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一章 校园余晖(7)

(2022-02-22 10:59:19) 下一个

“你关什么门呀?外面怎么了?”周瑶望着罗鹰翔道。

“那个太妹来了。一个疯女人。见人就打。”

“你不是练过拳么,怎么怕了?”南李丽讥讽道。

“哎呀。练了又能怎么样?好男不跟女斗。”

“那你还把迈子关在外面?”南李丽斥道,“遇上事了,把朋友扔下自己先跑。真差劲。”

“方小芹来了?她也没那么不讲理。”周瑶走到门边,“把门打开。”

“不行。”罗鹰翔靠在门上,“她要打我。”

“瞅你那点出息。白长那么大个子。”周瑶不耐烦了,“快开门!”

“听,外面有动静。”罗鹰翔依旧靠在门上,侧耳听了一下,“她不会也打迈子吧?哎,好象在说话呢。”

过了片刻,只听韩一迈在叫门。罗鹰翔赶紧开了门,等韩一迈走进来,他又把门锁上。韩一迈看了看他,把门开圆了。“没事了。他们等一会儿过来。黄大膀子要洗把脸。”

罗鹰翔长舒了口气。“迈子,这个方什么,方小芹,够漂亮的!我看跟咱们南公主有一拼。”

韩一迈又好气又好笑。“你可以呀。就挨打这么会儿功夫,还盯着人家看了。”

“你能不能别老这么色迷迷的呀?”周瑶不满道。“再说,怎么能当着我的面夸别的女人呢。”

“你当然是最美丽了。迈子的媳妇儿能不美么。否则他什么眼光啊。”

“方小芹带了酒了。”韩一迈交给周瑶,“这还有一只熏鸡。有车送她过来的。”

“那这顿饭就丰盛多了。”

正说话间,黄星海和方小芹出现在门口,笑着跟大家打招呼。方小芹身高至少有一米70,娇艳冷峻又不失雍容大度,和高大消瘦的黄星海站在一起还是很般配的。韩一迈请他们到里面坐了,与罗鹰翔和南李丽隔着桌子坐对面,又搬来两把椅子自己和周瑶坐了。

“本来今天我和老韩约好,要一醉方休。恰好有你们二位来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黄星海精神恢复了不少,对罗鹰翔和南李丽说,“这是我女朋友。小妹,这两位是罗鹰翔罗大侠,南李丽南公主。”

“你们好。我叫方小芹。中央财经大学的学生,刚念完大三。很高兴认识两位。”说罢她倒了一杯酒,看着黄星海。

黄星海会意。马上双手端起了那杯酒,放在罗鹰翔面前,“刚才我家小妹护夫心切,有点误会。”说着他看了方小芹一眼,后者脸微微一红。黄星海笑道,“这杯酒,算我和小妹给罗大侠赔礼道歉,刚才多有得罪。”

“好说好说。”罗鹰翔一饮而尽。

“其实小妹也不用自责。”南李丽对方小芹说,“一个韩一迈一个罗鹰翔,他们俩从小就是俩土匪。能时不时的给他们点教训也挺好,否则他们就会经常出格。”

周瑶诧异地望着南李丽,又看了看韩一迈。“你说这话的口气,就跟我姐似的。”韩一迈苦笑道。

“女人真惹不得。记仇。时不时地翻老帐,想起一回数落你一回。”罗鹰翔感慨万千。

“你们以前怎么了?有什么事没告诉过我?”周瑶好奇地问韩一迈。

“别听他胡说。什么也没有。”

“肯定有!快告诉我。”

“又不是什么英雄事迹。小时候的一些事。我都忘了。来来来,咱们吃饭。嗷。你掐我干嘛。”

“我来说,我来说。”罗鹰翔对周瑶道,“你别折磨他了。那是我们上小学三年级的事情了。那时候你还小呢,可能还不记事儿,所以周老师没告诉过你。”

“有一天放学,迈子跟我闹。”罗鹰翔吃了口菜,“我一拳就给他打倒了,然后转身就跑。他在后面追我。眼看追不上了,他就捡起一块石头来。那时候快到校门口了,前面是四个女生并排走。我一下就冲到女生前面去了。迈子就扔石头打我。那时候他长得跟豆芽菜似的,没什么力气,还拿了特大一块石头。结果没能扔出多远,正好砸在中间一个女生的脑袋上,把人家女生的瓢给开了。那个女生,就是咱们南公主。”

南李丽斜眼瞪着韩一迈。方小芹掩口而笑,黄星海更是乐不可支。

“那石头没他说的那么大,”韩一迈补充道,“只不过带点棱角。她小姑娘头皮又嫩。反正这事,当时把周老师给气坏了。”

“废话,我妈是班主任能不气吗。骡子哥,后来呢?”

“当然是去医务室了,紧急处理了一下,又带南公主去中关村医院,缝了两针,还打了破伤风针。我们俩就被一直留在学校了。周老师马上找了迈子她姐,当时上5年级,正值日打扫卫生呢。让她去找迈子他妈,还有我妈。”

“这事记你一辈子。”南李丽对韩一迈嗔道。

“别恨我一辈子就行。”韩一迈有些无辜,“我又不是故意的。你们只知道同情她,无缘无故的,脑袋开瓢。等我回家后,我妈我爸,来了个男女混合双打,我屁股开花。”

“活该。”南李丽也笑了。

“南姐,”方小芹忽然对南李丽笑道,“韩一迈如果把你打坏了,就让他管你一辈子。”

周瑶听了有些不快。她和方小芹见过几次,虽然年龄上俩人差不多,面子上和和气气,但是远谈不上相互喜欢。方小芹对韩一迈十分尊重,但是对她时常流露出一种漠视。

“你还要念一年才毕业吧。他要出国你怎么办?”南李丽问。

“现在出国多难。他不出国了,先读研。”方小芹把手搭轻轻在黄星海胳膊上,“清华毕业的每年至少80%的人都能读研。但是今年不行了。因为去年的事,今年全国紧缩,清华也只有15%的毕业生能读研。他以前成绩挺好的,也能轮上他。”

“今年清华毕业分配压力非常大,可以说史无前例,因为大家都不能读研究生了。”黄星海插话进来,“比如房山的401,现在叫原子能研究院,年年来清华要毕业生,至少10年了一个也没有要到。今年一下要去了3个,乐得不行。”

“对了,南姐,你是哪儿毕业的?”

“北京工业大学有个分校,叫电子工程学院,在五道口哪边。我去年在那儿毕业的。”

“你们学校我去过。”黄星海笑道,“有一次去五道口商场买东西,到处找不到厕所。走着走着就出了商场,远远地看见有一所学校,走近了一看,还是所大学,就赶紧进去了。里面就三四个楼,连个操场都没有,几分钟就转遍了。”

方小芹捏了黄星海一把,眼里有责备之意。

“没关系。”南李丽笑了,“他不是第一个这么说。很多人去过我们学校就是因为要找厕所。我早都习惯了。我高中早恋,高考没考好。都这样了,人家说什么我还管?还好,我还念了个本科,真庆幸。所以真的没关系。”

“南姐真是大度,又这么漂亮,谁找了你真有福气了。”

“女生念个本科就行,养儿养女够用了,再差了恐怕就不行了。”黄星海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周瑶一眼。

周瑶没抬头,只是皱了皱眉。方小芹轻轻捅了一下黄星海。

黄星海赶紧圆话。“老天爷其实很公平。女孩子们这么漂亮,天生就有人生的第二次选择。这第二次就是嫁人。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我完全同意。”南李丽点头。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