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三章 寻呼标准 (7)

(2022-05-31 21:37:51) 下一个

“这种射电望远镜,是美国物理学家前几年发明的,也是目前天体物理的前沿。所有的设计完全公开,文献上都查得到。美国先建成的,然后西欧跟着建了一个,这两家最初的几个观测结果已经发表了,相当震撼。日本好象也在建一个类似的。所以咱们也建了一个,希望能赶上天体物理的世界前沿。”

“这样就赶上西方了。”南李丽点头道。

“其实除了美国那个,其余的都是仿造的,当然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

“为什么说是仿造?我爸说,咱们这个望远镜,加入了我们中国人的心得体会,造得比外国的还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

“先学会走路,才能跑起来吧。”韩一迈忽然有点心累,瞬间兴致索然。每次南李丽说得离谱了,他就有这种感觉。当然他心里也明白,南李丽不过是重复他父亲的话,而中国科学界象她父亲一样的人太多太多了。要怎么解释,这些人才会明白?或许他们不想听任何解释。

“你就是太悲观。总是看不到中国人的开创性。”

“新望远镜人家已经发明出来了,这才叫开创性。我们照着人家的成品仿造了一个。即使改良了,改良得非常成功,比他们的望远镜好了十倍,那也叫延展性研究,不叫开创性。”韩一迈耐着性子解释道,“开创性是从零到一,开天辟地,石破天惊。延展性是从一到一百,即使是灿烂无比,也不过是锦上添花。这个问题我跟你说过N次了吧,这是第N加一次,我都觉得自己特贫,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我们不争了。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互相尊重。”

“你的观点?你一个科普对象,有什么观点?令尊大人的观点吧?”韩一迈嗤之以鼻。他不再理会南李丽,大口地吃起饭来。

“每次让你尊重我,你就是这个态度。”南李丽见他不说话,有些生气。

“我来学一学。”韩一迈放下筷子,“令尊一定是这么说的:我们的革命工作,形势一片大好,问题倒也不少。前途绝对光明,道路相当曲折。但只要团结一心,努力攻关,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曙光在前,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南李丽几乎落泪。韩一迈忽然想起来,南李丽正为父亲的事担心,连忙改口。“当然,现在需要发扬的,是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同时要努力拼搏,奋发向上。这才是我们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

“师傅。你干嘛老讽刺人?南姐姐这么大老远跑过来,多不容易。”佟琳忽然道。

韩一迈愣了一下。他确实一直连讽刺带挖苦,只是自己不觉得。佟琳一句话,等于提醒了他。

“开玩笑了。”韩一迈整理了一下口气,“总之呢,国际天体物理学界,过去几十年观测X射线天体,揭示了很多新规律,所以现在想观测能量更高的天体,新的望远镜也就应运而生了。”

南李丽没再计较。“我爸好象也这么说,但他没说过X射线天体。”

“温故而知新。科研也是一样的。X射线源的实验基本上做完了,也就过气了。大概15年前吧,诺贝尔奖都给了。当然就没有多少人在意了,但是了解一下总是好的。”

“那发现什么规律了?”

“脉冲星啊。这些天体发射的X光不是连续的,而是脉动的,有周期的。后来终于搞明白了,这些脉冲星,多数都是中子星。”

“也听说过哎。中子星,是不是全是中子组成的星体?”

韩一迈点了点头。“当年中子星还只是一种假设,属于超新星爆发的一种结果。发现脉冲星,等于间接地证实了中子星的存在。下一步是观测高能伽马射线天体,主要是看能不能间接证明黑洞的存在。”

“黑洞?哦,也听说过。好象我爸提过。”

“黑洞是广义相对论的一个预言,还没被证实。”

“那我有点明白了。”南李丽恍然大悟。“你看,你比我爸讲得清楚多了。”

“过奖了。做一做科普,令尊大人也是可以胜任的。”

“那当然。他虽然懂得比你多,但是他不如你会说。”

“行。我是半瓶子醋。”韩一迈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佟琳敏锐地发觉了,但是南李丽却没有在意。

“师傅,你刚才说的这个X射线,跟医院里的X光一样吗?”

