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一章 校园余晖(8)

(2022-02-23 17:02:39) 下一个

“我说两句。”方小芹笑着看了看大家,稍稍提高了点音量,“我出身在军人世家,生长环境与你们没有交集。因为认识了才华横溢的星海,”她看了看黄星海,眼里充满爱意,“这才对中国科学界有了点了解。你们都是世家子弟,父辈代表了中国学术界的最高水准,今天难得相聚,大家干一杯吧。”

“小芹这不完全是恭维。”韩一迈对大家说,“我的父亲,大膀的父亲,还有骡子的父亲虽然领域不一样,但都是研究所里最顶尖的人物,都有一定的国际声誉。当然,跟国际同行相比,可能还有不足之处。”

“你最后这句可以暂时拿掉,等到了国际场合再说。”黄星海笑道。

“不能拿掉。”韩一迈解释说,“他们是国际上承认的,中国科研界最高水准,而不是国内承认的最高水准。在国内,他们几个啥也不是。那么多大领导们,才是大科学家。”

“荣誉都是国家给的,中国特色么。挑战我们几十年的科研体制是要倒大霉的。”

“你们把我忽略了。不尊重女性,这可不好。我抗议。”南李丽说。

“抗议无效。”罗鹰翔道,“我们最尊重女性了,尤其是我。男女平等。而平等的精神,是科研的基本精神。但是你爸自动跟知识分子划清界限了。所以你不能算世家子弟。”

“你什么意思?”

“79年,咱们初中第一次家长会。你爸参加了。当时你爸自我介绍:我不算是知识分子,顶多算是领导知识分子的革命干部。我是革命者中的科学家,又是科学家中的革命者。你爸这个论调,在当时太著名了。”

“那他也做科研,也带研究生呢。”

“这方面我们不做任何评价。”罗鹰翔辩解道,“前几年,诺贝尔生物医学奖要颁发给人工合成胰岛素这一方法。以前得了糖尿病的人动不动就得死,现在有了可以大量生产的胰岛素,死不了了,而糖尿病只是一种慢性病而已。这是医学界一个革命性的成就,是中科院生物物理所做的。评审委员会想知道发明者到底是谁,所以向生物物理所要名单,最多3个人。结果生物物理所给了一个14人的大名单,包括所长,几个副所长,所书记,所副书记,研究室主任,研究室副主任,研究室书记,研究室副书记等等一大批人。这些人,也都有课题,也都带研究生,都是国内的大学者大科学家,尽管在国际学术界,这些人都是些狗屁不通的角色,更别提有什么建树了,真是给人拎包提鞋都不配。”

南李丽默不作声,脸色很不好看。

“后来呢?”周瑶偷偷看了一眼南李丽。

“黄了呗。我妈就是生物物理所的。这事我最清楚了。”

这件事韩一迈和黄星海早就知道,也不想说什么。周瑶却真的是第一次听说。“我觉得你们嚷嚷半天,就是知识分子的穷酸,个个都想要拿笔奖金。再说了,科研那么复杂,本来就是集体力量的结晶么。人多力量大。一个人怎么干的了那么多事?”

“这正说明你对科研一无所知。”罗鹰翔讥讽道,“集体力量,人多力量大。你以为那是干农活呢?”

“这些人也太傻。”周瑶不以为忤,“要是我当所长,随便写3个名字不就完了吗?只要能把钱拿过来,大家一起分了。100多万美元,每个人不得拿几万?够爽一阵子了。”

黄星海哈哈大笑。方小芹也微微一笑,却暗中摇了摇头。

“来。让我们举杯,为我们的青春无悔,为我们今天的相聚相知,为我们国家未来的科学发展,为科学造福于人类文明社会。干一杯。”韩一迈举起了杯子。

大家一起跟着举起了杯子,干了一杯。

黄星海酒兴最高。“咱俩得喝一个。”他对韩一迈道,“清华荟萃天下英才,然而5年下来,大浪淘沙,硕果仅存。我们物理系这一届100来号人,人才不少,我算一个。你们工物系这一届150来号人,人才不多,你算一个。”

方小芹在一旁听得仔细,微微一笑。韩一迈很不满。“你干脆说,天下英才都出自你们物理系,最好。”

“要给我们系的同学留几分薄面么,毕竟同窗5载。你们系的同学,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本性暴露。你呀。我说了你多少次,你这是恃才傲物。不要小看天下英才,特别是在清华。”

“嘿嘿嘿。”黄星海指了指韩一迈的鼻尖,“言不由衷。”

“要相信二八定律。20%是人才,80%是庸才。这么算下来,你们物理系这一届要出20个大牛人。我们工物系这一届,出30个大牛人。当然,你我都在其中。”韩一迈总结。

“你我如果不在其中呢?”

