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39,终于真的在一起了。)--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9-19 09:38:53) 下一个

第二天,一大早,晓薇收到了何建的微信。

何建写道:“既然我们一分开,两个人都痛苦到要死掉的感觉,我想要不我们就在一起吧。”

晓薇浑身一震,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何建继续写到:“而且如果我不在你的身边,我也实在是不放心你。我现在计划申请转学到华盛顿大学完成本科。9月开学。我打算这一年拼命学,争取一年毕业。毕业后我打算去学法律。法学院需要三年时间能拿到法学学位。你愿意等我吗?”

何建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他接着写:

“你还记得那个常到我们餐厅吃饭的律师麦克吗?他以前就鼓励我去学法律。他说过他的公司有一个项目,专门给低收入和少数族裔提供实习机会。那样我会有些收入。

学费差一些,我可以申请一部分学生贷款,不少学校也给贫困学生提供奖学金。我开卡车存了6万美元,还有我爸留给我的三万美元。这几年我们两个的生活费都够。我养你。就是可能会过得节省一些。需要自己在家做饭。反正也是我做。你喜欢旅行,我可以带你去露营。每年也可以给你买一个名牌包。你看这样可以吗?“

晓薇一股怒气升上来,她心里说:这个笨蛋!我什么时候要每年买名牌包!

何建看晓薇还是没有回音,叹了口气,继续写:

“等我法学院毕业,考过律师证,在律师事务所找到工作,生活就好了。

一直以来,对我来说,你的幸福最重要。既然我们在一起,我会拼命努力,让你幸福。

我也不会在意别人的眼光。如果他们觉得我骗你,我更要好好奋斗来证明他们是错的。为了你,什么苦我都能吃。

前面的路不容易,但是没有你,简直就无路可走,所以再难,我也打算和你一起走下去。

你考虑一下。“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音。

何建点进晓薇的头像,看到就在一分钟前,晓薇发的朋友圈:

“每一只船总要有一个码头,每一只雀儿得有一个巢-----沈从文“配了一个笑脸。

下面一个鸟巢的图,里面有两只漂亮的小鸟。

一抹微笑浮上何建那张漂亮英俊的脸。他点了一个赞。这是这几年何建第一次给晓薇的朋友圈点赞。

何建看到晓薇回他了:

我饿了,你去给我买芋头面包。我想吃。

何建站起身,伸了一下懒腰,出了门。

四月的西雅图刚刚下了一场小雨,湿漉漉的地面,铺满了粉红色的樱花花瓣。整个空气都是湿湿的,带着一股花香。太阳从乌云后面刚露出一部分小脸,温暖的阳光洒下来。

西雅图最美的春天来了。

何建先去了他以前工作的超市给晓薇买芋头面包。超市人多,结账的时候排长队。何建担心晓薇等得着急,付完钱,立刻急匆匆地冲出超市大门。

他想是该给晓薇先发一个微信让她在等自己一会儿,还是就不耽误了,直接去她公寓。

他一抬头,看见超市门口不远处的樱花树下,一个熟悉的少女身影立在那一树花下,那花像一片粉红的云。

晓薇穿着一身黑。下身是宽松的休闲黑色瘦脚裤,上身是纯黑的紧身毛衣,毛衣下摆扎进裤腰,拴着一条闪亮的爱马仕皮带。她没有戴任何珠宝首饰,长长的黑发在微风中飞舞。几丝黑发拂过她的脸,一下一下。

乌发如云,衬得她不施粉黛的小脸雪白,只浅浅涂了一点唇膏的嘴唇红艳艳的,越发的唇红齿白。

苗条修长得像一个芭蕾舞演员的少女晓薇静静地站在那一树花下,美得像一幅画。

何建定了定神,大步朝晓薇走去。

晓薇定定地看着朝她走来的何建。一动不动,她的眼里涌出了泪花。

何建走近了,他看到了晓薇斜挎着的那个香奈儿小废包。

更近了,他看到了晓薇眼里的泪。

他的眼里也含着泪。

这十几米,都是何建朝着晓薇走去,晓薇没有动。

何建走到了晓薇的面前。晓薇抬头看着何建。行人匆匆,没有人知道他们一个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天之娇女,一个是一直为生计挣扎的贫苦孩子。

他俩站在一起,都俊美非常,一对壁人。真是很美的一个画面。

何建张开双臂,把晓薇裹进他的怀里。

何建眼里滚出了滚烫的热泪。

他的脸深埋在晓薇的乌发中。

他唤道:“晓薇。”