“一样的。”韩一迈笑了笑,“但是不是从X光机里发射出来的,而是从天上来的。”

“那挺神奇的。”佟琳若有所思。

“我一直不太理解。这个伽马射线跟X光有什么区别?今天你提到X射线,我想顺便问一下。”南李丽皱眉道。

“伽马射线能量更高,比如这个望远镜,观测的伽马射线的最低能量是GeV水平,也就是10亿电子伏。X射线能量低,一般不超过30万电子伏。但是这是天体物理的说法。”

“那还有别的说法?看来科学也没有那么严谨么。”南李丽道。

“那不过是定义而已,具有历史的印记。比如阴极射线,就是电子么。现在的医学加速器,可以产生400万电子伏以上的X光。而常见的钴60放射源,产生的伽马射线的能量才100万电子伏。”

“钴60是不是《血疑》里,幸子一开始受到的那种辐射?”佟琳插言道。

“对。那就是钴60,记性不错。”韩一迈点了点头。

“你这一说我更糊涂了。到底谁能量高?伽马射线还是X射线?”南李丽不满道,“你到底有没有谱啊?”

“真没谱。”韩一迈嘻笑道,“严格地说,天体物理界从能量上区分X射线和伽马射线,似乎不太严谨。更严格的区分,不应该看能量,应该看起源。”

“什么意思?”

“简单说,伽马射线是原子核里产生的,或者类似于原子核的物质,比如黑洞里产生的。X射线则不是。但是随便拿出一个100万的光子,你可以叫它X光子,也可以叫伽马光子,物理上是一样的。”

“那还是有点不对。”南李丽思忖道,“现在假如我发现了一个天体,发射的能量是50万,你凭什么说它是X射线源,而不是伽马射线源?”

“我也有同样的问题。”佟琳插言道。

“宇宙中,产生50万电子伏的X射线的天体,理论上并不存在,所以它只可能是伽马射线。这么看,天体物理用能量区分X射线和伽马射线,也是严密的,有它的道理。”韩一迈解释道,“如果是5万电子伏,那这一类天体已经发现了,这是X射线脉冲星。”

“好吧。”南李丽道,“为什么脉冲星就是中子星?”

“你问题太多了。”韩一迈靠在椅子背上,“公主啊,你有完没完呀。我这饭都没吃好。”

“才问了几个你就烦了?”南李丽不满道,“你到底懂不懂?不懂就说一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懂,我也不难为你。”

“就这点儿ABC,有什么不懂的。”

“那就回答我刚才的问题。脉冲星为什么又叫中子星?”

“这是你说的。我没说过。”

“耍赖!你刚才说的。”南李丽气愤道,“你是不是一开始就骗我们呢?我这傻乎乎的还听你吹牛,你一直满嘴跑火车。”

“师傅。我证明你刚才说过。”佟琳帮腔道,“什么脉冲,我学不上来。但是你绝对说过。”

“老虎属于猫科动物。那猫科动物指的就是老虎了?”韩一迈反问道,“你们两个是很漂亮的女孩子,那女孩子们是不是都很漂亮?”

佟琳和南李丽愣住了。

“逻辑不严密。”韩一迈道,“X射线脉冲星,可能是中子星,但也可能是白矮星。当然是中子星的情况比较多。”

“算你明白。”南李丽哼了一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中子星为什么发射X光?”

“因为中子星有自传,而且非常快。同时中子星又有很强的磁场。高速旋转的磁极,如果频率足够高,比如一秒钟自转10万圈以上,那就会产生X射线。”

“什么东西能一秒钟转10万圈?”佟琳讶异道。

“中子星啊。当然现实生活中没有这种情况。”韩一迈耸了耸肩。

“那伽马射线源,会不会也是这种脉冲星?”南李丽接着问。

“不可能。发射X光。每秒就要转至少10万圈,这已经够疯狂了。伽马射线频率太高了,脉冲星不行。产生这样的射线肯定有别的机理,比如黑洞。”

南李丽整理了一下思绪。“总算明白了为什么要搞这个实验,为什么是前沿了。”

