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四章 往事如烟 (7)

(2022-09-22 20:56:27) 下一个

姜雨萍下车后向四周看了看,发现全是庄稼地。现在农忙期已经过了,田野里不见一个人。远处有个村落,至少在一公里开外。这种情况下也只能靠自己了,那个韩一迈不象是爱管闲事的。她把旅行包丢在路旁,然后双手握拳护在胸前,准备格斗。四个庄稼汉见状,也拉开了架势。

韩一迈悠闲地走下车。他今天没有要跟人动手的打算。算上昨天的男闺密,他已经连续两天跟人动了手。每次动手过后他心里都很不舒服,需要过一两个小时心态才能恢复正常。今天他告诫自己要克制。

看到韩一迈下了车,马上有一个大汉走了过来,监视地望着他。

“别紧张。兄弟。”韩一迈笑了,“看看热闹么。美女打架,太少见了。模样俊,大长腿,赏心悦目。不过女人花拳绣腿居多,中看不中用。你说呢?要不咱们打个赌?我赌5分钟内,她被他们三个打趴下。”

大汉勉强笑了一下。正说话间,姜雨萍瞅准机会一个侧踢,将一个大汉踹了个跟头。

“好腿法!美女打架,全凭腿功,拳头劲儿太小了!这丫头厉害呀。我看他们三打一,也未必拿得下。兄弟,你是不是得上了。”

韩一迈说得不错,姜雨萍以一敌三,虽然场面不好看,但还抵挡得住。那大汉起初还有点儿犹豫,在判断出韩一迈不会出手后,终于大喝一声,加入了战团。

姜雨萍非常后悔当初轻敌。这几人虽然身手一般,但都有点儿功夫,而且身量和力气都不小。现在三打一变成了四打一,转瞬间姜雨萍败势立现。

“你再不管,我就要完蛋了!”

韩一迈哈哈大笑。“关我什么事?嘿嘿嘿,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姜雨萍气得说不出话来,她只好试着向韩一迈这边靠近,她不信他会不管。

韩一迈嘴上不帮,却暗中往前走了几步。就在此时,姜雨萍肩头中了一拳,她身不由己地向后退去,几个大汉见有机可乘,一起扑了上来。姜雨萍心里一慌,不觉被田埂绊了一下,双脚腾空,身体向后倒了下去。

韩一迈健步上前,已在姜雨萍腰腹间托了一把,借巧力让姜雨萍来了个后空翻。姜雨萍身不由己,眼看无法正常落地,韩一迈在她腰背上又平推了一把,姜雨萍身型变成了舍身前踢,虽然力道不足,却正好踢中了扑上来的大汉的下腹。那大汉捂着肚子倒退了两步,倒在地上。

姜雨萍落地后刚站稳,另一个大汉扑上来,一记下劈腿早向她当头罩下。韩一迈看得真切,早已抓住了姜雨萍的小臂,陡然发力,姜雨萍就势一个侧翻,闪到韩一迈另一侧,躲开了这一击。这两个起落后,姜雨萍心里豁然明亮,与韩一迈已经有了默契。韩一迈虽未出手,却暗中发力,这让姜雨萍的招式忽然变得出人意料,匪夷所思。几个大汉连吃暗亏,很快就垮了。

姜雨萍站着喘息,几个大汉浑身疼痛,不敢再上。

“快滚!”姜雨萍喝道。她捡起了自己的旅行包。

“你们几个,自己走吧。车不让你们坐了。算是对你们的一点惩罚。”韩一迈说着,掏出了10元钱,“这点钱拿着,路上吃点东西。快点走,晚上也能走到沧州。”说罢把钱丢在路边。

韩一迈走到姜雨萍身旁。姜雨萍满脸通红。“你刚才,吃了我很多豆腐。”她轻声道。

“啊?是吗?”韩一迈道,“我也没办法,来不及想那么多。对不住了。”

“不用。我没怪你。”

“以后注意。吃豆腐前先问问,可不可以。”

“去你的吧。”姜雨萍脸更红了。

俩人回到车上,很自然地坐在一起。人群里一阵鼓掌。司机关了车门,随后启程,把那四个人丢在路边。售票员走了过来,硬塞给韩一迈10元钱。

“你拿着吧,兄弟。”售票员解释道,“他们四个人,只给了10块钱!我是真不愿意让他们坐我们的车,可又惹不起。现在他们走了,最好!就算是我们退还了他们的车票钱,刚才你给垫付了。”