晓薇靠在何建宽阔的胸膛上。她闭上眼,没有出声。

何建轻声说:“你不要离开我。”

她说:“我不离开你。”

何建接着说:“你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她说:“我永远都不离开你。“

何建听到这话,把晓薇抱得更紧一点,说:“晓薇,你知道我爱你吗?“

她说:“我不知道。你从不告诉我。“

何建松开晓薇。晓薇抬头看他。

何建说:“我好爱你。“

她说:“我也好爱你。“

两个含着泪的人都笑了。何建低下头,吻住了怀里那个傻姑娘的唇。

晓薇回公司上班了。

何建继续在餐馆打工的同时,开始在贝尔维尤学院选课。他去学校了解转学要求的学科学分,成绩要求等等。他约了和不同的教授助教谈话。他们都很热情地鼓励他。

何建列了未来几年转学选课的时间计划。什么时候转学到华盛顿大学,什么时候考申请法学院的标准化考试,什么时候开始申请。晓薇陪他去大学路上的旧书店买了好多书。

何建继续在餐厅打工。生意好的餐厅,周末打工小费收入很高。时不时,他也接一些Uber的单子。接送客人,或者送餐。

何建还是住在他原来的那个小公寓里,但是随着他在晓薇的住处待的时间越来越长,他们也讨论过什么时候把那个公寓退了。

晓薇的意思是何建现在就可以搬过来。他们可以平分房租。

何建说他要等晓薇的父母姨妈同意他们的关系以后再搬过来。他不想瞒着他们。

晓薇很不以为然。但是她知道这件事上何建的拧脾气,只能妥协。

甜蜜的日子过得好快。

他们一起窝在沙发上读书。读一会儿,他们会对视一笑,这时晓薇会凑过去亲何建一下。

何建做饭,晓薇香香地一边吃一边叫嚷着减肥。

吃完,晓薇逼着何建陪她去跑步。跑十分钟,晓薇又耍赖着说累了,非让何建背她。

搞了一个月,晓薇体重没变,何建瘦了3磅。

不过何建说:‘我瘦了是因为别的原因。“

晓薇红着脸给了何建一拳,说:“滚!”

晓薇被何建对她的热情吓到了。

忙碌着学校,打工做Uber司机赚钱的何建只要有空就会来找晓薇。

只要他来找晓薇,他们都在缠绵。

有一个周末,何建说:“再这样下去,我要精尽身亡了。别人会说你谋杀亲夫。明天出去玩。”

他们坐船到了离家两个小时的坞碧小岛,徒步野餐。那天天气好棒。

在一片绵延不绝的绿色草原上,他们看到几个白帐篷。前面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坞碧岛养老院花园售货“

他们下车逛逛。晓薇开心地跳来跳去。在一个摊子上,晓薇看到两个手掌大的泥娃娃,一个是戴个牛仔帽穿条牛仔裤的牛仔,旁边是挽着发髻,穿着19世纪拖地长裙的主妇。

特别的地方是这两个泥娃娃都是老年人。牛仔脸上白白的胡须,主妇脸上的皱纹很多。

两个小人都生动逼真。

晓薇一手一个,举起来,转头对何建甜甜地笑:“你看这个,像真的一样。好可爱。”

又低头爱不释手地仔细看两个小人。

何建忍着笑,问卖货的老太太:“多少钱?”

“60美元。“

何建觉得好贵。这种小玩意儿几块钱就够了。

晓薇没抬头,又叫一句:“这个女的脸上还有痣!”她把那个泥娃娃直伸到何建面前给他看。

何建朝后一仰:“我近视吗?干嘛贴得这么近。”

晓薇翻一个白眼:“赶紧付钱。”

何建刷卡付钱。

老太太说:“这是我做的。这是我和我先生。他去年过世了。我们16岁认识,21岁结婚,在一起生活了55年。”

在阳光下,晓薇觉得老太太的眼睛闪闪发亮,不知道是不是泪花。

也许不是泪花,而是幸福的光芒。

晓薇转头看何建。何建没有说话,走近晓薇,搂过她,低头在她的头发上轻吻了一下。

在走回车的路上,晓薇问:“过50年,我也做一双同样的泥娃娃送给你。”

何建转头对她笑笑。

晓薇说:“50年后,我们还会在一起吗?”

