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雅涛

小说原创,专注都市青春,爱情家庭婚恋小说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愿意为你放弃一切(8,何建和晓薇在山中迷路了)--这部小说献给青春与爱情

(2022-08-10 13:34:38) 下一个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到了11月,西雅图进入雨季,天开始冷了。

晓薇在朋友圈看到朋友去山里看金松的照片。照片中,蓝天下的金松林中,几只如同仙兽一样的白羊若隐若现,如同仙境一样,晓薇很羡慕。

一天在与何建微信聊天的时候,她说:“你带我去看金松吧。”

“路不好走,你行吗?“

“行,我想看白羊,好圣洁。走慢一点。我可以的。“

何建同意了。

第二天是一个大晴天,晓薇也正好没有课。何建一大早就来接晓薇。他们出发进山。

他们穿过密密的树林,走在窄窄的悬崖上,右边是岩石,左边是深谷,再进入高耸入云不见天日的树林,再走过悬崖峭壁。这样反复。晓薇很开心,一直在照相。

到了山顶后,放眼望去,山谷里是一棵棵的金松。金松是西雅图附近特别的景色。大部分松树是四季长青的,但是这种生长在一定高纬度的松树到秋天会变成金黄色,只有短短的一周时间,金松便会落尽,只剩下干枯的树枝。

这天天气好,一块蓝布一样的高远天空,谷底一些残雪,沐浴在灿烂阳光下的金松闪闪发光,一派温暖的秋日景致,并没有深秋的萧瑟与肃穆。晓薇开心地说:“真是太美了。树树皆秋色,山山唯落晖。我们下去谷底,沿着金松林走走吧。”

“你还有体力吗?”

“我没事,走吧。难得今天天气这么好。“

他们在山顶吃了一些东西,喝了些水,沿着一条小径朝着谷底走去。

晓薇一路蹦蹦跳跳。他们路过一条小溪,清澈见底的溪水与白雪交映生辉,煞是好看。

何建说:“夏天来这里,小溪的两边都是紫色的风信子花。”

”真的?那一定好美。夏天你再带我来?“

何建宠溺地说:“好。“

晓薇摆着各种姿势让何建给她照相。何建说:“你们女孩子怎么这么喜欢照相。”

晓薇满脸洋溢着快乐:“今天真是完美。可惜没有看到白羊。我马上要期末考试,原来希望见到白羊,可以许个愿。”

“那会有用吗?“何建忍着笑。

“当然有用。“晓薇回答:“今天我们要找到白羊。”

何建看看他手机上的野外导航app,一根细细的线和主要的步道在前面交汇。他说:“我们可以朝里面再走走。“

他们继续走,路过一棵棵或高或矮的金松。山谷里已经没有人了,只有眼前奇妙的金松。微风吹过,金色的松针落到晓薇的乌黑的头发上,何建伸手捡起来,晓薇看到何建伸手碰她的头,脸一红,缩脖子一躲。何建的脸也红了。他把手里的那根松针递给晓薇,说:“在你头发上。”晓薇接过。一根细细的金松躺在她的手心上,像一根针。在她偷偷的把这根尖细的金松针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的时候,她的手掌心被扎了一下,有点疼。

晓薇面前一团白影闪过。晓薇大叫“白羊!“小跑着追了上去。何建紧紧跟上。布满残雪的步道滑,他们都穿着专业登山鞋,套着雪地徒步的鞋钉。这都是前两天何建陪晓薇去买的。就这样,晓薇还是崴了一下脚,几乎坐到湿湿的雪地上。何建一把拽过她的手臂,把她拖住,说:“慢一点。”晓薇说:“谢谢。”起身接着追白羊。

他们追了几分钟,转到一个大约三米高的大石头后面,愣住了。

他们的面前是一个童话世界。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阳光下的金松白雪都美得不像真的。阳光把它们的颜色晒得特别鲜亮生动,就像被美图修过了一样,两大一小三只白羊站在距离他们10米的地方。这白羊全身通透雪白,没有一丝杂色,在安静地吃草。晓薇捂住自己的嘴,在心里无声地大喊:“哇!哇!哇!“她回头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看何建,用眼神告诉他:”这是真的吗?“何建看她夸张得一副要晕过去的表情,忍住笑,点点头。

“真是个戏精。“何建心想。

三个白羊好像注意到他们,漫步朝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晓薇紧张地跟上。她还一张照片没照呢,怎么发朋友圈?

