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四章 往事如烟 (3)

(2022-08-24 22:18:24) 下一个

“文升,商量个事儿。”韩一迈朗声道,“让她们姐妹两个先走,咱们俩的事等会儿再说,行不行?”

“不行。”文升冷笑,“还特么挺仗义的。想英雄救美。靠,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你丫先顾自己吧。”

韩一迈见说服无望,也不再跟文升交涉,转身向周围的几个大汉抱拳,脸上堆下笑来。“几位大哥,都是误会。我哪儿是你们的个儿呀?咱们有事儿好商量,别动手行吗?这位大哥,要文斗不要不要武斗!哎呦。”

迎面的大汉戏谑看着韩一迈,一把将他推了个趔趄。韩一迈嘴上不断求饶,心里在紧张地盘算着。身边有七个壮汉,酒柜那边有一个调酒师,佟馨佟琳姐妹身边还有一个大个子,算上文升,一共是十个人。这些人都五大三粗的,而且都是流氓地痞,出手无比狠辣。一打十,有点悬。不过真的打不过,逃跑还是没问题的,但是那样一来就把佟馨佟琳扔在这儿了。打又打不过,跑又不能跑,看来今天八成要栽了。韩一迈心中无比苦涩。真特么点儿背,要不是佟馨没心没肺,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罗鹰翔现在还没到,也不知道能不能来。事到如今,也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韩一迈屁股上又挨了一脚。包围圈越来越小,如果还不出手,不到半分钟他就会被摁倒在地,然后惨遭群殴。佟琳紧张地看着狼狈不堪的韩一迈,后悔莫及。舞厅里原本在跳舞的几个人见有人打架,早跑得干干净净了。

几个大汉见韩一迈一直没还手,放松了下来。众人互相看了看,都暗自摇头,这小子真是不自量力。等会儿把他揍个半死,扔在路边了事。至于佟琳,文哥既然看上了,自然就留下了。就在众人逐渐放松之时,韩一迈骤然跃起,势如脱兔,右膝重重地撞在一个大汉的下巴上。那大汉象麻袋一样倒了下去。韩一迈趁机冲到了圈外。

众人吃了一惊,这小子根本就是个练家子!刚才装大瓣蒜把大伙都糊弄了。众人正目瞪口呆,韩一迈早已转身,再一次骤然出击,一记钻拳结结实实地打在临近的一个大汉的右肋上,那大汉挣扎了一下,难以置信地瞪着韩一迈,软倒下去。

见韩一迈两招就放倒了两个人,剩下的五个人惊惧交加,不约而同大喝一声,小心翼翼地又把韩一迈围在中间。偷袭成功,韩一迈压力大减。但是此时剩下的几人不再轻敌,而且开始相互照应,接下来也不好打。韩一迈抖擞精神,跟五人周旋起来。

文升在一旁观战,一开始也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沉稳老道,看得仔细。这五人虽然不时地吃亏,但都是轻伤。倒是韩一迈,虽然没吃什么亏,体力却开始下降。现在倒在地上的两个人也慢慢爬了起来。看来只要再坚持十分钟,韩一迈要么逃走,要么力竭。

佟琳见韩一迈开始还手,脸色好看多了。佟馨也紧张地看着战团中的韩一迈。她虽不懂格斗术,但也多少看出些门道来。那五个人虽然一直挨打,但是毕竟还没有人倒下来,而韩一迈动作越来越慢,显然体力渐渐不支。

佟馨正在着急,门口忽然又闪进一个大汉来。此人身材微胖,走进来却也虎虎生风。他扫了一眼场内,自然看到了舞厅正中的战团,还有站在一侧的佟馨和佟琳。佟馨也看到了此人,眼中闪过一丝兴奋。此人正是罗鹰翔。

罗鹰翔迅速判断出韩一迈还撑得住。他径直走到酒柜前,要了一升扎啤,喝了一口。“那边怎么回事?真热闹。”

“来闹事的。是个硬茬。好身手。”调酒师道,“等着瞧吧,好汉难敌四手,恶虎还怕群狼呢。身手再好,也不能跑这儿撒野呀。这主儿真特么二,找打。”

罗鹰翔点了点头。文升在一旁的圆凳上坐着,看了一眼罗鹰翔,没说话。罗鹰翔又喝了一口,吐了出来。“掌柜的,你这扎啤有问题呀,你来看,这里面有个苍蝇。”

“胡说八道。”调酒师凑到跟前仔细看了看,“哪儿有苍蝇?”

