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周滨游记之三十三:波多黎各游(2013年6月10日至17日)

(2022-06-17 22:42:07) 下一个

波多黎各游

波多黎各与美国大陆的距离相当于中国大陆与菲律宾马尼拉的距离。从佛罗里达的基韦斯特往南延伸到加勒比海的一连串岛屿中,有古巴、海地、多米尼加,下面才是波多黎各。面积有九千一百平方公里,相当于台湾岛的四分之一,人口有四百万,相当于台湾的六分之一。哥伦布第二次开发新大陆时,大概是一四九三年来到这个岛屿,以后的四百年都是西班牙的殖民地。直到一八九八年,美国与西班牙开战,西班牙战败,割让波多黎各给美国。

从一八九八年至今已经一百多年了。美国的民主制度进入了波多黎各:言论、信仰、出版自由,法律保护最低工资,波多黎各人具有美国公民权同时还要服兵役。政府机构也和美国一样,三权鼎立,民主选举产生。但是波多黎各始终以未并人领土,而以领地(UNINCORPORATED TERRITORY)的形式存在,没有能成为美国国旗上的第五十一颗星。一个弹丸小岛,能够得到美国这么强大的靠山,岂不是趋之若鹜?然而事实并不是想象的那样。政治家里面有愿意并入美国的,也有要求独立的,还有保持现状的。这也是民主制度造成的。一九六七年、一九九三年和一九九七年进行公民投票,结果是多数波多黎各人民反对加入美国联邦。政治形势还在变化,二零一二年的公民投票结果有百分之六十一的人赞成加入美国联邦,到底是加入还是不加入最终取决于经济利益。一九三零年以前,主宰波多黎各的经济命脉的是糖业集团,糖和咖啡是岛的主要出口产品。很快玉米制糖代替了甘蔗,制糖业走向萧条。一九六七年,波多黎各从国会要来了专门的税法,减免公司在岛上经营税,吸引大公司在岛上开厂。这样使岛上发展起了石油产品和制药产业。新产业带来中产阶级,中产阶级对社会福利和政治利益的要求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会出现投票结果的不同。目前这种状态,波多黎各人享受美国公民的权利,却不用尽缴纳联邦税的义务,何乐而不为呢?但是以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就难以预言了。

波多黎各四季如夏,终年气温70到80华氏度。冬天是旅游的旺季,雨水相对少;夏天到秋天有台风。我们夏天来机票和旅馆都相对便宜,海边也不算拥挤。第一天去了首都圣胡安(San Juan)的老城区。这里的教堂,街道基本上保持了三百年前的西班牙殖民地时期的样子。街道铺着青石砖,很窄,高低不平,车子只能单向行驶。在老城转,步行更方便,街边的房子没有相邻的两栋是一个颜色的,所有的想象力都发挥在颜色上了,使老城区看起来颇有生气。丫丫看了以后跃跃欲试,回家要把自己的房间也漆成这种和那种颜色,希望她只是说说,回家就忘了。


老城区街道

军营是老区的主要景点。早年西班牙占领者面临海盗和其他列强国家的威胁,他们在码头上修建了城墙,炮台,角楼瞭望塔,壁垒森严,固若金汤,里面设备齐全有教堂,仓库,还有排泄垃圾粪便的通道。几百年过后的今天看来这座军营还是很坚固的。


军营的角楼


P:San Juan, F:Rio Grande, C:Luquilla,D: El Yunque, E:Fajardo,I:Ponce, 
J:El Tuque,K:La Parguera, L:Bahia Salinas, M:Mayaguez, N:Lares, O: Dorado

第二天去云雀(EL YUNQUE)国家森林,这是美国领土上唯一的热带雨林保护区。波多黎各岛呈长方形状,东西长约160公里,南北宽约60公里。中部是高约一千多米的山陵,四周沿海是平原。我们住的旅馆离公园不远,在岛的东北部,每天看见山头云雾缭绕,那是从大西洋海上吹来的水蒸气被山峦挡住,变成雨。从山下开车到公园只有半个小时,不要门票,一路盘山开上去,凡是有景点的地方都有停车场,标志很清楚。路旁长满了茂密的树木,我们能认出来的就是竹子,碗口粗的竹林东倒西歪,看到竹子我们就想到竹笋的美味,只可惜这的人不吃竹笋,要不然这里漫山遍野的竹子,竹笋是挖之不尽,吃之不绝。


