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萧萧千禧梦 第一章 校园余晖(5)

(2022-02-18 20:23:49) 下一个

罗鹰翔抱着一个大西瓜,嘻嘻哈哈地和周瑶一起走了进来。周瑶瞄了一眼桌边的南李丽,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跟南李丽相比,周瑶更像是一个尚未长成的孩子,虽然也算有几分姿色,但是青涩的痕迹到处可见,她也知道自己的不足,这让她面对南李丽时本能地有一丝不快。

“怎么就你一个?迈子呢?”罗鹰翔把西瓜放在了桌子上。

南李丽向床下努了努嘴。韩一迈正把一个箱子推回床下,然后慢慢直起身,把一瓶酒放在桌子上。罗鹰翔是识货之人,对各种酒都颇有研究。他一把将酒瓶抓在手里。

“我靠,真有货。轩尼诗XO,1982年的。哎呦,已经开了?我先尝尝是不是真的。”

韩一迈急忙把酒瓶夺了下来。但是罗鹰翔已经吞下了一大口。

“好东西呀。”罗鹰翔咂了咂嘴,“迈子,你至于吗?”

“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我这还有一瓶二锅头,没开呢。要不,你也来一大口?”

“我不。”

二女在一旁看着乐。

“这瓶酒是我小舅来看我爸妈时从香港带来的。一共两瓶,还有一瓶苏格兰威士忌。我爸妈不喝酒,就让我把这瓶白兰地带来了,留到毕业的时候喝。酒太少,只给我们宿舍的几个人尝过一次,还剩大半瓶吧。现在被大鸟鲸吞一口,就剩半瓶了。”

“还有半瓶多呢。我真没喝多少。我就知道不是你买的。你这人艰苦朴素惯了,怎么舍得花这种冤枉钱。”罗鹰翔一副无所不知的样子,“你们知道吗,这是进口的高端消费品,关税至少百分之三百。制作工艺极其复杂,制成之后要放进橡木桶里储存七年,才能拿出来喝。这酒为什么是棕红色的?那是橡木的颜色。”

“那真的是相当名贵了。”周瑶叹道。

“这酒先放在这。咱们先去食堂打饭。周瑶还带了点酱牛肉过来,一会儿正好下酒。”

四个人一起来到了十食堂。打饭的人并不多。几人很快买好了四份炒菜,十个馒头。正要回宿舍,却见黄星海一个人出现在食堂大门口。因为等一会要搭桌吃饭,韩一迈担心黄星海把饭菜买重样,就让周瑶他们先回去,自己去关照一下黄星海。等韩一迈回到宿舍,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罗鹰翔找来两个喝水的缸子,给周瑶和南李丽各倒了一点轩尼诗XO。那酒相当烈,所以两个女孩子只尝了一点就够了。罗鹰翔遂即大喝特喝,周瑶和南李丽都劝不住,等韩一迈进门时,酒喝得只剩不到三分之一了。

“过分了啊。黄大膀子和太妹还没尝呢。那个太妹平时很能喝的。你这就给人家剩了一点酒根儿,等会怎么说?你干脆都喝了吧,就当没有过这么一瓶酒。”

“别急呀。迈子。我这不是好性这一口么。”

南李丽默默地摇了摇头,心想这罗鹰翔怎么这么一块料。

“我没急。谁喝都是喝。你喝了我有什么好急的。我是说,既然剩下的不够分了,你就全喝了吧。”

“够分。我早想好了。看我的。”罗鹰翔遂即开了那瓶二锅头,拿起来就往轩尼诗XO里兑。韩一迈慌忙上前制止。“干什么你?”

“没事。你别管。他们喝过什么轩尼诗,恐怕见都没见过。他们怎么知道这酒该什么味?”

韩一迈摇了摇头。“那个太妹她爸,可是总政副军级干部。她见过一些大场面,尝过不少名酒。你就胡来吧。”

“你怎么不早说?这可怎么办。”罗鹰翔愣了一下,“哎,迈子,你这洋酒有古怪呀。”他呈给韩一迈看,“你看,我这一瓶二锅头都快灌下去了。怎么还不满?”

韩一迈看了看。“正常吧。两种酒混在一起,总体积可能会缩小一点。这就是为什么酒不能混着喝,因为混的酒,看着不多,其实里面的酒精并不少。”

正说话间,黄星海敲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两个菜。罗鹰翔连忙把酒藏在身后,又把盖子偷偷塞上。

“估计小妹还得再过一会儿才能到。要不,咱们先吃着?”