“没有?”罗鹰翔笑了,“我看错了。”

调酒师抬起头,狠狠地瞪了罗鹰翔一眼。“找事儿是吧?”

“没有没有。哎哟,你看那边,有人倒下了。”

调酒师刚一转头,腮帮子上挨了罗鹰翔重重的一肘,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

宁吃三拳,不受一肘。但凡练家子,都明白这个道理。吃三拳未必垮的,受一肘基本上就交待了。罗鹰翔出手如此狠辣,一旁的文升大惊失色,马上亮出了弹簧刀,对准了罗鹰翔。

罗鹰翔没有正眼看他,又喝了一口啤酒。他吹了口气,向文升身后望去,“佟琳,怎么过来了?”

文升刚一愣神,罗鹰翔手里的半升多啤酒正泼在他脸上。哪里有什么佟琳?文升知道被罗鹰翔算计了,虽然一时睁不开眼,却大叫着挥舞着弹簧刀,不让罗鹰翔近身。罗鹰翔没有停留,抡起一把圆凳正砸在文升的手腕上,将那弹簧刀击落在地。文升手腕脱臼,吃痛地张大了嘴。罗鹰翔反手又是一圆凳,直接把文升砸得晕了过去。

罗鹰翔丢了板凳,走向舞厅正中的战团。早有一人发现了罗鹰翔,向他猛扑过来。韩一迈已独力难支,少了一个对手,压力骤减。罗鹰翔根本不躲闪,一记崩拳迎了上去。那大汉不知吃了韩一迈多少暗亏,那里还能跟罗鹰翔硬碰硬。他这一拳虽然也打在罗鹰翔胸膛上,却没有什么力道,自己却吃了罗鹰翔一记重拳,轰地一下就倒了下来。

罗鹰翔一路向前,势如疯虎,所向披靡。几个大汉被韩一迈耗得差不多了,顷刻间都被罗鹰翔重拳击垮。半分钟后,整个舞厅除了韩一迈和罗鹰翔,还有佟馨佟琳姐妹俩,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

“没事吧?”罗鹰翔拍了拍韩一迈的肩头。

“怎么特么现在才来?”韩一迈气喘如牛,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特么,”罗鹰翔没想到韩一迈第一句竟然是责备,“我特么堵车!堵得跟特么鱼罐头似的。你特么这会儿走二环试试?你丫刚才肯定是吃亏了。一打十,胆儿也忒特么肥了。看把你小子给能耐的。”

罗鹰翔说到后来,早已嘿嘿地笑了起来,因为韩一迈喘了几口粗气后,已经在冲他傻笑了。两个好兄弟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

看着地上一群正在打滚儿的人,韩一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地说了。罗鹰翔早就猜到了几分,马上全明白了。佟琳肯定是被文升在酒里下了药,但很可能还没来得及发生什么,韩一迈和佟馨就赶过来了----否则文升把人放了也就是了,如果该干的都已经干了,也就没必要留人了。现在人已经救下了,问题是下一步怎么收场。俩人长舒了一口气,互相看了一眼,已经有了默契。他们没有直接理会佟馨和佟琳,而是径直走到了文升面前。

文升坐在地上,疼得汗流浃背。那一张脸本来就白,此时更是面无人色。韩一迈俯下身,双手托住了文升脱臼的手腕子,仔细看了看,猛地扭了一下子。文升凄厉地大叫一声,有如鬼哭狼嚎,把佟馨和佟琳吓了一哆嗦。

