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10,雪中听歌,好浪漫的时刻)--这部小说献给青春和爱情

(2022-08-14 14:36:28) 下一个

过完感恩节,就进入了美国的节日季。晓薇最喜欢这个季节,处处张灯结彩,马路上都是忙忙碌碌的行人,大家购物,聚餐,互送礼物。真是一年里最快乐的一个月。

12月的这天,下雪了。晓薇很开心,她觉得下雪的时候最浪漫。

她给何建发了一个微信:“下雪了。你们餐厅关门吗”

西雅图冬天不算冷,政府没有几个铲雪车,一下雪就停学停工,好多餐馆也会关门。

何建回答:“没有关门。”

晓薇有点失望。

何建又回:“我爸说今天客人肯定少,我可以不上班,我去找你吧。“

晓薇很高兴:“好。”

“你在哪里?“

“我在姨妈家。下雪了,姨妈叫我别回去。“

何建正在想那怎么办。

晓薇又回到:“你到贝尔维尤来找我吧。”

何建回答:“好。我到了给你发微信。我停在路口,你出来。”

过了一会儿,她看到微信显示“我到了”。立刻穿上白色厚外套,戴上红红的绒线帽,手套不知道放哪里了,也不找了。她在门口穿上靴子,大声说:“姨妈,我出去走走。”

姨妈疑惑地说:“现在?还在下雪,一会儿身上要淋湿了。等雪停了再出去走吧。”

晓薇一边从外面把门拉上,一边说:“没关系。我走了。”

她听到身后姨妈在叫:“你一个人走?看着点车。”

晓薇出门朝左转,看到何建的那辆小凯美瑞车停在路口。她快步走过去。何建看到她,下了车,也朝她走来。

晓薇看见何建穿着一件崭新的白色羽绒服,戴了一顶深蓝色的绒线帽。天地一片雪白,何建的嘴唇本来就颜色深,越发显得红润,像涂了润唇膏一样。晓薇觉得他真好看。

何建说:“你冷不冷?我带你去喝咖啡?”

晓薇摇摇头:“不冷。你看多美。我最喜欢下雪。我们走走吧?“

何建看看晓薇的手,说:“你没有戴手套。我的手套给你。“

晓薇摇摇头:“你的手套给我了,你怎么办?“

何建脱下右手手套,给晓薇的右手戴上,自己的右手牵起晓薇的左手,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晓薇默默地随着何建做这些,她的心在狂跳。何建对她一笑:“这样解决问题了。“ 晓薇点点头,说:“好。“

他们朝着湖边走去。飘着小雪,阴沉沉的天上有大片的乌云。路上没人,路旁的树上都堆着雪,一棵棵都像穿了厚厚的白棉袄。路上的雪有半尺厚,何建与晓薇慢慢地走,清冷的空气,周围很安静,只听到咔嚓咔嚓的脚步声。

何建说:“我放歌给你听吧。“

”好,什么歌?“

”我自己下载的歌。我有一个喜欢的歌单,都是老歌,我觉得老歌好听“

晓薇说:“好,我也觉得老歌好听。”

晓薇是一个意见很多的人,但在何建面前,她好像觉得怎么都好,她都没有意见。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好。”

可能这就叫一物降一物。

何建拿出一个耳机,把一个接口放到晓薇的耳朵里,一个放到自己的耳朵里。晓薇有无线的airpod, 不过她喜欢这样的旧式耳机。

第一首歌是一个浑厚而略带沙哑的嗓音唱到:

“叫我怎么能不难过,

你劝我灭了心中的火,

我还能够怎么说,

怎么说都是错。“

他们静静地听完,晓薇说:“真好听。这是哪首歌?”

何建回答:“李宗盛的爱要怎么说出口。“

晓薇点点头。

路边有几个孩子在玩雪。这条路是一个斜坡,孩子们拿着各种雪板,呼叫着从路的高处滑下来,然后再艰难地走上去,再滑下来。这时候是一个孩子当裁判,一声令下,另外两个孩子同时滑下,一个孩子很快滑到底部,另外一个孩子的滑板在路中间歪了头,他停在半中间一动不动。率先滑到底的孩子激动地站起来,双手举过头,缓缓转圈像一个冠军一样得意。 孩子们嬉笑,打闹,好开心。

晓薇被他们感染了,偷偷从地上抓了一把雪,猛的塞进何建的脖子里。何建一激灵,还没反应过来。晓薇朝前面跑去,耳朵里的耳机也拽了下来。雪很深,晓薇跑得急,脚一崴一下子就半跪在雪地上。何建正从地上抓了一把雪想反击,看她笨手笨脚地自己先摔倒在地,忍不住大笑着上前一把把她拉起来。

