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36。再分手。你是我的小太阳)--这部小说献给青春和爱情

(2022-09-14 15:01:25) 下一个

何建与晓薇坐渡轮玩了一天,回到晓薇的公寓已经下午4点了。一进门,晓薇就嚷嚷:“好累。”她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意看着玩。何建休息一下,进厨房打开冰箱,看看有什么菜,做点什么晚餐。他顺手拿了一个橘子,递给晓薇,晓薇接住,放到茶几上。何建拿起橘子,开始剥皮。

晓薇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华盛顿大学癌症中心“。他俩对视一眼。晓薇镇定一下,拿起手机。

”喂?“

”李医生?你好。结果出来了。哦。好的,好的。谢谢你。“

何建的心脏咚咚地跳个不停,好像下一秒就要跳出他的胸口。

晓薇放下手机,双手拉住何建的手,一起在沙发上坐下。晓薇低沉慢慢地说:“何建,是医生,结果出来了。“

顿了一下,晓薇快速地带着笑意的说:“是良性的!不是癌症。医生说是年轻女性常见

的良性囊肿,观察就好,不用手术。“

她跳起来大笑着拍着手转着圈:“我没有得癌症。我会活到90岁!哈哈哈哈!“

何建长嘘一口气,说:“你吓死我了。”

晓薇指着他:“你没看到你刚才那脸色,好像马上要哭出来。哈哈哈哈。”

何建瞪她一眼。真是个戏精。

何建有点不放心:“那之前为什么医生说90%是乳腺癌?”

晓薇说:“医生说影像看不清楚。穿刺是最精确可靠的。他们几个医生会诊,确认是良性的。”

何建长嘘一口气,一屁股重重地坐下,说:“这下放心了。我就说没事。”

晓薇斜眼看他:“那你前两天半夜睡不着,还在数羊。“

“那是你睡不着,我陪你数羊。”

晓薇又转了几圈,倒在沙发上,伸个懒腰:“哎,太好了。今天是我重生之日。”

何建说:“你刚才那么快就把电话挂了。我应该再问问医生。”

“我想逗你嘛。“

何建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我还是有点不放心。再打过去问问。”

何建在电话上仔细询问晓薇的情况。过一会儿,他放下电话,说:“真是好消息。我再上网查查你现在的情况。“他在手机上输入“cysts”良性囊肿。过了一会儿,他说:

“这下放心了。这种囊肿不会转为恶性,很可能会自己消失,以后每年随访就可以了。“

他俩对视一笑。这是几周来真正放心的笑。

晓薇又一下子坐起来:“何建!我们出去吃饭庆祝吧!我请客!“

 “不用了。冰箱有菜,我做两个菜,很快的,刚回家,不累吗?“

 “不累不累。我想出去吃大餐。“她拉住何建的手。

 “你总是这样。以后你怎么办?“

晓薇脸上的笑凝住了。她觉得何建这句话的意思是,她没病,他又要走了。

晓薇在沙发上坐下。

何建看晓薇脸色突变,说:”一定要出去吃饭吗?“


晓薇没有回答。

”那就出去吃吧。走,去哪里?“

何建站起身。晓薇没有动。

何建问:“你怎么了?你真是变脸比翻书都快。我又没说不出去吃。我想你累了,在家吃方便。你不是说喜欢我做的菜吗?“

晓薇低着头,不说话。

何建说:“走不走啊?那我去厨房做饭?“

晓薇没反应。

何建有点急了:“你这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我就说了一句在家吃,你就生气。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任性。“

晓薇抬头,挑衅地看着何建:“我就这么任性,你才知道?受不了,你走啊,你又不是没走过。“

”李晓薇!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我陪了你一天。本来今天这么好的消息,你非要吵架。“何建也有点气恼。

晓薇最受不了何建对她大声。何建只要一提高声音,晓薇就会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晓薇含着泪说:“那你走。我不要见到你。“

 “你到底怎么了?我到底说什么了?至于吗?”

晓薇流下泪:“你走!我讨厌你。”

何建转身朝门口走去。

晓薇心想:好啊,还真敢走。

何建几步就走到了门口,拉开门。

晓薇急火攻心,叫道:“你走了就永远不要再回来!”