文升愤恨地瞪着韩一迈,忽然感觉手腕不那么疼了,他活动了一下才发现,韩一迈已经把他脱臼的手腕复原了。文升面露喜色,看着韩一迈,觉得顺眼了不少。

“回头去医院照一下X光。别落下残疾。”罗鹰翔对文升道,“刚才你亮家伙了,我也没办法。以前跟我亮过家伙的人,都已经废了。”

文升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懂。打架不抄家伙,一切都还好说。一旦亮了家伙,必然有一方会非死即残,因为对方为了自保,必然会出重手。方才他亮出弹簧刀,也是迫不得已,因为罗鹰翔杀气腾腾,给了他很大压力。见两人露出一定程度的善意,文升站起身,脸色好看多了。

调酒师也站了起来,望着韩一迈,咳咳咳地说不出话来。他刚才吃了罗鹰翔一记重肘,脸已经完全歪了。文升见他这副模样,也是暗自心惊胆颤。韩一迈托起调酒师的下巴,看了一下,咔地一声给他正了过来。调酒师试着活动了一下下巴,点了点头,退到了一旁。

“不打不相识。两位,交个朋友怎么样?”文升伸出了手。

韩一迈和罗鹰翔相互看了一眼,分别跟文升握了手。文升很高兴俩人给他面子。“二位好身手啊!怎么称呼?”

“我姓赵。他姓邱。”罗鹰翔接口道。

“赵兄弟,邱兄弟。”文升道,“我虚长了几岁,这么称呼二位,行吗?”

“文哥客气了。”罗鹰翔道。韩一迈也点了点头。

“二位也是道上的朋友?”文升试探道。

韩一迈和罗鹰翔一齐摇头。“我们都是齐远的保镖。”罗鹰翔道。

文升并不信。“那为什么刚才说是别人的男朋友?”

“是佟馨一开始乱说的,我只好顺着她的话说下去。主要原因,还是我们不想打架。”韩一迈说的也是实话,他确实不想动手。“齐总的命令,是让我们把佟琳带出来,并没说让我们来打架。我们也不想随便得罪道儿上的朋友。刚才动手,也是迫不得已。”

这个回答让文升还算满意。他又客套了几句。

佟馨搀扶着佟琳已经来到了近前。“大罗,你刚才的身手真是棒极了!”佟馨竖起了大拇指。

韩一迈和罗鹰翔闻言一齐扭头,怒视着佟馨,那眼神简直可以杀人。佟馨吓了一跳,猛然警醒,闭上了嘴巴。文升听得真真切切,事后果然托人去打听,问齐远的保镖里有没有一个叫赵大罗的,自然是一无所获。

既然说开了,韩一迈和罗鹰翔带着佟馨佟琳告辞。文升不敢阻拦。一行人出了舞厅,来到空荡荡的大街上。罗鹰翔早就忍不住了,一把抓住了佟馨的胳膊。

“为什么?”他气呼呼地怒视佟馨,“我们兄弟俩拼了命,才把你们姐儿俩救出来。你怎么转眼就把我卖了?你说,为什么?”

“对不起,我不该说你的名字,我已经知道错了。”佟馨拼命想挣脱出来。“你放手,弄疼我了。”

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黑道人物心理大都有些问题,这样的人要么把他们送进监狱,要么就不要轻易得罪,否则后患无穷。至于姓名,那自然是不能说。罗鹰翔谎称自己是齐远的保镖,等于表明了自己是白道人物。文升即使怀疑,也不敢轻易造次,更何况文升这票人身手差得太远,人家强归强,但没想结怨,给足了面子。总之,这件事基本上摆平了,而且没留什么尾巴。佟馨末了来了这么一下子,显然是不知轻重。

“还有你。”罗鹰翔放开佟馨,转向佟琳,“你是不是以后想在坏人堆儿里混?跟你姐一样,胸大无脑。黑道儿的人能结交么?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跟你师傅活这么大,这种下三滥的娱乐场所,我们根本就没来过一次!这次为了你,你师傅不仅来了,还特么差点儿把命搭进去!你到底懂不懂事啊?”