韩一迈只好接了钱。姜雨萍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边。

“小伙子,大娘得说你两句。”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妇女转头对韩一迈道,“遇上这种事,哪有爷们儿往后缩,让娘儿们上的?她是你对象吧?你刚才太草鸡了,看见娘儿们不行了才出的手,不象话。”

“大娘。她不是我对象。”韩一迈解释道,“我们今天买票的时候才认识的,以前不认识。”

人们一阵哄笑,纷纷说大娘眼拙。

“是大娘看走眼了。”大娘脸红了,“我看你们在一起挺般配,以为你们处对象呢。小伙子,你有对象么?如果还没有,我看这姑娘跟挺合适,别错过了。”

“大娘。大哥他有对象了,马上就要结婚了。”姜雨萍红着脸插了句嘴。“刚才大哥肯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随着这一点误会很快澄清,大家热络起来。沧州离天津不算远,即使90年代还没有高速公路,往返两地也只有两三个小时,所以很多沧州人到天津找工作,多年来已是常态。大家在车上交换信息,也是一种通讯渠道。韩一迈和姜雨萍也轻松地聊了起来。

姜雨萍是家里老二,上面还有个姐姐。尽管全国计划生育,乡下生二胎却很常见。姜雨萍的父亲是镇里的支书,眼见第二胎还是个女儿,也不敢再生了,怕影响太坏。姜雨萍从小不爱学习只爱练武,正应了主席的名句: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妆爱武装。后来她的高考成绩只够念天津医专,好在毕业后留在了天津,在一家医院里工作了一年多了。姜雨萍的男朋友是她的高中同学,俩人一起考到天津。她男朋友念的是石油技术学院,毕业后去了任丘油田。任丘虽然不算远,但是俩人见一面也不容易。长期这么两地分着也不是事,姜雨萍这次回来,一是和男朋友见面,同时也商量一下俩人的未来。

因为聊天,旅途变得很短。临近中午,汽车已经到了终点:沧州东站。乘客鱼贯而出。韩一迈从车顶取下了行李,周围已经没什么人了。姜雨萍双手拎着旅行包,笑盈盈地等着他。俩人走了一小会,已经离开了沧州城。再走上半里路,前面就是岔道,俩人就要分手了。

“韩大哥,我们这一分别,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姜雨萍眼里露出不舍,几乎流泪。

“就算能再见,又能怎么样?”韩一迈打趣道。他其实很喜欢姜雨萍这种性格。

“说的也是。你很快就会结婚。我也有对象了。他对我很好。你说得对,做人要有良心。总之,我们以后的生活不会再有交集,好象我们也只能祝彼此幸福了。”

“那就祝彼此幸福吧。”韩一迈笑了笑,“以后别逞能,该跑就跑。今天一打四,你其实很悬。”

姜雨萍笑了起来。“你以后还会记得今天的事,还会想起我么?”

“会的。”韩一迈道,“应该会想起一两次。然后渐渐地,相忘于江湖。”

这句话让姜雨萍眼圈红了。“我不想让你就这么忘了我。我想认下你这个大哥,行吗?”

“什么意思?”韩一迈有点儿疑惑。

“我们义结金兰。我认了你当我义兄,我做你义妹。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都什么年代了。咱们穿越了吧?”韩一迈明白了她的意思,但觉得这么做有点儿离谱。

“年代是变了。但是武林的规矩没变。沧州武林还是老样子。韩大哥,我知道你这次是回老家,这不是你出生的地方。你在北京出生,又在北京长大,是不是瞧不起咱们沧州家乡人?”

“哪有的事儿。”

“那你同意了?”

“只是觉得不符合这个时代。”韩一迈道,“你多大了?”

“我属猴,10月底出生的,快22了。你呢?”

“我属羊,2月底生人,今年23。”

“你比我大一岁半还多。那你,同意了?”

“好吧。”韩一迈下了决心,“我跟你挺对脾气的。今天的事,也是有缘。我答应你了。”

姜雨萍大喜过望,马上跪下磕头。韩一迈全没想到她会真来,吓了一跳,赶紧跪下把她扶了起来。姜雨萍笑着起身,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大哥,你受了我一拜。从此你我之间,可是有金兰之义了。你不能抛下我不管。”

“我怎么觉得我上当了。”

“你放一百个心吧。”姜雨萍啐道,“你赚大了。以后你会明白的。”

“以后咱们之间怎么称呼?”