何建停下,过了5秒,开门出去了。

晓薇愣了,她双手捂住脸,开始呜呜哭。

晓薇哭了一会儿,自己开门看看。一眼看到何建靠墙站在门口,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晓薇转身进屋。何建赶紧跟进来。

晓薇坐在沙发上,何建蹲在她面前。两人都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何建开口:“我错了。”

 “错哪儿了?”

何建想了一会儿:“我应该赞成带你出去吃饭。不过我没说不去啊。”

晓薇白他一眼:“你还走不走了?”

何建说:“不走了。我刚才也没真走。”

听到这句话,晓薇立刻感觉自己的气消了一大半。

她说:“我饿了。你去做饭吧。”

何建小心翼翼地问:“在家吃?“晓薇点点头。

很快何建做了一荤一素一汤。

他们一边吃饭,何建一边问:“你到底为什么生气?”

 “自己反省。”

何建叹口气,心想,女孩的心思真难猜啊。

吃完饭,晓薇说:“今天你得罪我了。你要替我洗碗,来赎罪。”

何建撇一下嘴:“原来发这么大脾气是为了逃避洗碗。直说啊。”

晓薇瞪他一眼:“我发这么大脾气,是因为你是个笨蛋。”

何建只好说:“好好好。我是个大笨蛋。”

晓薇偷笑了一下。

何建也笑了,他热切地说:“你没有得癌症。我真高兴。”

晓薇看着他:“我也很高兴。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陪着我。”

何建说:“应该的。”

晓薇看着何建的双眼,问:“为什么是应该的?”


何建眼神飘忽,说:“我去洗碗。“

晓薇是个直性子,她不喜欢猜来猜去。

“何建!“晓薇叫住他,直接问:”我没有病,你又会觉得配不上我了吗?“


何建没有回答。

”我到底有多难养。你需要多少钱才能养活我?“

何建缓缓地说:“不光是钱的问题。有时候我不知道如何来爱你。经过这么多事,我可能已经不会爱一个人了。“他暗淡的眼神让晓薇心疼。

晓薇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那就让我来爱你。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需要和我在一起。山川日月,春夏秋冬,一日三餐,只要你在就可以了。“

何建看着晓薇那倔强任性的小脸,说不出话来。晓薇的毫不犹豫,总是撼动何建的心。这个世上,除了父母,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明确坚决地要爱他,要和他在一起。

但是,晓薇,你习惯的生活,对我来说遥不可及。我是一个男人,我不可能让你来付钱让我们去你习惯的豪华游,去高档餐厅,开豪车。但是你真的能和我过苦日子吗?我又怎么忍心让你放弃你的香奈儿,你的豪宅来跟我过苦日子?

你的朋友,你的圈子,你的家人,让我如何来面对他们?让我如何在他们面前维护我可怜的自尊心?晓薇,我不知道如何和你走下去。你明白吗?男人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有时候是很自卑的。

贫穷会磨光爱情,到那时候,你会嫌弃我,我们会吵架,你会恨我浪费了你的青春,你的家人朋友会说我骗了你。我受不了你恨我,我也受不了你的家人把我当作一个贪财的骗子。

我有我的尊严。我本来过得好好的。你出现在我面前,像一个遥不可及的影子,那么美好,那么诱人,但是我要怎样做,才能抓住一个不可能抓住的影子呢?我要怎样做才能让你幸福?

何建的心里波涛汹涌,但是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晓薇看着一言不发的何建,酸楚地想,他又要退缩了,他又要丢开我,让我自己去寻找幸福。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我爱一个人,是绝对不可能离开他的,因为我那样一定会痛苦到活不下去,为什么他可以做到?他可以一听说我可能得了癌症立刻就回来照顾我,也可以一发现我没有病,就盘算要离开我。他到底是不是爱我?还是因为我爱他,才来同情我?爱一个人怎么可以忍受放弃她,抛下她?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何建觉得无助,晓薇觉得愤怒。

晚饭后,何建洗了碗,洗了衣服,把晓薇的房间收拾干净,说:“我几天没有回去了,今天你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我今晚回去看看。”