“很不错。”韩一迈轻轻鼓掌,“公主能跟得上,说明懂得也不少。毕竟还是有20多年家庭的熏陶的。好了。如果你的问题卡在这儿,那你今天可以满意而归了。现在赶紧吃饭,吃完了我送你回去。”

“我有很多问题。你才说通了一个。”南李丽隐约觉得韩一迈有送客的意思,这让她有一丝不快。

“还有什么问题呀?不行,我得走了。”

“你站住!饭还没吃完,你去哪儿?”韩一迈这个态度把南李丽气坏了,“我就这么让你讨厌么?”

韩一迈闻言站住了。“哪儿的话。”

“那你跑什么?”

“上厕所。”

“哪儿那么多事?我问到关键问题了,你就上厕所。谁饭吃到一半儿上厕所?真是有毛病。”

“得,我不去了,行了吧。”

“让你憋着,也不好。要不你先去吧。”

“说了不去了。本来也没有。”

佟琳在一旁忍俊不禁。

“你就是成心气我!我刚才问哪儿了?你看,都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就算了。正好吃饭。”

“你。你要气死我么。”南李丽跺脚道。

“南姐姐,”佟琳接住了话头,“你刚才什么也没问呀。你还没来得及问,他就要走的。”

“哦。这样啊。”韩一迈笑道,“不好意思。公主,那你问吧。”

“什么态度。”南李丽气道,“人家问的心情都没了。”

“可以等你5秒钟。算我表示歉意了。”

“这还差不多。”南李丽嗔怪地看了韩一迈一眼,想了想,“听我爸说,那些一块一块的镜子很难做的。还有,那个望远镜为什么长那个样子?跟个大炒勺似的。”

“你这是两个问题呀。镜子是镜子。大炒勺是大炒勺。先说哪一个?”

“大炒勺吧。”

“说来话长了。涉及到高能天体物理的观测机理,一句话说不清楚。还是先吃点饭吧。”韩一迈吃了一口烧茄子,“真香。今天把肉片换成鸡蛋了,我的最爱。佟琳,你真会给师傅挑菜。好吃。”

南李丽从韩一迈的盒饭里挑走了一小块鸡蛋,尝了尝,又把自己盒饭里的一个四喜丸子放回他的盒饭里。“尝尝这个吧。做得挺好的。”

“谢谢。有时候感觉你挺会照顾人的,跟我姐似的。”

“我比你大两个月,当然是你姐了。”

“师傅。你们是哪一年的?”佟琳一直想知道韩一迈的确切生日,韩一迈却一直不肯说。

“小姑娘又瞎打听。”韩一迈依旧不说。

“这有什么。”南李丽温言道,“我们都是67年出生的。他是2月底。我是1月初。我妈生我的时候,刚过完元旦不久,算起来我们差了大约两个月。”

韩一迈不满地看了南李丽一眼。“你就是一个广播台。什么都留不住。”

“啊。那你们都属羊了?我71年五一那天生的,属猪。”

“他属羊,算是那一年的羊头。我属马,是马尾巴。所以我是他的小姐姐。”南李丽笑了起来,露出一对儿可爱的小酒窝。

“我姐是66年10月的。比你们都大一点。”

“我们这一届是大学的85级,在北京应该是66年出生的。”韩一迈解释道,“我们两个都是67年出生的,按理说应该在下一届。但是我们俩个都小学跳了一级,跟你姐一届了。”

“南姐姐,你也跳过级?”佟琳诧异道。

“这有什么?他能跳级,我为什么不能?”南李丽看了一眼韩一迈,眼里全是笑意。“一年级只念了半个学期,我们就去念二年级了。66年闹文革,这一年北京出生的孩子特别少,所以我们那个时候容易跳级。”

“公主学习一直挺好。小学比我成绩还好。”韩一迈回忆道,“聪明又漂亮。温柔又贤淑。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一等一的校花,妥妥的小公主。”

佟琳真的吃惊了。眼前的这个南李丽,是有几分真材实料的,并不完全是个花瓶。那自己呢?她不禁沉默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