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7 爱打橄榄球的卢卡和晓薇看何建卢卡打球)--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8-08 21:19:30) 下一个

这天何建回到家,刚搬进隔壁公寓的那个黑人小男孩卢卡过来敲门。

卢卡是一个英俊快乐的15岁男孩。他身材高大,眼睛又圆又大,黑亮的皮肤,整头小卷发,笑起来露出一口白牙。才15岁已经1米8,很强壮,浑身肌肉。

卢卡的妈妈露西是一位清洁工。她每天去不同的家庭打扫卫生,有时候一天去三家,吸尘,擦桌子,洗厕所,洗厨房炉灶和烤箱等等。因为长期的洗刷擦,她的右手腕有点肌肉劳损,稍微一使劲就会钻心的疼。她需要去看医生,但她没去。她有政府提供的奥巴马保险,但还是有点担心看医生的自付部分太贵。而且每天当她忙完工作以后回到家,就已经累得只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卢卡发自内心的热爱美式橄榄球。

过去的两年,卢卡只见过他爸爸三次。卢卡很小的时候,他的爸爸妈妈就分开了。以前,他爸爸每周都会来看他,带他去吃汉堡。每次都会给他买一个冰淇淋和一杯可乐。妈妈会说,吃太多甜的,会得糖尿病!你姥姥就有糖尿病,才60就过世了。说好多遍,卢卡听着很烦。

爸爸就不会啰嗦,他会把装着汉堡冰淇淋可乐的盘子推到他面前,然后笑嘻嘻地眨一下眼。

卢卡八岁的时候,爸爸送给卢卡一个椭圆形两头尖尖的棕色球。他告诉卢卡:“小子!这叫橄榄球。是世界上最有趣最激烈最好玩的运动。我小的时候打得很好。你有我的基因。你也会打得很好。你将来会通过打橄榄球进一个好大学。你会是我家第一个大学毕业生。“

卢卡永远地记住了。

那之后周六每次见面,爸爸会带着卢卡做各种橄榄球训练。他会把球远远地扔出一个长长的弧线。卢卡会很专注地盯着那个弧线,朝着球飞去的方向跑过去,双手一伸,纵声一跳,准确地抱住那个球。然后他爸爸就会大声地拍手,大叫:“太棒了!我的儿子是橄榄球天才!”卢卡红喷喷的小脸瞬间就洋溢着笑,露出雪白的两排牙齿。

那是卢卡最快乐的时光。他爱他的爸爸,他的爸爸也爱他。

好像很突然,有一天,卢卡的爸爸周末不出现了。每个周六,小卢卡坐在窗前,怀里抱着那个橄榄球,默默等爸爸来。一次两次三次,一周两周三周,天都黑了,爸爸还是没有出现。卢卡问妈妈,“爸爸怎么不来啦?”妈妈告诉:“爸爸搬到别的州去了。”卢卡不理解爸爸怎么会突然消失?他缠着妈妈问:爸爸搬到哪里去了?我可以给他打电话吗?妈妈总是说可以可以,以后打。但是这个电话永远都没有打。

有一天晚上卢卡醒来,听到妈妈在打电话,妈妈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卢卡。他总是问总是问…..他应该快出来了….这个白痴!他为什么要在街上买大麻!卖给他大麻的是卧底警察!“卢卡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他知道杰森的爸爸也在监狱里,他爸爸打他妈妈。小卢卡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爸爸在监狱里的事。想到这里,他摸摸怀里的爸爸送给他的橄榄球,他的泪就止不住地流下来了。他每天都抱着这个球睡觉。

以前卢卡有时候也会晚上在被窝里自己偷偷的哭,有时候是想爸爸,有时候是和同学吵架,有时候是看到妈妈哭了,哭一会儿就睡着。但是那一晚,卢卡哭了好久,直到把枕头都哭湿了。