瀑布和一家三口

丫丫选了一条三英里长的小路,她一个人走在前面,我们两个在后面走走停停。小路修得很好,隔不远就有一座凉亭供人休息。后来体会到不仅是休息,更是为了让人避雨。隔几分钟就会下一场瓢泼大雨,我们打着折叠伞根本没有用,有经验的人身穿雨衣,会玩的人干脆光膀子或穿游泳衣,在雨中照样行走。后来我们也不在乎了,在热带雨林里行走哪有不湿的道理。沿途到处都是的小瀑布,小瀑布汇和成大瀑布。有的瀑布底下可以游泳,丫丫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下水,因为雨后的瀑布水很浑浊,不知深浅。森林中有一座瞭望塔,爬上去可以在高处欣赏这一望无际的绿色林海,还可以看到曲折的海岸线和遮掩在云雾中的群山。

公园人口处有一个很现代化的建筑,里面有个电影还可以看,这是公园唯一收费的地方。我们觉得这个热带雨林小而丰富保护维修之好,甚至超过了巴西的亚马逊河。

第三天我们一大早来到岛的东北角码头(Fajardo),准备从这里乘船去另外一个更小的岛(Vieques)。早晨八点我们被告知开车上船的票没有了,只能停车了以后买个人的船票,一个人船票只要2美元。很多人和我们一样,背着水,带着旅馆的大毛巾,站在售票窗口等票。波多黎各除了主岛之外还有两个更小的岛可以乘船过去。排队等票的有上百人,我们还好,站在阴凉的地方,大多数人站在毒辣的热带阳光下。足足等了有两个小时后,被告知我们要乘的船取消了,上百个等票的人不欢而散,一下就没有踪影了,没有人抗议闹事,对这种事好像习以为常。


在Fajardo附近的七海海滨看鱼

我们开车到附近的一个公共的海滨,人不多,蓝天,蓝水,白沙滩。浅水处的礁石上长满了水草,水草中时不时可以看到各种颜色的热带鱼,有的鱼有一尺长。我们只顾浮在水面上观鱼,背都给晒脱皮了。兴尽而归,想想幸亏没有去那个小岛玩,到那里不是一样的沙滩海水吗。再说如果去了以后,回来的渡船再取消,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岂不是很狼狈。

前四天我们都住在一个四星级的旅馆里(Gran Melia)。在墨西哥坎昆时曾经住过,很满意,它是连锁店,应该有质量控制。旅馆建在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上,进了大门得开六公里的路,穿过高尔夫球场才能到住宿区,里面游泳池有好几个,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整治得非常漂亮,专用的海滨就几公里长。但是住进去的第一天,丫丫沙发床的被子有霉味,第二天没有给够毛巾,咖啡机不工作。我们还没有抱怨马桶漏水,把厕所的门关上了事。虽然事情不大,但是反映出旅馆管理不善。四天中我们每天进出几次高尔夫球场,从来没有看见有人在打高尔夫球的,一、两个工作人员,不是剪草的就是喷药的。旁边的高级公寓也是大门紧闭,空无一人。不知是房产泡沫的后遗症,还是波多黎各现象。


丫丫在旅馆水边读书写日记

每到一个地方我们都想吃当地人吃的饭菜,除了书上介绍的,询问当地人是个办法。旅馆的工人告诉我们海边的饮食摊,一溜排开有八十几个摊位。我们选了一个有当地人在吃的店,那是我们第一顿波多黎各饭。芭蕉和芋头是主食,只要从树上摘,从地里挖即可,四季都有,遍地都是。芭蕉有多种做法,水煮熟后蘸蒜汁,压成饼烤着吃,还有切开油炸了吃。油炸了以后芭蕉的味道是甜的,别的吃法芭蕉没有甜味,和芋头土豆差不多。芭蕉和芋头对便闭有神奇的效果,我每次旅游出了家门就不入厕,这次发现只要吃了芭蕉,肯定天天有大便,甚至一天有过两次。米饭也是主食,据说种植大米还是从中国学的,他们把红豆和米混在一起,我觉得一定是用肉汤煮的,或放了什么调料,颜色黄,味道鲜美,可以空口吃饭。还有一种用芭蕉叶包着的饭,里面有肉,味道和粽子很象。在老城吃的那顿饭是军营看门的人介绍的,不是她在地图上给标出来,一般人绝对找不到,不起眼的门脸,里面顾客满满的。我们自己找到的一家馆子离旅馆不远,总是热闹哄哄有人排队,烤猪肉,烤鸡,芭蕉,米饭,花十几美元三个人可以吃两顿,这大概就是当地人的生活水平。蔬菜和水果我们都是在超市买来吃,餐馆里很少有蔬菜。


