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三章 寻呼标准 (12)【修订】

(2022-07-28 21:53:22) 下一个

佟琳周末起得很晚。起床后简单地吃了点早餐,她从柜橱里取出了一个小包袱,里面是几个毛线团和几个织针。她计划要织一个18针领口的男式毛衣。佟馨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公司临时有事,中午左右就能回来。

佟馨一直不敢跟父母提起她和齐远的恋情,尽管母亲不止一次地询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妹妹佟琳也装作不知情。在佟琳眼里,齐远其实算不上什么好人----已经结了三次婚,每一次婚姻都留下一个孩子,而且最小的孩子,当然是现任老婆生的,还没满周岁。

佟琳织毛衣的手艺是母亲一年前教的。当时也没认真学,现在派上用场了,却几乎全忘光了。问题是,她现在有问题也不敢去问母亲,因为她肯定要问:给谁织的?是不是交男朋友了?这种问题佟琳现在还无法回答。第一次正式地织一件毛衣自然不会很顺利。佟琳不太满意自己的技艺,织一会儿就拆,这样织织拆拆,反复了几次,几个小时内竟然进展不大。正懊恼间,忽然听见门锁在响,佟馨回来了。

“我回来啦。”佟馨大声道。母亲在里屋应了一声,算是知道了。

佟馨直接推开了妹妹的房间门,随手又关上。佟琳来不及收拾,把织了一点儿的毛衣藏在身后,还是被佟馨看到了。

“给谁织毛衣呢?让我看看。别藏了。”佟馨把毛衣抓在手里仔细端详,“领口20针左右。哪个男生这么有福啊?你师傅吧?”

“还不知道能不能织成呢。”

“这是体力活儿。能不能织的成,那看你愿不愿意织了。看你师傅那个儿头,你的工程量可不小啊。很可能你织了不到一半,就不想再织下去了。”

“不会的。”

“小小年纪,就这么多情。”佟馨叹了口气,“跟姐姐一样啊。”

佟琳忽然发现,姐姐非常狼狈。她头发散乱,连衣裙领口附近都破了,脸上也有红肿。佟琳吃了一惊。“啊?你怎么了?”

佟馨示意她不要大声,随后找了急救包,让佟琳帮自己处理一下。

早上佟馨确实去了公司,和齐远处理了一些公司财物上的事情。齐远早就在酒店开了房,俩人忙完后,离开公司后就去了酒店。一番缠绵,一个小时匆匆过去。完事后俩人穿好衣服开了门,没想到门口早有一个女人等着,正是齐远的现任妻子陈月。

陈月怀疑丈夫与佟馨有染已经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什么证据。今天她悄悄来到丈夫的公司,躲在暗处想一看究竟。她终于等到齐远和佟馨一起从公司出来,并上了车。她马上叫了辆出租车,一路跟随齐远的车到了酒店。陈月冲进酒店时,齐远和佟馨已经上了电梯。她只能根据电梯停靠的楼层来判断出他们的去向。陈月随后上了楼,但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不知如何是好。想了半天,她心生一计,假扮服务员逐个房间敲门,慢慢筛选房间。遇上有人出来,她只好先作罢。这样经过长时间筛选,她终于找到了齐远和佟馨的房间。

见佟馨和自己老公一起出来,陈月冲上去就给了佟馨一巴掌。陈月当过兵,身体非常强壮,佟馨根本不是对手。佟馨勉强招架了一下就被摁在地上,陈月随后骑在佟馨身上左右开弓,一通饱打。齐远费了好大力气,好不容易才将两个女人分开,然后他拼命拦住陈月,让佟馨赶紧回家。

“他怎么不送你回来?”佟琳忿然道。

“他还要对付他老婆。她连他一起打。他怎么送得了?”佟馨不迭地替齐远开脱,“陈月忽然出现的时候,我都懵了。他,他倒是很镇定。”

“说明他不是头一次了。渣男。”

佟馨叹了口气,默默地流泪,不再说话。90年代的北京还没有那么开放。佟馨虽然介入了齐远的家庭,但付出的也是真心。她没有把握未来的能力,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姐。不是我说你呀。你条件不错,好好地找个男朋友,正常恋爱,正常结婚,不行吗?”

