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四章 往事如烟 (2)

(2022-08-14 12:45:55) 下一个

想起自己请假时赵台的忐忑不安,韩一迈回到公司后把所有发生过的技术问题过了一遍,然后仔细查看文档。这个赵台,遇上小问题都可能会惊慌失措,最好小问题的解决步骤也一一归档。韩一迈决定还是修缮一下现有的文档,这样即使赵台不在,领班遇上事情也有章可循。

通常下午会更忙。果然,下午又来了几个客户。等忙完了,韩一迈开始整理文档。这类文书类的工作通常非常耗时。韩一迈建好文档,又仔细阅读了一遍,确认无误,天色已近傍晚。

可能来不及给姥姥他们买礼物了。明天到了天津再说吧。韩一迈整理了一下办公桌,出了公司。现在下班的高峰期还没过,马甸大街上依然喧闹。BP机响了。韩一迈看了一下,发现是佟馨。他犹豫了一下,决定不理会,但是佟馨接连不断地呼叫过来,显然非常急。全公司只有两部大哥大手机,一部在齐远那里,另一部在总工手里,韩一迈自然没有。他只好又回到公司,拨通了佟馨在总部的电话。

佟馨焦急地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韩一迈没有插嘴,静静地听完。

“我真的找不到齐远。求求你,帮我一下好吗?”佟馨说完以后,感觉自己快虚脱了。

“你先别急。如果会发生什么事,那等咱们过去了,恐怕已经发生了。但是我觉得你可能有点过虑了。佟琳事先知道那个人喜欢她,可她还是去了。你拦都拦不住。这说明什么?她也愿意呀。人家你情我愿,现在咱们去插一杠子,算什么?”

“你怎么能这么看?那个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佟馨急了。

“这是你的判断。你在替你爸妈照看你妹妹,有一种家长的角色,所以你会过于担心。开舞厅的也不见得都是坏人。佟琳是成年人了,应该也有自己的判断。”

“她能有什么判断?她才19岁,没有经验。你看不出来吗,她这是在求救!”

“女孩子第一次都紧张。她既然去了,对可能发生的事,应该事先有思想准备。”

“啊!”佟馨有点儿歇斯底里了,“她喜欢的人是你,是你!你怎么还不明白?她会有什么思想准备?你这个想法太肮脏了!”

“那我就完全不能理解了。”

“跟你说话真费劲呀!你一个理工男,不知道拐弯,你怎么能理解女孩子的小心思?昨天周瑶到你那儿,你对周瑶那么好。她感到很绝望。你懂吗?你什么都不懂。”

“那也不能去找这么一个人呀。”

“这件事以后再说。我现在只要你相信我。相信我,行么?”

“好,我相信你这一回。”

“你现在必须马上跟我汇合。我们一起去。”

“可以。如果真的象你说的那样,那这事是很凶险的,每一步都凶险。从现在开始,你一切都得听我的。你做得到么?你做不到,这事我就不管了。”

“好,我全听你的。”

“你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报警。这两年匪警电话已经开通了。号码是110,你听说过吧?你路近,还有时间,你先拨这个电话,把事情跟他们说清楚,然后再去跟我汇合。”

“好,我肯定先报警,再跟你汇合。”

韩一迈随后向佟馨要了两个地址:一个是舞厅的地址;另一个是俩人汇合的地址。俩人约好,如果韩一迈在汇合地点5分钟找不到佟馨,就直接去舞厅。当然最好俩人一起去舞厅,因为舞厅在公主坟一带,韩一迈20多年一直在中关村一带生活,对那一片区不太熟。

放下电话,韩一迈心里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警察通常只管发生了的或者正在发生的事,现在他们只是担心佟琳,警方如果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不一定会马上去管,总不能因为有人担心就出动警力吧。他和佟馨必须先去看看情形,到时候再打匪警电话,警方才可能会重视。