以后卢卡再也不问爸爸了。他越来越喜欢打橄榄球。每年橄榄球季从8月初开始,一直延续到11月中。这三个月的时间,每周大强度训练3次,一次比赛。每次训练结束,卢卡都大汗淋漓好像刚刚在大雨里跑过一样。卢卡的身上也总是青一块紫一块。橄榄球是世界上冲撞最厉害的体育项目,直冲冲地摔倒在硬邦邦湿漉漉的场地上是常事。那种疼真是钻心,但是这几个月是卢卡最开心的时光。他像一个战士,和他亲爱的队友们在一起打仗!何况他们队是最好的!去年他们得了州冠军,全华盛顿州13-14岁的冠军!对卢卡来说,整个秋天是橄榄球的世界。周一周二周四训练,周五晚上去附近高中看橄榄球赛,周六自己比赛,周日看NFL橄榄球比赛。橄榄球让他忘掉失去爸爸的痛苦,虽然他很想念爸爸,但是好像不那么疼了。

他常常在心里和爸爸讨论橄榄球。真正懂橄榄球的人不多啊。

等到橄榄球季结束,学校的旗帜橄榄球又开始了。美式橄榄球很危险,强烈的冲撞太多,导致球员受伤,所以又发明了旗帜橄榄球。这种打法只需要把对方队员腰间的小红旗拽下来就得分,很安全。卢卡课后会和同学教练在学校操场训练。卢卡心里是看不上旗帜橄榄球的。这不是真正的橄榄球。但是还是可以练速度学习各种复杂的打法,所以卢卡还是很积极的训练。

卢卡还跟着约翰逊教练每周两次做体能训练。约翰逊是一个70岁的老头,矮矮壮壮,黝黑的皮肤。他说话很大声很快。快得有时候卢卡听不清他在说什么。约翰逊很喜欢卢卡。他不断地告诉卢卡:你是一个橄榄球天才!好好练。你会拿到最好大学的奖学金,去最好的球队打球!

卢卡先是跟着约翰逊在家附近小公园训练,后来越来越冷,约翰逊就想带卢卡去附近一个小健身房训练。西雅图有很多豪华健身房,有各种最高级的健身器械,恒温游泳池,热桑拿冷桑拿,高级餐厅,Instagram风的咖啡厅,正规的篮球场网球场排球场。像一个小城市。这种高级健身房一加入就要交几千美元,每个月还要再交几百美元。约翰逊想带卢卡去的这个健身房只有一个大概200平米的房间。非常简单,几十个健身器械,两个厕所,就这样。不过年费也便宜啊,一年只要200美元。

约翰逊教练找到这家便宜的健身房很高兴。他觉得有地方让卢卡长期训练了。卢卡是一块璞玉,他要好好雕作打磨培养,将来卢卡会是一个真正的橄榄球明星!而他的启蒙教练是我。

一年200美元的年费,卢卡觉得不容易向妈妈开口。他知道妈妈没有钱。妈妈给人打扫卫生,很累很辛苦。周末她还在一家大公司的办公楼做清洁。房租又涨了,物价也越来越贵。他参加的橄榄球队每年都会给他免队费。第一年妈妈激动地告诉他:“罗伯特先生太好了!我发邮件向他解释了我们家的情况,他立刻回信,说你不用交队费!小一千美元。太好了。”妈妈疲惫的脸庞笑成了一朵花。卢卡也很高兴,难得看到妈妈笑,妈妈高兴他也高兴。

卢卡心里一个声音轻轻地说:“免队费这事不能让我的朋友们知道。”

拖延了几天,卢卡都没有提加入健身房的事。约翰逊教练已经通知他,今天下午的训练去健身房练。他必须和妈妈谈加入健身房的事,或者今天装病?但是卢卡真不想错过训练啊,这是他最开心最美好的时光。“或者我混进去?我是一个孩子,没人会问吧。或者。。。”卢卡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用勺子搅着面前的牛奶麦片,突然看到一张卡片放到了他面前的小桌上。是一张健身卡。他抬头,妈妈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手指碰碰卡片,再摸摸他的头,在他脸庞轻轻亲一下,说:“儿子,你最棒,好好练。妈妈上班去了。”卢卡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流,眼框湿润了。他看着妈妈急急忙忙的背影,用手背快速地擦擦眼睛,低下头大口地吃早饭。吃完要赶紧去上学了。