晓薇的裤子上,靴子里都是雪,自己站在那里把雪拍掉,要不然一会儿裤子就要湿了。何建还在笑个不停。

晓薇瞪他一眼:“你怎么笑得那么高兴。”

何建说:“这就叫自作自受。“

晓薇顺手抓起一把雪,直直地砸在何建的身上。晓薇的脸红扑扑的,绒线帽下乌黑的头发垂下来,瞪得圆圆的眼睛好亮。 何建看着她,有点恍神。他突然有一种想抱住她,狠狠地亲吻她的冲动。

他没有动,说:“快到湖边了。“

他们各自把那个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里,开始朝前走。下面这首歌这样唱到:

“快接近三万英尺的距离

思念像粘着身体的引力

还拉着泪不停地往下滴

逃开了你

我躲在三万英尺的云底

每一次穿过乱流的突袭

紧紧地靠在椅背上的我

以为 还拥你在怀里“

晓薇问:“这是哪首?“

“迪克牛仔的三万英尺。你喜欢他吗?“

“我不知道他是谁。“

何建在手机上搜出这个歌手的照片,递给晓薇看。晓薇看到一个粗旷的满头狂乱卷发的汉子。

何建说:“我特别喜欢他的歌。我觉得他很有魅力。”

“歌好听。长得太彪悍了。长相不是我的菜。”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晓薇看看何建的脸,说:“我喜欢瘦瘦高高,白白净净,大眼睛高鼻梁的。“

“原来你喜欢小白脸。“

晓薇捶了何建一拳。过了一会儿,晓薇问:“你知道你长得挺漂亮的吗?“

何建回答:“不知道。而且哪有说男人漂亮的。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

晓薇觉得漂亮是最贴切的词。何建不光是帅气英俊,他就是长得很漂亮。

“真的?从小没人夸你长得好?“

”有一些。小孩子总有人夸。我妈总说我长得好。“

”没有女孩子追你吗?“

”没有。有过几个女孩子总让我请她们吃饭看电影。我没钱请。就没有然后了。“

晓薇有点心虚,没有搭腔。

他们走到湖边了。何建看着一片白茫茫的湖,目不斜视地说:“最近好像有个傻姑娘在追我。“

晓薇一惊,问:“谁?是同学?还是你们餐馆的那个女招待?那个女的那么肥。“

何建还是看着前方,没有转头,没有答话,脸上一抹笑。

晓薇有点明白过来,飞红了脸,说:“谁在追你。做梦。“

他们面前的湖如梦似幻。这一场雪把天空,湖岸,湖面都染成青白色。昏暗的天空,湖上不知是雾是雪,一片朦胧不清,远处岸上的树,似隐似现。现在雪大了些,大片的雪花飘下来。他们的帽子,外套都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羽毛。湖边一个人没有,偶尔一只飞鸟飞过。他们好像回到了上次看金松追白羊时迷路的山谷。只是这次他们知道回家的路,他们可以放心的欣赏这大自然的美景。

他们都没有说话。晓薇感觉到何建的手很热,好像出了一点汗。他的手紧紧地握着她的手。

下面这首歌唱到:“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的心在痛 泪在流,就在和你说分手以后,想忘记 已不能够,你这该死的温柔,让我止不住颤抖,怕再多的借口,我都无法再去 牵你的手。”

听完以后,晓薇说:“再放一遍。”

何建又放了一遍。

晓薇看看何建,心想:“该死的温柔”这个词好动人。她觉得她这么喜欢何建就是因为何建这“该死的温柔”,这句歌词简直写的就是何建。她想,下次如果丽萨再审问她,她可以用这句话来回答她。

晓薇看看何建那俊美的侧颜,白雪皑皑,他更显得唇红齿白。一般形容男孩子都是英俊潇洒之类的。何建很高大,但是他的脸其实有点女像,大眼睛,浓眉毛,高鼻子,小巧的嘴唇,白皮肤。晓薇读到过女子男像会是绝色,比如林青霞,王祖贤。其实男子女像也会更漂亮。可能真正的美人美男子都是有点雌雄莫辨的吧。

晓薇正在胡思乱想,何建注意到晓薇的热辣辣的目光,转头问晓薇:“你一直这么色眯眯地看着我干什么?”

