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周滨游记之九:路经阿姆斯特丹(2003年5月16)

(2022-04-09 03:19:58) 下一个

路经阿姆斯特丹

从华盛顿飞欧洲已经是我们很熟悉的路程了。一般都是下午五点左右启程,第二天早晨到达的。这次去阿姆斯特丹也是一样,应该五点半起飞,第二天早晨7点到,但起飞时机场上空电闪雷鸣地下大雨,让我们在飞机上等了二个小时。机场的安检还是很严,托运行李时等了有一个小时,所有的大件行李都要过扫描,象查身体一样的切片透视机。梦华被抽出来单独查,脱鞋,翻口袋,机器仍然吱吱叫,结果在裤子口袋里找出一张口香糖的锡纸才作罢。飞机飞行7小时,再加6小时时差,早晨8点到达。

阿姆斯特丹机场据说是世界上最好的机场之一,很大很干净,它给在此短期逗留、转机的人很多方便,可以把不用随身带的行李存在机场,存一天4欧元,信用卡一刷即可。另外还有很大的沙发椅,供人休息。出机场就是火车站,二十分钟的火车直达市区,每十五分钟一趟车,3欧元一张来回票。人们都自觉地排队买票,但进站和上车都没有收查票的。百姓的觉悟够高。火车是电机头,分上下两层,车厢中间有玻璃门隔断,不注意会一头撞上去。开始还认为装这么多门是多此一举,后来发现是用来分隔吸烟区和不吸烟区的,赶快钻到不许吸烟的车厢去。


市区街景

在阿姆斯特丹有十个小时可以停留,只能选择精华,不能面面俱到。好在城很小,火车站在城北角,我们第一站是城南的梵高展览馆。步行走走停停不到一小时就到了。今年是梵高的150周年诞辰,从1853-1890,他仅仅活了37年,真正开始他的艺术生涯仅十年,所留的画并不多。画展有4层楼,大都是他的生平和他同时代的人的作品,他的画只占一层楼。可以看到他早期的作品是正常人的作品,到了晚期,由于病患,画的色彩,轮廓就开始疯狂,临死前的一幅雷雨前瞬间的画,正常的人看了都会发疯。他的才能,再加上割自己耳朵自虐,最后自杀身亡的悲剧人生,使他的画成为世界上最值钱的。生前,他主要靠当卖画商的弟弟给予经济和精神上的支持,比他年轻4年的弟弟只比他多活了六个月。弟媳妇接着在宣传和保存梵高的画上作了很多贡献,她没有把画出售,但出版了梵高和弟弟的通信集。以后梵高的侄子在死以前把所有的画都借给国家。书上没有说是捐给国家,所有权还是梵高基金会的。看了许多画展以后我们觉得一定得少而精,多了就有消化不良的感觉,什么都不记得了,象罗浮宫,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但几个小的,象毕加索、梵高、和巴黎的莫内博物馆就印象极深。或者有导游解说,象弗罗伦萨的乌菲奇、和威尼斯的效果也不错。


梵高自画像

从博物馆出来,我们就去找一座最老的桥。这座桥在市区主要的一条运河上。阿姆斯特丹最开始就是这一条运河,随着海运业的发展,这成为一个主要的海港,运河象蜘蛛网一样从这向周围挖出去。目前市里有一百多条运河,1300多座桥。每条街中间是河,河两岸是两条街,街只有一辆车宽的单行线,再旁边就是住房。可以看到,街上几乎没有停车的地方,有些车就停在窄窄的河沿上,眼看就要掉下去,据说每年都有上百辆的车掉到河里。所以骑车是这个城市的特点。自行车非常多,还都是中国过去那种又大又重的28型。河岸的住房都是连棟屋,一栋接一栋地盖满,但每家的房顶 和窗户又各俱特色。

找到了要看的那座桥,是个又窄又旧的桥,只因年代久而出名。是一座吊桥,建于1670年。现在看的是已经加宽的,可以过车了。据说以前20分钟就得起吊一次,然后管理员跳上自行车去不远的地方管理水闸。如果没有水闸,大部分的城市都会被水淹。这种人工的管理方法一直持续到1994年,才被机械化代替。书上讲,只有阿姆斯特丹的市中心才高于海平面2米,城西部包括飞机场低于海平面4米半,城东低于海平面5米半。城市的建筑物都是靠水泥桩打进很深的地层支撑的。


码头边的老船

阿姆斯特丹有别于世界上其他城市的是它开放吸大麻和妓女。红灯区是游客必去的地方。丫丫已经六岁了,应该有鉴别能力了,可以知道世界的阴暗面,给她讲了许多道理。我们进红灯区时是大白天,下午3点钟,来来往往的都是我们这样的游客。但生意已经开张,卖毒品的就写在广告牌上,还有中文“大麻”,附近的咖啡店全附带大麻。据说就象点菜一样,十五元到五十元不等,要什么有什么。


卖毒品的店

街边房子都有橱窗,橱窗里展出的是活人,一个个女的,穿着三点式,坐在椅子上。种类俱全,有金发碧眼的,有黑皮黑发的,还有东方人,可能还有男的,我们看不出来。我们是不太好意思盯着看,也没敢对着拍照,只拍了毒品店。丫丫是把头埋在爸爸的肩膀上避而不看。其实她们大概并不在意,还与路上的人打招呼。并没有特别漂亮的,可能要等到晚上才会出场。荷兰以航海业发达著名,妓女是为海员服务的,阿姆斯特丹这个海港城市这个行业就格外兴旺发达,而且是国营,政府管理,卫生检查。

转了一圈我们都累得走不动了,正好乘游艇一小时游。这个城市有80万人口,但每年来的游客多于150万。交通方便,除了火车,还有地铁、电车。住房紧张,很多人就住在船上,几乎所有的运河边都停泊着船,船上接了水、电、气的是合法船家。沿途看见很多船上摆满了花盆,晾着衣服,合家人坐在船上喝啤酒,与过往游船招手致意,很得意地样子。


住在船上的欢乐人家

导游如数家珍似地介绍河边房子里曾住过什么名人。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按照原来的形状翻修的,但也有非常现代化的钢骨结构的玻璃房,屹立在河边很抢眼,荷兰人叫它“铁马桶”。还有一个外形象船一样的现代建筑,是什么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博物馆,建后发现地基有问题,荷兰人叫它“泰达尼克号”(冰海沉船的名字)。花和风车是荷兰的另外两大特征,从飞机下来就可以看到沿途的大风车和遍地的花市。五月份正是郁金香盛开的日子,各种颜色、形状的摆满了市场。吃的东西似乎没有什么特点,但啤酒是非喝不可。我们最后在机场两人买了一个扎啤,售货员觉得我们有病似的。

一天下来,我们对阿姆斯特丹好像已经很熟悉了。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小国家,但是想想他依靠着航海业的发达,曾经侵略过世界很多国家,包括我们就要去的南非、印度尼西亚,都曾是它的殖民地。


街头花市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