卢卡家很穷,但是卢卡有妈妈有橄榄球,他觉得够了。

今晚他来找何建,是因为白天妈妈在工作的时候,脚受伤了。对露西而言,今天是个倒霉的日子。她今天要去三个家庭打扫卫生。早上堵车,到第一家的时候已经晚了。她把车停到了车库前面,和同伴开始清洁。这家房子不大,东西很多很乱。露西正流着汗在擦洗厕所马桶的时候,那家太太着急火燎地跑进来,尖着嗓子说露西的车停的不是地方,她开车进车库的时候蹭了自己的宝马车!露西只好连声道歉。其实露西每次来她家打扫,都是停同一个地方,已经一年了,今天突然停的位置有问题了。

第二家是在西雅图最好的麦迪娜区。漂亮整洁的花园,绿茵茵的草坪,房子也又大又明亮,宽大的沙发,纯白的大理石台面,雪白的墙上挂着看不懂的现代画,整个房子都彰显着贵气和品味。这家的太太衣着讲究,化着精致的淡妆,一头齐耳金发总吹得整整齐齐,她说话轻言细语,很有礼貌。露西在几十家干过。这家太太第一次见面就问了露西的名字,每次见到她总会说:“你好,露西!”不像其它人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她的名字,最多只会点头说:“你好!”

她们清洁工打扫微波炉的时候,一般都是用抹布直接伸进微波炉里,随意擦擦里面的转盘。露西喜欢这家太太,在她家总想着把活干好,所以今天她把转盘从微波炉里取了出来,放在厨房水池里仔细清洗。不想她手一滑,沉重的玻璃转盘掉进这家又深又大的水池里,砸破了,玻璃渣溅了出来,散落到那刚被露西擦得闪闪发亮的深色地板上。

露西的心一沉。她知道这家的电器都好贵,她不知道这个微波炉转盘值多少钱。她呆在那里,不知所措。

那家太太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她叫到:“露西,你的脚出血了。”这时,露西才感觉到右脚火辣辣的疼。一小股鲜血流出来。太太叫:“不要动!”她转身拿来了棉花创可贴和一小管药膏。露西的同伴也从旁边的厕所跑出来,惊叫着:“流血了,流血了。”

露西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手滑了。我赔你。”

太太摇摇头,说:“不要担心,没关系。这种事难免会发生。来,先把脚包好。”

露西的几缕白发散落到她的脸上,显得格外苍老。她快哭了。

伙伴把露西的脚包好,太太又给了她几个创可贴,把那一小管药也给了她。她们打扫完临出门的时候,太太还专门说:“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告诉你老板。”

露西感动得几乎要落下泪来。同伴连声说:“这位太太人太好了。”

在他们开车去第三家的路上,露西接到了她老板的电话。她老板提醒她以后停车不要挡着客人的车库。客人抱怨她的宝马车擦坏了一小块漆。“一定要注意。“老板冰冷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露西连声道歉。她没有提她砸坏了客人的微波炉转盘,也没有提她的脚割破了。

整个下午露西的脚都在痛。她尽量用正常的姿势干活。如果被客人看出来她受伤了,再打电话告诉老板,只会添麻烦。她今天还是按照原计划给三家打扫了卫生,晚上7点才回到家。

等她回到家以后,便一下子瘫在床上。

卢卡虽然长得人高马大,但毕竟是个孩子,当他看到妈妈微微渗血的脚,慌了神,赶紧去敲隔壁何建家的门。这时已经晚上9点多了,何建刚回到家。

何建搞清楚是露西受了伤,拿着药和一包医用纱布去了卢卡家。他们在餐馆工作,受点小伤是常有的事,如何处理,何建很有经验。

卢卡家与何建家很像。何建一进门就看到头发乱蓬蓬的露西半躺在她家乱糟糟的客厅的破沙发上。何建帮她清洗了伤口,伤口挺深,上了消炎药膏,包好。露西卢卡连声道谢。何建说:“不要沾水。明天你还要上班吗?”