晓薇阴沉着脸,爽快地说:“好,你去吧。”

何建走了。

晓薇咬牙想,这次他如果再离开我,我一定不原谅他,我再也不要理他。我就当我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但是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何建,晓薇的心有多痛啊。想到以后这个公寓里再也没有他那高大帅气的身影,他温柔的声音,厨房里他忙碌的身影,他看电脑的侧影,他的笑,他怜爱的嗔怪,他无奈的宠溺的话语。没有了何建,晓薇觉得这个公寓顿时空了,沙发电视床桌子都消失了,变成一个空壳,只剩下她,只剩下她。

晓薇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她想,为什么爱上一个人,如此的痛苦?哪个混蛋说爱情是甜蜜的,是人生最美好的礼物?

晓薇又想,也许何建是对的。他回来以后,我虽然快乐到像飞翔在西雅图最美的天空上,但是我也常常流泪。认识何建这两年,我留的泪比之前23年的总和都多。活泼爱笑的我简直变成林黛玉了。

晓薇对自己说:他是对的。如果在一起这么痛,我们应该分开。

当分开这个词划过她的脑海时,她又一下子觉得凄惶。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害怕。

她想起她读到过一篇文章说世界上有5%的人是爱情上瘾者,这是一种心理疾病,症状是对对象有狂热的依恋,自己的喜怒哀乐都和对象息息相关。晓薇绝望地想,我一定是患有这种心理疾病。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何建在身边的时候,空气都是甜的,那种幸福和满足,那种安宁与平静,还有那种欢喜和那种激动。他不在的时候,晓薇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冰窟,除了冰凉还有孤独。

何建来的时候给她的快乐有多强烈,那离开的时候给她的痛苦就有多揪心。她恨自己可以让何建如此的控制她。

她真的像一个棋子。

晓薇转头看到了餐桌上她的车钥匙,上面拴着那个小药瓶钥匙链,晓薇的心里一下子涌上一股狂怒。她气得手都抖了起来,她想起何建不在的那年,她是多么孤独和痛苦。她是多么想念何建。多少个晚上,她默默地在床上和何建碎碎念说着各种话,何建知不知道她每天都在和他说话,告诉他今天她上了什么课,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有趣或者讨厌的事?他听到了吗?他在乎过吗?他甚至拉黑了她!

她想起了《呼啸山庄》里的话:“我把我的心掏给了他,他却接过来把它捏死,然后把我那破碎的心掷还给我。”

这两年的委屈全部涌向心头。晓薇一下子抓起车钥匙,狠命撕扯下那个迷你药瓶钥匙链,使出吃奶的劲扔到墙角。那个迷你药品像个子弹一样弹到墙上,摔到地上,白墙上被砸出一个小坑。

晓薇拿起手机,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何建的微信,写道:“何建,谢谢你来照顾我。我没有得病。以后我不需要你的照顾了。我很感激你。但是我不应该耽误你。以后你不用来找我了。“

她又把“你的照顾“删掉。因为她觉得“以后我不需要你了”显得更绝情。晓薇想,凭什么她这么难受,他却能平静地干这个干那个。她也要他难受。她要用最伤人的话来刺伤他。只有这样,她心里的痛才能减轻一点。

她把微信发给了何建。觉得还不解气。又照了张滚在地板上的迷你药品钥匙链的照片。发了一个朋友圈,配文:“摔坏了。不要了。”

她本来想立即拉黑何建,但是认识到一旦拉黑,何建就看不到这个朋友圈。她想,反正他如果发微信给她,她不搭理他就行了。

做完这些,晓薇的心情确实好些了。她有点高兴,觉得自己并不是无可救药。即使她是个倒霉的“爱情上瘾者”患者,但可能病得还不算重,还有得治。

何建这时正躺在自己的小床上。他看到了晓薇的微信和朋友圈。他想,可能她想通了。是啊,这世上哪有那么坚决无畏的爱?现代人的爱情不是只有一年的保质期吗?