晓薇不远不近地跟着白羊,何建紧紧地跟着晓薇。

在三只白羊跳跃着消失在远处的荒原中的时候,晓薇抢拍了几张照片。

晓薇满足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对何建说:“今天是我一生中最美好最难忘的一天。”

何建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微笑。这时候他看了看导航,说:“我们朝前走吧,会和一条主道汇合。现在天短,该回家了。”

他们朝前走了一会儿,没有路了,地上越来越泥泞,金松也越来越少,面前是一片安静的荒原。何建回头看看,来路也是一片荒原,他们从山顶走下来的小径早已消失不见。一踩一个泥脚印的地上有一些奇形怪状的低矮植物,偶尔一只飞鸟飞驰而过,发出刺耳的叫声。

一片空寂。

晓薇觉得有野兽的眼睛在角落盯着他们,亮亮的,露出寒光。她一阵颤栗。

何建仔细研究他的导航。导航图明明说这里会有一条主路,但是没有啊。何建的心沉下来了。晓薇还在东看西看地照相。

何建沉凝一下,对晓薇说:“我们往回走。”

晓薇说:“好。”

他们又开始按照导航往回走。广漠荒原中的他们显得异常渺小和脆弱。太阳偏西了。深秋的山谷,太阳一下山,温度立刻就降低,晓薇觉得很冷。

她问:“还有多远?”

何建严肃地看着她,说:“晓薇,我们可能迷路了。你不要害怕,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

晓薇一惊:“迷路了?那怎么办?”

何建说:“你不要害怕。我会带你走出去。”

晓薇点点头,乖乖地跟着何建朝前走。

晓薇是个最胆小的人,平时打雷闪电她都会害怕。但是今天,在这个渺无人烟,布满残雪的荒原中,她看看眼前的这个人,觉得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可以让她害怕的。

他们又走了一个小时,天已经很暗了,风呼呼地吹,好冷。何建打开他的大背包,拿出两件防寒服,递给晓薇一件,自己穿了一件。他又拿出两个能量棒,递给晓薇一个。晓薇拿着把玩没有吃。

何建说:“吃掉。”

晓薇撒娇地说:“我不喜欢吃这种东西。“

”我们都要补充能量。赶紧吃。“

晓薇撇了撇嘴,开始一小口一小口地啃那个能量棒。

何建看着她吃完以后,拿出来一个手电筒递给晓薇,一个头灯,戴到自己的头上。然后他说:“我们走吧。”

晓薇默默地跟着何建朝前走。周围很安静,是那种可怕的静。何建个子高,晓薇在后面跟得吃力。她拉了一下何建的衣角。何建回头,放慢脚步,说:“对不起。”

晓薇摇摇头,说:“我走不动了。”

何建的额头皱紧。他说:“再坚持一下,晓薇。这个方向是对的。”

他们又走了15分钟。夕阳已经完全落下,余晖给大地天空,金松雪地都染上了一层红晕。两个人已经没有心情来欣赏大自然的美景。

大自然是如此之美,也是如此之恐怖。

这时候他们看到前面有一个庇护所。

这是一个用两个大铁桶建成的庇护所,用铁架架在一米的高处。这样做是为了防止野兽。

他们爬上去一看,里面有一米半高,两米宽,放着水,干粮,两件睡袋,还有一个看着像电报机的铁东西。他俩相视一笑。晓薇打开睡袋,坐在上面,好软啊。何建鼓弄着那个电报机。过一会儿,他泄气地说:“妈的!坏了!“

进山以后,他们的手机信号就时断时续。晓薇在一直用她的手机给丽萨发短信:“丽萨,丽萨”,但是短信一直发不出去。她就一遍一遍地不抱希望地重复发。

突然发出去了。晓薇大叫一声:“短信发出去了!”