“现在说这话太晚了。我付出了太多,没办法回头了。”

“老齐到底有什么好?”

“象他这样的男人,成熟,有地位,手里有资源,能满足我。总之,你太小,你还不懂。”

佟琳哼了一声。“有什么呀。我师傅要是到了他那个岁数,肯定混得比他好。”

佟馨讶异地望着妹妹,她发现妹妹忽然长大了很多。

“这你还得感谢姐姐吧。”佟馨搂住佟琳的香肩,“你运气好。”

“我哪有什么运气。”佟琳嘟囔道,“他都有女朋友了。那个南公主对他也挺好的。我都不知道他将来是谁的老公。”

“将来的事谁知道呢。别着急。要有自信。姐姐其实挺羡慕你的。”佟馨怅然地望着窗外,“一年前,我和罗鹰翔一起进公司。那时候只有我们两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共同的话题比较多。所以我们聊过很多次,逐渐成了朋友。那时候罗鹰翔经常提到韩一迈,看得出,他很为自己有这样一位朋友而骄傲。”

“不至于吧,他们可是发小。”

“发小也有不一样的呀。罗鹰翔讲了他和韩一迈的很多事。很多都是童年趣事,那韩一迈真是个人物,混世魔王一个,真的把人笑死。”佟馨眼里都是笑意,“我当时有点儿着迷,就跟罗鹰翔说:我非常想见见你这个发小,你把我介绍给他,行吗?”

“他怎么说?”佟琳好奇道。

“他劝我死了这份心。原因有两个。第一,韩一迈有女朋友了,虽然大家都不看好,但韩一迈在这方面是个死心眼儿的人,移情别恋的可能性不大;第二,韩一迈准备出国留学,恐怕一毕业就会走。总之,介绍给我认识不难,但恐怕没什么用。”

“他好象真的很死心眼儿。那你后来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我当时是真的好想见这个人一面。”佟馨道,“后来齐远开始追我,火力很猛,猛得让我无法抗拒。我就渐渐地把想见韩一迈这件事忘了。没想到,造化弄人,忽然有一天,韩一迈活生生地出现在公司了!老天爷真的有祂自己的安排。”

“那现在,你不会 ......”佟琳幽幽道。

“当然不会。你想到哪儿去了?你不相信姐姐?”佟馨盯着佟琳的眼睛。

“小时候你就不让着我。什么你都要最好的,什么都跟我抢。我承认你聪明,漂亮,学习比我好,可你比我大四五岁呢。你哪象当姐姐的。”

“傻小姐。”佟馨揪了一下佟琳的鼻子,被她扭头挣脱了,“你长大点吧。缘分这个东西谁说得清?韩一迈如果早出现一年,也许我们还能有点什么。可是现在都这样了,他才出现,跟我就对不上了。这叫什么?阴差阳错。这就是没缘呀。”

“姐,那你快跟我说说。”佟琳紧锁的眉头马上舒展起来,“罗鹰翔都跟你说过他什么童年趣事了?师傅他平时什么都不跟我说。”

“高兴啦?”佟馨揶揄道,“你刚才那么说我,我还生着气呢。我偏不说。”

“是妹妹不好。姐,别生气了。说说吧,好吗。”佟琳一面说着,一面在佟馨身上挠痒痒。

“好好好。”佟馨被她弄得浑身不舒服,“我说我说我说。你快住手!”