当地人排队买的烤整猪

第五天我们翻过中部的山脉来到南面波多黎各的第二大城市庞斯(Ponce)。南北气候差别很大,虽然更接近赤道,但湿度小多了,路旁不再有遮天盖日青翠欲滴的树木,可以看见山坡黄土地,树林也似乎矮了许多,有点沙漠的感觉。庞斯郊外我们找到了史前文化遗址。这是一九七五年刚发现的,经过一场洪水冲刷后,这块地的主人发现很多有规则的石头墙露出地面,经过勘查,那是两千年以前的建筑,而波多黎各有据可查的哥伦布以前的历史只有一千年。所以两千年前的遗址称为史前文化,到底是什么种族的人当年在这里生活,他们建筑这样的围墙有什么用,只能猜想。从开发出的上百具尸体来看,这里可能是坟地,可能是球场,因为古代人举行的庆典活动都伴随着球赛。石头上有依稀可见很原始的雕刻。最后他们为什么离开了这块土地,猜想是因为旁边有一条河,河水经常泛滥。开发工作还在进行中。

庞斯是个很小的城市,但却有个相当现代化的美术馆,建筑设计师也是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的设计师。说它是世界级的并不过份,收集了几十幅世界级的画,还有拉丁美州古巴人的作品。有意思的是它的仓库也对参观者开放,你可以看到他们收集的但是没有陈列的各种东西。庞斯是个工业城市,有很大的码头港口,但是现在可能港口的工业作用减少了,取而代之是旅游,码头上停满了游船,巨大的停车场给来海滩度假的车用,不是季节,海滨几乎空无一人。


美而无人的庞斯海滨

第六天我们来到波多黎各西南角的拉帕谷热(La Parguera)。从庞斯开车五十公里过来,路上没有什么车辆,周围的农庄也人迹罕见,感觉好像去一个偏僻的鱼村,可是到了我们预定的旅馆一看,热闹得很,不知从哪一下子冒出那么多人,有在游泳池里泡的,有在阳光下晒的,还有穿着结婚礼服办喜事的。到了晚上,码头边的广场上开了夜市,更是灯火通明。到这里来的人都要到海上去看一种奇特现象,当地海湾水里生长了一种微生物,这种微生物晚上会发荧光。我们问了船票价,三十元五十元不等,我们觉得太贵了。丫丫用她的有限的西班牙语,给我们买来了三张七元一张的船票,还买来一大串烤鱼肉,长本事了。晚上等船时看见水里成群的大鱼,只要拿张网就能打捞上来,可是餐馆很少有新鲜鱼卖。

晚上八点天黑了以后,船载着二十多个乘客朝海上开,来到一处海湾停下来,船长的助手,一个小男孩跳下水去,他在水中踩水用手划水,可以看到他身边的荧光。事先我们和船长要求也要下水,丫丫和我还有几个穿了游泳衣的男的也跳下船去,一跳进水我的游泳眼镜就掉了,拼命划水,但在水中看不出什么荧光来,爬上船后,才看见自己湿漉漉的身上都是点点荧光,总算不虚此行。

第七天往回走,我们时间充裕,悠哉游哉沿着海岸线走小路,来到岛的最西南角巴亚撒利那(Bahia Salina)。这是生产海盐的基地,没有什么旅游的人专门来玩,但是风景出奇美丽,真正的白色沙滩,蓝色的海水,还有一座报废的航标灯塔。站在海边是一只大鬣蜥,似乎不太乐意我们侵犯了它的领地。


水边的鬣蜥

继续往北走小路就得进山,一进山热带雨林的气候又出现了,路旁是一棵棵参天的芒果树,枝头挂满了青色芒果,树下满地都是掉下来的芒果,车轮碾过,果汁四射。我们不知这树是不是私人财产,停车下来偷偷捡了两个。还看见一棵木瓜树倒了,小枕头大的木瓜掉在地上,我们也偷偷抱回一个。用刀削了皮,芒果很好吃,和超市买来的一样,后悔没有多捡几个。木瓜太生,得等放黄了以后才能吃。问了路边的当地人,他们说地上的芒果可以随便吃,但是太多了,没有人愿意弯腰去捡来吃。总之热带地区瓜果四季都有,即使不生产也不会被饿死。另外还是人口少,吃从来都不是问题。若是在中国,这么多的芒果不会让它在地里烂掉,一定是晒成干或轧成汁。

最后一天住的旅馆在首都圣胡安附近,附设赌场,住的条件很好,丫丫有自己的房间和电视,又是海滩又是游泳池,下午旅馆还招待我们免费的鸡尾酒和爆米花,经过一个星期在波多黎各岛整个转了一圈,海滩和游泳都失去了吸引力,只想安全地回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