晓薇接着嚷:“你的意思是我们分手也行?我们不在一起也行?你没有我也行?”

“我告诉你,何建!”晓薇的脸凑过来,说:“你如果敢退缩,敢扔下我,我才不会原谅你。你别想我会祝福你。我会恨你一辈子!我会搞两个小布人,天天在家咬牙切齿地扎小人,诅咒你和你的老婆!”

何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正在大发雷霆的晓薇一愣。她说:“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

何建还是在笑。

晓薇不说话了,继续瞪着何建。

何建忍住笑,说:“我送你回家?”

晓薇低头闷闷地说:“我不想回家。”

何建没有接话。他开车带晓薇到了西雅图的阿凯沙滩。这个沙滩在西雅图市中心的西面,在沙滩上可以看到西雅图的高楼大厦。

何建停好车。他们安静地坐在车里。车的前面是璀璨夺目的西雅图市中心天际线。那一个个闪闪发光的高楼像积木一样。

晓薇说:“我不管你怎么想。我要和你在一起。就这样。”

何建心里一声无声的叹息。他转头凝视晓薇,没有说话。

晓薇说:“要不是你在床上的表现,我常常觉得我俩我是攻,你是受。”

何建又大笑起来。

晓薇转过头看前面,小脸红了。

何建说:“我不知道你爸妈对你说什么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告诉你。我爱你,我很幸运遇到你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孩。你对我很重要。我会拼尽全力地去奋斗,给你幸福和好的生活,让你父母放心。这是我现在要做的事。其它我不会管。未来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拥有你,我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听完何建一口气说完这一长串话,晓薇的眼眶红了。

何建接着说:“你的父母看着是和气讲道理的人。你要对他们好。“

晓薇不说话。

何建说:“你不要任性,不要伤你父母的心。你如果这样做,那置我于何地?“

晓薇怔怔地看着何建。

何建握住晓薇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一下,说:“为了我,你要对你的父母好,要对他们耐心一些。疫情期间,他们为了你来美国,你要多陪陪他们。明天你给他们打电话,去看他们。“

他的声音突然有点哽咽,他说:”父母其实挺可怜的。他们唯一的错就是太爱自己的孩子。“

晓薇点了点头。

何建拍拍晓薇的脸说:“这样才乖。”

他低头轻轻亲了晓薇一下,温柔而坚定地对晓薇说:“我永远只有一句话。你不走,我就在。”

5月的西雅图海边。一辆小小的车里,两个相爱的年轻人在看夕阳。

前路艰险曲折,未来会怎么样,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们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在这个美丽的城市相遇相爱。他们已经是最幸运的人了。

-------------------

作者有话说:终于到大结局了。这个结局其实有点开放式结局。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其实我不知道。相爱是难得的,相处更难。晓薇真的能过没有豪华旅行没有大餐香奈儿的普通生活吗?何建真的能顺利拿到法学院的学位找到好工作吗?他们都是有魅力的人,会有不同的诱惑,他们能抵抗吗?热烈的爱情会随着时间消退吗?晓薇这么作,何建这么敏感,他们真的能相处吗?我不知道。但是热烈的爱恋是多么美好啊。明天我会发一篇创作手记。谢谢读者们。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你们的陪伴让我很感动。感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谢谢你的建议。我是这样感觉的,晓薇算是国内的有钱人。她们还是挺在乎名牌的。美国的有钱人,可能比较自我,但是其实拿爱马仕的也很多。你看看美国很多街拍,都是大牌。美国的高档餐厅吃饭,我稍微注意一下,都是大牌包。不过这是我在美国的观察,也许不全面。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谢谢。你分析的很对。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伍雅涛' 的评论 : 不过我有一点点小建议,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并不是那么在意名牌的,名牌包包这些,是中产阶级才在意的。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伍雅涛' 的评论 : 细节才是灵魂啊。最吸引人之处往往是细节,任何简单的人际关系或是故事,只要把细节准确真实地表达了,就会好看生动许多。你写何健见到小微的父母时那种淡定,是因为他经历了自己内心的斗争之后,决定留在小微身边,因此再遇到什么事,他都表现得淡定。你没有直接把这些道理写出来,而是通过细节让读者领会,这种手法很迷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谢谢鼓励。我认为细节会让人物立体起来,会让整个故事有真实的感觉,所以我写的时候想得很仔细。你注意到,我很高兴。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这个结局很好很甜。你很善于描写细节。希望很快有新作诞生!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非常谢谢你一直的鼓励和关注。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恭喜博主完成大作。很喜欢这个结局!辛苦了!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作者有话说:终于到大结局了。这个结局其实有点开放式结局。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其实我不知道。相爱是难得的,相处更难。晓薇真的能过没有豪华旅行没有大餐香奈儿的普通生活吗?何建真的能顺利拿到法学院的学位找到好工作吗?他们都是有魅力的人,会有不同的诱惑,他们能抵抗吗?热烈的爱情会随着时间消退吗?晓薇这么作,何建这么敏感,他们真的能相处吗?我不知道。但是热烈的爱恋是多么美好啊。明天我会发一篇创作手记。谢谢读者们。写作是一件孤独的事,你们的陪伴让我很感动。感恩。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