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周滨游记之三十:再游弗罗里达(2012年11月20日至25日)

(2022-06-11 06:16:55) 下一个

再游弗罗里达

十一月底马里兰州已经进入初冬,有寒流和霜冻,夏季的衣服早已装箱入柜。为了这次弗罗里达之行,又翻箱倒柜把夏季的衣服拿出来。我们要去的迈阿密(Miami)和基韦斯特(Key West)平均温度是华氏78度。十一月二十日到达迈阿密机场租了车出来已经是午夜时分。外地来的人和当地人一目了然,外地人都穿着大衣,当地人仍然是短裤汗衫。当夜下榻的旅馆仍然开着冷气。

佛罗里达迈阿密有很多古巴移民。到了机场和旅馆就像到了外国,说西班牙语的人比英语的人多。租车和旅馆的服务员都会说双语,不会双语的人大概都不好找工作。今年大选俩党都拼命拉西班牙语系人的选票,奥巴马能当选西班牙语系人的功不可没。他去年六月份宣布三十岁以下的非法移民可以居留,就这一条法律,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西班牙语系的人口都投了民主党的票。

二十一日一早来到迈阿密海滩,沿海都是高级公寓和旅馆,沙滩上修了很长的栈道,供那些常在海边走、既不湿鞋又不粘沙的人享用。看他们那古铜色的皮肤和瘦肉型的身材,就像贴了身价的商标。说这里是黄金海岸不过分。

中午去Costco买足水和菜肉,就径直向基韦斯特开去。基韦斯特是佛罗里达半岛南部往西南甩出去的一长串岛屿,由一条长约二百公里公路和桥梁连接起来。多
数地段公路两旁就是海和沼泽地,有几个地方陆地稍微宽一点,有商店和旅馆。我们试图找个水边吃午饭,先找到一个公共图书馆后,有水有桌椅,但是还有一个人躺在沙滩上阳光浴。后来干脆就在路边停车,海水就在眼前。


A and E :Florida City => B :Miami Beach => C: Key West => 
D:Marathon => E: Florida City => 
F: Biscayne National Park => G:Flamingo

午饭后来到安妮海滩,下午的阳光有些灼人,木板的栈道被晒得滚烫,海滩是一片齐盖深的水,水下不是沙土,是白色的胶泥。丫丫赤脚走下去,说脚下感觉很舒服。

到基韦斯特旅馆后赶紧坐旅馆的汽车去码头看日落,可惜晚了十分钟。太阳已经西下了,但码头仍然熙熙攘攘。游人如织,有看杂耍的,有生意兴隆的卖小吃的。这个岛只有二十平方公里,两万多居民,但每年的游客超过百万。


安妮海滩公园


码头上看杂耍

我们选择了一条游人少点的街去看美国最南端点。街两旁老房子的门口都有一个牌子,说房子是哪年建的,好像都是一两百年以上。我们还路过作家海明威的故居。最南端就是一个石墩,古巴离这里只有九十英里远。回到旅馆买了一块柠檬派(Pie),这是基韦斯特的特产,丫丫一路上一直高度推荐的。


美国国土最南端

二十二日上午来到海明威(Hemingway)故居参观,一张门票十三元。海明威故居的房子是一八五一年建筑的,他一九三一年至一九四零年住在这里。房子是海明威第二任夫人波琳(Paulin)的叔叔花八千元买了送给他们的。房子的摆设和家具多数还是按照原来样子。可以看出波琳是个有钱有品味的主妇,家具有的是从西班牙运来的,有的是法国的,吊灯是从意大利买的。海明威在法国和西班牙都住过,会说流利的法语和西班牙语,结交的朋友都是当年著名文人,房里陈列的有毕加索送给他的雕塑猫。海明威一生多姿多彩,跌宕起伏。他先后结过四次婚,四位夫人的照片都挂在墙上。他写作的书房还是原样布置的,由于膝盖受伤使他只能站着用打字机写作。院子里的游泳池是岛上第一个。波琳为他修建好以后,他一听造价超过了两万,扔给波琳一分钱,说你花光了我最后一分钱。这一分钱被波琳镶在游泳池的水泥地面上。除了写作,海明威参加过二战,当战地记者;参加过西班牙革命战争,负过伤;在非洲打过猎;一生最爱是在海上捕鱼。“老人与海”的写作灵感来源于捕鱼的经历。他辉煌的一生在故居里可见一斑。我们感觉参观故居的门票虽贵但还是值得,使我们想了解更多的海明威。


海明威故居

值得一提的是故居里养的猫。海明威打仗打猎总是受伤,运气不佳。他的朋友送给他一只六指猫,说这种猫可以给你带来运气。海明威非常喜欢这只猫,起名叫“雪球”(Snow Ball)。从此这种猫就在院子里繁殖开来,至今多少代已经数不清,现有四十五只猫,一半以上拥有六指或七指或八指。故居博物馆定期给它们打针吃药,每只猫都有自己的名字和住所,在院子里悠闲漫步,俨然以主人的面貌自居。猫,是故居的一景。

海滩离故居不远,这里海水的特点是不深,走进水很远了,水只是齐腰深,丫丫在美国最南端的海水里游泳,并坐在水边岩石上写日记。感恩节假日海边人很多,一只绿色的蜥蜴也赶来凑热闹,穿插于手持照相机和手机的人群中。

南端海滩

下午回师北撤来到基韦斯特中部一个叫“马拉松”(Marathon)的岛,找到预定的旅馆。不远的地方就是世界最长的七英里公路桥。公路桥旁是一段废弃的铁路桥,也有四个英里长,供游人参观和跑步。从大陆到基韦斯特的铁路从一九零四年到一九一二年修了七年才通车,今年是铁路通车一百年纪念日,但这段铁路早己进博物馆了。通车以后曾经给基韦斯特沿途带来过繁荣,但经过三十年代经济大衰退和一九三五年一场台风,铁路就一蹶不振。


二十三日早晨旅馆窗外日出的景致就令人心旷神怡

划船


在大沼泽地里看鱼

我们到附近的巴赫阿(Bahia Honda)州立公园租了小船,丫丫一个人划船,我们则在公园里漫步。路上总闻到一股硫磺的味道,以为是工厂的废气,看了公园的材料才知道,这股味道来自冲到岸边的海草,海草发酵会产生硫磺气,海草是海生物链中重要的一环。下午回到迈阿密。

二十四号,原来我们准备今天去比斯坎尼国家公园的,在网上已经定了船票,但是接到电话告知船出了问题不能出航。尽管航行取消了,由于旅馆离公园不远,一早还是先到公园,有条小路可以观鱼,很多人在那钓鱼。

下面还有大半天的时间,我们决定去大沼泽地(Eerglades)国家公园的南端火烈鸟(Flamingo)中心。开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以后,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又停了几个景点以后,记忆才逐渐恢复。原来在二零零七年圣诞节期间,我们和海弢一家来过,先参观了北面的鳄鱼公园,然后又参观这里。但那次因为一直是小辉开车,我们居然把这个地方忘得干干净净。这次来的时间早一个月,沼泽地比上次更绿一些,鸟类和鱼也多一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