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四章 往事如烟(1)

(2022-08-10 21:37:45) 下一个

佟馨连续两天没上班,也不接齐远的电话。齐远按耐不住,打电话到二台,直接找佟琳了解情况。韩一迈在一旁不明所以,但感觉怪怪的。第三天早上,齐远开车到了佟馨家楼下。佟馨有了这个台阶,自然跟着齐远的车走了。

不知是谁走漏的消息,齐远和佟馨约会,几乎被陈月抓奸在床的故事两三天内很快传遍了公司中上层。当佟馨走进公司的大门,面对的全是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私语。远在二台的韩一迈和赵台自然也知道了,但是二人消息渠道不同,故事的版本自然也稍有出入。接下来的几天倒也安静,齐远最疼爱的二女儿忽然病了,这让齐远分身乏术,他为了照顾女儿,晚来早走,没有再和佟馨私会。

眼看又到了星期五。不知为什么,佟琳今天没有来上班,也没有打电话告假。上午京讯二台又来了两个126台的客户,要求改用京讯的服务。给BP机换频率的工作一直是佟琳在做,今天佟琳不在,韩一迈只好亲自来。赵台倒了杯茶,坐在一旁看着韩一迈拆装BP机。

“老赵,有事么?”韩一迈头也没抬。

“有点事。我在想,咱们是不是该给佟琳开点儿钱了?换频这活儿,我看她干得挺好,一个星期她能换30来个BP机。虽然她的手艺是你教的,毕竟咱们进项也挺大的。”

换频的收费标准,目前是100元,利润很高,但是京讯一台还做不了。作为一台的工程师,吴远飞为换频的事情来过一次,当时恰好韩一迈出去了。吴远飞也乐得如此。看着佟琳拆装了两个BP机后,吴远飞问了几个问题,当时觉得差不多,就回去了。从此京讯一台也开始接手换频业务。偷来的骆驼骑不得。吴远飞眼高手低,并没有完全掌握步骤要领,接连弄坏了两部BP机。一部Motorola的BP机1500多元,吴远飞吓得赶紧停下找原因。这样一来,换频业务又一次全部集中到了京讯二台,佟琳自然忙了起来。

“好事啊。我没意见。她现在确实开始给公司创造价值了。具体开多少钱,您看着办吧。”

“你同意就行。那就一个月开200块钱吧,跟操作员们差不多。等她开学要走的时候,咱们再给她发点奖金。我回头跟总部说一下。”

“好,就这么办吧。”韩一迈装好了手里的BP机。“老赵,我最近想请个假,跟你先说一声。”

“几天?”赵台很怕韩一迈休假。因为二台刚开台,五花八门的问题很多,他在技术上很依赖韩一迈。

“大概四到五天吧,包括周末在内。”

“什么时候走?”

“如果可以,明天是周六,就明天走了。下星期二或者星期三就回来了。我回一趟老家,去看看我爷爷。”

“行吧。”赵台有点犹豫,但还是答应了,“这些天主要的活儿就是换频了,佟琳可以干,你离开几天问题不大。别的什么事,不着急的,就等你回来再说。着急的,我只好直接找总部了。小韩哪,你就是咱们台的润滑剂,咱们台正磨合呢,没有你在场,我这儿经常玩不转。”

“大的问题咱们都已经解决了。处理各类问题的办法和程序,我都一一写好了。照着程序来,基本都能解决。”韩一迈安慰道,“其实不用太担心。你一个人盯着摊儿,没问题。我是不是还得跟齐总说一声?”

