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四章 往事如烟 (6)

(2022-09-17 13:02:08) 下一个

九十年代还没有高铁和高速公路,所以从天津去沧州最好乘火车走京沪线。韩一迈的老家在沧州城的东南边,而京沪线从沧州西侧经过,所以下车后还要横穿整个沧州城。韩一迈小时候跟父母回老家,在沧州下了火车,多数情况下,还要搭乘一段当地农民的马车才能到家,这一段路约有十多里。

韩一迈买了几大盒糕点,装满了两个大提包,随后来到了天津火车站的售票处。这个时候回老家他其实有一丝愧疚,因为七月底已经错过了农忙的季节。

华北最适合农业的地区是河南山东一带。河北因为缺水且纬度偏高,对农作物的播种期及生长期有很多限制,所以自古以来河北远不如河南山东富庶,人口数量也少。这一态势在明末清初有了很大改观。明崇祯年间,来自神圣罗马帝国的传教士汤若望根据欧洲天文学的最新成就,重新修订了中国的阴阳历法,并带出了几位成就很高的学生,其中一位叫徐光启,官至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著作颇丰,对后世中国北方的农业发展影响非常深远。不得不说,中国古代一直使用的阴阳历,是世界各古老民族中最先进的,尽管与现代历法相比不免粗糙。汤若望改用冬至和夏至两个节气纪年,这比古代用春分和秋分两个节气纪年精准了很多,准确率至少提高了一个数量级。改良后的历法,精准度从几天的误差缩减到几个小时,河北的农业开始可以频繁丰收。加上从欧洲传过来的高产农作物,比如玉米和薯类,清朝时中国人口开始大增。

河北的农业在明末前每年只能收一季,且产量很低,而中国南方通常每年能收两季水稻,产量很高,所以江浙一直称为天下之膏腴。满清之后,河北的农业一年也可以收两季,一季冬小麦,一季秋玉米。小麦在6月中下收割,然后翻地积肥种下秋玉米,两个星期就可以出苗,等到了8月份的雨季,玉米开始疯长,两个月后就能成熟。秋玉米收了之后,闲不了几天就要种冬小麦,如此循环往复,周而复始。韩一迈如果学期结束就回老家,虽然赶不上麦收,但能赶上秋播,正好可以帮助爷爷一把。

“去沧州的票没有了,最早的票是后天的,站票。以后记住,票要提前几天买,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全国运力紧张,懂不懂?你争取上车后补票吧,看列车员让不让你上。下一个。”售票员有点不耐烦。

“等一下。”韩一迈道,“同志,我什么时候能上车?”

“上午这趟车大约6分钟以后进站。我可以卖给你站台票,但你肯定赶不上这一趟了。赶下午那一趟吧。”

“照您这么说,我没票,下午那一趟也不见得能上得去。”

“对呀。我看你还是去坐长途汽车吧,有去沧州的,但不在这儿卖票。下一个。”

排在后面的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也去沧州的。看韩一迈吃了瘪,也不排了。韩一迈大致知道长途汽车站的方向,他离开了火车售票处,慢慢走着。

“去沧州吗?”

韩一迈转过身去,一个白净高大的女孩正看着他。她剪了齐耳短发,穿了件浅蓝色的连衣裙,拎了一个旧旅行包。韩一迈点了点头。

“我也去沧州。我知道在哪儿卖票。一起过去吧。”女孩很爽朗,“你去沧州什么地方?城里吗?”

韩一迈说出了村子的地址。女孩听得眼睛一亮。

“我是邻村的,离你们村3里地。顺路。那咱们搭个伴走吧。”

“你就这么容易跟陌生人搭伴儿?”韩一迈有点儿好奇。

“陌生人?你不是邻村的么?我看你面善才邀请你的。不愿意呀?我还不稀罕呢。”

“只是好奇。”韩一迈笑道,“我可以跟你搭个伴。”

女孩高兴了。“你练过吧?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好象也练过。”韩一迈看着女孩走路的姿势,她身上绝对有点功夫。“物以类聚,所以才跟我搭伴?”

自沧州以北,沧州,天津,唐山,自魏晋南北朝以来,都是少数民族融合并最终定居的地方,民风强悍。沧州人无论男女,很多人自幼练武。即使家里没有练武的传统,男人们几乎都会两下子。1900年前后,义和团在天津一带兴起,这与民间习武的传统有关。

“是啊,所以跟陌生人搭伴我也不怕。而且我猜你可能是咱们沧州人。让我猜中了吧。你普通话说得很好,但没有天津味,所以你不是天津人。”

“那我为什么不能是北京人呀。北京人普通话最标准了。”

“北京人去沧州来天津干嘛?你是有点儿象大学生,又有点不象。你在北京念书?你应该是在天津念书吧?”

“反正不是北京就是天津。我今年刚大学毕业。一个多月前的事。”

“那你这时候才回家?够贼的。”

“你这什么话呀。”

“你躲过了农忙!现在地里多忙啊。收麦子,打场,夏粮入库,翻地,施肥,秋播,多少活儿呀。你家不需要人呀?”

“说的是。”韩一迈点头,“我是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你不也一样么。”

“我一个姑娘家,能帮多少忙?你才是壮劳力。”

“那你做做饭总可以吧。男人这些天体力消耗是一年中最大的,这时候不吃点儿好的,比如烙饼摊鸡蛋,根本撑不住。”

“我在天津有工作。回不去。”女孩撅嘴道。

说话间俩人来到了长途汽车售票处。今天的车票竟然也已经卖完了。俩人彻底傻了眼。

“我们这儿只卖公家汽车票。公家车,车票定价,准时发车。”售票员道,“还有很多私家长途汽车,发车不定点儿,人坐满了才出发。车不少,你们肯定能赶上一辆。”

“那票怎么买呀?”韩一迈松了口气。

“都是上车了再买票。”售票员道,“可能贵一点。去沧州公家车的票是4块多,私家车能要到6块。但是他们的车好,大轿车,而且都是新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