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创的天空

这里诗歌和视频都是缘创。每一张图片都是摄影师拍摄的照片。
见你也是缘。希望诗歌照片和音乐能给你带来真实的感受。
https://tinyurl.com/Yuansky
正文

与夜相知相熟

(2022-07-30 05:07:54) 下一个

与夜相知相熟----罗伯特弗罗斯特

吾与夜相知相熟
行行重行行 出入尽雨
渐行渐远 越远灯之炬
 
吾腑瞰街市一巷
至为神伤 兄过吾而望  
出巡如常 吾垂目无语
 
吾行而静驻  
足声消无 闻清夜幽幽处
遥遥一哭 过邻街群屋
 
莫唤吾归路 辞别不顾
琼楼玉宇居高处
月如钟 对空静悟
 
人世时辰有定数
错对皆无
吾与夜相知相熟
 
I have been one 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
I have walked out in rain—and back in rain.
I have outwalked the furthest city light.
 
I have looked down the saddest city lane.
I have passed by the watchman on his beat
And dropped my eyes, unwilling to explain.
 
I have stood still and stopped the sound of feet
When far away an interrupted cry
Came over houses from another street,
 
But not to call me back or say good-bye;
And further still at an unearthly height,
One luminary clock against the sky

Proclaimed the time was neither wrong nor right.
I have been one 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

************************
试着翻译这首罗伯特•佛罗斯特的诗,我觉得我对意境演绎和改编, 夹杂自己私货很多。如果需要定量,翻译后的语言大概80%忠实原文。

为何想翻译这首诗和如此翻译呢?我在翻看《Western Wind》这本书的时候,瞥到这一首。 这首诗使我想起来,几年前,在中西部住的时候,在一个凉秋的夜晚,我淋着很小的雨在一个大十字路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车。当时我不知道自己想走到哪里去,于是就站在路口一辆一辆地数那些开过十字路口的车。和诗里面描写的场景几乎一模一样。那漫天的黑夜,来往车的灯光,和我无聊的计数,仿佛就在这首诗里面,又向我如潮涌来。

弗罗斯特在诗里面描述了一个在黑夜中如流浪般漫无目的而行的行者。行者出行在雨中,归来也在雨中。行者与人相遇,无语相对,在路上听到了让各种城市更加寂寥的声音。弗罗斯特以同样的句式起篇和结尾,首尾呼应,让读者陷入一个循环的死胡同。这夜,静也不静,因为有路人的观望和划过夜空的临街的呼喊;这时间,流逝也不流逝,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时间的快慢和精确点; 这人,孤独也不孤独,因为彼夜独行,逢人却又自己无语凝噎。这首诗里娓娓道来,夜晚那沉寂和孤独的感觉,所见之景都颇为平常。这平常且循环到让每一个读者都能想像诗人想描写的所有场面,但又带着为每位读者定身而作的戚戚感。

违背原诗意境注一:诗人写的守望者的watchman on his beat,是指巡逻的人按正常的工作节奏出巡,碰上了这个孤独走路的人。我翻译的这位工作人员更为主动对行者相望,在意境上不太忠实于原文,是为被动的主动。原诗该是自然的四目相对,而行者自己回避不愿有任何与别人的交流,诗人表达的是一个很主动的被动。

违背原诗意境注二:我最后翻译的“人世时辰有定数 错对皆无“不太符合原文的“那被事前宣定的时刻,不对也不错”的意思。我用了无字,原为了押韵,但是用完了以后我完全舍不得把这个无字改掉。我是这样演绎原诗的: 时间的对错,与人生而言,大抵就是尘世种种痛苦的根源了----我们大抵会发现可能在错的时间,碰上对的人;又在对的地方,发现已经错过的机会。那么人们就在长夜里继续走下去吧,也许归来已是黎明,雨已停。何时何刻,发生过何事,都已不重要也不需要记下精确的时刻了。

那个深秋的晚上,我数完了二百五十辆车以后,就决定迎着微风丝雨往回走了。那条车来车往的路,是城中最大的一条路;那里的路灯,是市中最亮的路灯; 那场小雨,伴我出入尽雨,历历在目; 那每一个时刻,都很真实到不需要任何时间的定量,无谓对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