佛经说:“缘浅情深,因缘已尽,再无相欠。“

他们终于再无相欠了。

何建告诉自己,这是他想要的。他没有勇气说这话,但是他也不知道如何走下去,那就让晓薇来说吧,让她来抛弃他。晓薇没有病,他可以放心的走了。但是他去哪里呢?再去开卡车吗?那天地间苍茫孤独的感觉,他如何承受?去餐馆打工吗?去当装修工人吗?西雅图越来越贵。这次他重回以前的公寓,这么破的一个公寓,市场价租金已经要1300美元一个月。房东人好,给他友情价也要1000美元。他已经25岁了,有一个贝尔维尤社区大学拿到的学位。他能作什么?

前途茫茫,前途茫茫。

这次他不想走了。他的耳边响起晓薇的请求:不要走,不要走。

他想,我就留在西雅图吧。如果晓薇需要我,我可以为她做点什么。我永远都不可能不管她。但是如果她不需要我,我不会去打扰她。我没有资格做她的主角,就让我做备胎吧。我可以做她一辈子的备胎。他轻轻地自言自语:“你要是愿意,我就永远爱你。你要不愿意,我就永远相思。”这是王小波那本书里的话。

她会痛苦吧,但是痛苦一段时间,和痛苦一辈子,哪个更糟呢?

我会痛苦吗?想到这里,何建的心就一阵酸楚。

但是我的痛苦还少吗?我孤苦伶仃,没有家人,没有工作。美国这么好,我也一直在勤奋工作。12岁开始照顾妈妈,16岁到美国一个月以后就开始打工。

高中毕业,很多时候我都干两份工作。爸爸的餐厅。想起爸爸的餐厅,何建的心揪紧了。他知道爸爸为了那个小餐厅付出了多少。那是他们父子的梦想。

但是疫情来了,餐厅开不下去了。

如果那时候不开餐厅,去买一个小房子,这两年西雅图的房价涨了%50,情况也比现在好吧,爸爸也不会累死了。他们这么努力,却更穷了,更买不起房子了。爸爸妈妈都说只要勤奋工作,生活就会好起来。可是为什么这么难?为什么?

毛姆说过:“梦想,其实就是你心里无能为力,却又止不住汹涌的那部分。”

晓薇是他的梦想吗?有尊严有希望的生活是他的梦想吗?人为什么要有梦想?穷人配有梦想吗?还是自寻烦恼?

何建想,我本来就是一个人,如果难受,也应该只难受一会儿。

他看着晓薇朋友圈里那张摔在地上的药品钥匙链照片。他明白晓薇的意思。

他想:“晓薇,你总说我是你的毒药,你是我的棋子,其实你不知道你是我的小太阳。”

何建眼前浮现出晓薇那张快乐的有点傻的圆脸,她对他笑着。他想起丽萨的评论:“晓薇只会对你露出这种蠢到极点的花痴笑。”

何建想:“晓薇,你是照亮我的昏暗无光的生活的小太阳。只是我担心我会穷尽你的光芒也不能被温暖。”

何建的眼睛又有点湿润。他好累。之前他要为晓薇撑起一片天,他忙前忙后地照顾晓薇,但是现在晓薇没事,他一下子觉得好疲倦。

他给晓薇回了一条微信:“你保重。”晓薇没有回应。何建沉沉地睡去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

------------------------

作者有话说:晓薇没事,俩人的心魔未解,接着互相折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ightCovid19' 的评论 : 回答在下面。谢谢关注。何建也是一个爱而不会爱的人。付出性人格的人就这样吧。他不知道他的存在就让晓薇很幸福,非觉得自己要做些啥才配得上爱情。
伍雅涛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本是天才' 的评论 : 我的感觉是何建其实从来没有想清楚如何与晓薇相处。而且他的生活他觉得没有出路,之前他回来是为了照顾生病的晓薇,现在恢复正常,他就觉得他的存在是在耽误晓薇。他其实不明白他的退缩对晓薇伤害很大。所以他确实也挺烦人。
FightCovid19 回复 悄悄话 同意楼下的观点。我也对这两人有些失望。
老本是天才 回复 悄悄话 我感觉这次分手有点牵强,两人应该不会这么没默契吧,一起经历了这么多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