跟很多孩童一样,韩一迈从小好奇心比较重。普通孩子也许只是发问,但是韩一迈却要实证,而且马上就干。刚上学不久,韩一迈和南李丽都跳了一级,上了二年级。有一次韩一迈看着自行车很好奇:为什么一旦骑起来,自行车车轮的那一根根的辐条就看不见了?是不是暂时消失了?他跑去问罗鹰翔和步宏宇。罗鹰翔说不清,步宏宇更是从来没想过。从这俩人这里得不到答案,韩一迈决定做个实验。第二天上学,韩一迈把家里通火用的火钎子偷偷带了来,藏在教室的苕帚堆里。那时候中科院各家各户的炉子烧的都是蜂窝煤,火钎子就是一根黑黑的细长的铁棍。放学的时候,韩一迈把火钎子取了出来,罗鹰翔和步宏宇早在路边等着,他们远远地看见一个老师骑着车从学校大门口出来。等到了近前,韩一迈冲了出来,一把将铁钎子捅进了自行车的前轮里。只听砰砰砰几声,铁钎子别断了好几根辐条,那位老师骑得太快,摔倒在地。罗鹰翔和步宏宇吓得转身就跑。韩一迈呆呆地愣在了当场:原来辐条真的没有消失,自己又闯祸了。

“真够淘的。”佟琳掩口笑道,“后来呢?”

“赶巧了,那老师是小学的教导主任。一通猛剋,然后让他姐姐去找他们家长。韩一迈他爸爸来了以后赔礼道歉,又赔了不少钱。当然他回家后免不了挨一顿揍。”

“长点记性也好,否则他爸爸的钱该不够花了。他姐肯定添油加醋了吧?”

“应该没有。据罗鹰翔说,韩一迈他姐姐跟他完全相反,从小又听话又懂事,心地还特别好,白白净净的一个小美人,人见人爱。韩一迈闯的祸太多,他姐经常护着他。”

“怕他挨打太多。”佟琳抿嘴笑道。

“上幼儿园大班的时候,有一次韩一迈看他爸爸抽烟。他很好奇为什么爸爸嘬一口,烟就能往后烧一小段,然后爸爸就能把烟吐出来。”

“这都要好奇。然后呢?”

“然后他趁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从妈妈的针线包里拿了一根绣花针,把所有的香烟取出来,每根都扎了几个针眼儿。结果他爸爸连续点了好几根烟都点不着。他站在一边看着笑。”

佟琳笑得前仰后合。“从幼儿园就这么淘,难怪不好好上学呢。”

“罗鹰翔和韩一迈都是班上最聪明的孩子,学习一直没问题。别的孩子回家两个小时写完作业,韩一迈可能半小时就能完成,然后就变着法地调皮捣蛋。上小学的时候,罗鹰翔还评上过一两次三好学生,韩一迈一次都没有,可能是平时捅得篓子太多了,老师都头疼,评三好就没门了。”

“我看也是。”

“男孩子小时候淘,说明精力过剩。等长大成人了,这样的男人各方面一旦达到平衡,反而出类拔萃。小时候调皮捣蛋,只要好好引导,并不全是坏事。”佟馨分析道,“我为什么真的很想见见他,主要是因为他上高中以后发生的事。”

高二快结束时,韩一迈找到班主任老师,要求直接参加高考。理由是:高三没多少东西,自己已经全看过了,好象也没什么。所谓高三,不过是准备高考而已。既然已经都懂了,再学一年没什么意义,马上参加高考算了。班主任虽然很了解自己的学生,但仍吃惊不小。他反问:你觉得你能考上北大清华吗?韩一迈说,考北大生化系,清华的生物系可能需要点运气,考北大物理系,清华的工程物理系应该差不多。

班主任见说服不了韩一迈,只好联系韩一迈的父母,没想到却一时找不到人。韩兴国和王春燕当时都在美国,俩人根本没想过儿子会刚念完高二就要高考,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出国了。俩人听到儿子的打算后也很吃惊。韩兴国担心儿子没准备好,如果考不上清华,那可是一辈子的遗憾!自己就有这种遗憾,绝对不能让儿子也这样。考虑再三,他只好在长途电话里劝说儿子。当时国际长途电话非常贵,通了几次话还谈不拢,已经花了近二百美元,这让韩兴国又气又急,心疼不已。王春燕最后想出一策。重点中学都有保送名额,人大附中也不例外,而保送标准就是第一次预考成绩。王春燕想让儿子争取到上清华的保送名额,如果保送成功,那剩下的时间不想再学习了,也没关系。他们这一届全年级大约240人,考到前10名就可以保送。韩一迈思索一番之后觉得应该不难,也就答应了。