韩一迈两手一摊。“那就太可惜了。这两个系办学失败,竟然没有培养出人才来。”

黄星海大笑不止。“绕了半天,说的还是一回事嘛。我这叫恃才傲物。你呢?你这叫假惺惺。看来还是我比你实诚。”

“你们俩这叫英雄相惜。”方小芹总结道,“南姐,你觉得呢?”

“完全同意。”南李丽点头。

“咱们第一次合作,是从那次低温核聚变风波开始的吧?”

“是那次。以后切磋的就多了。”韩一迈道,“不过严格地说,那一次还属于讨论的范畴。经过讨论,我们就已经得出结论,然后看结果了。”

80年代末的一个夏天,世界物理学领域刮起一股“低温核聚变”的风,从国外刮进中国高校,当然也包括清华园。主要做法,是将核聚变燃料,比如氢的同位素,氦3等,放入特殊的固体材料中,因为固体材料的特殊结构,核子之间有可能产生接触,从而满足聚变条件。这种新方法已经在文献上公开了,清华的一些实验室开始做实验。这场风波很象那次高温超导材料,全世界几个著名实验室一起在做,并相互对照结果。不同的是,高温超导材料做成功了,而低温核聚变很快就偃旗息鼓了。

“那一次是我找到一迈的。”黄星海对方小芹道,“我们一起看了文章,随后做半定量计算。总共花了一个下午。最后我们一致得出结论:根本行不通,不信走着瞧。两个月后,清华叫停了这一类实验。这是第一次证明,我和一迈,狗熊所见略同。”

“说明你们的专业基本功好。”方小芹笑道。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理解。”韩一迈指了指桌子上的菜,“就象这个炸丸子。比如你现在有一大锅丸子,在锅里都是散着的。现在用一个漏勺把丸子舀起来,在漏勺里两个丸子就挨着了,是吧?挨在一起就好比能产生核聚变。那这个漏勺的孔是不是需要小一点?”

方小芹和南李丽听得入神,一起点头。周瑶不感兴趣,继续吃着饭。

“现在我拿了个大漏勺。漏勺的孔比10个丸子还大。还能捞起两个丸子么?”

“一个也捞不起来。”方小芹说。“这不是常识么。”

“这就是我和星海计算的结果。核子是费米级,而玻尔半径,也就是氢原子基态,是0.05纳米,相差4个数量级。至少一万倍。而文献里谈到的固体材料接近量子极限。在这样的尺度下,无论如何,通过宏观操作,实际上不可能控制到费米级的距离修正。所以不行。”

“深入浅出。这是他高明的地方。”黄星海对南李丽道,“我还做不到。我们切磋过很多,小到具体的工程或者物理问题,大到国家工业母机精度。”

“工业母鸡?那是什么鸡?工业化生产的鸡?”周瑶好奇道。

“反正是一种母鸡,”罗鹰翔强忍住笑,“特别能下蛋的。一天下3个蛋,早中晚各一个。迈子想研究一下,一天能不能下5个。”

周瑶半信半疑,望着韩一迈。

“他逗你呢。”韩一迈解围道,“简单说,就是一些高精密车床。工业母机的精度代表了一个国家的加工水平,工业产品的质量。如果母机精度不够,很多高精尖的精密仪器和设备,都做不出来。”

“几年前,有个东芝事件,说的就是工业母机的事。”黄星海对周瑶道。

“东芝?东芝电视?”周瑶反问道。

“对对对。”罗鹰翔比较了解周瑶,“东芝公司卖了几只大鸡给苏联老毛子,结果被美国罚了10亿美元,就这个事情。”

周瑶给了罗鹰翔一拳。

“东芝事件我没听说过。到底怎么回事?”南李丽道。

“我好象听我爸讲过,什么国家安全的。具体的不太记得了。”方小芹回忆道。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