“管理层请假,形式上需要总部的批准,所以你是要跟大齐说一声。”赵台沉吟道,“我回头替你告诉他一声吧。他那儿现在挺乱的,你可能找不到人。”

“总部有事?”韩一迈诧异道。

“就刚才的事。陈月到了总部了。大齐那儿现在正乱着呢。”赵台神秘地笑了笑。

“佟馨现在恐怕很难。”韩一迈笑了笑。

“就陈月那脾气,够他们喝一壶的。”赵台笑道,“要不你给佟馨打个电话,就说,二台有事,让她来一趟。这样她就躲开陈月了。”

“要打你打去。”韩一迈摇头,“老赵,我可郑重地提醒你:你虽然是齐总的老战友,但是他们的事,你管不了。没事可别瞎掺乎。到时候弄一身骚,没人念你的好。”

“谁说我要打了。我是让你打。”

“给我下套儿。”韩一迈正色道,“赵哥,你太不够意思了。”

就在此时电话铃响了,赵台接了电话,正是佟馨。赵台嘿嘿一笑,跟佟馨聊了几句,随后挂断了电话。

“刚才我说什么来着?佟馨说等一会要来二台办点事儿,还让我盯着你点,让你不要离开。”赵台幸灾乐祸,“她找上你了。”

“那她怎么不直接跟我说呀?”韩一迈装模作样地看了看表,“刚想起来,中午我跟罗鹰翔约好了,在发射台见面,谈工作。哎呀,怎么把这事忘了。现在进二环肯定堵车。”

“别扯淡了。谈个屁工作。你小子别想开溜。我都答应她了。你溜了我怎么办?”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早就想瞎掺乎么?现在正好是个机会。再说了,我真的有约。时间不早了,我得马上走。”

“少废话。你走不了。”赵台站起身,“我知道你有两下子。怎么着,你觉得老哥我拦不住你?”

“赵哥,你岁数大了。又不经打。”韩一迈坏笑道,“我真怕把你打坏了。”

“那就老实坐着。别张牙舞爪的。”赵台搬了一把椅子放在门口,然后斜着身子坐下,“你老哥是吓大的么?你要是不顾及你老哥这几个月跟你相处的情分,就踩着我过去吧。”

“那怎么可能呢。我就去上个厕所。”

“不行。忍着。”赵台看着手表,“她坐出租车,很快就到了。”

“老赵,你那坐姿就跟个老痞子似的。”

“别激我。我不生气。她来之前,我决不动地方。”赵台发了狠。

“你这不是让我揽事么。老赵,你良心大大的坏了。”

“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赵台点了根香烟,“我这个老战友我了解。他护不住佟馨,肯定会把她派出来办事。所以她来咱们二台,说不好就是大齐安排的。你接待一下有什么呀。我最好不接待----我跟陈月以后还得见面,不好弄得太僵。”

“老赵,你觉得他们会因为佟馨离婚么?”

赵台看了韩一迈一眼。“齐远结了三次婚了。但是陈月跟前面两个很不一样。”

佟馨赶在12点钟到了,一见面提出请韩一迈吃个便饭。赵台一脸坏笑。韩一迈只好答应。俩人随后出了寻呼台,在街边随便找了家小餐馆。

餐馆客人不多。菜上得很快。

“佟琳怎么回事?病了?”韩一迈关切地问。

“你又不给她发工资。她为什么要天天来?”佟馨已经喝下了一杯啤酒,两腮泛起红晕。

“打声招呼,那总可以吧?我们正准备给她开工资呢。”韩一迈不满地看了佟馨一眼,“怎么着?刚受了气,想找人发泄?你等我吃饱了再说行不行?我这儿正饿着呢。想发泄,也得有点儿恻隐之心吧。”

“谁说要发泄了?”佟馨看了一眼桌上的菜,“服务员!”

店老板连忙跑过来,满脸堆笑。“我们这店小。没有服务员,您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我点的是虾仁豆腐。你这是虾仁吗?这是海米。就这么糊弄顾客。你们这是什么黑店呀。”

店老板赶紧道歉,却不肯换菜。韩一迈见佟馨声音越来越高,赶紧解围。

“老板,我就在那边上班。寻呼台知道吧?那就是我们单位。我是副台长。我们那儿的人可是常来你这儿吃。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她是我们公司的领导,今天从总部过来,视察工作。你还有什么好一点的菜?再加一个。”

店老板推荐了红烧茄子,韩一迈答应了。

“他服务这么差,你还加菜。”佟馨瞪了韩一迈一眼。“反正是我请客,对吧?”