因为藐视预考,韩一迈并没有好好准备,结果大意失荆州。他考砸了两科:政治和生物,总成绩年级第12名,保送复旦或浙大之类的南方名校不在话下,但是保送清华北大都没份。韩一迈非常自责,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三天,不吃不喝,谁也不见。到了第四天,他终于恢复过来了,渐渐地又开始看书了。

“他以前竟然是这样一个人?”佟琳简直不敢相信。

“对。按照罗鹰翔的说法,高中那几年,只要坐在韩一迈对面,就感到他的狂傲之气扑面而来。”佟馨笑道,“反正那次没能保送清华对他打击很大。上了大学之后,他改了很多,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但是仍然很狂,而且变得很懒。罗鹰翔去找过他好几次,每次他都是在睡觉。大白天睡大觉。”

“吊儿郎当啦。”佟琳笑道,“我听说清华的课业很重的,比北大重多了。很多人考上清华以后,就是60分万岁了。”

“他大学成绩一直还可以,但是别人没见过他刻苦学习过。他每天上上课,中午睡一大觉,下午接着上课,然后花点时间把作业做了,晚上8点就回宿舍了。踢球,打桥牌,弹吉他,跳舞,演讲比赛,交女朋友,他一样都没耽误。他爸爸非常担心他玩物丧志,所以一听说有机会读双学位,马上极力鼓动他去读。没想到他还真的答应了。他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没什么劲,那就读读看吧。”

“天呐。”佟琳撇了撇嘴,“不过这个我也听说了。他最终还是拿到双学位了。”

“据说挺不容易的。前几天我还跟罗鹰翔聊天。他说,韩一迈最近两三年变化非常大,这一度让他百思不解。直到最近他才知道,韩一迈读了双学位,这一下他全明白了。韩一迈的这些变化看起来也合情合理了。”

“为什么?”

“罗鹰翔说,这中间大概有两个原因。第一,过去两年韩一迈为了这个双学位,每天累得跟三孙子似的。这可能忽然让他明白了自己智力和体力的天花板,一个人各方面都还是有极限的。所以他逐渐收起了从前那种不可一世的狂傲。另外一点,他认真地谈恋爱了,周瑶让他第一次尝到了女人的滋味。”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佟琳脸色微红。

“照我说呢。罗鹰翔话糙理不糙。”佟馨道,“韩一迈这两年的经历,让他身心开始逐渐走向平衡。这是男人开始成熟的标志。你刚才说得可能不错,等他到了齐远的年纪,很可能比齐远混得好。”

“会好得多。齐远算什么。渣男。”

“算了,别提他了。”佟馨有点儿后悔又提起齐远,“哎,我跟你说,你还得帮帮我。我脸上这些伤痕,不能让爸妈看到。否则他们很快就什么都知道了。”

“知道了也好。”

“哎呀不行。最起码现在不行。我今天不能跟他们一起吃晚饭了。你一会儿去跟妈说,就说我身体不舒服,今天想早点儿休息。”

“那你,明天还上班吗?”想起姐姐明天要面对齐远的那副嘴脸,佟琳就一阵恶心。

“这个,还真没想过。”佟馨想了想,“算了吧。我这两天去逛店吧。等过两天脸上好些了,我再回公司。去之前我还得好好化妆。我真不愿意化浓妆。”

佟琳怜惜地望着姐姐,轻轻摇了摇头,忽然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姐,你这两天有空,帮我织一下毛衣吧。”

“真会使唤你姐。我这手艺可不怎么样。”

“总比我强点儿吧。我主要是没时间。就这两天,后面的还是我织。你练练手也好,以后还可以给齐远织一件。”后面这句话不免带了一丝讽刺的意味。

“谁会给他织。做梦去吧。”佟馨恨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