何建没有说话。

晓薇停下脚步:“不许不说话。回答。”

何建说:“你不走,我就在。”

晓薇抿嘴一笑。

等回到车里, 晓薇把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紧身吊带衫,和白得发光的脖子肩膀胳膊。

晓薇看到何建的眼神很怪。正想问: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她一低头看到何建的下面撑起了一把小伞。

晓薇大笑:“这大白天的。你真是个禽兽。”

何建脸一红,说:“谁叫你勾引我。”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你在我旁边就是在勾引我。“

晓薇咯咯地笑:“你真是个无赖。”

何建一把揽过晓薇的头,唇重重地贴上去。

何建的吻霸道悠长。晓薇完全不能抵抗,到最后他们居然在旁边就近找了个汽车旅馆。

晓薇说:“你现在这个样子,都不知道你之前在我面前怎么那么能装。好像手都不牵一下。“

何建喘息着说:“你现在知道我那时候多受折磨。简直酷刑。“

晓薇说:“那怪谁?你活该。”

何建的头埋在晓薇的脖子上:“我后悔了,所以现在要补回来。”

晓薇给了他一拳。

这一天,晓薇给何建留言,叫他有空打电话给她。

何建恰好工作学习都很忙,直到晚上9点他才有时间打电话。

何建的心有点打鼓。

电话那头传来的晓薇的声音有点沉闷。正常情况下晓薇的声音雀跃的像个孩子。

何建先开口:“怎么了?“

“也没什么。你今天为什么不来看我。“

“也没什么是什么意思?“

“你想不想我?“

 

“想。到底什么事?“

一阵沉默。

晓薇终于开口:“我爸妈来西雅图了。”

何建坐了起来。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话传来晓薇的声音:“他们昨天来的。都没有提前告诉我。今天一早才通知我的。住在姨妈家。”

何建干涩地问了一句废话:“他们来西雅图干什么?“

晓薇清脆的声音传来:“疫情期间,冒着回去要隔离21天的风险,他们这时候来美国,肯定是来工作!”

何建懵了一下。他很聪明,一下子明白晓薇在说反话。

他说:“我现在过来找你。”

晓薇心里一阵欢喜,嘴上说:“这么晚了。明天还要早起。“

何建说:“我过来了。“

过了一会儿,晓薇的公寓门铃响了。

晓薇扑到门前,打开门。

何建说:“告诉你多少次,开门前要看看是谁。”

晓薇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说:“除了你还有谁。”

何建伸出强壮的胳膊把她打横抱起来,几步把她放在沙发上。坐在她身边。晓薇倚偎在何建的怀里,说:“我好想你。”

何建低头吻一下晓薇的黑发。深吸一口气,她的头发总是好香。

何建说:“今天你爸妈跟你说什么了?”

晓薇拿起何建的大手。

她看着两只手指缠绕在一起的手,说:“没说什么。“

叹了口气,说:“他们要见你。“

晓薇感觉何建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

晓薇笑着对他说:“你紧张什么?我的事我说了算。”

“你说得容易。“

晓薇看着何建那愁眉苦脸的样子,说:“傻瓜,我都想好了。我有办法。”

何建一愣。他看着晓薇那散发着光彩的热情的脸。

那次在国会山庄,当晓薇对他说:“我爱你,我爱上你了。”也是这张热切的脸,也是这种仿佛可以燃烧一切的热情。

晓薇伸手拉下何建的头,吻住了他的唇。

她喃喃地说:“今晚你真正地要了我吧。“

何建一边吻她,一边问:“什么意思?“

晓薇的动作越来越热情。

她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何建,让我怀孕吧,我要给你生一个孩子。“

何建的身子一阵颤栗。他抬起头,一只大手固定住晓薇的两只在乱摸的手。晓薇热烈地看着他,脸庞绯红。

何建凝视着晓薇明亮的双眼,突然抱住晓薇柔软的身体,深深地抱住她。

他说:“晓薇,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他的眼里涌出了泪。

他的泪滴在了晓薇的头发上。

不知为什么,何建的话让晓薇心碎。

她也伸手抱住他,她那少女特有的甜美温柔纯洁的声音传进何建的耳朵里,也点点滴滴地滲入了他的心里。

晓薇只说了三个字:“你放心。”

他们埋头抱了一会儿。

何建把晓薇抱上床。他们相拥一夜,好好地睡了一觉。什么都没做。

第二天。

晓薇醒来的时候,何建已经出门了。

---------------

作者有话说:知道读者等很久了。:) 他们终于战胜自己的心魔,真正在一起了。何建其实是多么怕晓薇离开他。他们一直是双向奔赴的爱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好的好的。谢谢!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终于撒糖了。谢谢!明天早点发啊。晚安!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作者有话说:知道读者等很久了。:) 他们终于战胜自己的心魔,真正在一起了。何建其实是多么怕晓薇离开他。他们一直是双向奔赴的爱情。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