何建正抱着那个电报器,听到这话,把那个玩意儿扔到一边,抢过晓薇的手机。他看到丽萨回的短信:“你怎么还没回来?和帅哥一起乐不思蜀啊?“

何建打开导航找出他们的方位,快速地写道:“我们迷路了,现在困在山里,很冷。我们待在一个庇护所里,这是庇护所方位。请立刻打911报警,说我们在90号高速60号出口的金松山里迷路了。”何建详细写了他们在山里的定位。

何建换着角度试了好几次,总算把短信发出去了。丽萨没有回信,也许是信号又不好了。

他们吃了些干粮。两个人都穿着外套直接钻进睡袋,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外面传来呜呜的声音,不知道是风声还是野兽的叫声。深山里的夜像墨一样的黑。

晓薇说:“对不起。都怪我要看白羊。”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带你来这种危险的地方。”

“我非要来的。”

“你害怕吗?“

晓薇把睡袋捂得更紧,说:”有点。不过这个庇护所还不错。“

“你姨妈该着急了。“

晓薇摇摇头:“她不知道我来爬山。你爸会担心你吗?”

何建也摇摇头:“他也不知道我爬山。他在餐馆要干到10点半。现在应该还不知道我迷路了。“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晓薇觉得昏昏欲睡,这漫长的一天,她好累。

她听到何建在叫他:“晓薇,别睡。这里温度太低。睡着了危险。“

晓薇闭着眼睛嘟囔一句。

何建转过头,用手不断地拍晓薇的脸:“别睡,别睡。坚持一下。“

晓薇睁开眼,恼怒地看着何建:“讨厌!“

“真的不能睡啊。体温降低,会失去知觉。“

晓薇怒道:“那你给我讲故事!“

何建一手撑着脑袋,歪头想了一会儿,说:“嗯,丽萨说的帅哥是谁?“

晓薇的脸一下子红了。她用手蒙住眼,带着笑,不回答。

何建把她的手拨开,说:“我没见过丽萨。她怎么知道我是帅哥?“

“她那个人,说话最讨厌。“

何建微笑地躺平了。

“你不讲故事,我要睡着啦。“

何建说:“我上初中的时候,妈妈生病,每天早上我都自己起床,自己做早饭,自己走路去上学。哈尔滨的冬天很冷,路上一个人没有,我自己走路去学校。今天让我想起那时候。“

晓薇:“那时候你多大?

“12岁。“

”你妈妈得的什么病?

“肺癌。“

晓薇看看何建,说:“那时候你一定很难。你爸已经在美国了?“

”嗯。他从来没有回来看我们。但是他每个月都会给我们寄钱。“

”谁带你妈妈看病?“

”手术的时候,我舅我姨会来医院照顾,但是化疗疗养,就是我照顾我妈。12岁我就天天给我妈做饭了。“

晓薇从小是司机保姆姥姥姥爷围绕长大的公主。她想起她12岁的时候拥有了她第一件香奈儿耳环,6000人民币在北京的新光天地买的。她不可想象12岁的孩子如何在寒冷刺骨的冬日清晨一个人走路上学,她也不可想象12岁的孩子如何一个人为自己得了肺癌的母亲做饭。

晓薇心里很难过。她说:“怪不得你这么能干。“

何建接着说:“我妈的病拖了三年,在病重的时候,我爸寄了一张离婚证给她,让她签字。“

晓薇一惊:“为什么?”

“他需要先离婚,然后在美国假结婚,这样才能拿到绿卡,才能把我办到美国。”

晓薇的绿卡是家里老早就办好的。她家办的投资移民。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办的,就记得有一天,她妈告诉她:“我们办好了绿卡,你随时可以去美国读书。”

沉默了一会儿,晓薇说:“你恨他吗?”

何建把手枕到头下,摇摇头:“以前恨,现在不恨了。我爸和我妈商量好的。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我。我爸跑来美国,黑下来,在餐馆打工吃了很多苦。他们都是为了我。”

晓薇转头看着何建。何建那张英俊的脸离她好近。她看到他眼角的泪光。她突然好想把他抱在怀里,替他擦干他的泪水。

她没有动,自己的泪也落了下来。

何建转头惊讶地看着她:“你哭了?”