“加的这个菜,我出钱,行了吧。”韩一迈又吃了一大口。

“谁要你出钱了。”佟馨渐渐安静下来,“咱们好久没聊了。一直想找机会跟你好好聊聊。”

“聊什么?天天聊工作,你不烦,我都烦了。吃饭,吃饭。你别再喝酒了啊。”

“今天你少管我。”佟馨眼圈有点红,“我一直信任你。一直把你当知心朋友。”

“佟大小姐。您的朋友遍天下。可是天下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

“你能不能别那么痞呀?跟我好好说几句话,就那么难吗?”

“好。就冲知心朋友这几个字,咱们好好聊聊。”韩一迈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刚才旁若无人地一通猛吃,他已经不太饿了。“眼前,咱们最好的话题,大概就是齐总的私生活。具体地说,就是齐总一妻一妾的私生活。”

“你怎么能这么说?”佟馨几乎落泪,“你知道这话多难听吗?”

“实在找不着更贴切的词儿了。我说错了?”

佟馨缀泣起来。陈月去了公司后,不免要和佟馨针锋相对。齐远劝阻不了,只好劝佟馨先回避一下。佟馨临走时,陈月道:我和齐远已经认识了十年了,我们一起经历的事情你无法想象。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不奢望他会爱我一辈子,但是这三十年,我就是死,也不会跟齐远离婚的。你愿意等那就等着吧,只要我不死,有种你就等三十年。

“看来我没说错。陈月是齐远的第三任老婆吧?通常这种女人不好对付。你以后最大的可能,就是做小。严格地说,就是做齐远的外室。”

佟馨拿起茶杯就要泼来。韩一迈早有防备,伸手拦下。

佟馨趴在桌上大哭起来。韩一迈轻轻拍了拍她,递给她一张纸巾,然后静静地坐着,什么话也没说。

“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一个虐待狂。”佟馨忽然迸了出一句,又猛喝了一大口啤酒。

“什么?”韩一迈没反应过来,“你把酒杯放下。”

“你别管我!他,他每次都折腾我一个多钟头。我下面,下面每次都被他弄肿。几天恢复不过来。”

韩一迈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想到佟馨会提及这种事。他联想到他和周瑶的事,每次都很美妙啊。和谐的两性关系,不正是俩人关系的纽带么。

“难以想象。”韩一迈摇头道。

“我原来也不知道。最近我渐渐想清楚了。”佟馨有点儿醉意,淡淡地说,“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这可能根本不是爱情。你觉得呢?”

“这个,不好说吧。每个人床上的习惯不一样。”

“反正我觉得是这样。”

“得嘞,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你可能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我看你哭得也差不多了。要不,咱们别聊了。你多少吃一点饭,光喝酒伤身体。吃完了就回去吧。日子还得过,是不是?”

“你别催我!我还没说完呢。”

“好。你接着说。我还没吃饱呢。”韩一迈又大口地吃了起来。

佟馨盯着韩一迈。韩一迈吃起东西来,完全一副混不吝的架势。别看他外表上一副学者胚子,骨子里可能就是个北京痞爷。佟馨有点儿头晕,依稀浮想起和罗鹰翔谈论的韩一迈的往事,她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你带我走吧。”

“什么意思?”韩一迈停下了筷箸。

“你带我去美国。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韩一迈望着佟馨,愣了几秒钟。“你喝得太多了。”

“我没有!你不愿意。是么?”

“你觉得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我知道你有女朋友,我也有男朋友。但是我们可以都不要了。我不要齐远了。周瑶也配不上你。我们两个人很合适,我们从新开始。”

韩一迈长舒了一口气。“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只有友谊。”

“男女之间,哪有那么纯洁的友谊?你真那么想吗?罗鹰翔没跟你提起过?”