晓薇呸了一声,说:“谁看你,美得你。” 她也是掩不住的笑意。

何建最喜欢她这种害羞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她的脸。

晓薇的脸冰凉的。何建说:“太冷了,我们回去吧。”

晓薇说:“不要回去。再走一会儿嘛。好美。”

何建看她冻得红彤彤的小脸,说:“真不冷?那再走一会儿。你今天挺能走。”

晓薇觉得心里充满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在这大雪纷飞冰天雪地的时刻,她却好像在热带海水里游泳。她脑袋里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但是又昏昏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

何建的手套很大,晓薇的手可以在手套里活动自如,她的拇指偷偷掐了一下自己的食指,:“我是在做梦吗?”挺疼,晓薇忍不住叫了一下。

何建惊讶地问:“你怎么了?“

晓薇慌乱地说:“没什么。“ 还好脸本来就冻得很红,再红一点也看不出来。

下面这首歌是《永不失落的爱》

“你给我 这一辈子都不想失联的爱

    相信爱的征途就是星辰大海

    你是我 这一辈子都不想失联的爱

何苦残忍逼我把手轻轻放开

我猜你一定也会想念我

没关系只要你肯回头望

会发现我一直都在“

何建说:“我最讨厌人失联。小时候爸爸离开,我以为他过几天就回来,结果他永远都没有回来。那时候没有微信,打电话也很贵。很长时间,我都以为我再也见不到爸爸了。”

大片的雪花飘落下来,落到何建长长的睫毛上。

晓薇说:“我小的时候,爸爸妈妈在创业,常常出差。都是姥姥姥爷阿姨陪着我。我也会好几个月见不到我爸妈,但是他们会给我买很贵的礼物。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送我Tiffany项链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失联。”

何建问:“你想他们吗?”

晓薇说:“想。其实小孩子在乎什么珠宝名牌包包。我只想他们去学校看我的演出。”

“他们没有去?那谁去看?”

“姥姥姥爷去看。还是不太一样。有一次一个小孩问我,你的爸妈怎么那么老?气死我了。“

何建轻笑一下:“如果那时候我认识你,我一定去看。你小的时候一定很可爱。”

晓薇很感动。

晓薇捏了捏何建的手,说:“我永远都不会失联。”

何建转头看看晓薇:“真的?”

“真的,你永远都能找到我。”

后来,晓薇常常想起他们的这段对话。在她最绝望最愤恨的时候,她都没有忘记她对何建的承诺:“你永远都能找到我。”

下一首歌是《棋子》,“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进你安排的战局,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另一个困境,我像是一颗棋子,进退任由你决定, 我像是一颗棋子,来去全不由自己。”

晓薇有了醍醐灌顶,豁然开朗的感觉。她终于明白了她的处境。这首歌简直就是她的写照,她是何建手里的一颗棋子。

晓薇说:“我最喜欢这首。”

“为什么?“

晓薇心想:“为什么,因为这首歌写的就是倒霉的我。“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

何建说:“我们回去吧。”

 “再待一会儿。”

 “太冷了。你饿吗?我带你去吃越南河粉。这个天吃越南河粉最好。”

晓薇马上笑眯眯地说:“好!”

“我们去中国城可以吗?有一家越南河粉店特别好吃。这个天贝尔维尤的店都关了。“

”好。“

他们往回走,路过市中心的贝尔维尤路。现在是12月,马上要过圣诞节,路边竖起高大的胡桃夹子木头人偶,光秃秃的树上都缠上了彩灯,虽然是白天,彩灯也亮着,白雪给贝尔维尤盖上了一件白色的毯子,衬着闪闪亮的彩灯,有一种浪漫的气氛。

过马路的时候,对面走来一家四口,高大的白人夫妇领着两个小男孩,他们都穿着崭新合体的羽绒服,戴着帽子手套,说说笑笑,他们也在散步。晓薇看着这漂亮和谐的画面,觉得很养眼。停了一会儿的雪花又开始从昏暗的天空飘下来,周围都是崭新的高楼大厦,雪中的贝尔维尤市中心既美好又浪漫。

晓薇抬头伸出舌头舔舔从空中落下的雪花。何建微笑地看着她犯傻。

他们走回何建的车。何建开车带晓薇去了中国城。西雅图的中国城其实不远,上了90号桥,过了高尚住宅区美色岛,就到了。

虽然和贝尔维尤只有20分钟的车距,但是中国城和贝尔维尤市中心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破旧的街道,破败不堪的底矮的房屋,马路上的雪也黑乎乎的,看着很脏,路上一个个流浪汉的帐篷像是街道上长的皮肤癣。贝尔维尤市中心的街道在雪中像是一个美好的童话世界,中国城的破烂街道在雪中就像是从雨果的《悲惨世界》中穿越过来的一两百年前的巴黎贫民窟。

他们在一排小平房前面的露天停车场停下来,下了车。晓薇看到一个亚裔男孩坐在一个凳子上,手里捧着一个小铁盒。他看起来十五六岁,矮矮胖胖,穿着一个肥肥大大的灰色套头衫,戴着一顶看不出什么颜色的绒线帽。他微笑着说:“3块。”看来他是这个停车场的收费员。他的帽子上外套上睫毛上都沾着白白的雪花,胖脸冻得通红。

晓薇心里很不忍。这么冷的大雪天,一个孩子,一个人坐在雪地里收钱。何建拿出5美元放进那个铁盒,说:“不用找了。”那个男孩很高兴,大声说:“谢谢你!”