晓薇嘟囔:“没有。”但是止不住大滴的泪滚落下来。

何建递给她一张纸巾:“你真爱哭。我家的事你能哭成这样。”

晓薇把脸擦干,吸一吸鼻子,说:“我从小就爱哭。看电视电影都能哭半天。“

何建看着晓薇哭得红红的小鼻头,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晓薇的脸,说:“你真像个小孩。“

何建的手碰到晓薇的脸的时候,晓薇的心突然咚咚地跳起来。一阵沉默。气氛有点尴尬。晓薇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响,四周又死一样的寂静,她有点担心何建会听到她的心跳。晓薇把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好像这样,自己那颗不听指挥的心就会安静一点。

晓薇偷看一眼何建,墨一样的黑,她看不清何建的脸,但是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一起一伏,一起一伏。

这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晓薇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奇妙的感觉,好像是感动,好像是欢喜,又有点害怕,各种说不清的激动的情绪。她默默地躺在这个深谷里的大铁桶里,叹了一口气,她觉得这世界真美好。晓薇被这种感觉吓了一跳。“难道我不应该觉得害怕吗?深山老林,旁边躺着一个男人。为什么我会这么快乐。我是吓傻了吗?”

晓薇正在胡思乱想。这时候他们的头顶传来轰隆隆的巨大声音。俩人都坐起来。晓薇一脸茫然,何建说:“是直升飞机!有人来救我们了!”

何建爬出那个桶,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不停地挥舞双手。晓薇也跟着爬出去,也学着挥舞双手。他们大叫着:“Help! Help!”

飞机的声音变小变远了。两个人的心都一紧。天很黑,救援人员是不是看不到他们?他们继续挥舞着手大声喊叫。

轰隆隆的声音又传回来。几束刺眼的强光把何建晓薇两人照得雪亮,他们好像舞台上的被聚焦的演员。何建心想:“还好这个庇护所在的地方没有大树。”

一个大约20米长的软梯扔了下来。有一个响亮的声音在他们头顶响起:“我们是救援,我们是救援。你们在原地不要动,不要动。“

直升飞机一直在盘旋,声音巨大,晓薇觉得她的耳膜都要爆了。一个戴着绒线帽的高大健壮的男子顺着软梯爬下来。何建和晓薇已经爬下那个桶状庇护所,背着包站在雪地上。

救护人员是一个年轻的白人男子,穿着大红的羽绒服,头上的头灯很亮。他面带微笑,对何建晓薇说:“有人受伤吗?”

他们摇摇头。

救援人员说:“现在你们一个个跟着我爬上去。有困难吗?”

晓薇看看那摇晃的软梯,自己的腿也发软。她摇摇头又点点头。

救援人员说:“你们肯定能爬上去,坚持一下,我会帮你们。飞机上还有救援人员。我们一定会救你们出去。”

何建晓薇都好感动。他们同时点点头。

救援人员又说:“我先带女士爬上去,再下来带男士。

何建说:“我跟着你们,不用再下来了。“

救援人员点点头。

他先登上软梯,朝上爬了一米,回头对晓薇说:“双手抓牢,一步步朝上。“

晓薇感觉像在好莱坞大片里一样,又好像在做梦。她伸手抓住了软梯。晓薇小时候学过体操,这时候算是用上了。救援人员在上面,何建在下面,两头都有重量,软梯反而比较稳,比想象的容易。晓薇爬到一半,侧头一看,看见何建的黑脑袋,好像被她踩在脚下一样。两分钟后,晓薇到了机舱口,救援人员已经爬进机舱,他转身伸出一只大手,机舱里还有一位救援人员,他也在机舱口朝着晓薇伸出手。两个壮男一拉,晓薇一下子就被拽进机舱。晓薇坐在机舱地上,大口地喘着气。何建也被拽上来了。何建两步走到晓薇的身边,坐下问:“你怎么样?”晓薇摇摇头,说:“我没事。”何建转头对她一笑,说:“没想到你爬得挺快。”