韩一迈拨通了发射台的电话,值班的人说,罗台长晚上约了人吃饭,早就走了。韩一迈想了一下,马上给罗鹰翔的BP机发了一条信息:佟琳有危险,我和佟馨去舞厅救人,速来接应。然后就是地址。发过一分钟后,韩一迈考虑到寻呼台有百分之一的损失率,同样的信息又呼叫了两次。现在接不到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这小子一定能收到信息了。如果还接不到,那只好听天由命了。韩一迈出了公司,很快搭乘上一辆出租车。

罗鹰翔和女朋友施倩正在地安门附近的一家火锅店里。接到韩一迈的呼叫信息后他不免讶异。他现在不能确定韩一迈所在的位置,但是去公主坟那边可有点远,现在出二环都很难。思索片刻,他做了决定。

“倩倩。迈子可能有危险,我得去一趟。你自己先吃着。这是30块钱,等会儿自己结账。别太晚,吃完早点回去。我今天不能送你了。”

施倩对突如其来的事情有点不知所措。她在销售部干过几年,对寻呼信息也算熟悉。她仔细读了韩一迈的送过来的信息。

“这可不近呀。怎么去了那种地方?佟琳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

“我还以为她比周瑶强呢。现在看,她也差不多。”

“佟馨也去救人?”

“估计是带迈子找地方。她能救什么人?她傻不拉叽的,不添乱就不错了。这事看来挺急,我得快点过去了。”

“会很危险吗?”施倩抓住了罗鹰翔的胳膊。

“有点儿。”罗鹰翔点了点头。“不过你放心,我和迈子在一起,相互帮衬着,问题不大。”

“那你小心点儿。”

罗鹰翔出了火锅店,坐进他的小面包车里,一时有点儿不安。他和韩一迈都是中科院子弟,平时生活范围集中在中关村,海淀和学院路一带,对公主坟那一片也不熟。眼下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开车到公主坟附近,然后再叫一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都是活地图,知道得肯定更清楚。打定主意后,他开车上了路。

佟馨和韩一迈顺利汇合。

90年代初,公主坟一带还没有完全开发起来。此时已经到了掌灯时分,这一带的灯火比北京三环内阑珊得多。出租车司机很快把他们带到了地方。这是一处有霓虹灯的平房,确实是家新开张的舞厅。舞厅周围有不少空地。在晚上看,确实有点儿偏避。

“警方会来吗?”韩一迈想起了报警的事。

“不会。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劝我不要担心。他们说佟琳如果真的有事,会直接拨打110的。”

“也有道理。你是不是过虑了?”

“我没有!拨110以后警方要问你多少问题?很多!至少3分钟!佟琳可能根本没有3分钟,只有半分钟的时间。她只够打一个寻呼电话的。”

韩一迈点了点头。她确实说得有道理。俩人走进了舞厅大门。看门的看了他们一眼,什么也没说。今天开张酬宾,门票一律免费。因为刚开张,舞厅里只有三两个人跳舞,旁边的吧台里有两个人在喝啤酒,看样子是看场子的。

“我们来找佟琳。”韩一迈对俩人道,“她今天来帮忙。现在都7点半了,她该回家吃饭了。”

“你们是她什么人?”俩人打量着韩一迈和佟馨。

“我是佟琳的姐姐。”佟馨看了一眼韩一迈,“他是佟琳的男朋友。”

“你们等一下。”俩人脸色变了,马上走到吧台后面去了。

“你刚才胡说些什么?谁让你那么说的?”见俩人进去了,韩一迈几乎怒不可遏。

“我,我不是她姐么?”佟馨从来没有见韩一迈发这么大脾气,她有些胆怯。

“我说的不是这句!”

“那,那我那么说怎么了?”

“愚不可及。”韩一迈忿然道,“咱们说是佟琳的家人,可能就把人带出来了。那人不是看上佟琳了么?一般来说,他不至于想把事情闹大,要留点面子,毕竟是佟琳家里的人来了。你现在说我是她男朋友,这不是找事么?这儿看着就象个贼窝,你疯了吗?”

佟馨有点明白了。“我看是你多虑了。他们也不像是坏人。”

“坏人两个字不是写在脸上的。”韩一迈不想跟她再费口舌,“从现在开始,咱们必须见机行事。咱们来之前,你已经答应了,一切都听我的!你不能再随便说话了。听明白没有?”