晓薇温柔地看着何建。何建看看她,心里说:“我知道你的圣母心又泛滥了。”

他们走进店里。店里没什么客人。他们一人点了一碗越南牛肉河粉,何建点的大号,晓薇点的小号。

一碗热腾腾的冒着热气的越南河粉端上来的时候,晓薇喜笑颜开。她真的饿了,迫不及待地捞了一筷子面放到嘴里。好烫!晓薇又赶紧吐出来,手扇着自己烫红了的嘴说:“烫死我了,我要喝水。”

“你慢一点。“何建嗔怪地说,递给晓薇一杯冰水。

晓薇大口喝下去,急辣辣地说:“好痛。”

“很疼吗?再喝点水。我给你要一杯冰咖啡?“

晓薇偷看何建一眼,说:“我的嘴唇都烫红了。“

何建看着晓薇红嫩得像花瓣一样的嘴唇,张张嘴,没有说话。

晓薇暗自叹一口气,又开始吃面。

何建问:”好吃吗?“

“好吃。“ 晓薇的回答永远是这一句话。

何建觉得晓薇虽然出身有钱人家,也有像她这个年龄的漂亮女孩的骄纵任性,但是其实挺随和的,也容易满足。

吃了一会儿,晓薇心想:寒冷的大雪天,两个人脸对着脸吃一碗热腾腾的越南河粉,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晓薇想起那本书《夜莺与玫瑰》,是的,坐在这个油腻腻的飘着牛肉河粉味的,在脏兮兮的西雅图中国城的一家小面馆里,晓薇的脑海里浮现出那本最浪漫的书和书里的那几句话:“她说过只要我送给她一些红玫瑰,她就愿意与我跳舞,可是在我的花园里,连一朵红玫瑰都没有。“

晓薇心想:“我连一朵红玫瑰都不需要,我只需要一碗越南河粉。

她听到坐在对面的何建在问她:“吃完了?你在想什么?“何建发现晓薇动不动就会像这样走神,好像人在这里,心却不知道飘忽到哪里去了。

晓薇说:“你读过《夜莺与玫瑰》这本书吗?”

“读过。“

“喜欢吗?“

“喜欢。美好的童话故事。“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

”你最喜欢的书不是《廊桥遗梦》?“

晓薇翻一个白眼:“那是写苦闷的中年妇女的爱情,我才21,能感受多深?说实话,我完全不理解他们两个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要是我是罗伯特,根本不会走,我就住在那个破小镇上天天去找弗朗西斯卡。“

”弗朗西斯卡的老公看到了怎么办?“

晓薇转转眼睛,说:“那就打一架。“

何建呵呵地笑起来:“你就是个小孩,只有小孩才这样解决问题。“

晓薇幽怨地说:“对,你才不会为我打架。“

何建不置可否。

晓薇说:“你就比我大两岁,我怎么有时候觉得你像我爸一样。“

”我有那么老吗?“

”脸不老,心老。“

何建心想:你的纯真是因为周围的人为你遮风挡雨。他没说这句话,只是说:“你很天真。“

”你是说我傻吗?“

何建点头:“对,是这个词,贴切。“

晓薇瞪他一眼:“放屁。“

晓薇是一个时髦的淑女,从小受的教育是不说脏话,讲文明有礼貌。所以晓薇几乎从来不说脏话,但是在何建面前,她常常忍不住地说脏话。为什么?晓薇不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我吗?只有在何建面前,我才能露出内心放肆叛逆的一面?