直升飞机飞了10分钟就把他们载到了停车场。停车场除了他们的车,只停着一辆闪着红灯的警车。直升飞机停在了停车场,何建和晓薇在救援人员的搀扶下,跳下了飞机。警车里走出两个警察。他们和救援人员简单地询问了一下迷路的过程。何建和晓薇看着很疲惫,但是都没有受伤。警察做了记录,反复询问他们可不可以安全开车回家。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他们同意何建晓薇开车离开。

何建和晓薇对救援人员和警察再三道谢。晓薇看看那年轻的救援人员前胸上别着的标牌:“华盛顿州户外徒步救援队“,问:”你们都是属于这个组织的?”

一位救援人员说:“是的,我们都是这个组织的志愿者。”

在这深秋的夜晚,这些志愿者没有报酬,离开自己温暖的家,来到深山老林,冒着危险,救助他们两个素昧平生的人。晓薇很感动,由衷地说:“你们是英雄。”

两位志愿者笑着挥挥手:“野外徒步会常常出事。有人帮助过我们,我们也想帮助别人。“

晓薇与何建又走到直升机驾驶座窗口,对也是志愿者的飞行员,连声道谢。

他们开车回家了。

何建开着车,转头看晓薇缩在座位上。何建说:“你还好吧?总算安全了。”

“还好,那些志愿者真伟大。我们将来也去做志愿者吧。“

何建笑一声,说:“你确定是帮忙不是添乱?”

晓薇瞪他一眼,想想在大山里救人,也有点心虚。

她说:“要给他们捐点钱。”

何建点点头。美国这些志愿者组织都是靠捐款维持。

过了一会儿,何建说:“今天对不起。”

晓薇说:“没事。不是你的错。”

何建开着车,看着前方,说:“如果今天出事,我…..”

晓薇打断他:“我从来没觉得今天我们会走不出来。我有点害怕,但今天我从来没有真正担心过。“

何建转头微笑着看她一眼:“为什么?对我这么有信心?“

晓薇深吸一口气,说:“不知道,我就是不担心。“

小的时候,姥姥姥爷带晓薇出门,她牵着他们的手,去哪里心里都稳稳的。晓薇小时候父母一直搞事业,晓薇是姥姥姥爷带大的,这种稳稳的感觉,只有姥姥姥爷能给她,连父母都不能。但是今天晓薇也是这种感觉,即使在黑暗的荒原里,周围都是野兽,她心里也是稳稳的,有一点害怕但并不担心。

只要何建在身边,他们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何建说:“你睡一会儿吧。”

“你会困吗?需要我陪你说话吗?

”我不困,你睡吧。“

晓薇闭上眼睛,很快就沉沉入睡。

何建安静地开着车。晓薇离他这么近,他感觉得到晓薇轻轻的鼻息,一呼一出,一呼一出。他转头看看,晓薇缩着那里,扎着的长马尾凌乱地披散着。晓薇白嫩的小圆脸上还有几抹泥印,但是何建觉得她的脸很好看。晓薇身材瘦小,今晚显得尤其小。

何建想:“真像一个小孩子。”

这时候晓薇动了一下,伸展了一下自己卷缩的身体。何建转头看她一眼。晓薇闭着眼翻身面对着何建,右手搭到何建的右胳膊上,又睡去了。

他们到了晓薇公寓的楼下。晓薇醒来,伸伸懒腰,说:‘到了?我睡了一路。“

何建说:“你累了。“

他们的车停在路边。

晓薇没有下车的意思。

何建说:“你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是周六,你正好休息一下。“

“明天你干什么?“

”明天一大早我要去菜场买菜,周末餐厅最忙,我要帮爸爸干活。“

晓薇咬了咬下嘴唇,没有说话。

过了几秒,何建转头看她,嘴角带笑说:“明早我来给你送早餐?“

晓薇脸红了,她一脸红就喜欢用手背蒙住自己的眼睛。但是她脸上的笑,遮也遮不住。

何建看着她,没有说话。

何建觉得晓薇害羞的表情真可爱。

他听到晓薇问:“明早几点?“

”我九点要出发去买菜,8:30到你这里?你起得来吗?“

”起得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