“提起什么?”韩一迈有点糊涂。

“天呐。”佟馨觉得很难继续这个话头儿,“你嫌弃我?是不是我不够漂亮?不够知性,不够善解人意,还是不够喜欢你?”

“都不是。”韩一迈摇了摇头,“我没嫌弃你。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这些其实都不重要,因为:我有女朋友了。”

“你就是被女孩子宠坏了。说起话来那么绝情。”

“如果有别的法子,我肯定不这么说。”

“你对周瑶特别满意吗?”佟馨有点儿绝望。

“谈不上。但是这个标准太高。”韩一迈笑了笑,“人无完人。换了谁,都不可能特别满意。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让我感到不满意。”

“你会后悔的。”

“好了。你今天说你喜欢我,我谢谢你。真的。不过你今天状态不好。我就当你,”韩一迈寻找着合适的词,“一时心血来潮吧。你今天也别上班了。回去好好想想,你今天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呀,毫无头绪,乱七八糟。等过些日子,你感觉好点了,咱们再找机会聊。我相信那时候你会理性得多。无论如何,咱们还可以保持友谊。”

佟馨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你还没回答我。佟琳为什么没来上班?”

“啊。她一个同学的哥哥,办了一个舞厅,今天中午开张。她去帮忙。”

“那种地方,她去能帮什么忙?”

“我也不知道。以后你问她吧。”佟馨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耗尽了。

俩人都不想再聊下去,吃过饭后自然分了手。

韩一迈回到台上,给周瑶打了个电话。他想再争取一下,看周瑶肯不肯陪自己回一趟老家,见一见爷爷本人。周瑶的回答跟以前一样:去天津可以,去沧州就算了,那么乡下的地方,她不习惯。既然这次只是路过天津去沧州,那她就不去了。周瑶这种态度并非没有道理,90年代初的中国,城乡差距很大。韩一迈只好告诉周瑶明天自己的行程。周瑶听后叮嘱他这几天注意身体,也没再说什么。

佟馨漫无边际地走着,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她从马甸走到了安贞里,因为穿着高跟鞋,感到脚有点痛,酒却已经完全醒了。她想了想,她还是叫了出租车回了公司总部。

佟馨站在公司大楼前犹豫不决。她不得不思忖再遇到陈月该怎么办。徘徊一阵,她发现齐远的车不在停车场。她马上进了公司,齐远和陈月果然都不在。佟馨长舒了一口气,在空荡荡的办公室呆坐了一会儿,开始工作。她需要用工作来忘掉今天的一切,包括她和韩一迈谈话时的痛----她确实感到了心痛。

佟馨忙了许久才发现,公司早已没人了。她看了看表,差10分7点。她收拾了一下,准备离开公司。就在此时,她的BP机响了。是佟琳。BP机上没有留电话,而是一连串的信息码。佟馨马上找来了码本,把信息翻译了一下。这段信息是:姐,快来救我。佟馨吓了一跳,她怀疑自己译错了,是“快来接我”吧?她又查了一遍码本,确实是“快来救我”。佟馨吓得六神无主,呆坐在椅子上。

佟馨努力整理着思路。佟琳的一个女同学的哥哥,实际上是表哥,新开了一家舞厅。她为什么要去帮忙?是因为佟琳的同学说,她表哥看上佟琳了。佟馨听说了以后,强烈反对佟琳去,因为这个表哥她有印象,看起来江湖习气很重,这让她很不舒服。佟琳也本不想去,但最终还是被同学说服了。应该就是那个舞厅了,佟馨知道地方。现在天已经晚了,佟馨自己一个人不敢去,她马上拨了齐远的大哥大手机,没有人接。

大约20分钟过去了。佟馨已经多次拨打了齐远的手机和寻呼机,没有任何反应。陈月肯定在齐远身边。佟馨又气又急,她不能再等了。思虑再三,她开始拨打韩一迈的寻呼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