露西点点头。家里房租,油费,手机费,食物,衣服,处处要钱。她可没有带薪病假,一天不上班就一天没有收入。他们也没什么积蓄。而且今天老板刚批评了她,明天再请假,她开不了这个口。

不用解释,何建理解。他说:“那明早我再来给你换一次药,包好一点,只要不感染,没有问题。”

卢卡开口了:“建,周六上午我们练球?”

卢卡很喜欢找何建玩。他们都喜欢运动。卢卡只要看到何建在家,就会拿着他那个橄榄球过来找何建。他扔球何建接球,或者反过来。

周六上午何建一般要去菜场买菜,但是最近他都很忙,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卢卡玩橄榄球了。何建答应了卢卡的邀请。他想这周六爸爸可以去买菜。

老何听到儿子说要去玩,很爽快地答应了。他总觉得儿子太辛苦,又懂事得让人心疼,和朋友出去玩玩很好。

周五晚上,何建给晓薇发了一个微信,邀她周六早上去绿湖公园一起打球,他来接她。晓薇很高兴。她告诉何建,她可以自己开车去公园,不用他接。他们约好早上9点在绿湖公园网球场旁边的大草坪见。

周六是个好天气。晓薇9点准时到了他们约好的地方。何建已经在那里了。他一看到晓薇,就跑了过来。秋天温暖的阳光洒在碧绿的草坪上,晓薇看着何建满身放光地朝她跑了过来。

何建大声地说:“晓薇,好找吗?”

晓薇点点头。她是个话特别多的人,但是在何建面前变得话好少,少得有点,有点腼腆。

晓薇随着何建走到放在草坪上的一个背包前面。背包旁边放着三杯星巴克咖啡。何建取了一杯咖啡,递给晓薇。晓薇接过喝了一口。

这时一个高大帅气的黑人男孩站到了他们面前。他满头的黑卷发,露出的手臂都是肌肉,脸上却挂着羞涩温和的一抹微笑。晓薇觉得这个似乎一伸手指就能把她推到在地的强壮大男孩似曾相识。

她说:“你好。我是薇。你是卢卡?建的邻居?”

卢卡点点头,眼神躲闪。卢卡才刚15岁,还是个害羞的孩子。

晓薇又说:“为什么我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你?”

何建呵呵笑了:“你见过他。那次在超市。”

“超市?“晓薇露出疑惑的表情。

“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哦!”晓薇恍然大悟:“你是那个男孩。想起来了。”

卢卡有点害羞地说:“那天谢谢你。”

晓薇爽朗地说:“不用谢!以后再有人这样对你,你告诉我,我帮你骂回去!“

何建看着晓薇那张真诚的小圆脸,很感动。

两个男孩开始练球。

何建把椭圆形的橄榄球远远地扔过去,卢卡追着球跑,然后一把接住。橄榄球快速转着圈在天上飞,扔球和接球都不容易。

湛蓝蓝的天空,绿荫荫的草坪,远处是一汪绿湖,湖边的步道上有人在跑步,两个高大的男孩在扔球。一个扔的时候甩开手臂,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一个接的时候双腿一蹬,像一个弹簧一样跳到空中一把抱住球。橄榄球在蓝天下划过一条长长的弧线。

晓薇觉得眼前的景象很养眼,拿起手机录了一段小视频,发了一个朋友圈,配文:公园。

满头大汗的何建跑过来,问晓薇:“你闷吗?你玩不玩?

晓薇微笑着摇摇头。

何建说:“包里有水。你渴了可以喝。“

晓薇点点头。

这时候卢卡也跑过来。何建从背包里取出水,递给卢卡一瓶,自己打开了一瓶。两个人都咕咚咕咚地喝了半瓶。

橄榄球是高强度的运动,两个男孩这时候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以前他们玩球玩到半路会脱掉上衣。湿衣服贴着身体很难受。