“师傅,对不起。”佟琳哭道。

“算啦。谁也不是一天就长大的。”韩一迈安抚着佟琳,“记住,以后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了。好吗?”

佟琳眼里闪着泪光,拼命点头。

“那咱们走吧。”韩一迈对罗鹰翔道,“骡子,你开车来的吧?这地方有点偏僻,这时间打不着车了。”

“这么偏僻的地方她也敢来!”罗鹰翔扔下这句话,转身去取车,渐渐走得远了。

韩一迈站在晚风中,看着远处阑珊的灯光,轻轻地叹了口气。

“师傅,你能抱抱我么?”佟琳已经忍不住了,扑进了韩一迈的怀里,大哭起来。韩一迈手足无措,两手不知道往那儿放,愣在原地。他犹豫半天,还是轻轻地抚摸了佟琳的长发。

“好了。都过去了。没事了。”韩一迈抬头看了一眼佟馨,她正神情复杂地望着他,“你会长大的。”他轻声对佟琳道。

佟琳伏在韩一迈的肩头。韩一迈试着掰开佟琳的手,她却把他抱得更紧。俩人静静地伫立许久。佟琳胸脯紧贴着韩一迈,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她真希望能永远这么抱着他。因为一旦她松了手,他就是别人的了。

“罗鹰翔的车来了。”韩一迈对佟琳耳语道,“该回家了。”

罗鹰翔和韩一迈先送佟馨佟琳回家。等他们往回开的时候天已经很晚了。

“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韩一迈坐在副驾,一直帮着看路,“你和佟馨一起进的公司。听她说,你们聊过很多次。你们应该是很了解了。你有没有对她动过心思?”

“唉。一言难尽。”罗鹰翔摇了摇头,他不想对老友隐瞒,“我还真动过。可总是对不上点儿。后来齐远发现我对佟馨有点那个意思,开始猛追佟馨。很快就生米煮成熟饭了。”

“那你,有点失恋的感觉了?”

“往事不堪回首。好在都过去了。”罗鹰翔显然不愿再提,“美女多得是。比如咱们销售部的女孩子,哪个不漂亮?我干嘛非死盯她一个呀?完全没有必要。”

罗鹰翔的话证实了韩一迈的猜测。罗鹰翔后来那么花心,显然是因为失恋。佟馨那么快地成为齐远的情妇,彻底摧垮了罗鹰翔对纯洁美好爱情的憧憬,这使他迅速地成熟了。

“骡子,佟馨配不上你。”

“我以前也隐隐地有这种感觉。今天的事,更证实了这一点。”罗鹰翔显然清醒多了,“竟然傻成这样儿。如果换成咱们南公主,绝对不会有佟馨的这种做派。”

“南公主比她们姐俩精明多了。她在这些方面非常懂,一丁点儿错都不可能犯的。”韩一迈点头道,“谁能娶到南公主就真的有福了。聪明能干,美丽大方。不知道便宜哪个小子了。”

“你不试一试?”

“怎么试?放在从前,我是没那精力,担心跟她耗不起。现在,那更不可能了。”韩一迈道,“对了。我回沧州老家几天,明天早上走,下礼拜回来。”

“去看看家里的长辈?”

“对。”韩一迈点了点头,“我爷爷很老了,怕见不上几面了。”

“是该回去看看,说不定哪天你就出国了,那就不是想回来就能回得来的。”罗鹰翔忽然笑道,“我猜周瑶肯定不跟你回去。对不对?”

韩一迈点了点头。“沧州太乡下了,她担心自己去了会生病。”

“什么话。”罗鹰翔很不以为然,“她会生病。她怎么不担心你去了也会生病?你们都这种关系了,不该互相照顾么?这根本不是乡下不乡下的问题,而是她到底有多爱你的问题。不是说的。换成南公主,或者佟琳,她们中间的任何一个,只要你开口了,都会二话不说跟你回去。你去的地方越是乡下,反而越要跟着你。”

罗鹰翔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韩一迈无法反驳,只好默默无语。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