“那怎么行。”韩一迈阻拦道,“还早。我们也没那么饿。你家小妹是贵客。咱们可以先聊一会。也让我这几个朋友见识一下你的博学多才。”

“真不敢当。要说两年前吧,论博学多才,客观地说,我高你半头。不过这两年兄弟你长进颇大,我是自叹不如啊。咱俩现在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您这么一说,我虽然还没喝酒,就已经感到云山雾罩了。”

俩人哈哈大笑。

“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们还没动筷子呢,你这一个馒头都快下去了。”周瑶不满地看着罗鹰翔,“就好象几个月没吃粮食似的。”

“路上还说人家清华的饭不好,这不吃得也挺香的嘛。”南李丽在一旁帮腔。

罗鹰翔刚喝了不少酒,肚子里没食,想赶紧垫一垫,而且早饭没吃,早就饿了。此时他嘴里刚含了一大块馒头,吐也不是咽也不是。韩一迈赶紧顾左右而言他。

“我最佩服的,是大膀子同志的玄学。比如易经和八字什么的,还有姓名学。据说一个人的名字也很重要,要不,你看看我们几个人的名字怎么样?”

“故弄玄虚。无事生非。”罗鹰翔评论道。

“那我就献丑了。女士优先,从南公主说起吧。南李丽,南方的桃李,好啊。南方正适于树木生长,所以桃李芬芳,非常艳丽。这是个好名字。南公主将来一定要嫁个如意郎君,到南方生活,正符合你名字中的含义。在中国如果找不到这样的地方,就去美国,比如洛杉矶什么的。”

南李丽听得心花怒放,偷偷地看了韩一迈一眼。

“再说这位周瑶周女士。”黄星海转向了周瑶。

“我实际上姓陆,叫陆周瑶。我妈妈姓周,爸爸姓陆。小时候叫周瑶叫惯了,上学以后,正式的名字就变成陆周瑶了。”

“周瑶这个名字本来没什么不好。现在前面加了个陆字,陆地上怎么行舟呢?周瑶,舟摇,还要拼命地摇,又有什么用呢?缘木求鱼而已。从名字上看,陆女士需要珍惜眼前的幸福,不可想入非非,才会有完美的人生。”

韩一迈听得微微皱眉,周瑶已经气不过了。“你到底会不会算?不会算就别胡说。”

“我本来就是半吊子呀。是你男朋友逼我算的。姑且听之,信则有,不信则无。”

周瑶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对了。我们还有一个发小,叫步宏宇。跑步的步,宏大的宏,宇宙的宇。你先看看这个名字怎么样,再说他们俩个。”南李丽插言道。

“步宏宇?我认识。”黄星海点头道。

“你怎么会认识他?”南李丽很诧异。

“大概是两年前吧。有个周末,步宏宇来找老韩玩。我们就没去舞会。我找了个搭档,我们四个在宿舍打桥牌,打了整整一晚上。你一提他这名字,我就想起来了。”

“是有这么回事。”韩一迈也想起来了。

“谁赢了?”南李丽很好奇。

“差不多吧。”黄星海回忆道,“一过晚上9点,老韩是越打越糊涂,给了我们可乘之机。但是这个步宏宇不简单,越打越明白。最后还是差不多。”

“你还是分析一下阿步这个名字吧。这个名字大家都说好。”韩一迈道,“步宏宇。步入广阔宏大的宇宙,有气魄。”

“不好不好。宏宇本来不错,前面加了个步字,一下就完了。不宏宇,那就只顾眼前了,眼前只有蝇头小利,多没眼光。你们这个发小啊,取名字难了,无论取什么好名字,来个步字,完戏。比如取个名字叫革命,好名字吧?步革命,不革命,那不就成了反革命了么?再比如,取名上进,有上进心多好?哎,步上进,不上进。所以呢,思前想后,他应该取名叫糊涂。”黄星海笑嘻嘻地说。

罗鹰翔哼了一声。“阿步如果在,肯定跟你玩命。”

黄星海哈哈一笑。“至于你老弟的名字。韩一迈。寒一迈,寒冷的时候还要出去迈一步,有什么好玩,这不是没事找罪受么?比如念了个双学位。嘿嘿,这个纯粹是开玩笑了。你的双学位我还是很佩服的。”

韩一迈似笑非笑地看着黄星海,轻轻哼了一声。

“最后是这位罗鹰翔罗大侠。鹰翔,雄鹰飞翔,寓意非常好。但是前面加了个罗字,就变得非常不好。罗,罗织,门可罗雀。雄鹰本该飞翔,却给网罗住了。怎么解释呢?志大而才疏,妄想飞翔。”

罗鹰翔瞪着黄星海。但是黄星海意犹未尽。

“但是我这人心好,决不是那种只诊病不开药的人。罗大侠,您应该改个姓。”说罢哈哈大笑。

罗鹰翔忍无可忍。“迈子,我怎么想抽他呢?”

韩一迈点头。“深有同感。”

俩人素有默契,同时发一声喊,出手如电,各自扭住了黄星海一只胳膊。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