“小题大做。”佟馨嘟囔道。

“收起你那点儿小心思。除了败事有余,一点儿鸟用都没有。”韩一迈抓住了佟馨的胳膊,“今天要是打起来了,我都不见得可以全身而退。你猪脑子呀?懂不懂事?”

“你要是害怕,你先回去吧。我看他们不是坏人,我不需要你了。”佟馨挣脱了胳膊。

韩一迈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他摇摇头,转身走了。

佟馨没有等来佟琳,等来的是五个大汉。中间的一个30来岁,身型稍显消瘦,脸色苍白,没长胡子却留了长发,眉目间透出一股狠劲儿,显然是他们的头儿。这人就是佟琳的同学的表哥文升。

“你好啊。恭喜发财。我妹呢?”佟馨笑着打招呼。

“大姐。好久不见了。”文升笑了笑,“佟琳喝了点酒,有点头晕,躺着休息呢。11点之前,我们这儿打烊,我保证那时候把她送回家。您要不先回吧。”

“我来接她。她现在必须马上跟我回家。”

“着什么急呀。您要是不放心,就在这儿等一会。等她睡醒了,我送她出来。今天开张,我事情挺多,先走了。”文升说完就要走。

“我想先见一见我妹。”

“她现在睡着了。谁也不想见。”文生吩咐道,“好好招待姐姐。”

佟馨想跟着文升进去。两个彪形大汉面无表情地拦在佟馨身前。佟馨费尽力气想推开一个大汉,那大汉面带嘲讽,两眼望天,纹丝不动。

“你们怎么能这样?闪开!”佟馨喊道。她现在非常后悔把韩一迈气走。

“站住!”韩一迈走了过来,“他表哥。对,我说的就是你。你过来,过来。不放人是吧?那我只好找派出所了。”

“你没走?”佟馨欣喜地扑进韩一迈怀里。

“我说谁呢。号称是佟琳的男朋友是吧?”文升带着几个大汉来到近前,“这妹夫怎么跟姐姐抱一块儿了?不太合适吧。”

“我想这里可能有点儿误会。”韩一迈笑道,“我是她男朋友。刚才那个兄弟没听清楚。”说着,他把佟馨搂得更紧。

文升楞在当场。“你是,齐远?”他今天想强迫佟琳,但佟琳说出了齐远的名字和行政级别,这让他心里有点打鼓。

韩一迈点了点头。佟馨一开始就乱讲话,他现在也只能这样了。中国大陆的江湖惯例,黑道人物无论多有钱,向来惧怕白道人物。新中国之前,中国到处都是土匪黑帮,国民政府几乎毫无办法;新中国之后,经过几年剿匪打黑,这一切都销声匿迹。齐远怎么也是国家正处级干部,现在出来办公司,但编制还在,是妥妥的白道人物。白道手里有权,又官官相护,收拾个把黑道人物易如反掌。处理这件事的最佳人选确实是齐远。在文升看来,齐远既然愿意给佟琳出头,那佟琳所言不虚,他只能作罢。

“赶紧把佟琳接出来。快去。”文升吩咐完手下,陪笑道,“我们只是想好好照顾你妹妹,没什么别的意思。既然姐姐想带她回家,那就赶紧回家吧。你们请稍等一下。”

佟琳很快就被搀扶出来,交给佟馨。

“你们给她喝什么了?”佟馨怒道。

“鸡尾酒。”文升笑道,“可能劲儿有点大。”

佟琳头疼得厉害,在姐姐的搀扶下,一步步向大门口走去。文升望着佟琳的背影,心有不甘。他猛然间想到了什么,径直走到韩一迈面前,一面嘿嘿陪笑,一面仔细端详。

韩一迈心里有点苦涩,该来的还得来。果然,文升一张白脸忽然变得通红。

“你是齐远吗?齐远比我还大几岁,快40了。”文升大喝一声,“把她们拦下!”

马上有两个人拦住了佟馨和佟琳。

“好算计!差点被你小子蒙混过关。”文升忽然仰天大笑,“哥几个,给我教训一下这个冒牌货。都上!给我往死里打!”

韩一迈被七个大汉团团围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