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一章 校园余晖(9)

(2022-02-24 21:44:55) 下一个

“大二的时候我们上过一门金工实习课,车铣刨磨铸焊钳,然后是数控机床。当时的教具是双轴联动数控床。”黄星海回忆道,“双轴也就意味着二维操作,只能在一块金属片上加工一些简单的平面图案。那还是60年代苏联开发的东西。”

“你们物理系还学金工?”罗鹰翔很诧异。

“反正是学了。”黄星海笑道,“机械制图,应用电子及电工学,集成电路设计,这些也全都学了。我们系比较新,估计老师也不知道该教什么,所以很多课我们和工物系一样。”

“东芝事件,大概就发生在我们上金工实习课的时候。”韩一迈道,“70年代末,日本东芝公司违反西方禁令,秘密出售了几台5轴联动数控铣床给苏联,当然是暴利了。苏联用这种当时最好的工业母机加工了核潜艇推进器的桨叶,把噪音降低了至少两个数量级。从那以后,北约忽然发现,跟踪苏联核潜艇变得非常困难,这对北约的安全体系造成重大威胁。”

“这种新数控床,我们有吗?”方小芹很好奇。

“苏联才偷偷买到几台。我们就更没有了。”黄星海解释道,“数控床每多加一个轴,基本上就是更新了一代。所以5轴数控,比我们金工实习课的教具大致高了3代。我们这个教具跟人家的比就是玩具。”

“我们现在的工业母机,可能比双轴数控床稍好一些。”韩一迈道。

“也就是说我们跟西方工业至少差了两代。可以这么说吗?”南李丽问。

韩一迈和黄星海相互看了一眼,一齐摇头。

“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黄星海说,“这种5轴数控床,是西方60年代末开发的,70年代就大量使用的工业母机。现在用了20年,西方绝对有新一代的工业母机了。”

“也许出国留学以后,就能知道差距有多大。”韩一迈道,“但是东芝事件至少告诉我们一件事:苏联只是一个二流工业国。工业规模虽然庞大,但是质量不高。”

“那中国呢?”方小芹问韩一迈。

“应该也是二流工业国吧,但是各方面比苏联又稍差一些,主要是工程师队伍差,创新能力不够。在工业母机上,中国与苏联区别不大。换句话说,苏联卖给中国的产品,飞机汽车军舰,只要肯提供图纸,中国的工业可以仿造出来。有些产品,即使苏联不提供图纸,中国工程师们通过逆向工程学,也可以仿造。但是西方现在的产品,就算提供了图纸,也无法仿造。”

“因为我们和西方不在一个产业水平上。这就好比法式大餐,和普通西式快餐,比不了。当然我们现在谈的是制造工业。其它专业,我们不太了解。”黄星海补充道。

“你出国不是读物理么,这些好象跟你们关系不大。”南李丽道。

“我也可以读个中科院的博士,俗称‘土博士’。”韩一迈问,“你觉得洋博士好在哪儿?”

“课题好,教授水平高。就这些呗。”

韩一迈点点头。“正确。但课题为什么好?因为科学研究,挑战一个国家的工业母机的能力。”

“打个比方。你做了点研究,是人家20年前做过的。”黄星海道,“那你这个不叫研究,你这个叫学习。因为研究的第一步,是先看前人做过什么,学科的前沿在哪儿。所以科研课题都是全新的,从来没有人做过。通常也都很难,需要绞尽脑汁,发明很多构思奇巧的新东西,比如探测器,才能继续往前走。这些新发明都是高精尖的,只产生于天才的脑袋里,不仅市面上没有卖的,就是现有的工业母机都不见得能做得了。”

“那我有点明白了。”方小芹道,“国内的工业母机太糙,造不出科研需要的好东西来。”

“对。工业母机跟人家差40年,造出来的东西就是人家40年前玩剩下的。”韩一迈道,“那这就回到星海刚才说的,你这不是研究,仍然是学习。查一下40年前的文献就行了,本科生都干得了。”

“照你这么说,国内根本不具备科研的基本条件。那中科院,还有各个高校,还培养什么博士?”南李丽道。

“除非是和国外联合培养的。”黄星海点头,“这也是我和一迈切磋了很多次得到的一个结论。借鸡下蛋,是现阶段中国培养高级人才的唯一办法。要么和西方科研机构联合培养博士,但是研究一定要在国外做;要么就是出国留学,拿洋博士。别的行业我们不敢说,凡跟物理有关的的土博士,90%以上纯属扯淡。”

“借鸡下蛋。我喜欢。”方小芹笑道,“这个阶段要多久?”

“从现在起,至少50年。”韩一迈道,“我和星海估算过。这是最保守的估计了。”

“你们太悲观了吧。”南李丽不满道,“我看10年到20年就行,因为我们有后发优势。到本世纪末,我们国家GDP翻两番,然后下个世纪前10年,我们与西方国家平起平坐。从改革开放起,我们用30年走过西方300年的路,成功实现弯道超车。”

“好极了。”韩一迈轻轻鼓掌。“从神农氏起,中华民族种植水稻已经有6000年历史。炎黄比神农晚,只有5000年。非洲几十年前还不会种水稻,所以后发优势更大。文革的时候,我们支援亚非拉,教会了非洲黑叔叔们种水稻。所以非洲短期内成功地实现了弯道超车,黑叔叔们用20年时间,走过了中华民族6000年的路。”

“你少讽刺我。”南李丽几乎被说哭。

“弯道超车,是典型的大愚若智。”罗鹰翔道,“公主,不是大智若愚,是反过来。愚昧,不开化到家了,反而看着象很有智慧一样。这肯定是你爸的灌输。”

南李丽气得捶了罗鹰翔一拳。

“想想我们这个国家,20年前还有人批判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不符合唯物辩证法,还有人指着金岳霖大骂逻辑学是反动说教,15年前中学毕业生还要上山下乡,你就不会觉得用50年借鸡下蛋会很长了。”韩一迈淡淡地说。

“金岳霖?是不是爱上了林徽因的那个哲学家?”周瑶插话进来。韩一迈点了点头。

“那是个老梗了。”黄星海笑了笑,“当时文革小组派人到北京大学整金岳霖,领头的叫艾思奇,做了个长篇大论,猛批逻辑学。报告做完了,金岳霖老先生带头鼓掌,说:艾思奇同志的报告做得非常好,因为他每一句话,都符合逻辑。”

众人大笑。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