“这有什么难的。我叫你大哥。你叫我雨萍。就象家里人互相称呼一样。”

“好吧。我试试。雨萍。”

“大哥。”姜雨萍欢喜道,“我终于有大哥了。真高兴。我今天见我爸妈,和他们谈事情。最迟明天下午,我去爷爷那儿看你。”

“哪个爷爷?”

“当然是你爷爷。也是咱爷爷。你是我义兄,你爷爷就是我爷爷。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一时没转过来。”韩一迈笑道,“好,就这样。剩下的路你很熟,我就不管你了。咱们就此别过,明天下午见。”

就在此时,一辆手扶拖拉机从来的路上越走越近。俩人不约而同回头看去,姜雨萍看清了来人,高兴地招了招手。来人正是姜雨萍的男朋友。

“雨萍。我去火车站接你了。没接上,我就猜你大概是坐汽车回来了。早知道就在这儿等你了。”

“大哥,这是我的对象。高剑峰。”姜雨萍介绍道,“剑峰,这是我刚认下的大哥,韩一迈。”

“刚认下的?”高剑峰诧异道,“拜把子?”

姜雨萍笑着点了点头。

“啊,这样啊。”高剑峰仍有些不敢置信,“你们,经历了什么事吧?”

“一言难尽。简单说就是,我遇上四个坏人,对付不了。大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他们打跑了。”

“那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大哥。”高剑峰很热情地握住韩一迈的手,“我跟着她叫,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

“我和她以前是同学。她从小就是个女侠。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这次别人能欺负她,那可是太少见了。大哥,真的谢谢你啦。”

寒暄几句后,高剑峰已经弄明白了韩一迈的去处,韩家毕竟是大户。“大哥,算起来咱们还沾点儿亲呢。我堂姐,也就是我大伯家的大女儿,去年嫁到你们韩家了。你爷爷这一辈哥仨,你爷爷排行老二。我堂姐嫁的是你大爷爷那一支。”

“嫁给谁了?”姜雨萍好奇道。

“让我想想。应该是大哥的大爷爷的年纪最大的那个重孙子。去年也有20了。”

“你堂姐不得20多了么?姐弟恋?”韩一迈觉得新奇。

“大哥,你有所不知。”高剑峰道,“咱们河北乡下,时兴娶大媳妇。女比男大,屋里屋外的,能干活儿。女的大一两岁,不算大。娶个小媳妇,不能干,累死这家男的。我和雨萍同岁,在咱们沧州其实是个例外。因为我们是同班。”高剑峰说着忽然脸色一变,“坏了!坏了!”

“坏什么了?”姜雨萍急道。

“我要是跟着我姐叫,那他。”高剑峰指着韩一迈,“他是我堂叔啊。可你,你又是他义妹,你这不是大了我一辈嘛,占了我便宜了。”

姜雨萍笑得前仰后合。

“那你得考虑清楚了。”韩一迈戏虐地说,“你到底是跟你姐叫,还是跟着你媳妇叫。”

“当然跟着媳妇叫了。媳妇比姐亲。她又是堂姐。”高剑峰想都没想。

“谁是你媳妇了?”姜雨萍白了高剑峰一眼。

韩一迈见他们开始打情骂俏,就告辞了。高剑峰想用拖拉机送韩一迈一程,被韩一迈婉言谢绝,随后和他们俩人分了手。

走在乡间的路上,韩一迈闻到了远处飘来的炊烟的气息。那是烧玉米杆和棒秸的气息,在河北农村很常见。这气息是如此熟悉,让他联想起无数小时候的事情,树上的知了,院子里的鸡和狗,还有奶奶蒸的的白馒头,红薯粉发糕。对了,还有那素馅饺子,奶奶亲手包的,那是他的最爱。现在奶奶已经不在了,原来的老房子也塌了。族里的人帮忙,在原来的地方给爷爷重新盖了两间土坯房,爷爷一直住在那里。

韩一迈进了小院。爷爷正在院里喂鸡。一抬头看到了久别的孙子,一时呆住了。韩一迈快步上前,抓住了爷爷的手。

“来啦。快进屋吧。”爷爷说着,已是泪眼婆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