卢卡拽了一下自己的T恤衫,看了一眼晓薇,又看了一眼何建。何建也看了一眼晓薇,微笑着一把脱了T恤衫,露出健壮的没有一丝赘肉的上身。卢卡一看,也一把脱了自己的T恤。

这样一来,路过的行人看到的情景就是,一个漂亮的长发飘飘的女孩,盘腿坐在草坪上,她前面站了两个身高6尺,满身肌肉的男孩。一个瘦一些,一个更壮一些,但都是倒三角大长腿的身材,充满男性魅力。

何建接过卢卡的T恤,一起扔到背包前面,含笑朝晓薇眨眨眼,和卢卡跑回去继续扔球。

晓薇的脸红了。

他们玩了一会儿球,又跑过来,各自用T恤擦擦身上的汗,套回身上。何建给每人发了一个营养棒。晓薇拿在手里,没有吃。

何建对晓薇说:“我们去吃午饭吧。”

“你今天不用去餐厅?“

“我爸刚发了短信,他说今天他和卡门可以照顾好餐厅,我不用去了。“

晓薇心里一阵欢喜。何建太忙了,他们见面的时间真的很少。

晓薇看看站在旁边像个铁塔一样但还是一脸孩子气的卢卡,于心不忍地问:“你有事吗?你和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

晓薇觉得何建极快地不易察觉地瞪了她一眼。

卢卡摇摇头,粗声粗气地说:“不用了。我回家。”

晓薇又问:“你家里有吃的吗?”

这次,晓薇觉得何建在明目张胆地瞪她。

卢卡说:“有吃的。我走了。”

晓薇温柔地说:“好。那下次。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电影。“

卢卡说:“谢谢。再见。“卢卡走了。

何建在晓薇身边坐下,说:“你怕我吗?“

晓薇迷惑地说:“不怕啊。“

何建歪头看着她,说:“那你为什么一定要留卢卡做电灯泡?“

晓薇瞪他一眼:“人家小孩子,好像很想和你玩的样子。你那个表情。真是。”

“但是我想跟你玩。”

晓薇低下头,红着脸笑着说:“那现在你带我去哪里玩?”

何建站起身,伸手把晓薇拽起来,说:“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吃饭。“

何建带晓薇去了派克市场的一个餐厅。他们在拍电影《西雅图不眠夜》的那个餐厅吃了午饭。晓薇点了白酒蛤琍沾蒜蓉面包,无糖冰红茶。何建点了一个大大的牛肉汉堡和一杯啤酒。

《西雅图不眠夜》是一部著名的老电影。他们都听说过,但没有看过。

吃完饭以后,他们在市场逛了逛。这个市场是西雅图最著名的旅游景点,游人如织。晓薇跟在何建身后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美国很少能见到这么多人,晓薇觉得好像回到热闹的国内,她觉得很有趣很好玩。

市场前面有一个年轻清秀的歌手在弹着吉他唱歌。他的长发在风中飘来飘去。他唱的是那首“We don’t talk anymore.”

晓薇很喜欢这首歌。她站在那里陶醉地听了一会儿。

何建低头在晓薇耳边低声说:“我帮你去要他的微信?”

晓薇说:“他是美国人,怎么会有微信?”

“那找他要Instagram?“

晓薇推他一把:“滚!”

“看你听得那么入迷。“连何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醋意。

他们玩到下午四点,何建把晓薇送回绿湖公园。她的车还停在那里。晓薇开车去了姨妈家,何建不放心他爸,去了餐厅。

路上晓薇接到丽萨的电话。

“你去哪儿了?“

“我在去我姨妈家的路上。“

“今天的朋友圈是怎么回事?“

”什么朋友圈?“

”少装傻!就是两个帅哥打球的那条视频。“

晓薇一边开车一边笑了一下:“没什么,公园看到,随便发的。“

”你大周末不睡懒觉,早上9点多就跑到绿湖公园去?老实交代,你和谁去的?“

“和朋友去的。“

”哪个朋友?扔球的朋友?很帅啊。怪不得把我们香奈儿公主迷的。”

“闭嘴。挂了。“

晓薇正好开在520桥上,远处是白雪皑皑的雷尼尔雪山,夕阳西下,天空一片粉色。晓薇心中感叹:“好浪漫的西雅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