每次听到晓薇说“放屁“的时候,何建的心都会酥软一下。

听着从她小巧的嘴唇里吐出这个词,看着她的像丝一样光滑的长发,她精致的妆容,名贵的钻石耳环,她整个大家闺秀的腔调气质和这个词非常不相配,但是何建特别喜欢听她说脏话。

这是个秘密,何建从来没告诉过晓薇,但是晓薇也许知道,因为她常常在何建面前这么放肆的说话。

何建抿了一下嘴唇,没有接话。他本可以说:“不仅傻还蠢。”或者:“再说一次放屁,我想听。“或者什么也不说,直接探过头去吻她。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也没做。

他越来越感觉到晓薇对他的吸引,也就越来越茫然失措。”他妈的,太折磨人了。也许,我真的应该少见她。“何建心想。

何建觉得自己像那次在深山里和晓薇一起追白羊一样,前面是无路的荒原,但是白羊的诱惑太大了,所以虽然很多次理智告诉自己回头回头回头,自己却还是朝着那无路可走的荒原狂奔而去。

晓薇接着说:“《玫瑰和夜莺》是我最喜欢的一本书。写出了爱情的真谛。”

”你不觉得太不切实际了吗?“

”没有。“晓薇干脆地回答,她背了几句书里的话:”拿死亡来换一朵玫瑰,这代价实在太高。生命对每一个人都是非常宝贵的,然而爱情胜过生命。“

何建心想:“那是因为你没有尝过失去亲人的伤痛。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他只是说:“吃完了?我们走吧。”

这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与何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晓薇舍不得走,但是有点担心姨妈会着急,何建看出来,提议送她回去。

雪天路滑,何建慢慢开着车。晓薇想着要回家了,心里很是不舍。

天上飘着小雪花,路上没有什么人,他们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提着一个大塑料袋,在马路上一深一浅,艰难地走着。何建觉得那个身影有点面熟。

靠近了,何建认出那是他爸。他心里一紧,把车开到那人身边,把车窗摇下,叫到:“爸!你怎么在这里?你在送餐吗?“

那人一惊,转头看见何建,顿时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花:“建建!怎么是你们!是啊是啊,有人点外卖,今天店里没什么生意,我让工人回去了。所以我来送餐!”

何建皱眉说:“你开车过来的?路这么滑,危险啊。”

“没事没事。不远。这种天小费…..“老何本来想说,这种天小费高,他看到何建身边坐着的美丽女孩,及时刹住,没有说出口。

这时晓薇笑着向老何挥手问好:“何伯伯,你好!”老何也点点头:“你好你好。今天冷啊。“晓薇最近常去他们餐厅,两人认识。

何建打断自己爸爸,有点不耐烦地说:“你上车吧,我带你去。“

”不用不用,就到了。你们去玩,你们去吧。“老何热情地说:”我这里还有多的幸运饼干,送顾客的,晓薇,给你吃。“老何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另外一只手费劲地塞进自己的羽绒服口袋,往外掏东西。老何的羽绒服皱皱巴巴,一看就很旧了。这是他从二手店买的别人捐献的衣服,也穿了十年了。

这种幸运饼干是美国中餐馆的特产,一个个像元宝似的饼干,里面包着一个小纸条,上面写着各种吉利话,比如:“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或者”好运就会来到你身边。“

每家中餐馆都会送这种小饼干给顾客当饭后点心吃。。

晓薇高兴地说:“谢谢何伯伯。我最喜欢这种饼干。”她伸手到窗外去接饼干。

何建更烦躁了,说:“不要不要。你不要我送,那就快去吧。“何建把晓薇伸在他面前的手轻轻打开。

老何愣了一下,讪笑着说:“那好。你们走吧,不要管我。去玩去玩。“

何建不看自己的爸爸,黑着脸,快速把车窗摇上,一踩油门,开走了。他听到爸爸在后面叫:“好好玩,注意安全。”

何建从后视镜里看到爸爸的身影越来越小,因为手里提着的塑料袋子特别大,他那瘦削的身影显得更瘦小。雪中爸爸脸上的皱纹也更深了,冻得发红的鼻头带有一点鼻涕,嘴唇上起了皮,爸爸显得又老又憔悴。

何建的心突然绞痛起来。

何建的脸色很难看。他们都没有说话。车里的气氛变得很诡异。

晓薇看看何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有点恼火地想:“长得像女的,难道行为也会像女的?”

何建把晓薇送回家,自己也回到家。何建在网上找到《夜莺和玫瑰》这本书,开始读。书不长,何建很快就读完了。他想他就像书里的那个大学生,献出生命换来的红玫瑰比不上昂贵的珠宝。

他对自己说:“不要做梦,不要做那个用鲜血浇灌玫瑰的夜莺。一定要清醒起来。”

“从少见晓薇开始,最好不要见面,实在做不到,那就少见。“他心里默默地下了决心。

很快何建就发现,这种决心就像晓薇常在他面前说的话:“放屁。”

-------------------------------------------

作者有话说:这部小说很多处我都用了对比的方式来写。用对比来展现阶层的差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